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个人思考 一

野渡认为四九年后,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基本运动规迹是:

从联苏抗美到联美抗苏再到联俄抗美。

现阶段社会运动的主要斗争目标,是打垮单极世界霸权,建立多极化世界。

联美抗苏,这一世界战略,是由毛泽东提出,并在毛泽东的亲自主持下进行的。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继承了这一世界战略。请问毛派,是不是如此?

联美抗苏这一世界战略,在中国似乎很少人谈及,为什么?更少人谈及这一世界战略的提出是毛泽东一代提出并主导实施的,为什么?请问右派,是不是如此呢?

请问右派们,没有毛泽东一代主持的联美抗苏,哪来的改革开放?改革开放难道不是联美抗苏?毛泽东会见你克松,不是改革开放?或者说是,毛泽东不会见你克松就是改革开放?

请问左派们,苏联及其领导的华约难道不是社会主义阵营,中国难道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社会主义中国却联合资本主义的美国,对抗社会主义国家的阵营?毛泽东一代人为什么这样做?这是不是意味着背叛?这么大事,轻轻的一挑,就过了?真当是小球推大球啊!

难道就是因为苏联是苏修,是一霸?毛泽东一代人难道不知,苏修倒掉了,那么华约阵营必然解体,没有统一战线的社会主义各国,在对抗有统一战线的帝国主义阵营,必然处于战略劣势,并极有可能失败?

这难道叫国际主义精神?就是说,与美帝结成统一战线,弄掉前社会主义国家与阵营,就是国际主义?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总得说道说道吧。

事实是,苏联解体了,华约国家全部成为了资本统治的国家,甚至是被美元欧元残酷剥削的国家。难道毛泽东一代没有这个战略预见?要知道前华约国家中,除了苏联,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一个是霸权国家啊。

难道不是因为这一战略,前华约国家的人民都吃“二茬苦、受二茬罪、千万颗人头落地”?

为什么?普通工农,是不是应该思考这些问题?

是不是闲着无聊时,可以论一论,评一评?

前篇博文,野渡从内因方面,写了一些对“文革”,乃至对毛泽东所领导的社会革命的看法。

此篇博文,野渡试着从外因方面,写一下1969年,文革胜利结束后的毛泽东所领导的社会革命的“战略转移”。也偿试着说一下,野渡个人对以上问题的思考。

野渡认为,这不只是中国社会革命的战略转移,并且是世界性的社会革命的战略转移。

也就是说,通过66年到69年的文革实践,毛泽东深刻地认识到,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通过已有的革命方式实现。不论是苏式的,还是中式的,都不行。认识到“修正主义”必然上台。

也正因为“修正主义”必然上台,所以要防修反修。防修反修,也改变不了“修正主义”必然上台。通过“修正主义”未上台前的防修反修,来预演“修正主义”上台后必然出现的反修。这就是对历史的认识,而得出的理论。

预演中的防修反修,并不是“修正主义”上台后的防修反修。预演是人为的军事演习。军事演习与战争是两回事。修正主义上台后的社会斗争,就成为反修的人民战争。这已不是演习。演习中的战争形式,不可能是真实战争中的战争形式。但演习的作用与战争中的军事行动之间的关系,是紧密联系的。这就是不打无准备之仗。

野渡对这一认识的进一步总结,就是代表制的社会组织形式,无产阶级精英领导的社会结构,不可能通过无产阶级精英自身革命,而进入社会主义阶段。需要探索新的革命形式,需要探索新的革命道路。需要人民通过建立自己的社会生产组织,从而进一步革命无产阶级精英的命。

野渡认为,防修反修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端。修正主义上台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端。

但这一社会革命的发生,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只可能在旧的生产关系中产生。在人民对无产阶级精英左右派之间内斗的不断认识中产生。无产阶级精英左右派内斗得越激烈,其阶级本性暴露得就越清晰,越彻底。如此人民对无产阶级精英的认识也就越深刻,如此新的社会革命的动力也就越强大。

