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阿修罗 >>

叶感觉孩子快要生了,阵痛已经开始,打电话给我时,我突然想起她和于尘认识的那天.
那年是快冬天了,冬天最需要爱情。第一因为冷;第二因为两个人的节日很多,一个人看烟火很寂寞。
恰巧那天是叶的生日,她说自从母亲过世后就不想过生日了,想来看看我。所以我就叫了个开的士的朋友于尘,买了11支粉玫去接她。天还没有全亮,灰蒙蒙的,所以玫瑰那天就特亮眼。我叫我朋友拿的花,因为朋友是男人,从细微的角度会满足一个女人的很大虚荣。叶满心欢喜抱着我说:“快说,他是谁?和你什么关系?”我轻眼斜看失笑:“叶,你毫无长进,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男人,你何等样人,还见的不多?”叶晒笑:“你知道什么?”
于尘是那种一看就感觉寡言,木纳的男子,黑,厚实,当过兵。以前夏天去姨妈家认识,像邻家兄长,每日用我吉他唱歌,后来就走时送给了他,大有:宝剑赠英雄的气概.后来几年没见也没变多少,在街上开的士,没有事的时候也就喝喝酒聚聚。但他从来不说他老婆,我自然也不会问,若在街上遇见单独只怕不认得,若和他一起就简单打个招呼过去,并不多谈。
一路叶开始很兴奋:“津津,津津,我今天很高兴,真的!”随后眼泪就流下来:“我妈过世后就没有人记得我生日了!”我真的不相信叶一点也没有改变:“你老了,叶,什么时候开始学林妹妹的,也不通知我,我心脏不好的,拜托你下次学像点!”叶破涕为笑,准备打我,我只有大叫:“叶,叶,玫瑰很贵的,轻点砸”于尘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两个疯的女人疯到家,到时天已大亮,我那天上午没有请假,就托于尘带叶去吃早餐,交了钥匙,就匆匆上班去了。

下班回来家已经焕然一新,我有点走错家的感觉,叶一看见我就像我妈一样:“津津,你这叫家?这叫狗窝,你怎么能呆的下去?你怎么懒到这种地步?哪个人敢娶你那真是上辈子没有做对过事,这辈子罚他来的。你说说,我本来想请于尘进来坐坐都不好意思。哎!没有我,你怎么办?”我懒懒往沙发上一躺:“这样不好吗?我觉得很好啊!他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有什么不好意思?呀!一个早餐就把某人记住,不简单啊,难怪古龙说要得到心就要先得到胃的,果然不假。不过,他可是有家室的人,你可不要乱放电哦!”叶笑着扑上来打我,一时间就像回到从前。
叶以前可算是我们学校风云人物。每天可收到大把情书,每天都有人来站队,打开水之类,还有小说中什么:今天你若不来,我就怎样怎样。。。。。。,当时风头盖过 校花,即使直至今日我都看不出她哪点有校花美丽,但凡是男人都说那就是风情。几年后我才明白:每个少女都是阿修罗,可以肆意妄为,让战火燃烧。学校那场恋爱不过是整个故事一个小小的章节,或许命运齿轮开始启动,每个人劫数即将开始,而我们却都茫然不知。就如那时的我和天顺,不也以为会相守一生?日日彼此牵盼,想象: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美丽? 因为要陪叶,我上午下班后就请假了。为感谢于尘早上的好意,于是中午就一起去吃叶爱吃的火锅。
叶好象就是来喝醉的。因我不能喝白酒,就让我喝啤酒。放言,今天不醉不归。于尘只是笑着,由着叶的性子,两个人分了一斤白酒。叶的酒量和性情我很清楚,没有阻拦。
喝到一半时,叶开始讲些成人的笑话,还叫人切了黄瓜为片,放糖,放进她和于尘的杯子里,说是会缓解酒力。叶是四川人,于尘偶尔听不清时也会转过头来问我,酒就渐渐喝到高潮处,一斤变成几斤。
三人喝得大醉。
到晚上时,于尘拉我到一边问我,说叶是不是外表开朗,心里脆弱的人?我笑到:“你明白她?于尘,叶是你惹不起的,她就如罂粟一样美丽,但有毒,你不是那个人,她结过婚,有个女儿,你若有的喜欢只是飞蛾扑火,我提醒过你的。再说,你也不是自由之身。”于尘没有说话,只是呆看着远处和同学打闹的叶,嘴角往上扬,:“津津,你知道吗,我看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她就是我要等的人,我喜欢听她说话,看她皱眉头就会心疼,这种感觉你懂吗?我的婚姻不是问题,我们是……..。”原来的美丽的事物杀人于无形,如饮鸠止渴的爱情。“住口,于尘,你的婚姻是什么样子,我没有兴趣,但我希望你醒醒好不好,你不了解叶…….”
