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校我的爱>>

前言  生活本来就很戏剧 

不知谁说的来着,是男儿就要当兵,是英雄就要出征。
 
又不知谁说的来着,好男不参军,好女不嫁兵。 

知道第一句话的时候,我还在中学,幻想着有一天可以穿上军装,牛比哄哄地走在大街上,吹着口哨,一群漂亮的MM象跟屁虫一样跟在屁股后面,享受一番明星般的膜拜。 

知道第二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在基层部队工作了两年,热心的大嫂大婶给我介绍了N个不算漂亮的女孩。 

第一个MM很温柔地对我说,哥哥,不好意思,我觉得咱们俩更适合做普通朋友,我相信你可以找到更适合你的,更优秀的女孩。 

呵呵,我觉得也是。 

我脸上堆满了笑,然后悄悄地把藏在身后的那些玫瑰扔在垃圾桶里。 

跟第二个MM第二次见面时,她问我,你有房子吗? 

我说,有。 

她问我在那里? 

我说在开发商那里。 

MM瞪了我一眼,很有耐心的问道,你打算买车吗? 

我故做愕然状,车啊?我不是有了吗? 

在那里?MM乘胜追击。 

我不急不慢地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信手指了指陪伴我两年多的那辆永久牌自行车。 

你也许还不知道,那是我们头刚退役的坐骑,据说曾陪伴他渡过十几个春秋,虽然驾驶起来咯吱咯吱响个不停,但各项性能均符合指标要求。 

第三个MM对我说,不好意思,我可能太物质了。 

第四个MM说,我太庸俗,配不上你。 

…… 

第N个MM准备说话的时候,我先说了,你什么也别说了,我都明白了。 

她问我明白了什么,我说我明白了anything is over。 

她笑了,说,你错了,我只是想对你说,你很幽默。 

呵呵,我很幽默? 

不是吧?生活本来就很戏剧。

1 19岁那年我考上了军校

19岁那年我考上了军校, 我兴高采烈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爸。 

老爸说,这是咱祖上三代积来的阴德, 我撅了撅嘴说,如果是阴德使然的话,为什么考上军校的不是哥哥姐姐,而偏偏是我。 

老爸抡起了拳头,我赶紧躲开,只听到后面拉下了一句我要你小子再敢胡说。 

老爸难得如此开心,且让他那么想去好了。 

老爸又兴高采烈地把这事告诉了亲戚朋友和他碰到的每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 

亲戚朋友们提出非要办酒庆祝,老妈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老妈从陪嫁过来的那只箱子里翻出张百元大钞给我,要我从路口的小买部提两箱啤酒回来。 

我分两次,屁颠屁颠地把两箱啤酒扛回了家。 

在办酒的那天,我开天荒地拎起两瓶啤酒就灌了下去。 

啤酒的味就象马尿一样,借着那七分醉意,我就当着七大叔八大姑的面宣布自己已经成年,并提出要一个人去学校报到。 

抛开了老爸老妈的唠叨,兜里塞了几百块钱,坐上了西上的客车。 

我感觉自己象一只笼中的鸟儿,终于要获得自由了. 

颠簸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古城西安。 

天还是黑沉沉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接站的车要等到8点钟才能到。 

唉,早知如此,就让老爸来了,最起码这时候他可以帮我拎拎包。 

罢,后悔顶什么用呢, 

既然都已经是男人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我不禁为自己适才的想法而脸红。 

在候车室找了块地盘,把行李一放,买了份《三秦都市报》就一边等一边看了起来。

2到校报到

等到了天亮,便跟着接站的一毛二上了学院车。 

到学院队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钟了。 

一毛二把我和其他几个人带到一个长得象电线杆,但是五官布局严重错位的两毛二跟前,和他嘀咕了几句就走了,后来我知道这个人是我们的队长,我们简称他为大蜻蜓。

天热得厉害,院子里到处是戴着红牌的人,一拨又一拨的,脸黑幽幽的,有气无力地喊着一二三四。 

大蜻蜓把我们带到食堂,蒸笼上稀稀疏疏地放着几个馒头,打剩下的几粒米饭还残留着。 

大蜻蜓说:“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没有准备饭菜,随便吃点,填填肚子吧。” 
    一个女一毛一开始张罗,还不错啊,连做饭的都是一毛一,我想。 

肚子填饱了,大蜻蜓把我们召集起来,走出食堂。 

外面已经站了一拨人马了,太阳火辣辣的, 

大蜻蜓简要地介绍了一下,说以后就是同学了,要相互照应之类的话。 

那些灰不溜秋的家伙一拥而上,毫不客气地把我的大包小包扛走了。 

我跟在后面,漫不经心地看着风景,树木稀稀疏疏的, 

路是沙子的,跟我们村里差不多, 

只是村里的人走路很随意,不用排队,不用喊一二一, 

很长一段时间,这种理念一直在我脑海里游荡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