无产阶级左右精英内斗得越激烈,无产阶级代表们内斗得越激烈。各种路线,也就是说,披着各种皮的代表们斗争得越激烈,争权夺利得越利害,人民越可能在不断认识中,否定代表制本身。资皮也好,社皮也好,修正皮也好,都会被现实无情地撕掉,来个大暴露的。

邓小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得多好。

当然以上,只是野渡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真理,未必是真相。

普通百姓现在都知道:东山的老虎吃人,西山的老虎也吃人。

你不要跟我吹牛B,你狗日的爬上去,也一样。

这些认识看上去简单,却是通过几十年的社会实践,通过无数人的残酷经历而获得的。不管你打的是什么旗。

别那么多废话,唱高调谁他妈都会,加不加工资?增不增福利?别的别他妈跟我扯蛋。

这些是不是现在社会的主流看法?是不是主流想法?

野渡认为,这一战略转移,意味着世界性的社会革命,再一次摆脱了教条主义,摆脱马列本本,立足于中国乃至于世界的社会现实,在世界范围内,建立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根据地,建立世界性的农村包围城市的,世界性反霸社会革命。

对这一新的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根据地与大本营,毛泽东实事求是的建立在中国。

世界上其它国家,基本还没有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制度。在野渡看来,社会发展还很落后。美苏二霸自身的弱点,会被世界反掉。

27年的井冈山,是什么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似乎少有人分析过这个问题。野渡认为,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即是官僚阶级领导的社会革命。是工农阶级精英领导的革命。尤其是农民阶级的精英所领导的社会革命。

野渡赞同毛泽东一代人的基本判断,新民主主义革命相对于旧民主主义革命是全新的社会革命。在认识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新的同时,也要认识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旧的一面。所以在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同时,也必然会产生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萌芽。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途中,人民会从社会实践中,对新民主主义革命不断获得清晰的认识,正如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人民不断认清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实质,认识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反人民性。成为社会主义革命萌芽的阶级意识只会在社会实践与社会运动中产生。别无他途。

正如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需要根据地,需要井冈山,世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同样需要根据地,需要井冈山。

世界性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革命目标,写在中美联合公报上的一段纲领性文件: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国家不分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大国不应欺负小国,强国不应欺负弱国。中国决不做超级大国,并且反对任何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各国人民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本国的社会制度,有权维护本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外来侵略、干涉、控制和颠覆。一切外国军队都应撤回本国去。”

这一纲领性文件,直到现在仍是中国立足于世界之林的根基。同时也是直到现在,全世界受奴役受剥削国家共同利益的反映。这仍然是世界社会革命与社会运动主线。

中国直到现在,仍是这一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的井冈山与重要根据地。

这一基本特点,自这一世界性社会革命的战略的提出后,野渡认为从没改变过。

1965年发表的《人民战争胜利万岁》的小册子里,林彪,当时毛的最显著接班人,说:世界的农村(指发展中国家)将会打败世界的城市(指发达国家),就像人民解放军打败蒋介石一样。

是不是这样?华约瓦解掉了,苏联瓦解掉了,北约事实上已因美元与欧元的对立,而瓦解掉了,单极化世界正向并已完成向多极化世界的过渡,美帝霸权瓦解掉了。

是不是这样的?

发展中国家是不是在中国的领导下,正在不断地打败发达国家?

基辛格的《论中国》资料摘编:

1,[1969年,毛的外交政策走到了一个转折点。毛给当时被打倒的四位解放军大元帅(陈毅,聂荣臻,徐向前,叶剑英)布置了一个“家庭作业”—分析当前的国际局势和中国的战略选择。四大元帅引用了《三国演义》中—一本当时的禁书但他们肯定毛熟读过— “三分天下”的典故,建议与当时的头号敌人美国打开关系。]

基辛格的《论中国》。95页。

2,[毛召集了他的四位解放军大元帅--陈毅,聂荣臻,徐向前,叶剑英。这四位元帅都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并送到外省的工厂里去“学习研究”,在当时就是体力劳动的同义语。毛要求四位元帅分析中国的战略选择。

