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攻防有序
西方列强再一次被奥斯曼与中国战事的急转直下感到震惊,解放军强大的机械化部队已经到了地中海之滨,不过目前西方列强的海军还控制着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和黑海,而且西方列强制造的大型海上巨无霸战列舰一艘接着一艘下海,自认为在海上称王称霸没有问题,加上各大列强相继研制成功坦克、装甲车、巨型大炮等自认为最先进的武器,所以欧洲列强的内心世界其实并不是真的担心中国人会进攻欧洲大陆。但西方列强表现出来的神态,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德国、奥匈帝国、意大利和英国先后在12月18日、19日宣布出兵,以“保护”神圣的欧洲领土不被“邪恶”的中国人染指,不过这些列强的所谓“保护”到底是什么货色昭然若揭,奥匈帝国军队一边大量进驻本来被其“暂时”占领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地区,一边继续往南开进,马其顿地区出现了大批奥匈帝国军队;野心勃勃的德意志帝国也不甘寂寞,分别派出四个军从奥匈帝国的匈牙利进入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这两个国家都是好不容易从奥斯曼帝国数百年铁蹄下获得独立的国家,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对强大的德国依赖性很强,德军的主动“保护”没有遇到任何阻挡;意大利军队也不请自到,他们在海军的掩护下开进了阿尔巴尼亚;贪婪成性的英国人继当年吞并塞浦路斯岛以后,又打着出兵保护的旗号派皇家海军相继占领了地中海上的克里特岛、罗得岛、开俄斯岛和累斯博斯岛等岛屿,奥斯曼帝国变成了纯大陆国家,英军还不断向早已被其霸占的埃及西奈半岛增派陆军部队,一时间奥斯曼帝国好不热闹,得到这么多西方列强的“关照”。
这种特殊关照让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者感到悲喜交加,一方面自己背后的西方主子和靠山终于出手了,有了这些列强的大力支持,奥斯曼帝国不至于灭亡了,但另一方面这些贪婪成性的西方列强也不是生油的灯,奥斯曼帝国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会小,不要说是奥斯曼的王公、贵族等上层感到请神容易送神难,甚至土耳其族老百姓也知道西方列强都是贪婪、凶恶的豺狼,大片大片的土地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回了,就像最近几十年来奥斯曼帝国不断丧失和沦陷西北边(欧洲)和西南部(非洲)大片国土一样,加上东边大片大片的阿拉伯、库尔德、亚美尼亚族聚居区落到中国人手里,帝国内部土耳其族人越来越不满朝廷的软弱、无能和腐败,青年土耳其党人和其他反对苏丹封建统治的团体也在加紧活动,准备发起反对苏丹的政变。尽管对中国人没有好感,但中国革命的成功经历也让所有革命者坚信,封建腐败的奥斯曼苏丹、王公贵族继续统治奥斯曼帝国的历史应该结束了,在奥斯曼土地上实行共和才能真正拯救灾难深重的奥斯曼。从马其顿、阿尔巴尼亚、克里特等地回到伊斯坦布尔和小亚细亚半岛西部的奥斯曼军队中,都有革命者在积极活动。而马其顿、阿尔巴尼亚、克里特等地区的革命者既为能够脱离封建腐朽的奥斯曼帝国的残暴统治感到高兴,又在忐忑不安地看着新统治者的光临。
