逍遥九章第十三节 惊人巨变[原创]

gengzhigao 收藏 1 113
导读:逍遥九章第十三节 惊人巨变[原创]

     左洋脸色苍白,冷汗淋漓。三角眼圆睁,惊骇地看着烈风,不敢相信刚才还被自己逼的手忙脚乱的敌人,竟然在一招之内破了自己的独门绝学,剑逼喉咙。烈风见他惊恐万分,不由得狂喜。自己终于打败了第一个敌人,脸露笑容,眯着眼看着左洋。
      左样见他神情,心中愤怒万分。碍于长剑逼喉,不敢乱动。见烈风大喜之间,一愣在那里。蓦地一声狂吼,忽侧身急退两步,全身功力聚于右掌,闪电般打在烈风右胸,快速飞退。伺机而动的六脚赤蛇趁机发难,一口咬了他的后腰一口,扭头急速后退。
      烈风见左洋怒吼后退,情知不好。正准备挺剑急刺。顿时觉得胸前真气袭来,大惊之下,护体真气随意而生。左样一记重击,把他的护体真气击个粉碎。胸前肋骨也折断几根。一口鲜血吐出,人倒摔出去。忽觉得后腰一痛,六脚赤蛇的牙中毒液瞬间流经全身,知觉顿失。摔倒在地。
     白黑衣两人,齐声尖叫,面容失色,愣在那里,不知所措。黄金飞狮狂声怒吼,双翅急振,巨爪狂拍,顿把闪电急退的六脚赤蛇的蛇头击个粉碎。巨大蛇身软软倒地,痛苦挣扎,不住扭动。重又怒吼着向左洋扑去。吓得左洋倒地连滚,险险躲过黄金飞狮重击。趁着黑夜逃走。黄金飞狮见主人受伤,不敢追击,连忙飞回来,守在主人身旁。
      烈风狂吐几口鲜血后,重摔在地上。六脚赤蛇的毒性马上起了反映。周身皮肤立刻变黑。脸上黑气若隐若现,双目紧闭,呼吸缓慢。黄金飞狮在旁边焦急地连连狂吼,不住走动。不时低头拱他的头。白黑衣人连忙跑过去。黑衣人抱起烈风,依靠在身上,低头查看他身上的伤痕。
      后腰被六脚赤蛇咬中的伤口处,六个毒牙印上下各三排列。豆大伤口中黑血不住流出,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胸前重击处,肋骨折断三根,血肉模糊。白骨碎片随着污血不时流出。见心脏微弱跳动,知道还未伤及心房。只要包扎好,安心地修养数日就可。只是遍布全身的六脚赤蛇的毒液却是比较麻烦。
      两人手慌脚乱地撕下衣服,就着湖边,用湖水擦洗伤口不停流出的黑血。白衣人虽然想帮忙,可手忙脚乱不知从何插手。倒是黑衣人,手脚麻利,擦血包伤,甚是有条不紊。一见就知道白衣人平时养尊处优,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子弟。而黑衣人是包揽一切的仆人。
      黑衣 人示意白衣人擦净烈风后腰污血。慢慢揭开他的胸口衣服。胸口黑色肌肤上,遍是污血,有一个小包裹横放在左胸口。黑衣人慢慢去取。可觉小包裹中好象有物戳破包裹布刺进烈风的肉里 。不敢强拉,转头见被烈风扔在地上的逆天神剑平放在地上,闪着耀眼炫光。忙叫白衣人取来。
     黑衣人用剑慢慢挑开包裹。一支紫色翡翠笛子斜戳透包裹布,浅插进烈风心房。笛子旁有七堆白色粉末。包裹一拉开,顿时异香扑鼻,盖过六脚赤蛇毒液的恶臭。
    心房里的黑色血液慢慢透过笛子管,由管孔流出,打湿白色粉末。随着心房的跳动收缩。黑色血液带着白色粉末重又流入心房。不一刻白色粉末便遍布全 身。幸好翡翠笛子插入不深,未伤及心脏。黑衣人慢慢拔出笛子,放在一边。顿时,心房一颤,大量鲜血流出,又随着心房收缩,余下的白色粉末全被吸进烈风的体内。