这甚至需要周恩来去向元帅们保证这不是诱使他们作自我检查—文化大革命的一种经常性的政治活动。一个月后,他们展示了中国在自毁天才的运动中丢失了什么。他们对国际局势作出了一个富于思想性的估计。评价了关键国家的能力和意图,他们概括中国的战略挑战如下:

对于美帝国主义和苏联修正主义来说,真正的威胁存在于他们两者之间。对于其它国家来说,威胁来自美帝和苏修。在反对中国的旗帜下,美帝和苏修互相合作同时又互相斗争。他们之间的矛盾没有因为合作而减少;相反,他们之间的敌意比任何时候更勐列。

起初,这可能意味着肯定现有的政策;毛可以继续同时挑战两个超级大国。元帅们争辩道,苏联不敢侵略中国,因为它面对诸多困难:缺乏大众对战争的支持,漫长的后勤供给线,后方不安全,对美国态度的怀疑。元帅们用中国的一句谚语描述了美国可能的态度—“坐山观虎斗。”

但是几个月后,在9月份,他们改变了这一判断,几乎与尼克松提出的同时。在元帅们的新看法里,美国当苏联侵略时不会袖手旁观,他必须站在一边:

“美帝国主义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就是苏修在中苏战争中取胜,这会让苏联打造一个在资源和人力方面比美国更强大的帝国。”因此,尽管当时如何被中国媒体攻击,为了保卫国家与美国接触是必须的。

这一机敏的分析以一个读来感觉小心翼翼的结论而结束—尽管它已经十分大胆地挑战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外交政策基础。元帅们强烈建议中国一方面应该结束孤立一方面挫伤苏修和美帝的野心,即“采取主动防卫的军事战略和主动出击的政治战略”和“扩大反帝反修的国际统一战线。”]

3,[1969年5月,毛把元帅们又送回到绘图板旁作出进一步的分析和推荐。到这时,中苏边境的冲突已经以乘积增长。中国如何应对不断生长的危机?熊向晖,中国的老牌间谍和外交家,被毛派到老帅身边作“私人秘书”。这一研究小组提出一个问题:“从战略角度来看,如果苏联大举侵犯中国的话,中国是否打美国牌?”为这一非正规的行动寻找先例,陈毅建议小组研究斯大林与希特勒的互不侵犯条约的现代例子。

叶剑英提议用一个更古老的中国自己的三国时期的例子。那时,随着汉朝的垮台,诸路君侯分权演绎成三国分立争霸。其中斗争故在十四世纪事被写成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不过当时在中国是禁书。叶引用其中一位主要人物的战略作为样板:

“我们可以参照诸葛亮的战略指导原则,当魏、蜀、吴三国相争时:‘东结东吴,北拒曹操。’”

在经历十年的将中国的过去牛鬼蛇神化以后,毛被这些被打倒的元帅们请来观摩“老祖宗”的计谋,并应用到当今的逆向联盟中去。

元帅们继续描述怎样把与美国可能的关系当作战略财富:“在很大程度上,苏联修正主义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的决定取决于美帝国主义的态度。”老帅们作出了一个在智慧上勇敢但在政治上冒险的行动,他们推荐跟美国恢复已名存实亡的大使级会谈。尽管他们为了表示对主义的真诚把两个超级大国摆在同等的和平威胁位置上,元帅们的推荐让人毫不怀他们其实把苏联当作主要危险。陈毅元帅递交了一份附加意见,他指出尽管美国过去拒绝了中国的姿态,但是新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貌似热盼“赢得中国”。他提议一个--用他的话说—“狂想”:把中美大使级对话提升到一个更高层次—至少部长级甚至更高。]

4,[苏联的压力提供了增大的推动力。面对不断增长的苏军集结和新疆边境上的一场大战斗, 8月28日,中央军委下令中国边境的所有部队进入一级战斗准备。与美国恢复接触变成了战略必需。]

《论中国》203页。

第4条所说的大战斗,指69年苏联侵略并占领中国新疆铁列克提事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