对于华西前线的出现喜人局面,全国人民关心鼓舞,到处洋溢着喜庆的场面,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心情鼓舞着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工农业生产突飞猛进,商贸流通业蒸蒸日上,教育医疗事业全面发展,民主政治制度稳步推进,社会治安越来越好,形成了非常好的良性循环。新中国的领导集体在神奇的李得胜总统的率领下,齐心协力,团结奋斗,以天下为公和为人民服务的信念全力投入工作,尽管在工作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分歧,有时也会有激烈的争论,但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所有问题全部摆到桌面上谈,最终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和问题。对于西方列强可能联合起来对新中国进行武装侵略的局面,我国外交界和秘密战线的同志也在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在西方媒体上尽管以反华为主基调,但对于新中国的正面介绍也不少,中国人民党与各个西方国家的社会党、工党逐渐建立起比较密切的工作关系,新中国愿意与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建立友情,对于敌对国家的人民也是抱着友好的态度,对于各国的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有着非常浓厚的情谊,新中国不但真心实意欢迎西方各国的友好人士、科技人员和工人到中国来参观、旅游或定居,也积极支持这些国家的工人政党以合法民主手段参政议政。对于各国的革命者,新中国各级政府并没有公开进行支持,但新中国对俄罗斯布尔什维克和红军的支持是众所周知的,我军秘密战线的同志也通过隐蔽的渠道支持波兰、芬兰、爱尔兰、马其顿、阿尔巴尼亚和非洲大陆的革命者进行的反对西方列强统治、争取民族自由的斗争。对于西方国家普遍仇视新中国的上层的争取和宣传工作也一天也没有停止,两条战线的同志都在积极努力,尽管没有出现立竿见影的作用,但其潜在的作用将长期发生作用,特别是美国、德国、奥匈帝国等国反对与新中国为敌、主张与新中国联盟和友好的声音始终没有中断,而且这些言论可以在政坛和舆论界公开发表,使得这些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始终没有理由和下定决心向新中国直接宣战,新中国与这些国家的民间交往一直在曲折中前进,从而使得积极煽动西方列强与新中国为敌的英国大感失望。不过所有西方列强都在积极备战,各种各样的新式武器都在紧张地研制,各国的军火产量大幅度提高,这些国家及其殖民地贫苦老百姓的生活却越来越贫困,全世界都笼罩在空前战争的阴云之下。
我国的国防科技战线在高先启部长的亲自指挥和领导下也全力投入各种新型武器的研制工作,以中国科技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为龙头及其所属的北方、南方和中原企业集团都已经进入健康发展的轨道,这三所大学所形成的独特的教师、学生、科研人员和技术工人为一体的新型体制发挥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大批只有中学文化程度的知识分子和能工巧匠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国防科技战线的专门人才,虽然这种速成的人才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需要在长时间的学习、研究和工作中逐渐走向成熟,但这样的模式为新生的中国培养了大量急需的人才,其贡献无与伦比,目前这三所大学的科技人员都超过了万人,中科大和国防科大都超过了两万。