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的文化是可怕的

韩美林2006年1月10日在第三届“文化讲坛”上的演讲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文化,我只是个初中才上了三个月的人,所以今天来讲文化,我直出汗。我应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的邀请,来讲文化,讲这么一个重要的大事,觉得自己还挺勇敢的,有什么就讲什么吧。(全场笑,鼓掌)

我是个搞艺术的,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讲故事,故事的名字叫“文化”,文化再缩小一点就讲“艺术”,讲讲我的个人感受。

一个国家、民族,不仅要有实力,也要有魅力

在21世纪的经济浪潮中,在这样一个大的转型时期,我们的民族要更重视“文化”这两个字。

经济基础的发展意味着文化基础也跟着发展,这两者应该是同步的关系。经济是硬指标,比如说哪个工厂一天可以创造一千万效益,这么惊人的数字我们可以看见,可是软指标却不易见,软指标就是文化。

21世纪中国是一个什么形象?21世纪的中国,必须有文化,没有文化就得衰落下去。古人不是说,欲灭一国必先灭其文化吗?古人都看得那么远,我们现在看不到吗?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仅要有实力,更重要的是要有魅力,这个魅力就是文化,就是艺术。因此,在今天,我们绝对不能忽视文化、艺术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我们正处在一个转型时期,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我们不仅要实现制度的逐步完善与健全,还要实现我们自身思想认识的逐步健全,认识到文化是什么,文化的重要性在哪里。

我们的中华民族可不是一般的民族,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古埃及王国、古印度王国、古巴比伦王国都消失了,唯独一个中华民族灭不了,这就是中华民族,这就是中华民族的魅力。如果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没有美德的民族,我们的文明能传承下来吗?

是抽象概念,也是具体形象

中华民族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实际上,它也是一个具体的形象。我举一个例子,中国国家体操队的例子,我是体操队的顾问,我上哪儿演讲都爱讲他们的例子,因为中国体操队的孩子们让我深深震撼。

大家都知道,这些国家体操队的孩子为我们国家赢得了很多金牌。这些金牌是怎么来的?我们的那些孩子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

然而就在我们为夺得冠军庆贺的时候,我们的体操队里,那些十一二岁,甚至更小的时候就被送进来的孩子们,有多少摔伤、致残,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的,有人知道吗?雅典奥运会上,我们的体操运动员从杠上掉下来,被骂成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我们的谦虚上哪儿去了?我们的传统美德上哪儿去了?这些伤了的、残了的孩子们,从杠上掉下来的孩子们,他们图啥?不就是为了我们中华民族!

面对这样一群孩子,我们的媒体,我们的社会,包括我韩美林在内,都应该检讨,在21世纪,我们到底有没有文化?

我们的一位体操队员李月久,团体比赛的第一个项目单杠,一上场抓杠的时候,就磕掉了四颗牙齿,但他还是坚持完成了整套动作,落地时纹丝不动,9.9分,满嘴鲜血啊。我们国家的教练都跑过来安慰这个孩子,美国的医生过来急救。伤口刚清理一下,第二轮双杠又开始了,一位运动员受伤,五个人少了一个,冠军肯定是没了,领队急得不得了。受了伤的李月久不能讲话,只能用手势示意让自己上场。谁也没想到这孩子又上了双杠,动作干净、漂亮,落地又是纹丝不动。底下的观众拼命鼓掌,鼓着鼓着掌声没了,大家都哭了,原来,看到这个孩子的脸都让血给糊住了。这是什么?这就是中华民族,这就是具体的中华民族!
这样一个1.50米的孩子,就这么带着一股冲劲上场。这时候,你看着他不再是1.50米的孩子,他就是个1.80米的铁骨铮铮的汉子,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全场鼓掌)

传递一种怎样的文化心态

可是,让我们看看,现在我们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我们大家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查字典,就是这些字典,教孩子的是什么?我来给大家念两段:

“老虎,野兽名,毛黄褐色,有条纹,性凶猛,能吃人和兽类。”把人和兽类对比起来了啊。

还有一个字典里这么写:“虎,皮毛可以制成毯子和椅垫,肉可以吃,骨、血和内脏都可以入药。”就知道吃。(全场笑声)

“熊,熊的脚掌脂肪多,味美,是极珍贵的食品。”

“狸,肉可以吃。”又是吃,同志们,老是吃。(全场笑声)“皮毛也可以利用。”

下面是“狼,皮毛可以制衣物。”狼太瘦,肉倒不能吃。(全场笑声)

“海豚,肉可以吃。”又是吃。“皮可以制革,脂肪可以炼油。”(全场笑声)

“狐狸,野兽名,性狡猾多疑。”再狡猾你能狡猾过猎人吗?(全场笑声)“遇见敌人时肛门放出臭气,趁机逃跑,皮可以做衣服。”

同志们想想,这就是我们的字典,这怎么教育孩子?它能有文化吗?(全场鼓掌)

我心里很不好受,我们在培养下一代时,传递的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现在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文化是不是重要?极其重要!

