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城举行“遗体告别式” 邹侑根垂泪球迷心死

邹侑根驾着奥迪“飞”离蒲江

冠城大巴昨天下午最后一次载着全队驶向成都……

成都连续两天都是阳光灿烂,这在“蜀犬吠日”的四川可不多见,性急的小姑娘都穿上了裙子,可是昨天,成都突然又是阴云密布,果然不是好日子——下午1点,四川冠城俱乐部总经理吕峰正式向全队宣布,球队就此解散,球员各奔东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连实德俱乐部副总经理刘建生也参加了昨天下午的“遗体告别仪式”,不过,他是来宣布实德将留下国青小将谭望嵩、刘宇和入选过短期国家队的刘成,冠城主教练柳忠长也回归实德担任助理教练。为川足服役了整整12年的邹侑根,忍不住当众垂泪,这位川队名气最大的球员,却在昂贵身价面前,成为最有可能下岗的人。

因为不想让媒体参观这一次并不光彩的解散仪式,冠城俱乐部没有通知媒体,甚至在头一天,他们还在向记者们宣称,最后的结果可能在两天后出来。消息灵通的记者们赶到蒲江基地,“遗体告别仪式”已经结束,大家看到的是,一群耷拉着脑袋从会议室走出来的球员,包括被大连实德选中的三名球员,脸上也看不到一丝喜气。球员说,吕峰宣布球队解散时,连已经“荣任”实德队助教的柳忠长,眼中也有泪光在闪动。

邹侑根从会议室走出来,平常与记者们关系很好的邹队长,看到记者们的时候,眼神像是在看着一群陌生人,半晌,侑根才说:“有事电话联系。”有记者想跟进宿舍,观察冠城的末代队长在蒲江基地的最后时刻,又有队员出来挡驾:“算了,不要去打搅邹哥了,刚才吕总宣布解散时,他都哭了。”侑根很快就从宿舍里出来,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奥迪A4,飞也似地逃离蒲江基地。“谁说我哭了!”侑根在电话里对记者说,“心情肯定是相当郁闷的,12年来我都只在川队踢球,可是球队说没有就没有了,这一切,仿佛都在梦中。”

没有最后的晚宴,吕峰在会后迅速离开了蒲江,匆匆给记者打来一个电话。“哥们是不会散伙的。”吕峰在电话里说。然后,迅即关闭了手机——在四川的一年多,吕峰除了在飞机上,几乎从来不关手机,这一次,他不愿意面对媒体。吕峰的汽车也没有绕蒲江基地三圈才离去,他还要回来,在本月20日之前,他的办公室设在蒲江,他还要应付前来哄抢球员的其他俱乐部。

冠城的最后一天还算是“温情脉脉”的,尽管球队已经解散,但吕峰还是告诉队员们,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在基地一直呆到联赛开始,也可以在食堂用餐——免费的。不过,没有球员愿意留在基地,包括几名大连球员,都急急忙忙赶往成都,他们想乘坐最早的一个航班飞离这个恶梦般的地方。只有谭望嵩、刘宇和刘成留在了基地,他们将行李搬到了基地三楼的大连实德队住地,下午就参加了实德队的训练。但,即使这三名没有下岗的球员,脸上也看不到喜色,毕竟他们从此将开始漂泊。

雄起族:我心已死

曾经的四川球迷到哪里去了?从冠城在元月27日宣布“非正常死亡”到昨天下午正式“安葬”,四川球迷像水蒸气一样蒸发了,他们不再万人签名“把根留住”,好像成都从来就没有过球迷一样,只有在互联网上,可以看到一些IP来自四川的球迷在“喷痰”。四川冠城会员俱乐部理事张利梅昨天晚上对记者说:“我心已死!”

