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签“上海公报”一波三折 尼克松曾被气歪

      一波三折,柳暗花明。

尼克松总统1972年的访华之行,堪称已经过去的20世纪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尼克松访华时最重要的会谈,当然是与毛泽东的一小时零五分钟的最高级会晤。但毛泽东对尼克松说,我跟你只谈哲学,其他具体问题要与周恩来谈。尼克松访华进程中的会谈分三个层次进行。尼克松和周恩来之间的会谈是一个层次,这是两国首脑人物的总会谈。姬鹏飞外长与罗杰斯国务卿会谈是第二个层次,具体商讨促进双边贸易和人员往来。第三个层次是基辛格与中国副外长乔冠华起草公报的会谈,其间一波三折,千回百转,终于柳暗花明。

1、尼克松秘密承诺

毫无疑义,由尼克松总统与周恩来总理进行的第一个层次的会谈是双方之间最关键最具实质性的会谈。基本构思与框架,都是在尼克松与周恩来之间商定的,两人一共进行了五次会谈,在北京会谈四次,在上海会谈一次。当时在北京谈判中,在台湾问题即“只有一个中国”的问题上,尼克松曾经对周恩来作了“上海公报”文字中所没有包含的秘密承诺。

据21世纪初美国新解密的前总统福特会谈记录档案透露,福特曾经向中国领导人重申其前任尼克松的秘密承诺,但他“不支持台湾政府的任何独立之努力”的措辞,与尼克松的“不支持任何台湾独立运动”有点差别。1972年2月22日的尼克松总统与周恩来总理的第一次秘密会谈中,尼克松提出对台湾问题的“五点原则”:

第一,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我能控制得住官僚体系的话,不会再有台湾地位未定之类的声明出现。第二,我们不曾也不会支持任何台湾独立运动。第三,在可能范围内,我们将运用影响力,劝阻日本军队在美方减少在台驻军时进入台湾。(此句以下有4行被删除)。第四,我们将支持任何台湾问题能达致的和平解决。与此点相关者,我们将不支持台湾政府作任何以武力回到大陆的军事尝试。第五,我们寻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系正常化。我们知道台湾问题是完全正常化的阻碍,但在我刚表述的架构下,寻求正常化,努力向该目标迈进。

2、“乔基谈判”共商公报文本

基辛格与乔冠华躲在钓鱼台一座小楼里进行关键谈判时,尼克松总统一行正在故宫、长城等地游览。在会谈间隙,基辛格忍不住要打开电视,看一看尼克松的新闻。

基辛格风趣地对乔冠华开玩笑:“乔,我明白了,我是被你们用作试验的豚鼠了。”

乔冠华问:“什么?试验的豚鼠?”

基辛格笑答:“你看,总统去的这些地方,你们都事先安排我去过了,来试验总统访华的时间安排和保卫措施,来检验外行的美国人在中国文明古迹前作一些什么反应。”

乔冠华哈哈大笑。但是,在基乔会谈中,更多的是为难题大伤脑筋。

台湾问题是会谈中最棘手的问题。基辛格与乔冠华逐字逐句研究公报的每一句话,分歧还很大。

基乔会谈的第三天,2月24日,开始了关于台湾问题的实质性谈判。两人针锋相对,争吵激烈。乔冠华提出的中国方案中,美国观点是“美国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将逐步减少并最终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基辛格拒绝了,说:“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的立场,我们把撤军说成一个目标。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坚持撤军跟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及缓和整个亚洲紧张局势联系起来。”

“但是,这个前提,必须是美国无条件的撤军。”乔冠华坚持道。

“这样做会破坏整个关系,美国公众与社会舆论决不会答应的。”基辛格毫不相让。

每到这个时刻,不乏学者风度的双方相持不下,都会把扯紧的弦放松,开一两句玩笑来冲淡紧张气氛。乔冠华果然松了弦,说:“博士,你是出生在德国,我是在德国获得的学位。从这点上,我们应该有共同的地方。可是,在哲学上,我喜欢黑格尔,你喜欢康德,这也许是我们不能取得一致的原因吧。”