高先启本人首先把工作重点投入第一代舰对舰导弹的研制工作,到了12月中旬,本时空我国第一枚反舰导弹试射成功,虽然其射程和准确度不如异时空21世纪的新型导弹,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但其威力绝对够西方列强喝一壶了。高先启的另一项工作重点主要是新型飞机的研制,要生产航程远、运量更大的飞机,其关键自然是发动机,在太行山深处建造的我国第一个大型风洞经过一年的时间的紧张建设终于投入使用,以后新研制的飞机和导弹可以在这里进行风洞试验。目前我国生产的铝合金螺旋桨Y2型飞机经过改进已经全面定型,投入批量生产,Y2型飞机又分为运输机和轰炸机两种。新型Y3型飞机已经完成首架原型机的制造,第一代螺旋桨歼击机J1型飞机也在紧张的研制之中。在陆军武器方面,第一代130毫米(P1型)和152毫米自行榴弹炮(P2型)都已经研制成功,并投入批量生产,新型火箭炮和最新型的203毫米口径、射程达30多公里的巨型榴弹炮也逐步配备给炮兵部队使用,以59式的改进型为原型的T2型坦克也研制成功,将逐步配备给坦克部队。由于我国这些大型兵工厂还有大量生产民用工程机械,毕竟国家的各项建设事业急需挖掘机、推土机、大吊车、自动装卸大卡车、拖拉机、联合收割机等等工程机械,所以目前我军的大型武器的配备速度明显不快,除了第六机械集团化军以外,只有为数不多的坦克师和机械化师。当然对于解放军部队的弹药供应一直能够得到充足的保证,为了更好地支援前线,民间常用的爆竹和烟花产量大大压缩,民间喜庆日子开始推广使用录音机、广播来播放爆竹和音乐的替代方式,各级人民政府组建的业余文艺宣传队和电影的下乡放映也是最近一段时期祖国内地普遍采取的喜庆形式。为了防备西方列强可能的侵略,第一军和第七军改建为机械化集团军的计划已经制定完成,将在明年上半年完成改建并形成初步的战斗力,第六集团军和生产厂家将派出大批人员进行指导。
解放军亚美尼亚集群在连续取得歼灭奥军三个军的重大胜利以后,乘胜向西挺进,奥斯曼第5军和一些发动地主武装由于接到朝廷就地抵抗的命令,只好龟缩到埃津一带,并加紧构筑城防工事,妄图顽抗到底。解放军主力经过连续的战斗,弹药和粮食供应都感到紧张,因此也没有立刻发起攻城战役,而是在亚美尼亚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下,把这座孤城完全包围,同时派出主力部队和大量的武装工作队,深入到广大农村,积极开展发动群众和土改工作。反动地主势力被彻底扫除,许多强占亚美尼亚老百姓土地的土耳其贵族、地主和恶霸被处决,财产和土地被没收,除了一部分提供给军垦基地外,大部分分给了翻身得解放的贫苦农民,这片历经苦难的土地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解放区自然越来越大,一直发展到埃津以西300多公里的锡瓦斯地区,亚美尼亚军区部队也迅速发展到了七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旅,其中炮兵旅基本上依靠缴获的奥军大炮组建。亚美尼亚省人民政府也在1907年1月1日正式成立,原来由阿塞拜疆省代管的东亚美尼亚地区自然也并入了这个省,省城设在埃尔祖鲁姆。奥斯曼当局为了霸占亚美尼亚地区,也向这个地区迁移进了许多的土耳其族人,对于那些接受了腐朽的奥斯曼朝廷的鼓动和宣传,顽固坚持其仇视和攻击解放军的反动势力,解放军给予毫不留情的打击,但那些对亚美尼亚族友好、接受人民政府领导和土地改革的土耳其族贫苦群众,各级人民政府以极大的诚意和耐心进行说服教育,除了一些愿意回到土耳其的人被礼送出境外,许多土耳其族贫苦人接受了科学民主主义,参加了中国人民党,积极投入轰轰烈烈的土改工作当中。尽管西方反华势力以一部分土耳其人被礼送回国和一部分反动势力被镇压,因此又找到一条攻击新中国的理由,但翻开人类历史,象解放军这么仁义的行动绝对是最文明的。