当年为了得到一张全兴队的球票,四川球迷可以在后子门街上(成都体育中心西大门外)支起行军床,通宵达旦地等待售票窗口打开。当年为了全兴保级,成都球迷可以抱着一个装满钱的麻袋,冲上攀钢大厦的17层,声泪俱下地朝着李富胜和贾秀全说:“要嘛你们收下这个麻袋,要嘛我从这个楼上跳下去。”但是在这一次,从冠城宣布从法理到病理都完全死亡的时候,我们却没有看见四川球迷的身影。

实际上,就在传出冠城将以650万元的价格被四川省足协回购的时候,四川球迷被麻痹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两三天之后,四川省体育局断然拒绝了大连实德提出的一次性支付650万元回购费的要求,看上去很“雄起”地宣布“四川失去了中超,但没有失去足球!”而且,即使到了这个时候,由于当地媒体也一直发布冠城还可能死灰复燃的“预测”,四川球迷还在善良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昨天下午,冠城队解散了,预料之中,情理之外,四川球迷只能保持沉默,“现在还能说什么,一切都结束了!”张利梅说,“冠城解散了,我们的冠城会员俱乐部当然也只有解散。但是,我们会将会员俱乐部改组为四川球迷协会。”可是,张利梅也知道,偌大一个四川省球迷协会,如果只为一个中甲的五牛而存在的话,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改组这样一个球迷协会,四川球迷只想证明他们还存在,如此而已。

“今年,幸好还有世界杯。”张利梅自嘲道,“明年,作为一个球迷,我可能就真正下岗了。”不过,作为业余从事球迷会工作的张利梅,反过来更加同情球员和成都的足球记者们,“吃这碗饭的,就可怜了!”

部分球员今求助四川体育局

一直都像鱼肉一样趴在实德砧板上的冠城球员,在球队真的死亡时候,才终于站了出来。在大多数球员面临下岗的情况下,一部分球员准备前往四川省体育局,要求省里紧急行动起来,他们愿意从乙级联赛开始,为重建中超而战。

挂牌的26名冠城球员,除谭望嵩、刘宇和刘成被实德收留外,一半左右的球员没有找到下家。一些即使有俱乐部看好的球员,也在实德开出的高价面前,踌躇不前。此前,四川省体育局放话要组建一支乙级队,从头混起,这也是在元月27日四川省体育局新闻发布会上,朱玲局长所说的“四川失去了中超,但没有失去足球”。

捉襟见肘的四川省足协连打乙级联赛的钱也拿不出来。冠城将全体球员挂牌的当天,四川省足协向中国足协提出优先收购川籍球员的要求,中国足协也特许在四川省足协注册的俱乐部不受名额的限制。但私下中国足协官员却说:“四川省足协连回购冠城的650万元都没有,哪里还有钱去买球员呢?”四川金鹰足球俱乐部也表示,没有经济实力参加乙级联赛,而马明宇的足球学校,目前也没有加入联赛的预算,实际上,四川从头混起的条件并不成熟。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原来在一线队打不上比赛的队员,更愿意到低级别的联赛中去证明自己。今天,多名球员准备前往四川省体育局,请求省体育局出面组建乙级队,挽救四川足球危局。

实德趁机捞一笔?足协:休想!

当初650万元让四川省足协回购冠城的大连实德,看上去是要送给四川省一个大便宜,但是他们当初就想留下6名有升值空间的球员,日后卖个好价钱。现在冠城的中超壳已经破碎,大连实德已经下定决心要在球员身上捞够转会费,尽量弥补损失。此前,实德一位官员所说的“650万元四川省足协都不要,我看邹侑根加上谭望嵩也要挂650万元以上”的话,已经暗示了这一点。但中国足协的官员却表示,实德休想狮子大开口。

冠城队上榜的26名一线队员中,名气最大的是邹侑根,侑根属于“三高”球员,收入高、身价高、“年岁”高。早在元月27日实德与四川省体育局谈判破裂的当天,邹侑根就找到实德官员,要求实德高抬贵手,将自己的转会费压一压。“原来对我有点意思的球队,各个位置都满了,我现在去找人家,人家只能在价格合理的情况下才可能考虑。”邹侑根说。但是,实德拒绝了手下留情,据悉,当时实德官员就告诉邹侑根,他的身价不大会低于300万元。

