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家久等了-烈鹰少校版<<沙场秋点兵>>第三集 与狼共舞[原创]

第三集  与狼共舞

字幕:演习结束后第3天,321师整编正式开始

一群战士在战友的送别下依依不舍的走出军营,不少脸上还带着泪花,一个年轻的战士走了几步,转头看见了悬挂在军营里的白旗,对着前来送行的战友大喊,“我们会回来看大家的,到时候我想看见我们猛虎旅的旗帜在那里飘扬。”“我们保证。”送行的战士说。镜头分成2部分分别转向两边战士,战士眼睛里都闪着泪花。

宿舍内几个军官开始讨论,“321师有自己的军旗,现在改成321旅,应该沿用321师的军旗,而庞承功居然继续悬挂白旗,这不是侮辱人吗?”“就是,他虎狼行动又不是我们几个部队打的,他庞承功失职凭什么我们也要跟着被羞辱。”“一个整编加强团被人家吃了个干干净净还有脸继续当旅长。”“小声点,不怕被别人听见。”“听见就听见,一个败军之将,要不是上边有关系,凭什么能在改编后继续委以重任?”……

字幕:军区总部

 陆承功的担子很重啊。”楚副司令一边下棋一边对魏副军长说,“一个刚刚打了败仗的指挥官想在这支新改编的部队中树立威信是难度很大的,何况还有很多其他321师的官兵。”“陆承功这小子,当初能当上猛虎团团长就是有那股子不服输的劲,猛虎团就是在他的带领下在军区各项比赛中都名列前茅的,所以我相信他可以。”魏副军长说。“你知道我最欣赏他什么吗?”楚副司令笑着说,“敢于拒绝蓝军归还军旗,而在自己的队伍里升起白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招,康凯的羞辱不但没有让他们倒下,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斗志,一支军队,没有足够弹药,人员,装备都不是最致命的,只要他还保持顽强的斗志,他就迟早还是一支强大的军队。”楚副司令抬头看了看窗外,猛然转过头来,“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楚副司令微笑着说……

字幕:猛虎旅旅部

 “换防更换驻地?为什么?” 陆承功问。“不清楚,说是副司令亲自安排的。” 陆承功拿过地图搜索了一下,“那里是蓝军野狼团的驻地,换防后我们跟他们的驻地相差不过百米。”“为什么把我们调到野狼团旁边?” 陆承功摇了摇头,“副司令这是火上浇油啊。”……

字幕:野狼团团部

“雄鹰团调走,猛虎旅进驻?” 唐凯摩拳擦掌的说,“这个楚副司令还真是善解人意啊。”他回头看了看手下,“还楞着干嘛?赶紧准备迎接啊,欢迎这个新邻居。”

字幕:军区司令部

 “楚副司令,要么您再考虑一下。”魏副军长用央求的口气说,“唐凯陆承功的部队刚结怨,偏偏这2个小子没一个省油的灯,手下又都是自认王牌部队的官兵,平时狂的不得了,现在放一起,迟早要出事的。”“是吗?”楚副司令满不在乎的说,“我就是想看看把这2个冤家放在一起会出什么事情,我们平静了太久,出点事情到可以活跃一下气氛,说不定还可以训练两支更强大的部队出来。”“可是副司令,万一要是出了事情……”“没有万一,出了事情我顶着。”楚副司令不耐烦的说,魏副军长急忙闭嘴,“老魏啊,我知道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老百姓每年花那么多钱来养我们,花那么多钱给我们更新装备,如果我们不能对得起这个老百姓,那比出什么事情都严重。”

字幕:原雄鹰团驻地,现321旅驻地

猛虎旅的官兵正进入新驻地,在到驻地的道路两侧,野狼团的官兵早已严阵以待,他们全副武装的站在道路2侧,挺胸抬头的等待着猛虎旅的官兵。陆承功很快就发现了这些人的问题,部队站姿要求是挺胸抬头,而不是挺胸仰头,野狼团的官兵居然用下巴对着猛虎团的战士,双眼看天。唐凯走到了陆承功面前,主动伸出手,“我谨代表我们野狼团,欢迎你们到来。”“感谢唐团长给我们准备‘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我陆某感激不尽啊。”说完陆承功握住唐凯的手并在手上加了道力,“客气,客气。” 唐凯也在手上加了道力,2只手像老虎钳一样相互钳住对方,谁都不肯松劲,但是2人的脸上却堆满了笑容,“以后就是邻居了,有困难得相互帮助啊。”“哪里,哪里我们还是得仰仗唐团长的帮助啊。”“陆团长说笑了,谁不知道你们是军区主力团,全军首个更换新装备的部队,以后还要多多关照。”“哪里,哪里号称蓝军第一主力的野狼团我们可是仰慕多时啊,得仰仗唐团长多多关照。”汗水从2个团长的脸上留下,虽然他们脸上都是笑容,但是手却疼的不得了,只是谁都不肯松劲。两边的参谋长发现了,急忙以握手为名拉开自己的团长……