“你们还不过来,我可要吃醋了,什么事情要神秘兮兮在那里讲?”叶放肆的大笑着,我们只有停止,那一刻我觉得冷。于尘说心痛叶的感觉我怎么会不懂,就如站在悬崖不自知,就如满身是血不知道痛。
晚上吃完饭后是于尘安排的,去蹦迪,我坐在喧闹的角落里喝着冰水,看着叶和于尘在舞池里配合得天衣无缝的舞蹈,我打定主意,今晚要和叶说清楚了。
跳完舞,叶说有点饿,就去大排挡吃消夜。叶又要喝酒,我刚想阻拦,于尘就说:“叶,我陪你,只要你高兴。”我想纵有回天之术,怕也晚了。
那晚于尘没有走,叶醉了,拉着他:“于尘,别走,陪我。”我想没有男人可以这样走掉,何况是已经恋上她的于尘。
第二天早上,于尘又去为叶买早餐。他好象比我还熟悉叶的口味和习惯。我看着叶,问她:“你不会告诉我,你喜欢于尘吧?若是寂寞,就当喝醉了。”“可是,津津,你知道吗,我看见于尘,就觉得安稳,有了依靠,你知道我见过各式各样的男人,他们有的比于尘更爱我,但没有一个人给我这种感觉。真的,津津,我明知他结婚了,但我不想放手,我嫉妒他老婆,你一直明白我的,津津,我真的喜欢上于尘了,喜欢他在旁边,仿佛经过这么多人就是为了遇见他,受这么多苦,就想和他在一起。幸福来时真的会排山倒海,我宁愿万劫不复。津津,我只有你这个朋友。当初你还不是不肯放弃天顺?无论我怎样劝你,你清醒过吗?全校都知道他喜欢上了别人,你还假装不知。但我今日终于明白你失去天顺时的感受,明白你用刀割手时的样子,心灵的疼痛比身体痛一百倍。你不要再一个人了,你难道是真的喜欢孤独?”我一时间无话可答。我想起第一次看见天顺他温和的眉宇,他说:“津津,一听就会有食欲,你父母一定希望你健康的!”是啊,健康的活着。活着学会放弃,活着学着成全,活着忘记那没心没肺的笑容的时刻,或着想象永远有多远。
我知道叶一直觉得母亲是被她的顽劣气死的,所以她父亲一直不肯和她说话,而她哥哥是个性情冷漠的人。叶经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和女儿相依为命。即使有很多人喜欢叶,但从没有人知道叶的不安全感,以为她是若卡门的女子,有烈火燃烧,无穷魅力的表象。
第二天晚上,于尘叫我们吃晚饭后不要出去,说有惊喜给我们。到晚上8点的时候,于尘开车来接我们到江滩旁,很冷。于尘抱了一大箱子,叫我们闭上眼睛。“可以了。”原来是满箱烟火,点亮整个江滩的天空,我只听见叶抱着于尘的大笑,和看见疯狂的灿烂。两个人看烟火怎么会寂寞?