实际上,邹侑根在冠城的收入较高也只是球队内部比较。按邹侑根的年龄和实际收入,根据中国足协转会费计算公式,是无论如何达不到300万元的。此外,像赖力、谢可谅这样才从二队上来的球员,他们去年一年在冠城收入,不过就万把块钱,冠城的一些绝对主力球员,全年工资奖金收入也就不过二三十万元。如果实德严格按照球员转会费以球员收入为基数来制定的话,冠城球员绝对堪称价廉物美。可是,实德也绝对不会为冠城队员挂出低价,据悉,冠城队中的第二“老”球员孙晓轩,不过就是一个主力替补的位置,实德也为此准备了超过100万元转会费的“厚礼”。

至于像谭望嵩、刘宇和刘成这三名格外恩赐留在大连实德队的球员,实德更要为其标出天价,以阻止其他球队哄抢。本来,谭望嵩、刘宇和刘成去年在冠城就是“低保人群”,谭望嵩和刘宇参加了世青赛和十运会,虽然他们是冠城队的主力队员,但总体收入不高。至于刘成,去年租借到湖南湘军,打了一年的义工。中国足协的官员说,虽然谭望嵩入选了去年12月份的国家队,刘宇也是国青队员,他们的转会费系数不会低,但是他们的基本收入就那么一点,如果标出天价,只有实德在他们的工资收入上作假的可能。

据悉,中国足协这次不会直接干预冠城球员的转会,只要双方谈妥就可。“但是,必须首先尊重球员的意愿,就算是实德队,也不能想要谁就要谁。而且,如果球员和要人的俱乐部认为实德标出的身价不合理,可以向中国足协申请仲裁!”这位足协官员私下说:“实德给人家开工资时不愿多给,转会时凭着想象就往上添,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死”出有因——拒绝并入五牛

同在成都,老大哥四川冠城650万元出手也找不到下家,小弟弟成都五牛却风光无限地成为了“混血儿”,“内援都全部以英镑结算。”一位成足高官喜滋滋地说。实际上,在冠城转让地过程中,成都市足协曾经有一套方案,就是整合省市资源。但是,这个方案被有关方面束之高阁了。

早在2000年,成都烟厂与全兴酒厂就秘密谈判,以这两家成都利税大户的经济实力,共同打造一支球队。但是,由于在两支球队在行政上的隶属关系问题,省市足协各有各的算盘,合并之说只是昙花一现。而这段夭折了合并往事,曾经是四川足球登顶的最好机会。

去年,四川冠城与成都五牛都开始了转让工作,五牛俱乐部与英冠谢菲尔德联队珠胎暗结,没见到什么动静就完成了转让,而四川冠城与四川省体育局达成650万元回购的意向,也梗阻于一个付款方式,成全了冠城之死。

成都市足协在操作五牛转让时,制定的方案并不是惟一的由谢菲联收购成都五牛。市足协的如意算盘是,以冠城的中超资格和两支球队的有生力量共同征战中超联赛,成都球市有望在不久的将来,重新看到金牌球市的回归曙光。具体的操作方案,成都市足协上报到了有关部门,但是,向来四川省足协与成都市足协在利益分配上多有不和,他们不大有可能坐到一起研究这些问题,冠城与五牛的合并,只是成都市足协的一厢情愿。

本来,就在实德答应以650万元的低价让四川省足协回购时,成都市足协也看到了希望,但是,实德的这个优惠价只针对四川省足协。而四川省足协也不愿意回购冠城之后,将球队交到成都市足协手里,他们有自己的“雄心壮志”,但是志大“财”疏。

昨天冠城最后落下帷幕之后,成都市足协的有关人士说到老大哥的死,也是唏嘘再三,“人家是‘宁与外人,不与家奴’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