被包围在埃津城里的奥斯曼第5军在这十天的时间里把所有地主武装全部编入正规军,又大肆征召青壮年入伍,虽然每天的战斗损失的兵力也不少,但是部队还是扩大到了12万人马,不过这种临时拼凑的部队的战斗力到底怎样还需要战斗来检验。奥军指挥官一直提心吊胆地等着解放军的大规模进攻,可是等了好多天也未见动静,不过解放军的狙击手和炮兵始终没有停止对奥军的打击,每天死伤的奥斯曼官兵都不少。不甘心就这样被动挨打、无所作为的奥军首脑一边加紧把城里的土耳其青壮年统统征召为军人,一边试图往外进攻,扩大占领的地盘。在两座城外的解放军在人数上并没有比奥军多,但他们得到广大老百姓大力支持,也能够得到充足后勤保障,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硬是挡住了奥军的数十次疯狂反扑,连续多日的激战最终以奥军缩回去而告终,只留下上万具奥军的尸体在阵地前。解放军第二十五军炮兵师和第三十三军炮兵旅的强大炮火也是前线将士的主心骨,每一次危急时刻都能够得到我军准确而密集的炮火支援,奥军的炮兵虽然也进行反击,但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我军重型榴弹炮很快就把奥军炮兵打垮,失去了炮火支援的奥军的士气也越来越低落,盼望的援兵却没有见到。与此同时,一条条进攻型战壕挖向前方,损失惨重的奥斯曼军队在强大的解放军面前只能选择往后一步一步退缩。
接到埃津城里的奥斯曼军队一次又一次求援电报以后,奥斯曼苏丹派出从欧洲调回来的第1军前往增援,这个军也在这些天紧急扩编到了12万人马,而且武器装备全部都是西方列强生产的,应该说还是有点战斗力的,虽然土耳其革命者在这支部队当中也发展了少数成员,但这些人基本上处在基层,上层军官都是终于苏丹死硬分子,整个军的大权还控制在哈米德苏丹手里。与第1军一同前往的还有编成才两个多月的第16军,大约有82000多人马,本来哈米德二世指望西方列强的军队并没有出现在亚细亚半岛上,对于奥斯曼军队的直接支持并不大,正面与解放军对抗的重任还得奥斯曼军队自己来扛。由于解放军的威力举世闻名,奥军最近几个月吃得苦头的确很大,所以奥军东征军司令兼第1军军长默克尔中将一点也不敢大意,部队从锡瓦斯西南150多公里的开塞利出发以后,一路上非常小心,每到一个地方都要认真仔细地搜索,生怕遭到解放军主力的埋伏,一直到12月30日,才到达锡瓦斯以西50公里的解放区。
     解放军并没有在交界处构筑坚固工事,奥军很顺利地进入亚美尼亚省,走了20多公里,沿途居然连一个老百姓也没有见到,当地的亚美尼亚族老百姓都提前转移了,穷凶极恶的奥斯曼大军搜索了一个接着一个村庄,几乎是一无所得,到是经常出现奥军官兵被解放军游击队埋设的地雷炸死炸伤的局面,遭到解放军第三十三军警备师猛烈打击的战斗也时有发生,造成奥军伤亡超过两千人,让这些奥军官兵如惊弓之鸟,亦步亦趋慢腾腾往前移动。面对到处都是坚壁清野的局面,让大批企图借此机会大捞一把的奥军官兵大失所望,作为司令的默克尔中将更是感到对手的厉害,短短十多天的时间就能够让当地的亚美尼亚族老百姓这么听话,心甘情愿地放弃世代居住的家园,及时躲到了后方。这个时候被包围在埃津的奥军第5军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由于解放军的炮兵部队得到了大量炮弹,加上步兵指战员的坑道作业进展顺利,使得解放军的攻势大为加强,奥军的外围防区基本上都被解放军夺取,阵地上的官兵自然统统被消灭,城里的奥军多次派部队增援和反扑,都在解放军占有压倒优势的火力和永不可挡的气势面前败下阵来,这些天来累计阵亡或被俘的奥军官兵超过了8万,剩下的官兵经过临时拼凑勉强还有10万,但大多数都是新征召入伍的,而且弹药严重不足,每天求救的电报不断发向伊斯坦布尔的王宫,命令奥军东征军加快前进速度的电报也多次到了默克尔司令手里。
