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醇香醉人的青红酒

燕双鹰 收藏 4 435
导读:[原创]醇香醉人的青红酒

我平时不大喝酒,但这几年由于工作的原因,应酬多了一些,或者隔三岔五有朋友相邀聚会,在酒桌上难免要喝点酒。我这人好面子,在酒桌上不想驳了人家的盛情,常常是来者不拒,举杯一饮而尽。由于我的“口碑”较好,久而久之,我在单位和朋友当中也小有名气了,喝酒“豪爽”出了名,使得大家都认为我能喝。其实,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只是由于在“气势”上不输人家,能撑得住场面,在酒桌上不会失态,因此常常是在应酬结束后就立马打的回家,回到家中蒙头就睡。

 

几年下来,各种啤酒、红酒、白酒我基本上喝了个遍,但是具体要说哪种酒好喝,还真说不上来。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总认为家乡的青红酒的味道是最好的。

 

我小时候是在乡下长大的,在我的家乡有自家酿酒的习惯。每年的冬至前几天,家家户户就开始酿酒,酿上一个多月,到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喝上自家新酿的红酒。那时候,自家私自酿酒是不允许的,但由于当时生活艰苦,百姓家中没有余钱到供销社买酒过年,多数的人不顾政策规定偷偷酿上一点,而且乡里的干部知道大伙儿的情况,常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家乡的红酒是用糯米酿出来的,我记得每到冬至前几天,每家每户就开始把糯米蒸熟,放到院子里晒干。这时候,每个小孩子就会从父母的手中得到一团蒸熟的糯米团,这在平时是根本吃不到的。刚蒸出来的糯米个个细长饱满,晶莹剔透,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在那个年代能吃到这种好东西,喜悦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糯米晒干之后放入洗净的大瓦缸,配上一定比例的酒曲和井水,这样酿上一个月就可以出酒了。那时候工具比较简陋,酿好的酒连同酒糟一起倒进面口袋里过滤,再压上一块石磨盘,将面口袋里的酒榨干,到最后面口袋只剩下一陀酒糟。酒糟也不丢掉,装在小瓦罐里,上面撒一把盐粒保存起来,可以用来炒菜或腌制酸菜。用裹着酒糟炸出的“荔枝肉”里嫩外焦,脆香可口,是我们家乡有名的一道风味小菜。

 

最后将榨出的酒煮开,盛进酒坛里封好,放在阴凉的地方,可以保存上几年也不会酸败。这种酒殷红如血,如果将酒装在玻璃瓶里,通过光线折射会隐约透出一股墨绿色,因此家乡的人常把这种红酒叫做“青红酒”。

 

往往在这时候,各家各户都会拿出自家酿制的青红酒聚在一块儿相互品尝。我家有个亲戚在福建省尤溪县,他们那里产出的糯米由于气候和土壤的原因,用来酿酒是上上之品。每年这位亲戚都会给我们捎来他家里种的糯米,给我们酿酒。因此,我家的红酒是最受人欢迎的,大家喝起来赞不绝口。

 

这种青红酒喝起来不辛辣,不刺喉,口感极佳,但后劲绵长,往往醉人于无形之中。记得我结婚后的头一年春节,我邀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到我家中品尝新酒。我们起了一坛新酒,用锡壶烫热,开怀畅饮起来。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到客厅闲聊,刚聊了几句,就有人开始靠着沙发呼呼酣睡起来。有的人明明前面还在说着话,突然就直接出溜到地上,我们几个还算清醒的人赶忙把他抬到客房。不到一会儿功夫,床上就并排躺了三个醉态可拘的家伙。最可笑的还有一个,睡着睡着,嘴里突然冒出一句:“你别走,再来一杯。”

 

如今我在外工作,很少有机会喝上家乡的青红酒,只是在春节回家团聚之时才会偶尔烫上一壶,慢慢品尝那酣醇的味道,缅怀起逝去的岁月。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