字幕:野狼团团部

“这个陆承功。” 唐凯愤怒的说,他的手发红,有点肿胀,到现在还在疼,“这就算开始了,整不死你。”

字幕:猛虎旅旅部

“这个唐凯。”,陆承功咬牙切齿的说,他的手也疼的不得了,发红发肿,“这就算干上了,咱们走着瞧。”

野狼团的团部升着一面狼头旗帜,但是就是在猛虎旅进驻的第2天,野狼团的团部竖起了另一个旗杆,升起了一面虎头旗帜,对于321旅的官兵来说,那面旗帜在熟悉不过了—猛虎团的旗帜。不过让321旅的官兵所不能容忍的是,狼头旗的旗杆明显高于虎头旗的旗杆。但是最让321旅的士兵揪心的,还是他们的旗杆上飘扬是是一面白旗,跟那边的双旗相比,实在难看。于是,在野狼团升起2面旗帜的第2天,猛虎旅旗杆上的白旗消失了。

“是谁把白旗拿下来了?给我站出来。” 陆承功召集全旅官兵在操场上大声责问,没有人回答。“你们以为把白旗拿走我就没办法了?” 陆承功倒背着双手在部队前面走过,“白旗好制作,大不了你偷走一面我再做一面,就一块白布而已,制作简单,价格便宜。”他转头看了下部队,依然没有人站出来。“昨晚是谁负责的警戒?”“团部保卫科长许林。”“许林记过处分一次,禁闭3天,昨晚站岗,负责警戒的官兵无论级别,一律禁闭3天,警告处分。”陆团长大声宣布。“报告!”队伍里响起一个声音。“出列。”一个身材高大的少校军官站了出来,陆承功认得,那是原3213团某营副营长,现3213营副营长陈杰,侦察兵出身。“报告指挥员同志,白旗是我撤下来的,跟其他人无关。”“报告。”“报告。”整齐的队伍里顿时响起无数的声音。“有种。” 陆承功点点头说,“男子汉就得敢作敢当,更何况咱们是军人。”他抬头看了一眼空空如野的旗杆,“参与的都留下,其他人解散。”

字幕:猛虎旅旅部

参与这次偷白旗事件的官兵一字排开,陆承功挨个看过去,全部是改编前321师其他部队的官兵,他们都没有经历过和野狼团的战斗。作为在军队中生活了近20年的军官,庞承功明白这支军队中严重的派系问题,整编后的321旅虽然以猛虎团作为基础,但是吸收了很多原321师其他部队的军官,这样就形成了以原猛虎团官兵和新加入其他部队官兵的2派,虽然以陆承功为首的原猛虎团官兵派拥有绝对优势,但是其他部队保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人物,有其不可缺少的作用。如何团结和彻底吸收些外来派,是陆承功目前要最先解决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偷白旗?”“因为不能容忍,我们都是有尊严的军人,作战即使是死也要站着死,绝对不会竖起白旗。”陈杰回答,“更何况我们没有打败仗。”“你们很能耐,能不声不响的把军旗偷走。” 陆承功反而笑了,“不过,偷走自己的东西不算本事,有能耐你去把野狼团的旗帜偷回来。”“这是您说的。”陈杰自信的说,“如果您同意,我保证明天一早就让您看到我们的旗帜和野狼团的旗帜在我们的军营里飘扬。”“好,这是你说的。” 陆承功一拍桌子,“计划由你拟订,需要什么装备人员的全部照给,只要不闹出人命,其他的乱子我兜着,行动时间为今天晚上,只要明天早上能把猛虎旗拿回来,你们包括许林他们就没有任何惩罚,而且奖励你亲手升旗,不过如果你失败了,那对不起,警告处分是少不了的,还得罚你亲手升白旗。”“一言为定。”陈杰回答。“团长,这不好吧,袭击兄弟部队。” 李青河急忙提醒,“谁跟他是兄弟?” 陆承功瞪了他一眼,“那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

字幕:晚上1230 野狼团驻地

看起来一切平静,门口2个哨兵笔挺的站在那里,突然,一双大手猛的掐住了其中一个警卫的脖子,另一个刚想发警报,头就被一个口袋罩住,拖了下去。2人被拖下去的刹那,另2个身穿同样制服的人迅速站在警卫刚才站的位置。陈杰一挥手,几个战士迅速窜了进去然后隐蔽在各种障碍物后面。陈杰扫视了一下目标,时间很短,他无法得到具体情报军旗的所在位置,但是都是解放军,基本习惯是相同的,确定大致位置后一间一间的搜索。