可是盛宴过后必定荒凉,如烟火终归沉寂。
很快三天就过去了,我只看见叶与于尘与日俱增,仿如已恩爱许久的情人,即将步入婚姻的伴侣。热恋中的人听不进去任何的话,我只盼叶终于可回去,或许于尘就会冷静,相互即可遗忘。
送去车站那天,于尘坚持和我同去,叶泪光盈盈,当然不是对我,于尘突然抱住叶说:“等我,我会来找你,。”我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什么叫做:在劫难逃。
2
我开始日复一日上班,我开始淡忘此事,只因为我不相信,爱情太奢侈,凡人用不起。就如台风都会有美丽的名字,可过境后是灾难。
有一日和同事晚上去逛街,遇见一个女人,觉得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于是就擦身而过了,可没有走几步,她迟疑的叫我:“李津,李津。”我回头,她快步走过来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于尘的老婆,你说,前几日你和他做什么去了,整日整夜不归,还一回来就和我离婚,你说,你想怎样?”天,我想怎样?“英子,我告诉你,我若想怎样时,你终生不会认识于尘。至于他前几日去了哪里,他是成年人,你应该去问他才是。”我走时,如锋芒在刺。而同事一直笑我到公司:“我总在猜想第三者长什么样,原来就是我们津津这个样子。”我不能解释,解释的效果就是越描越黑,我从小就知道这个道理。
几日后的中午,我正在午睡,叶打电话来:“津津,于尘今天要搭车来看我,你总要带些礼物来吧,下午上班时我要他去拿啊!”不容我回答,电话早已挂掉,只留下她叫娇笑的声音还在回荡,一时间我忽然想起教我业务接待的老师的话:“你回答客户时若微笑,他能听见你微笑的声音。”
于尘下午上班时就来了,我把东西交给他时,他满脸喜悦,不懂掩饰,我终忍不住:“于尘,你当真?”他毫不犹豫点头:“津津,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不会明白。况且我没有孩子,叶有,我就有孩子了。”
我是不明白,我只知道越浓烈的越容易淡忘,越艳丽的越容易枯萎,越醇的越容易醉人。或许我天生就是个悲观主义者,可开头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我只知道日久,才会慢慢生出情愫,彼此互相了解才会相知到相爱。一见钟情太过猛烈,我开始觉得害怕,叶太寂寞,太孤独,我怕她认错爱情。
于尘回来后并没有来见我,听闻朋友说是在离婚之中。到是叶,每一日千篇一律打电话来:“津津,你知道吗,他对琦琦好好,他做饭给我们母女吃,我病了他照顾我整夜不睡,你看,一有人照顾人就变得娇贵。你说,我们合适吗?我们会幸福吗?”我知道任何打击毫无用处,但叶是我最好的朋友,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想知道结局。我喜欢每个童话所有结尾: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于尘的离婚手续很快就办下来,因为没有孩子,那女子不能生育。的士他前妻想接着开,不愿卖掉,所以就给了于尘三万元的分手费,一场婚姻就这样终了。
对于别人就会去考虑一个男人可以轻易放弃身边相随几年的女子,就不会放弃你?但叶不会,她永远觉得所有人在爱下都可以丢盔弃甲。她一直相信爱情吧!
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分的家,于尘带着钱和简单的衣物就到四川去了。
我和翔宇的交往通过介绍慢慢开始。翔宇是个很单纯的男子,会在雨天送伞来,两个人没有事的时候就听听音乐,或者去看看规模宏大的电影,或者去喝茶,日子过的波澜不惊。
叶结婚的时候我没有去,请不动假。托人带去礼物,是全套床上用品。我选的是温暖的颜色,希望三个人的家没有寒冷。听说那天很热闹,我知道叶是受男人欢迎的女子,所以想那天客人是女子并不多,想来不觉笑出声,正好翔宇在旁问我,我只好回答说今天是我一个远方朋友结婚的日子,他扬眉不明白,我便转移了话题。
过了一月,叶打电话来说想为于尘生个孩子,我大笑:“叶,你疯了,你真的疯了,你以为你才18岁,什么都可以由着性子来,你有孩子了,若再生,他还会对琦琦好吗?就算会,他现在没有工作,拿什么来养活两个孩子,你想过要多少钱吗?”“我不管,我只想跟他生个孩子,你不知道他多想要个自己的孩子,他对琦琦好好,就是因为太好,我想让他更加觉得幸福,再说钱可以去赚啊!”我想我晕了,我一定是安定吃傻了,才会有这样的朋友,我只有说:“叶,等他去赚钱,等有了能力再生也不迟啊!”“津津,你怎么变得庸俗了,钱,钱,钱比感情重要吗?”我们第一次为男人发生争执。
不久,叶怀上了孩子,只在电话里传递喜悦,我再也没有说打击之类的话,只是劝她少喝酒,少抽烟,生个健康宝宝之类的话,我自己都觉得虚伪.