第四天,2月25日,电视实况转播尼克松参观故宫。此时的基乔会谈,双方还是不着急,好像明天总统无须去杭州,后天也无须在上海发表公报。其实两人内心都在着急,都在设法向对方施加压力。到了下午,在乔冠华向周恩来汇报、基辛格向尼克松汇报之后,两人再碰头,都拿出了新方案,都作了让步。

会谈取得了突破,尼克松、周恩来也进来参加了半小时谈判。

尼克松坦率地在会谈中对周恩来摆出了自己的难处。他说:“如果公报在台湾问题上措辞过于强硬,势必会在美国国内造成困难。我将受到国内各种各样亲台湾、反尼克松、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院外集团和既得利益集团的交叉火力之拼命攻击……到时候,如果我不论是否由于这个具体问题而落选,我的继任者就可能无法继续发展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

周恩来表示可以考虑美方经过修正的论点。周恩来请示了毛泽东,得到了批准。尼克松也同意接受中方经过修正的论点。在当晚尼克松的答谢宴会结束后,基乔于晚10时30分再次会晤。晚上的谈判十分顺利,只花了15分钟就解决台湾问题的措辞问题,行文如下:
双方回顾了中美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的严重争端。中国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至深夜两点,也就是第五天凌晨两点,预定在上海签署的公报文本终于落实了!

3、横生枝节气歪尼克松

公报大功告成,使尼克松飞往杭州时心情特别轻松愉快。他一想到翌日到上海后就向全世界发布这个公报,便觉得兴奋不已。

尽管2月底天气阴冷,他还是很喜欢这个风景最美丽的城市。2月26日专机飞抵杭州笕桥机场后,他下榻在毛泽东来杭州常住的刘庄宾馆里。

但是,在去杭州的飞机上,美国国务院的专家们拿到了公报。他们看后,一路上嘀咕这份公报不理想。他们的不满是大有原因的。这次由国务卿罗杰斯带来中国的,都是一些职业外交官,对于草拟公报的过程他们都被排斥在外,本来就很有看法。到达杭州的当晚,罗杰斯对尼克松说公报不够圆满而交给总统一份材料。材料中列举了国务院专家们对公报的一大堆意见,要进行修改。例如,有人对“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这句话提出了异议。说这话说得太绝对了,或许还有一些中国人不这样认为呢(当然是指搞台湾独立运动的人)。建议将“所有中国人”改为“中国人”。重要修改处,竟有15处之多。

看了这份材料,身穿睡衣的尼克松在套房客厅里走来走去,气得脸都歪了。那些保守派对访华的反应已经搞得他够紧张了。他预见到关于国务院对美国所作让步不满的传闻,有可能成为导火线。他也知道,在已经通知中国人说他同意公报以后,又要求重新讨论,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中国人将怎么看待他这个总统。

晚宴开始之前,他把基辛格找来商量。脸色阴郁的基辛格看了材料,说:“公报文本是我和乔在北京花了20多个钟头搞出来的呀,现在要改的地方那么多,几乎等于推翻重来。”“我批准了,毛泽东也批准了,我们又单方面提出修改,我这个美国总统还有没有脸?”尼克松近乎在吼叫。

“总统,你也知道,全世界都在等着看明天在上海发表公报了。”基辛格说。

脸色铁青的尼克松思忖良久,对基辛格说:“亨利,宴会后,你再找乔谈一谈。”

晚上10时20分,基乔两人再次会晤。基辛格说出了一番经过精心琢磨的话:“乔先生,在正常情况下,总统一拍板,公报就算妥了。但是这一次,如果我们仅仅宣布一些正式主张,还未能达到我们的全部目的。乔,我们需要动员公众舆论来支持我们的方针……”

乔冠华挖苦地笑道:“博士,这个‘公众舆论’成了你们的法宝,动不动就搬出来用。”

基辛格委婉地说:“如果乔先生能够进行合作,从而使我们的国务院觉得自己也作了贡献,这对双方都是有利的。”

“你拐了一个大弯子,是想说贵国务院对已经通过的公报文本有意见,要修改,是吗?”

“是的。是这个意思。”

乔冠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尖锐地回答说:“双方已经走得够远了,而且中国为了照顾美国的愿望已经作出了很多让步,听说尼克松总统接受了公报,昨晚,我们政治局已经批准了公报。现在离预定发表公报的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了,怎么来得及重新讨论呢?”