默克尔中将在得知埃津前线的解放军非常骁勇善战、攻势想当猛烈、炮火强度起码是两个炮兵师等信息,加上被包围的奥军已经损失了八万人马,外围工事也基本丢失的情况,判断出解放军的主力还在埃津,终于下定决心,下令手下的二十万大军以密集队形加速往前进发。果然沿线除了遭到解放军特种部队的袭击和时常踩到解放军的地雷打击以外,并没有遇到解放军的顽强阻击,一直到亚美尼亚省西部重镇锡瓦斯,才遇到解放军第98师和第99师的顽强阻击,奥军从30日下午3点开始对我军防线发起猛攻,在极为凶猛和密集的炮火掩护下,奥军先后出动五个师向我军阵地进攻,以伤亡7900多人的代价,勉强占领了解放军主动放弃的第一道防线,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7点,看到伤亡实在太大,默克尔只好下令部队停止往前进攻。当天深夜,奥军派出四个师约65000多人马,悄悄往东西两侧运动,企图绕到我军的侧翼发起进攻,走到半路就进入解放军预先埋设的连环地雷阵,炸得奥军官兵鬼哭狼嚎、血肉横飞,折腾了半夜才通过了雷区,到达锡瓦斯南、北郊区。
12月31日上午,奥军从南、西、北三个方向大举向我军阵地猛扑,战斗空前激烈,解放军也增派了亚美尼亚军区第七师进入锡瓦斯城,我军以三个师四万多英勇的指战员,抗击敌人20万大军的轮番进攻,让奥军的伤亡不断增加,两天下来的损失就超过了两万,还没有突破我军在城外设置的第三道防线。这个时候埃津前线的战斗反而没有前些天那么激烈,解放军第二十五军和亚美尼亚军区第五、六师的指战员并没有立刻攻进城去与敌人进行巷战,而是加强了政治攻势,冷枪冷炮的袭击和坑道作业仍然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默克尔司令现在是左右为难、举棋不定,他身边的德国顾问和许多手下认为面前的解放军战斗力惊人,就是解放军的主力,应该派部队迅速切断锡瓦斯东部与亚美尼亚省的连接通道,把锡瓦斯围得水泄不通,然后以人多势众的优势,夺取锡瓦斯,消灭眼前的解放军。可是来自伊斯坦布尔的命令却是要他加速向埃津进发,救援处境日益艰难的奥军第5军。
默克尔司令思虑再三,还是决定采取稳扎稳打的方针,到了31日晚上9点多,奥军又从左右两翼各派两个师往东突击,准备先切断锡瓦斯东边与后方的联系,再从锡瓦斯城的各个方向对解放军发起全面进攻。这次奥军前进的时候充分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派出许多工兵在前面探雷,没想到这些工兵地雷没有查到几个,伤亡却非常大,解放军特种兵的狙击步枪不断击毙慢腾腾往前移动的工兵,恼羞成怒的奥军急匆匆派出大部队往前冲击的时候,往往会踩到解放军的地雷,奥军的炮火虽然也胡乱向东轰击,却无法给予解放军第三十三军特种师准确有效的打击,奥军只能以大量人员的伤亡强行通过我军布下的雷区,沿途还不断遭到解放军特种兵的猛烈打击,倒下的奥军官兵非常多,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到达制定区域,总算是把锡瓦斯城团团围住了。这个晚上奥军主力还多次企图偷袭锡瓦斯我军阵地,都没有得逞,在解放军警惕的眼光和密集的火力网面前,奥军感到寸步难行,伤亡却在不断增加。