3
我开始和翔宇同居,本来他是想结婚的人,但是我不喜欢,他只好将就我,从公司宿舍搬了些东西过来,填充了空荡的房间,开始屋里有了些许人气。
这样好象过了三四个月吧,叶的电话渐渐减少,想幸福有时候是不必分享的,也因为我本就不赞成她再生个孩子,电话就少了。
一日深夜我被电话惊醒:“津津,他天天在外面和别人去喝酒打牌,去蹦迪,不管家,只知道玩.”她大哭,我明白惧怕的这一日终于来临,她的哭声惊醒了翔宇,我只能到客厅去说:“叶,我当初告诉过你的,你一直就没有改变过的任性,现在你要我说什么?说打掉孩子,他很无辜,你舍得吗?就算你舍得,你知道现在去流产很危险吗?”:“津津,我怕,我也怕,但是我该怎么办,我养不活一大家人,他又不肯去做事,他还说随便我要不要孩子,我以为他会一直对我好的,津津,我是太害怕寂寞了,我怕一个人,你知道吗?每年的节日我一个人好希望有人陪陪我,你知道吗?况且他当初那么好!” 我要怎么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已经不是战无不胜的阿修罗,世界也不是任我们所求,我们都是孤独游走的灵魂,体会同一种寂寞,所谓心里早就千疮百孔。
她哭声渐渐弱去,我只有告诉婚姻是需要忍耐和沟通的,要她看看肚子里没有出世的孩子.她慢慢睡去,而我,却再也没有睡着.
我开始想起和天顺分手的那天,我对他说的成全,我退出成全他。他是善良的男子,不肯伤害我,其实善良有时更加残忍。 我没有回头,从此往事烟消云散,没有关联。他让我明白再纯真的只是回忆的事,我从此不再相信承诺。
但爱情只会是昙花一现的浓烈,或许有时候我们更加需要是自由,而不是互相的迁就,我也沉沦,但从此知道没有人是你的救赎,所以寂寞就找个人来温暖自己,有时候以为皮肤的寂寞可以让心忘却记忆.所以我从不去以前的很多有回忆的地方瞻仰一段所谓的爱情。我关上窗,凌晨,有点冷! 虽已是八月。
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翔宇已经离开了,他留下了信
津津
我开始觉得累了.我一直以为我的温暖可以让你不再如此淡漠,你不爱任何人,甚至是你自己。你可不可以学会关心自己和他人的感受?你心灵的留下烙印,如巨大阴影覆盖,让我们之间空间窒息。我以为我会坚持等到那天,等你回头看看我,知道我的关心,但我累了,你永远放弃不了往事,原谅我。让我们彼此给对方一年的时间,你学会快乐,让我给你温暖!
我走了,冰箱里我买了你爱吃的东西,你学着照顾自己吧!
爱你的翔宇
是啊,我又开始一个人,世界上只有沉沦,没有救赎。原来张小娴是对的:最安全和最适宜的方式,还是和自己厮守。可惜我们终不明白。
4
再见到叶她已经有了7个月,到于尘家来生孩子的。
或许是因为车坐的太久的缘故,她很憔悴,身上丝毫没有那千娇百媚的影子,还有几个很大的包,我想纵是衣物也不会那么多吧。她看出我的疑问,说是送给他父母的礼物。几时任性妄为的叶会如此周全?几时变得如此考虑过别人感受过?我一时间答不上话来。原来改变我们的只会是时间,它让我们彼此迁就,彼此容忍。
我一直以为若叶和我是一个地方的人,我们会整日整夜在一起,分享每一分钟的快乐和痛苦。
于尘家在乡下。我每隔几日便会打电话过去,问她怎样,是否习惯。她的回答千篇一律:“他们对我很好,你不必担心。”所以我便有了不去看她的推脱之词,以为电话就可以传递我的关心,我冰冷的关心。
那天好象是下午,阳光灿烂。叶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朋友家里玩在兴头上:“津津,你知道吗,于尘在外面找了个女人,每天他电话不离身,睡觉都如此,躲着一讲就是很长时间,你说,我怎么可以容忍,我决意离婚。”
纵然我太知道叶所有的经历,纵然我太知道叶是多么刚强的女子,她可以在忠孝不能两全的情况下毅然选择爱情,她坚信父母会接纳她的选择;她可以在喜帖发出去,结婚前一个星期和另一个男子结婚;她可以去掠夺一个和女友谈了7年的男子,只为和他去看看星星;她可以在三十岁时为于尘生孩子,然后在快生的时候说分手。都可以,但不能!