基辛格将尼克松的为难境地简述了一番,诚恳地说:“希望你们能认真考虑。”

4、毛泽东表态:台湾问题不容谈判

乔冠华暂停了会谈,去找周恩来总理请示。周恩来听着乔冠华的汇报,沉思着。

早在晚宴之前,给罗杰斯国务卿那班人当翻译的章含之已经找他作了汇报,说她了解到罗杰斯及其手下的专家们对已经脱稿的公报文本大发牢骚,还听说到上海后他们要闹一番。周恩来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毛主席会见尼克松时,罗杰斯没能参加,难怪人家有意见。他还考虑,明天到了上海,他要特地去看望罗杰斯,补一下课。

周恩来要乔冠华谈谈自己的看法。乔冠华气呼呼地说:“他们内部不统一,又要我们作让步,我们已经作了很多让步了呀。他们美国人自己的矛盾,让他们自己消化吧。”

周恩来说:“冠华,公报的意义不仅仅在它的文字,而在它背后无可估量的含意。你想一想,公报把两个曾经极端敌对的国家带到一起来了。两国之间有些问题推迟一个时期解决也无妨。公报将使我们国家,使世界产生多大的变化,是你和我在今天都无法估量的。”

乔冠华恍然大悟:“总理,我明白了。”

周恩来又说:“我们也不能放弃应该坚持的原则。修改公报文本的事,还要请示主席。”

周恩来当即拿起了红色直通电话。毛泽东听了汇报,口气十分坚决地回答:“你可以告诉尼克松,除了台湾部分我们不能同意修改之外,其他部分可以商量。”主席停顿了片刻,又严厉地加上一句话:“任何要修改台湾部分的企图,都会影响明天发表公报的可能性。”

于是,基辛格与乔冠华在刘庄宾馆又开了一次夜车。凌晨2时许,另一个“最后”的公报文本终于完成了。在刘庄宾馆一个八角亭里,尼克松与周恩来草签了《中美联合公报》。

5、打开通向中美建交之门

1972年2月28日下午5时,在上海锦江饭店那个著名的大厅里,尼克松、周恩来率领的双方大队人马全部从杭州赶到了。从全世界各地赶来的数百名记者将大厅挤得满满的,各种闪光灯一起闪亮。《中美联合公报》即“上海公报”,终于在这儿宣布诞生了。

当晚在上海举行的庆祝宴会上,尼克松喜不自禁地举起酒杯,斟上茅台,在麦克风前讲话,由唐闻生翻译。临到讲话时,他却把稿子一搁,红光满面地作即席演讲:“我们在公报中说的话,远不如我们在今后的几年要做的事那么重要。我们要建造一座跨越16000英里和22年敌对情绪的桥梁,可以说,今天的公报是搭起了这座通向未来的桥梁……”

人们沉浸在欢乐中,为尼克松的话鼓掌。尼克松又乘酒兴即席发挥,兴奋地说了一句十分敏感的话:“美国人民,要和中国人民一起,将世界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后来有挑剔的西方记者评述说,美国总统在鼓吹“美中”联合“主宰”世界。

接着,尼克松更为踌躇满志地说:“我们访问中国这一周,是改变世界的一周……”

“上海公报”发布后,极大地震撼了世界,影响了世界格局的改变。法新社评述说:“改变世界的一周”应该是“改变尼克松的一周”。开罗《金字塔报》评论说:“西方帝国封锁新中国的神话破灭了,这是亚非人民的伟大胜利!”

实际上,“上海公报”打开了通向中美建交谈判之门,导致了十多年之后由邓小平与卡特指导下进行的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谈判。

“上海公报”发布当天晚上,台北震荡了。数百辆大卡车满载愤怒的人群涌上了台北街头游行,一直冲到市区北面美国大使馆大门前,鸡蛋、香蕉、石块扔向使馆的门窗,宣传车的高音喇叭播送的抗议声震耳欲聋。台北市民怒喊的口号,除了“打倒尼克松”等,竟然也有“打倒美帝国主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