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哨兵的言行看当代中国军人的素质——真实的事情

 

   春节期间我回到老爸老妈家里,同二老和从四面八方回来的兄弟姐妹们一起享受全家人团聚的快乐。老爸老妈住在西郊的一个部队总部机关的大院里,他们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退休后颐养天年,生活得其乐融融。

   
   除夕夜,北京的大街小巷鞭炮齐鸣,硝烟弥漫,璀璨的烟花不仅映红了北京的夜空,也映红了军营。当大院里所有的人沉寂在欢乐和喜悦中时,营区门口的哨兵依旧像往日一样伫立在哨位上履行着他们神圣的职责。
   
  
   初三的晚上,一位死党朋友非要从总后那边过来找我,他给我打电话时已经是深夜
12点多了,约我10分钟以后在我住的大院门口见面。放下电话,穿好衣服,我走出家门向营区大门走去。。。半支烟的功夫,我经过哨兵走出营区大门,站在时起时落的鞭炮声中等我那位夜游神的老友。在营区大门外的马路边刚刚站定,老友的车就停在我的面前,老朋友见面嘻嘻哈哈、玩笑怒骂的说了几句便开始筹划着找地方喝酒。于是,我那老友又开始给别的死党打电话,我则站在车外抽烟。这时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在了营区门口,哨兵在例行查验。。。

  
   老友告诉我又把海军大院里的一位死党从被窝里揪起来了,一会儿到我们这里汇合。我坐进了他的车里开始等待,向老友问候着他家老人的情况。。。

   
   奥迪车和车上的人显然都没有进入大院的证件,车堵在大院门口没有进去,车上下来的两个人在和哨兵交涉着什么。奥迪车是外省的地方牌照,这么晚来到这里一定是大院里谁家的客人。
 
   这时奥迪车上又下来一位少妇,人还没完全下到车外就听到她扯着高音,趾高气扬的质问哨兵:“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是去XXX部长家的!”

  哨兵对那女人说着什么,由于隔着车窗他的话我听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是在给她解释不放行的理由。

   营区的大门是电动伸缩的那种,由于是夜里大门只开了能通过一辆大车的空当,而且在空当处树立着停车验证的牌子。牌子是铁管和铁板做成的,哨兵如果不挪开铁牌车子若是硬撞上去,保证会把前脸撞坏。大门的两边是两个小门,人和自行车平时都从这两个小门进出,晚上10点以后则只留大门右侧的一个小门供大家使用。在大门整体的两边分边竖立着“军事禁区”的警示标牌,这是国防部颁发的,看上去就有一种威严肃穆的感觉。小门旁哨位处也竖立着一块“哨兵神圣,不可侵犯”的警示牌子,衬托出哨兵的权威和负有使命。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这是一个站大岗的吗!我们是去XXX的家,我是他老家来的,你敢不让我进去!”那个女人声音又高了很多,而且气哼哼的。尽管隔着车窗,那女人说的话我和老友听的清清楚楚。


  “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告诉你我分分钟让你滚蛋。。。”女人开始威胁哨兵并且开骂了。”

   这时我的老友问我说:“XXX是不是就是已经退了
10几年的那个副部长啊(正兵团职,现在已经取消这个级别了)?”


  “是”。我说到:“这女人够狂的,不知道过期的干部就像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吗,在这儿吓唬谁啊。”

    
   “看样子这车在当地有些权势,不过在这里耍横他们可没好果子吃”老友说了一句。
  
   哨兵由一位变成了三位,其中有一位军士向奥迪车的三个人耐心解释着。这时,我已经把车窗落下,听着那位军士语气友好对他们说:“大院规定晚上10点以后没有营区通行证的车辆一律不许进入营区,您们个人又都没有大院颁发的出入证件,我们不能让你们进去。您可以打电话给您要去的首长家,让他们家来个人接您们进去。春节期间,传达室24小时有人值班,让接您们的人给您们办个手续人和车都可以进去了。”