我只会叹气:“叶,什么事情都等生下孩子再说,然后随你。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们已经在接受惩罚,想想以前的叶是何等样人?什么时候不能全身而退?什么时候都会不动声色?他于尘小瞧了你了,叶!你什么时候会被男人打倒了?”
叶顿了顿,答应了我。但是叶,我会不知,你怎肯会是那个偃旗息鼓的人?
果然没有过一日,叶便打电话来说她骂了那女子,我狂笑不止:“叶,叶,你也会有今日?你也会担心失去,那些人,那些爱你的男子又是怎样对待爱他的女子?又怎样让你心生厌倦而放弃?原来面对所谓的爱情,叶,你没有不同。”叶沉默了很久,终没有再说话。
五月,叶生了个儿子,我第一次去叶尘新家去祝贺,一同去的当然还有几个同学。大家因叶家不在这,便提了礼物作娘家人去。
于尘家在那地方修的还算阔气,叶因为刚生孩子不能吹风,就住在一间小屋里。不知道是因为生孩子没有恢复,还是别的什么,叶的笑容都不快乐,即使我们去庆贺,然后匆匆离开,那个笑容我始终挥之不去。我打电话问她打算,她说等孩子满月了就回四川上班,因为耽搁太久了。我于是买了礼物,要她走的时候不忘了来拿。一来是为了饯行,二来我想知道她打算的将来。
再见叶时,她已经打算回家。虽然人显得很憔悴,但好象很开心。我还没有问她以后,她就喜滋滋说:“津津,我儿子好可爱,你知道吗,他感觉得到我,他……。”我不知道这样会维持多久她又做回一个普通母亲应有的爱,但这一刻,她很开心,难道不是我所希望的?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结束寂寞与漂泊,与另一个人相携到老?
5
再打电话过去时,叶和于尘都在外面,或者是去吃酒,或者在打牌,每一次都闹哄哄的,仿佛喜庆就在于此,仿佛我们每日就是千篇一律的出去应酬.
而我也开始迷恋网上的游戏,每日玩至深夜才肯睡去。
5
有一日在家里收拾清洁,无意翻出出书里两封信来,一封是和天顺分手的时候写给他的,没有给出;一封是叶看我失恋时写给我的,一时间光阴停留。
天顺:
无论我是多想怎样不肯面对现实,多想怎样留住你温暖的怀抱,单纯的笑容和令我可平静下的声音;无论我多想用三十六计使时光倒流,都决不再可能。只因,只因,在你心中我只是最了解你的人,对你最好的人。所以,根本从开始到现在,和爱情没有一点关系。
但或许有过,在某一个时刻,你可能也眷恋过像我这样的女子,也会欣赏我的智慧,也会看出我不易人知的软弱,知道我如刺猬,小心保护着自己,生怕会被拒绝。
但终将到我说离开的那一刻 。只有我的离开,你才会心安。就如我常常笑你:善良有时候也很残忍一样!这句话只能我来说,你一直觉得内疚,觉得欠我太多诺言,但诺言是感情的调剂,我怎会不知?
我怎会不知, 是我太自私了,我不能给你幸福。无论我是因为谁沉沦,也无论谁是我的救赎者,该离开的那个人始终是我,一直是我,而我却不肯放弃,我却那么不甘心!
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再打电话给你,让自己觉得永不合适宜。我也会慢慢放弃那些喜悦的,心痛的回忆。 笨和遗忘原本就是幸福,让我留下我最好的在你记忆里。
谢谢你陪我走了这么久,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无论我需要多大勇气来说离开,我都希望你知道,你是我真正深爱过的男子,这是我的幸福!
是兄弟?是朋友?是什么都敌不过岁月的证明,就如我一直知道不是你想就可得到,不是有爱就可继续。做什么,都做不回从前的我们 。
只希望你健康,希望你快乐,我以后或许会忘记你的样子,但你大笑的声音我永会记得,只因那笑容到达了眼底,没有印痕。
想你的时候我会去看看天空。
津津
我不知道我当时为何没有发这封信,但今天看来确实没有任何意义.