中国的布老虎、中国人自己的动画片、中国人自己的电影,都到哪里去了

有一个词,我们现在常常提到---全球化。在全球化下,美国大片、日本动漫把孩子们整得都不认识中国漫画是什么了,都不知道中国的文化底蕴在哪里了。

这次我们设计了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有人给我提意见了,说韩美林不时尚。不时尚就是不"日本动漫",不"美国动漫",因为我们天天在看他们的动漫。

中国的布老虎、中国人自己的动画片、中国人自己的电影,都到哪里去了?中国的大片,怎么出洋相,怎么给外国人看,在外面还得大奖,回来还成了英雄。文化都到这个程度了,难道我们还不反思吗?这个和我们的制度和体制都有关系。

谁有权,谁钱多,谁就说了算。这就是没有文化的文化,用"没有文化"来干涉艺术,很可怕。

反过来讲,我们的艺术界也有为了争名夺利,给"没有文化的文化"拍马屁。这些人光想到让某位领导高兴了,就没有想到我们的艺术界,我们的全民族。

也有的领导不错,很尊重艺术家。一次有一位领导同志,带了很多厂家,灯泡厂、钢铁厂的厂长来找我,说要让科学和艺术的两个翅膀结合起来。(韩美林手势,全场大笑)这位领导同志的想法很好,很正确,可是在审美上就有点问题了。我常说,一个人,他的世界观是正确的,但说不定他的艺术观会是落后的,甚至是反动的。这位领导总结得挺好,可下一句话我就听不下去了,他说,比如你画的猫头鹰,要是把两个眼睛挖了,放两个灯泡,我们不就结合了?(全场笑声)我当时就不客气了,就说干脆你把我的眼给我挖了吧。(全场大笑,鼓掌)

哟,时间到了,我还有好多故事没讲呢。(全场笑声)姜昆:本主持人请您继续讲。(全场鼓掌)(演讲继续)那我再讲一会儿。海岩先生,你可别跟我记仇啊!(全场笑声)

文化是一种升华的东西,绝对不是那些表面文章

今天说了很多,大家都在笑,可我觉得很沉重,我说的这些就是没有文化呀。(全场寂静)
再说说我们美术界吧。以前真正的海归派,都是文化精英,包括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傅抱石……都致力于中国画的创作。现在的有些海归派,不一样了,一回来就大呼小叫地要让外国的东西进来,否定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甚至不让学生用毛笔。你怎么这么厉害?你不就是出了几天国嘛,怎么不学学那些真正精英的海归派呢!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用得着你来救吗?靠批评家来捧,还说来成就中国文化。(做鬼脸)这是艺术吗?这是吓唬我们老百姓。(全场笑声,鼓掌)

学术界也这样。上了美术学院一年级,就留着长头发,留着小胡子,那个丑就甭提了!难怪有人说我们搞美术的,"远看像个逃难的,近看像个要饭的,再看是个捡破烂的,仔细一看是美术学院的。"(全场大笑)

我们要深思一下,心里是什么滋味。

看看一些画家出的画册,都是皱着眉头,托着腮,留着胡子,还露着胸毛,好像中华民族的苦难都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这些表面的东西并不是艺术。真正的艺术魅力,艺术素养的魅力是相当大的。大家都知道卡拉扬,他双手一举起来,一头银白头发抖动,美啊,都能让人鼻子冒汗。为什么?那个真是一位大家,是逼人的气质。

大学毕业不一定有文化,文盲也不一定没有文化,文化是一种升华的东西,绝对不是那些表面文章。

在弘扬民族文化这个事上,我们都应该做铮铮铁骨的好汉,不能卑躬屈膝。

我认为,我们艺术家,包括学体育的也好,说相声的也好,戏剧家也好,音乐家也好,首先要有文化才行。要"头顶音乐,脚踩文学",起码要达到这两个标准,不然怎么能熏陶我们的人民?

"我来过,我很乖"

最近我看了一篇报道,一个8岁的孩子,父母生下她以后把她丢弃在草丛里,被好心人收养。这个孩子很聪明,四五岁就自己拆钟表、拆机器,拆完还能安起来。隔壁邻居电脑怎么也装不好,她看了说,"缺一个电阻",结果还真让她说准了。这么聪明的孩子8岁得了白血病,大家都很疼爱她,可惜救不了她。大家问这个才活了8年的小孩子怎么理解这个世界,怎么理解这个社会。她就说了六个字:我来过,我很乖。

想想,我们还不如一个孩子啊!活80岁又怎么样?

人生酸甜苦辣都有,喜怒哀乐都有。我们应该把这个世界看得美好一些,那样,我们在塑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作品才会让大家觉得比这孩子的六个字还要感动人。

想想地球上和我们共同生存的动物、植物,它们都是人类的朋友,都被伤害得那么惨烈。人类在最近一百年里砍伐的森林,是过去几千年来采伐总和的许多倍。人类已经不知足到这种地步了!

我们作为一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思想,就应该对我们世界有点责任,没有文化是不行的。

在我的眼中,世界是美好的。我的一万件作品,没有一件是悲观的,没有一件是叫苦的。我这一生受了这么多罪,但在艺术创作中,我就不悲观,就不叫苦,踩不扁、踢不烂,就是这么一条好汉。

希望大家时常想想那个孩子,想想她说的那句话:我来过,我很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