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国民党部队的抗战回忆

我在国民党部队的抗战回忆

我叫王福全,是稷山县化峪镇位林村的,今年89岁啦。我从小家境贫寒,兄妹六人,生活困难。日本人来了后,我还在本村念书。

1942年,我16了,日本人打的兵荒马乱,实在没法生活。这时周贻生先生说让我去乡宁县北岭,到民大一分校念书。民大全名叫民族革命大学,是阎锡山为收容沦陷区的学生而办的,管吃管穿,学生全部穿军装、发枪和军队一样。

周贻生是河津人,抗战前当过山西的右玉县长。日本人占了河津后,要他当河津县长。他不愿当汉奸,就领着全家躲到了位林村的沟里,在位林办学。周贻生的儿子周敬亲和我同岁,关系很好。周怡生的大儿子周敬心在民大一分校干事,就让我去了。

在民大一分校初中部(后改成山西省立第四联合中学,简称为四联中)念了不到二年,1944年3月,阎锡山从民大抽调部分学生派到军队去工作,把我也抽上了,我被分到二战区第七专署政卫营二连当兵。政卫营营长李兆祥、二连连长朱子庆。给我发的是自动步枪,立起来,不算刺刀的话,高低能到胸口吧。这个步枪一次能装五颗子弹,一排子弹就是五颗,一次正好装一排,这在阎锡山部队已经算是好武器了。

1944年4、5月的一天半夜,我们行军路过东蒲村时被鬼子包围,双方发生激烈战斗。敌人多,我们人少,寡不敌众。我们从东蒲村北边撤退,淌水过了汾河,回到北山。十几天后,我们又到西村执行任务。天不明,在坑东过河时,被鬼子设在这里的炮楼发现。我们钻到芦苇里,顺高崖根走到底史。下午从南埝上坡到了万泉县的张户、七庄。几天后日军开始大扫荡,我们又到了望嘱,被鬼子包围啦。咱200多人,鬼子1000多人,又占了有利地势。双方打的很激烈,我的同学王庚顺等几十人都在这次战斗中牺牲啦。

辗转回来后,我又被分到山西省第九专区河津县国民兵团当了班长,当年冬天,又当了排长,还发了委任状。因为我们是民大的学生,民大是阎锡山办的,所以对学生比较重视。这个兵团是阎锡山在河津成立的护粮部队,主要任务是保护河津的南粮北运。我的团长叫崔承美、连长叫王焕章。王焕章是安徽人,和我关系很好。当年麦收后,我们在北王护送粮食过毁民壕时,和日本人发生激战,王焕章中弹阵亡。

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南粮北运。当时阎锡山的部队都住在吉县到乡宁的山上,吃的粮食全靠南粮北运。就是把稷山、河津、安邑、临晋、荣河、猗氏这些县收的公粮运到北山上。这些县都是敌占区,日本人收公粮,二战区也收公粮,各收各的,老百姓苦的很。阎锡山在南几县派的有军队,就是保护把粮食送到毁民壕边。

日本从汾城到河津挖了一条毁民壕,日本人在壕南,阎锡山的部队在壕北。壕很宽,过不去。我们兵团就住在北王,这里是个运粮口子。白天民工把粮食送到北王,我们晚上就在毁民壕上填出一条路,保护民工把粮食运过壕,壕北有山上的部队来接应。

日本人在毁民壕边隔五里远就有一个炮楼,我们晚上填壕、过壕时,日本人就在上面打,我们也拿着枪朝炮楼上打。因为是晚上,日本人怕有埋伏,出来的时候少。不过也不好说,有时候也突然跑出来打我们。我到部队当年麦收后的一天,我们填壕时,日本人跑出来啦,我们赶紧就打,就是在这次战斗中我们连长王焕章牺牲了。

我在阎锡山的部队从1944年3月干到1945年日本投降。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和日本人打了多少仗,都记不清了。多少战友都死了、伤了,现在我还活着,只能说是命大。

抗战胜利后,在河津碰到稷山的南汉文同志。他叔叔南江彦先生在阎锡山的同志会河津分会工作,通过他的关系,就把我从部队调到了他那里啦。干了一年多,1947年河津解放时,我因为回稷山给南江彦办事,等事情办完,河津就解放了。我就回了村里,没有再去河津。南江彦也回到稷山县,在教育界工作。

稷山刚解放1947年、48年的时候,我的不少同学和朋友要我参加工作。因为当时的干部没有工资,一个钱都不挣,就是管吃管住。我家里人口多,当干部养活不了。我说:你们屋里都有底底,能行。我一点底底都没有,弄不成。他们说:那就没法啦。

稷山解放后,南汉文同志当了稷山县政府的统计科长(以后又担任过稷山县常务副县长、人大常委会主任),我当了村干部。1953年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我村就是我弄的,其他村干部不识字,写不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在村里生活,再也没有出去。

(王福全口述,黄建中记录,黄建中电话:13835958913)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