叶的信很简单。
津津:
请善待自己和生活
请善于爱别人也爱自己
请你能靠自己度过每一段感情而不是过度到另一段感情或某个人成为你的寄托
请你珍惜关心你的人
请你多为别人着想
请你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女子
生活真美好,收拾好你的心情
你的:叶
我想当初叶写这封信的时候是天顺离开我,我以为爱情是全部,自暴自弃的日子。原来一直没有改变的只有时间
叶和于尘的吵架开始升级。每过几日,叶就会打电话来说于尘又怎样,怎样……我就像吸过K粉的幻觉,仿佛看见那风情万种,肆意不羁一样难以束缚的叶:“津津,花开了,快来看;津津,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离;津津,我想你……”
我想我快忘记天顺的样子,只记得他干燥修长的手牵我过熙熙攘攘的马路;只记得和朋友们纵情大笑的时刻;只记得他喜欢吃鱼,但每次和我都会点我喜欢吃的肉。但是天顺是植物一样的男子,虽然单纯,但我们一直有咫尺之遥无法逾越的距离。
而叶,她和天顺一样已经成为我的疼痛,在黑夜里盛开的暗伤。在有生的日子里,我无法接受另一段这样的伤痕,即使是与他相似的鸿宇,即使是匆匆过去的每一个我记得的或忘记的人。
6
所有的未来我们都无法预料,所以每一日我们都会有些许盼望,就像我出差到上海遇见了我和天顺的朋友刘俊。
我们坐在星巴克里热烈讨论校园的种种趣事,讨论他和我各自知道同学的近况,无法避免我们终于说到了天顺:“津津,你知道吗?直至今日,虽然天顺是我们中间最有成就的一个,最幸福的一个,但他仍然恨你!本来他当初是拉着那个爱慕他的女子去跟你解释,你却头也不回说成全,;恨你可以假装一切没有发生的冷漠,忘记种种和他一起快乐的日子,毫不犹豫把他推向另一个女子,说成全他的幸福。你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 。你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幸福。因为你从不会争取。”哪个人说过,世界上惟有爱情是经不起试炼的?哪个人说过,我并不是不知道幸福?我是没有安全感,我害怕拒绝。原来我并没有成全谁, 原来年轻的时候骄傲比爱情重要,原来错过的不仅仅是不合适宜的时间。
后来又讲了什么,我全忘了。刘俊因有事先走,他留下了天顺的电话,风起时却吹走了它。
除了叶,没有人知道我在舅舅家长大,我知道不动声色是多么容易,知道所有事情只有靠自己,知道放弃比争取更加不会受到伤害。
坐在回程的飞机上,我看见飘荡的云朵,留下眼泪。我以为我早就忘记哭泣,原来一滴眼泪掉下来的时间是整整五年!
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放任自己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一个夜晚的月色非常好,我想起那年和天顺的八月十五,对他吟的那阙词:愿君能如天上月,南北西东。南北西东,只有想随无相别。 愿君不是天上月,盈满还亏。盈满还亏,待到团圆是几时?那时的我们多么单纯,以为爱情可以包容一切,比如信任。
我已经知道叶和于尘的离婚无法避免,不过是时间,她在等待合适的时间,或者是在给自己时间。爱情太美丽,否定天长地久的誓言,所以只会不堪一击。
又到冬天了,翔宇问我是否想和他去江滩看烟火,我拒绝了。但我请他来家里喝茶,他一时间楞在那里,直到我再问,他连说好好好,我看见了我遗忘的单纯。
那晚我们没有说什么话,但我开始放下往事,试着去接受另一个男子。
翔宇从来不问我手上那些疤痕,从不问过往,只是问什么时候可以答应他,和他一起不再一个人寂寞的看月色?我没有象以前一样转移话题,只说:“翔宇,给我时间!”他温和的笑着,不再追问。
三月,我答应了翔宇的求婚,婚礼订在五月,那是花开的季节。
7
果然在四月时,叶和于尘回来找我。他们已经离婚,男孩给了于尘,而女儿一直是叶的。叶来辞行,于尘回家。从下车到离开彼此没有看一眼,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叶将琦琦拖托付与我,给了我一张大额存折,是她母亲留下的,怕她日后受苦,说去南京稳定后就来接琦琦。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不要钱,只要她风光回来后还我。她不肯:“津津,就当你帮我保管,你想,我是什么人,需要带这么多钱?你等我风光回来就是!”