      这时,虽遭重击的六脚赤蛇死而不僵,六脚在地上不住乱蹬。蹬得落叶哗哗作响。黄金飞狮一见,低声嘶吼,飞了过去。双爪摁住蛇头,狮爪倒钩利爪探出,在蛇腹上一划,肝胆流满一地。鲜血淋漓,遍地流淌。双爪在五脏中左右拨动,找出拳头大小的蛇胆抓下。送到黑衣人面前,狮爪舞动示意他,叫他把蛇胆给烈风喂下。黑衣人用逆天神剑把蛇胆切成小块,慢慢送进烈风口中,真气微运,蛇胆碎块慢慢滑进他腹中。
       黄金飞狮随天常征战天下,熟知天下毒物。虽然毒物毒性无比,但体内定有克制之物。不然再厉害的毒物也经不住体内巨毒的侵染。而这六脚赤蛇的克制之物正是这蛇胆。
      不一刻,烈风体内巨毒慢慢化解,伤口黑色血液慢慢转淡,转而流出鲜红血液。心房跳动也慢慢恢复正常。黑衣人脸露喜色。赶紧用湖水洗净伤口,用衣襟包好.
***********8
      此时,东方渐露鱼肚白。初阳的光辉把朝霞照得五彩缤纷。云淡风轻,阳初雾薄,湖面上、树林中水汽缭绕。一切都显得朦胧飘渺。
      白黑衣人两人经过一夜忙碌,终于把烈风从死神手中拉回。烈风依然昏迷不醒地躺在草地上。两人用树枝搭起一个小支架,上盖树叶为烈风遮住太阳。两人经过一夜的忙碌都已经疲惫,天色微明时,相互依靠,小睡一会。黄金飞狮见主人受伤,两人都睡,不敢大意,在左右不住盘旋巡视。
      不一刻,阳光洒满大地,薄雾被慢慢驱散,露出薄雾下的山水树林。林中鸟鸣清脆,远处怪兽低吼。白衣人慢慢醒来,转头望向烈风。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叫醒黑衣人。
      只见躺在地上的烈风,双目发赤,脸色一会是红,一会是青,红青交替,不住变化。全身肌肤火烧一样,通红发热,皮肤犹如波浪一般起伏不定,不住泛出红色赤光。皮肤急速迸裂开来,如蛇皮层层蜕去。骨骼巨痛裂响,手臂、双腿、周身……都在不住变换形状。烈风在草地上满地打滚,口中发出痛苦而嘶哑的呻吟声。胸口刚刚愈合的伤口重又挣裂开来,鲜血如泉涌。
      白黑衣人心中骇惧惊恐,无以名状,连忙跑过去,按住他。手刚接触他身体,如触火炭。两人大吃一惊,不知何故。黑衣人把他抱在湖水中,全身侵入湖水中。借着湖水的凉气以降体温。不一刻,身体周围湖水尽被蒸热,淡淡水汽只冒。两人急得手足无措,相互对望一眼,坚定地一齐点头。
      无奈之下,黑衣人抱着烈风和白衣人驾着黄金飞狮飞出即翼山,到一城镇中去投医问药。
      镇中郎中手指方甫按住烈风手腕脉搏便被震飞。连续几次,都是如此,不能把脉。郎中只呼奇怪,不知何故,只好胡乱开了一些降温去火之药,敷衍了事。两人知自己仍在即翼山枉死城的势力范围内,生怕左洋寻来,只好抱着烈风,驾着黄金飞狮重归山林,找一山洞停下。
      黑衣人找来一些干草,铺在山洞口,把烈风放在上面,利用山风给他降温。白衣人找来一些草药,嚼碎喂服。黑衣人寻些野果,敲碎喂以汁液。黄金飞狮在旁守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