   “电话已经打了,他们与传达室说好了,传达室同意我们进去,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你怎么这么牛啊你,。。。部长的话你都敢不听,你不想干了吧”女人继续蛮横无礼的指责哨兵,指责那位军士。


   “传达室就在旁边,您去办好手续给我们您们就可以进去了”。军士依然态度和蔼的解释着,并没有因为女人的无知和蛮横而动气。


   “你去把传达室的人找来,问问他们是不是接到让我们进去的电话。”
女人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快戳到军士的脸声嘶力竭的吼道。


   “对不起同志,我不能离开哨位,还是您自己去传达室办手续的好。”


   “你们领导哪,把你们领导找来,我要见你们领导。。。。。。”
女人继续胡搅蛮缠的耍着淫威。

  
   这时候,在奥迪车后面已经停着另外一辆准备进入大院的车,这车已经停了几分钟了,开车的是一个小伙子,由于奥迪车堵住门口他没办法进入大院,于是站在自己的车旁边观看着等待着。


   “别说那么多了,去传达室办个手续你就进去了。”此时后车的小伙子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是啊,天这么冷,又是过节谁不想早一点回到家中。

   “你不能堵在这儿,我还要进去哪!”小伙子继续说道。


   “请您把车挪开,先让别人的车进去,谢谢您!”军士对奥迪车司机说。


   “不挪,不让我进,我就把车停在这里!”女人继续发着淫威。


   “请您支持我们的工作也别影响他人,请把车挪开。”军士说罢给奥迪车的人敬了一个军礼。


   “不挪,等你们领导来!”女人还在不知趣的胡闹。


   “你丫谁啊?”后车的小伙子急了,冲着女人大声说到“你牛什么B呀在这里?哨兵对你客客气气的你别不知道天高地厚!”


    奥迪车的一个男人明显对小伙子说的话不满摆出一幅斗鸡的架势问道:“你啥意思?”


   “让你挪车,我要进去!”小伙子厉声回答道:“我告诉你们别以为认识这院里的什么官就可以对战士牛B,它们是卫戍区的不归这院里管,你认识这院里的谁都没用,都得按规定出入。”小伙子继续大声说到:“哨兵够给你们面子的,换了我在这里值勤早把你们轰一边去了!”


   我和老友这时候也到了大院门口,从起初看热闹,一下子变成了参与者。我对奥迪车的那几个人说到:“还是先把车挪开吧,再去传达室办个手续就进去了。大过年的,天又这么冷大家都不容易,哨兵在履行职责没有错,要不是过年这么晚了你就是办手续也不让你车进去。”


   奥迪车的人看我们都为哨兵说话,觉得有些犯众怒,司机不情愿的把车挪到一边去了。军士对我们说了一声谢谢,查验完小伙子的车证和个人证件,挪开铁牌子,小伙子的车驶入大院。

   军士走到停在警戒线以外的奥迪车前给车里的人敬礼后并说到:谢谢支持我们的工作!快去传达室办手续吧,这是规定。您去的哪家人一定在等您们过节团聚哪,祝您们节日快乐。”


   女人没趣的嘟嘟囔囔的向传达室走去。。。。。。

  
   我和老友回到了车中,这时海军大院的那位死党也到了。。。

  
   找到喝酒的人家,我的老友又说起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老友说:“现在卫戍区的战士素质真是不错,不仅能坚持原则,而且有了服务意识。你看那女人多狂多么胡搅蛮缠,可是那位军士始终不卑不亢、
耐心解释,最后还那么有礼貌。当时我真想给他敬个礼。”
 
   “是啊!我也有同感。”我说到“那女人太过分了,自恃认识大院里过了气的官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要知道,那些哨兵可是卫戍区的,真和她闹起来就照章办事不让他们进!她认识院里谁都没用,院里的管不了人家卫戍区的战士啊。”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