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 一卷 第九十一章 作者:色之烟儿

拖延时间的计策失败了,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把大王子阿玛布达挡住。

她娇小玲珑的身躯怪异的扭动着,幻现几道幻影,手中的软索如毒蛇般卷向对手咽喉要害,金色小骷髅头发出的怪啸声如地狱阴魂的哀嚎声,乱人心神。

站立在阿玛布达身后的一干魔族中人你望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有些人则往前冲去,却给几个长老张臂拦住,只好停下来,心中却是偷着乐,是长老们拦着不许出手的,大王子殿下自然怪罪不到他们头上。

其中一个长老踏前几步,转身厉喝道:“丛非风!张狂雨!午暴雷!你们三个竟然敢不听从大王子殿下的号令?反了不成?”

丛非风轻咳一声,淡淡道:“一个是王子殿下,一个是魔神王指定的继承人,叫我们如何是好?这个嘛,是皇室内部之间的事……”

前任魔神王莫罗斯与现任魔神王古罗休斯是亲兄弟,他们的儿子自然是表兄弟,此刻表兄弟相残,实是皇室成员内部的事情,无人敢过问。

午暴雷粗声道:“那个人……是当年莫罗斯陛下的亲生儿子,与大王子殿下亦算是表兄弟,他们表兄弟之间的事情,我们这些外人,实在不好插手过问!”

他是个粗人,性格直爽,说一不二,在魔族得到不少族人的拥戴,却因太过直爽,说话也易得罪人,曾给古罗休斯陛下打入死牢,幸好有诸位长老及族中高级将领等冒死相保,才保住了一条老命。

一众魔族高手听了他的话,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是几位长老拦着不让出手的,就算是阿玛布达殿下怪罪,也怪罪不到他们头上,有人顶着呐。

“妖帅”尹格芙亦是咯咯娇笑道:“午长老的话不无道理,那是皇室内部的事,我等做为臣子,实在不好插手过问,大王子殿下请别怪罪妾身。”

那长老阴毒的目光狠狠从所有没有出列的人脸上一一扫过,随后冷哼一声,大踏步逼前,手中已幻现一条黑色长鞭,加入战圈。一同出手的,还有黑凤,她的一颗芳心全系在阿玛布达身上,哪怕阿玛布达叫她去死,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不过她对上的是关鸣凤,她修为比关鸣凤稍高,加上关鸣凤连场激斗,真气元神损耗极大,败亡是迟早的事情。

阿玛布达的修为根本不是柔儿所能够匹敌的,她并不指望能够挡住阿玛布达,只不过是希望拖上一点时间,因为她发觉缠绕在乔寒羽身上的七彩华光已逐渐消失,他面上的神情不再是痛苦,而是显得非常的平静、安祥,似是已经运功入定的样子。

阿玛布达抖手射出几道寒芒后,向左跨出几步,五指成勾,猛然一招,原先丢弃在地上的“七煞剑”如同有生命一般,从地上弹起,落入他张开的手中。

柔儿刚才硬挡了阿玛布达攻来的几道寒芒,体内气血已被震得翻涌不畅,加那魔族长老的疯狂攻击,已迫得她连退几步。

那魔族长老的黑色长鞭如影附魂般诡异攻到,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柔儿知道自已只要再退一步,必然撞到乔寒羽身上,她唯有紧咬银牙硬挡硬架。给逼急了她干脆不接招,任由对方的黑色长鞭点向自已的咽喉要害,手中的软索亦抽向对方的咽喉,拼的是同归于尽。

那魔族长老当然舍不得以命换命,唯有收鞭退后救护,加上阿玛布达走开捡剑,这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

见到捡了剑的阿玛布达又逼来,“七煞剑”已化为一溜异芒,直直劈来,利刃破空发出的厉啸声令人心寒,那魔族长老的黑色长鞭亦如毒蛇一般卷向咽喉要害。柔儿绝望的叹息一声,不理会劈来的异芒,手中软索挥出,攻击的是那魔族长老,死前能拉上一个垫背的,至少不亏本。

那魔族长老大骇下躬身暴退,同时收鞭回护,柔儿的软索仅在他胸口抽了一记,而阿玛布达的“七煞剑”已然劈落,凌厉的劲气已狂涌而至,压迫得她几乎要窒息,面部肌肉被割刺得很痛。

绝望中的柔儿闭眼等候“七煞剑”劈落,那一刻,她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快如电光火石,她甚至能感受到灵魂已经出窍,飞往天堂。

“当”的一声震响在她耳旁响起,伴随着厉啸声及闷哼声,震得她两耳轰鸣,嗡嗡作响。

为什么没有一点疼痛?阿玛布达的“七煞剑”为什么没有落下?那一声厉啸好象挺耳熟的,柔儿有点不相信睁开双眼。

映入眼睛的景象让她高兴得差一点晕倒。

乔寒羽站在她身前,双手结成太极印记,而阿玛布达左手捧胸,面色苍白,面部肌肉抽动,显得极为痛苦,口角还有血迹。

原来在“七煞剑“劈落的紧要关动,一直不能动弹的乔寒羽突然动了,他厉啸一声,双掌连环击出,幻化为两个散发淡淡金芒的太极光圈,一个挡住了下劈的”七煞剑,“另一个击中了阿玛布达的胸口。

阿玛布达哪会想到一直不会动弹的乔寒羽竟然会在这紧要关头突然出手,大意下胸口中了一掌,好在他反应极快,中掌的瞬间仅来得及往后微仰,真元护胸,抵消了不少的打击力道。饶是如此,胸口仍是如中巨锤一般,体内气血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得他吐了一口血。

这突然间的变化,让在场的所有人全惊呆了。

“小羽……”

喜极而泣的关鸣凤乘着黑凤仍在发愣之际,纵身来到乔寒羽身旁。

叶惊雷对她笑了笑,将她拖到自已身后,说道:“快以真气护住柳菁心脉,有我在,没人能够近身五尺之内!”

语气中充满了无比的自信与坚定,没人敢怀疑他所说的话。

他自吸收炼化了蓄存在“乾坤玲珑球”里绝大部份真元后,功力大增,而且同时修炼的两种不同心法同时突破,完全融合在一起,是以刚才的出手,“五雷天心诀”所幻化的光圈中才带有太极印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