走的时候我和翔宇接她吃了顿饭,算是饯行。她说翔宇是个好男子,我会很幸福,说他有裴勇俊一样温暖的笑容。那天下着小雨,我为何会想到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我拉着她:“叶,不走,在这一样可以过的好。或者等我结婚再走也好啊?”她大笑不止,:“津津,怎么这么多愁善感起来,我还有美丽的未来等我,你幸福不就是我幸福吗?”
她留给我的却是苍凉的背影,就好象阿修罗离开了战场.
琦琦很乖,我每天和她一起玩,做作业,或者是翔宇,日子过的飞快。琦琦和翔宇很投缘,我就没有了顾虑。
八月的一天,我上班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南京警察局打来的,问我是否叫李津,我说是,他们问我能否去南京一下,我问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叶?他们只说要我去就知道,我答应会即刻起程。
我不知道怎样和翔宇讲要他帮忙照顾琦琦,肯定是我吓坏了他,他打电话请他妹妹照顾琦琦,说和我要出门一趟,还交代许多我都听不见了,我只觉得一片空白。
是翔宇陪我到的南京,看见的是叶的静静睡去的样子和她留给我的一封信。
津津:
你知道我为何要坚持要到南京来?那是母亲的故乡。
小时候母亲总会说起那里的天空,那满街的梧桐,那每到八月像掉进桂花罐子的香气,那轻声细语的吴侬软语,夫子庙数不清好吃的东西……可惜今生没有机会和母亲一起去了,都是我的任性害死了她。可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离开我了,我怎么还会完整?
每一条街我都走过,我想象母亲小时侯是怎样度过的童年和少年,然后义无返顾嫁远到四川没有再回来。
夜晚的街灯真的是美,原来飞蛾扑火是没有苦痛的。我已经不恨于尘,不恨了,像你说过的,这就是劫数。难怪书上说:不要为爱情焚身似火,不要为爱孤注一掷,也不要那么用力的爱,透支掉自己的力气。太盛大的感情,未必有男人可以承担,而愿意承担的男人,偏偏是我们不要的。
这段日子我想了很多,想起我们最快乐的日子,想起你为天顺对自己的残忍,想起我每一次自以为的全身而退,想起那些我爱过和爱过我的人。我倦了,津津,为何我等不到幸福?为何我无论怎样做都得不到幸福?你是对的,津津,盛宴过后只会是荒凉,如南京这座城市有苍茫的底色一样 。
我和你的区别在于你知道彼岸在哪,因为彼岸的光芒亮你华裳,而我却迷失所有方向。
原谅我自私的去了,把琦琦留给你,我知道你会对她很好。你是我唯一可以托付的人。我想去见母亲了,我想请她原谅我,我想来世我做个乖女儿,永远不惹她生气。
我想骨灰就葬在你那吧,你和琦琦有时间去看看我,你知道,我不喜欢寂寞。
于尘那里你通知他就行了,说我出车祸死的,我也想看看我的儿子。
你看,我把什么事情都交给你,除了母亲之外我竟然想不出第二个人,这是我的悲哀吧。但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仍然希望遇见你,和你做朋友,不要错过一回。

叶是割腕自杀的,往腕上杀了八刀。听那警察讲,血流了满地。吓坏了宾馆的服务员。她全身只有我的号码。
我按照她的意思把她安葬在我们那公墓里,每个月我们都会去看她两次。有时候也会无可避免遇见于尘,他拿着叶喜欢的玫瑰,而我们并不说话。
来年我生了个女儿,鸿宇说叫她向阳,永远向着阳光的温暖,我点头。向阳很喜欢琦琦,我想这就是生活吧。
我有时候恍然看见叶,她肆意的笑容,她不羁的样子。原来我们没有分离。
我们都曾经是另一个人心中的天使
只是时光教我们坠堕
终于苍白了彼此的容颜
终于在某一个夏日回头看
谁都没有在那里
可是我多想说我在这等你
生命不过是一场虚无的华宴,歌舞无休,然而没有任何改变。
忘记说了,叶的全名叫:叶知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