到了1907年1月1日,时间拖不起的奥军从八个方向对锡瓦斯城发起猛攻,战斗比昨天白天更白热化,许多阵地你争我夺、反复易手,双方都杀红了眼,伤亡急剧增加,解放军尽管人数比奥军少,但个个士气高昂、同仇敌忾,第三十三军两个师和亚美尼亚军区第七师的绝大多数指战员都是穆斯林战士,他们对于亚美尼亚族老百姓遭受奥斯曼军队残暴屠杀的丑恶罪行一清二楚,为了保卫包括亚美尼亚省在内的大后方人民能够过上和平发展的幸福生活,广大指战员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坚决粉碎凶恶的敌人的疯狂进攻。第98、99师参加过同样激烈的俄罗斯伏尔加红区保卫战,他们面对比奥军更强大的沙俄军队的疯狂进攻,照样能够取得胜利,对于战斗力相对来说还要弱一些的奥军,完全有信心战胜之,亚美尼亚军区第七师虽然以新战士为主,但他们都是亚美尼亚省各地饱受杀戮和欺压的贫苦亚美尼亚族青年,怀着对野兽般的奥斯曼军队无比仇恨投入战斗,在战斗中逐渐成长起来。解放军指战员依靠精心构筑的阵地和手中的先进的自动武器,狠狠打击了奥军的嚣张气焰。城里的妇孺老人早已转移了,但许多青壮年包括青年女子都主动留下来投入支前工作,在紧要关头许多民兵也投入到前线战斗,他们往往由此就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解放军的两个主力师都有炮兵团,第七师也有一个炮兵营,为了不暴露实力,他们只是偶尔发威,但发威的时机却选择的非常好,往往是在进攻的敌人狗急跳墙、气急败坏的情况下,采取密集的人群往前冲的时候,我军的猛烈而准确的炮火不断在敌群中爆炸,造成了敌人的重大伤亡。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多才结束,奥军始终无法有效突破解放军的钢铁防线,三天下来累计的伤亡达到了五万三千,相比之下解放军的伤亡要小得多。这么大的伤亡让包括默克尔司令在内的奥军高层深深体会到解放军的英勇顽强和战斗力,对于今后的前途普遍感到忐忑不安。
由于近两天解放军对埃津的进攻力度和速度都不大,加上锡瓦斯城下的战斗空前惨烈,奥军第1军和第16军的确没有贪生怕死,付出的代价也非常大,哈米德二世与手下的大臣也认真研究了战局,觉得默克尔的战斗部署并没有错,如果此战能够攻下锡瓦斯,全歼七、八万人马的解放军第三十三军(奥军自己估计的数字),即使丢失了埃津城和奥军第5军全军覆没,也算是空前大胜利,要知道自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以来,与西方列强军队数百次大战,都没有出现过团以上成建制部队被消灭的情况,现在奥斯曼军队能够创造这个奇迹,那是多么鼓舞人心的事情啊!所以哈米德苏丹总算没有叱责默克尔在锡瓦斯一带停滞不前,还专门发电报给予前线部队嘉奖,并特意加派三万多以新兵为主的部队从开塞利一带赶往前线,西方国家支援的大量军火也从这里源源不断运往前线。
对于埃津战役和锡瓦斯战役的激烈拼杀两国的媒体都及时进行了报道,我国媒体的报道重点宣传解放军基层指战员和支前老百姓英勇顽强浴血奋战的感人事迹,为了迷惑敌人,也故意隐隐约约透露出解放军第二十五军和亚美尼亚军区部队在进攻埃津城,而第三十三军却在锡瓦斯以少抵多,勇敢地抗击奥斯曼大军的疯狂攻势的信息。而奥斯曼帝国的媒体却是大肆吹嘘自己军队取得了巨大胜利,毕竟屡战屡败的奥斯曼帝国太需要一场胜利了,事实上在锡瓦斯战役中奥军的伤亡人数达到了解放军的五倍,也无法有效突破解放军的第三道防线,在埃津守城的奥军的伤亡也达到解放军的四倍多,还几乎丢失了全部外围工事,但大言不惭的奥斯曼媒体还是把这两场战役吹嘘成为天大的胜利,国内不明真相的土耳其族老百姓也兴高采烈上街游行庆祝胜利。西方各国的媒体在最近的一年半时间里已经犯过数十次这样的错误,这次虽然没有被奥斯曼媒体所迷惑,除了直接转载奥斯曼媒体的报道以外,西方国家也派出了一些战地记者前往前线采写报道,这些战地记者采写的报道生动地描述了锡瓦斯前线战斗的惨烈场面和奥斯曼军队屡攻不克、伤亡惨重的事实,不过由于战地记者没有电台,加上战役出现了重大转变,这些报道要到很久以后才会陆续出现在西方各国的媒体上,但其详实的报道照样引起很大的反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