对于这些手下,陈杰可是精挑细选,行动的13个官兵都是原321师其他部队的侦察兵,训练有素。他们检查了一下前方,发现没有陷阱或者防盗设施,又仔细观察了周围,确定没有暗哨,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谁会布置那些。2个战士随即进入了驻地准备搜索。

“老虎,老虎,有一辆卡车过来了。”门口化装成野狼团士兵的战士小声报告。“别管他们,你们站你们的岗。”“明白”陈杰这时感觉到有点不对,但是已经晚了。

“有埋伏。”最先潜入的战士只来得及说了这句话就中断了联络,通讯器里只剩下激烈的打斗声。门口的卡车上跳下10几个战士猛的扑向站岗的侦察兵。“全体撤退。”陈杰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也已经晚了,野狼团的营房内冲出无数战士扑向他们,虽然论空手格斗能力这些侦察兵可以一个打5个,但是显然对手的数量远超过这个比例,最令陈杰意外的是这些野狼团的士兵为了防止他们混出去,都穿了颜色差异很大的迷彩服……

字幕:15分钟后,野狼团团部

“久违了,这不是陈副营长吗?” 陈书悦微笑着看着他的俘虏,陈杰和12个手下都被活捉,虽然他们痛打了不少野狼团的士兵,但是还是没能冲出去,而且1个强行翻墙出去的战士居然在返回的路上遇到了从地下“钻”出来的野狼团士兵,被抓了个措手不及。由于他们的激烈反抗,所以被抓的时候少不了一顿暴打,反正打人者清楚这么黑这么多人,你不可能认出我来。所以现在的陈杰和手下全是鼻青脸仲的样子。一个大汉像提小鸡一样把最后一个“漏网之鱼”提了进来,“我来介绍一下。” 陈书悦,“这位是我们野狼团侦察连上尉连长,孙少雄。”“陈副营长,为了等你们,我们可是在雪地里潜伏了整整2个小时了。” 孙少雄说。“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要来?”陈杰终于开口了。“很简单,因为我们有警戒哨侦察你们并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从今天早上你们的白旗失踪就开始了,我们担心你们会有所行动,所以派孙连长到你们部队附近埋伏,在你们出发前,我们就开始全面监控你们的一举一动,而且做好了准备,而且在入夜后我们还派人在你们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却没有打草惊蛇,实际证明,你们对我们军营内部很小心,但是忽略了来的道路上。” 陈书悦微笑的解释让陈杰冷汗直流,“警戒”“监控”“埋伏”“侦察”这些战时用词居然在2个兄弟部队间开始使用,而且是邻居兼兄弟部队。陈书悦看出了他的吃惊,“不要误会,我们是侵略者,是霸占你们国土的侵略者,在敌国的土地上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更何况边上还有一支敌军驻扎。”“敌军?”“没错,就是敌军,不要以为我们是兄弟部队,我们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有机会我们就会干掉你们。”“你以为现在在打仗吗?”“不是吗?对不起,我忘记你是个和平主义者,但是对我们蓝军来说,永远都处于战争时期,而且是在敌人领土内,当然,我们不能骚扰老百姓,就只好拿你们出气了。”这时,唐凯走了进来,对着陈书悦说了几句,陈书悦一挥手,孙少雄和手下就拉起陈杰他们拖了出去……

字幕:野狼团和猛虎旅中间的道路

一辆卡车开了过来,停在这里,车上的战士把被捆住双手的陈杰等人一一扔了出去,然后扬长而去。陈杰挣扎着坐了起来,虽然半夜温度已经是零下10度,但是他并不觉得冷,一股屈辱感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作为侦察兵出身的他,这辈子没遇到过如此屈辱的事情。“副营长。”一个战士解开捆绑自己的绳子,赶紧过来解开陈杰的绳子,陈杰抬头,一副熊猫眼赫然映入眼帘,不过是被打的……

字幕:猛虎旅驻地门口

陆承功站在那里看着陈杰等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老陈啊,我知道你不服我这个打了败仗的旅长,但是我们打败仗并不是偶然的,人家野狼团就这么牛,你有办法吗?打不过人家,这面白旗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你能撤下在我们心里的白旗吗?我陆承功不行,换了谁谁敢保证能收拾这头野狼?我们与狼共舞一不小心就得被咬下快肉来,只有我们真正强大到能把这头狼捏死我们才能在内心深处升起我们的猛虎旗。”“什么都别说了,团长。”陈杰说,“明天我就亲手把白旗升起来,咱们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您下命令吧,只要能找回我们的尊严,收拾野狼团,就是死我也不打一点磕巴。”“好,要的就是你这句,现在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时刻,我们不会永远光看他野狼团跳舞,有我们出手的时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