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投弹

北方温柔的狼 收藏 6 865
导读:蝈蝈在新兵连训练近二个月了,完成了队列训练,基本掌握了齐步、跑步和正步三大步法的动作。这对蝈蝈来说不算什么,因为上中学时蝈蝈就是班里的体育委员。 连长在周末的全连大会上总结了前段时间的训练情况,并对一排一班进行了重点点评:“同志们,一班的同志都是从工厂应征入伍的,原本我对他们是有成见的。我总是想,他们在城市里长大,没吃过苦,到部队如此艰苦的地方,一定会打退堂鼓,想不到他们硬是顶下来了,而且还干的不错,就说人家蝈蝈,面条似的身材,照样完成了队列训练,有模有样的。” 蝈蝈那个开心啊,表面上看他

蝈蝈在新兵连训练近二个月了,完成了队列训练,基本掌握了齐步、跑步和正步三大步法的动作。这对蝈蝈来说不算什么,因为上中学时蝈蝈就是班里的体育委员。


连长在周末的全连大会上总结了前段时间的训练情况,并对一排一班进行了重点点评:“同志们,一班的同志都是从工厂应征入伍的,原本我对他们是有成见的。我总是想,他们在城市里长大,没吃过苦,到部队如此艰苦的地方,一定会打退堂鼓,想不到他们硬是顶下来了,而且还干的不错,就说人家蝈蝈,面条似的身材,照样完成了队列训练,有模有样的。”

蝈蝈那个开心啊,表面上看他静如处子,其实心儿早就动如脱兔了,远离了队伍十万八千里。

连长后来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沉浸在自我陶醉的世界里。当听到连长浑浊厚重的声音说出“解散!”两个字时,蝈蝈一蹦三尺高,“嗖”的一声,没影了。

第二天,训练场。连长宣布从今天开始,用一周的时间进行投弹训练。蝈蝈一听是投弹训练,头就大了,他最怕力量型训练的项目。

今天的科目由代理排长曾授课,他操着四川普通话流利地讲解着:“右腿蹬直,送髋,左肩正对投掷方向,接着挺胸,髋轴和肩轴转向投掷方向,头部稍稍仰起,右脚随左肩向前移动;这时投掷臂的肘关节微屈并向上抬起,躯干成“满弓形”;当身体重心移到微屈的左腿上时,迅速蹬直左腿,投掷臂向前猛力把手榴弹投出。”他说得快活,可队伍里的新兵却犯了难,一个个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全部来自一个江北小城——江苏泰州。曾浓郁的四川话夹带着生硬不标准的普通话,听着这种蹩脚的普通话,那简直就是对耳朵的一种无情摧残,有人在小声议论。

听到队伍中有人在叽叽喳喳的低声说话,曾不高兴了:“搞啥子明堂,要说话,到队伍前面来!”

“报告!”敦厚的于打报告。

“说!”正在气头上的曾从嘴里嘣出一个字。

“你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于胆怯地说。

原来如此,曾心里思忖。立刻调整了教学方法,叫一班长出列,站到队伍前面。他讲解,一班长做动作。很快,大家就明白了动作要领。

然后以班为单位进行投弹训练,先是徒手做动作,动作差不多了就投教练弹,每人一次投三枚。

轮到蝈蝈投教练弹了,他从地上拣起一颗教练弹,紧紧握在手中,往后走了几步,转过身深吸一口气,一边向前跑,一边想着刚学会的动作,歪歪扭扭地完成了动作,到了投掷线前猛地用力将教练弹投了出去。

手上的教练弹刚出手,就听到队伍里发出了惊恐的叫喊声。还是班长眼明手快,一把将蝈蝈拉到自己的身边。正在蝈蝈魂魄未定之余,教练弹刚好落到他刚才投弹的位置。

虽是一场虚惊,也吓得不轻。继续再投,好多了,终于快到了及格的三十米,再投还是差不多。

训练到最后,蝈蝈还是不到三十米。班长说,要加大臂力训练的力度。晚饭后,班长带着蝈蝈到训练场,拉着背包带让蝈蝈用力往前拉,一个晚上下来,精疲力竭,右臂直到累得抬不起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穿衣服,手臂疼得抓不住衣服,更别说穿了,在战友的帮助下发不容易穿上衣服出早操。到食堂吃早饭手臂疼得筷子都拿不住,只好到军人小卖部买了个勺子用左手吃饭。

到了训练场,听到连长说还是练力量和动作,蝈蝈死的心都有了。从小到大,哪天吃过这种苦,还叫不叫人活了。看到蝈蝈痛苦的表情,班长安慰他,手臂疼不能练力量,就练投弹动作。在操场的一边,蝈蝈反复练习着投弹动作,一个天下来,真有模有样了,就是力量还差点。

一周后,考核正式开始。蝈蝈用尽全身力气,投了三十五米,虽然没有拿到优秀,他自己倒也很满意了。

大树是一班公认的投弹高手,入伍前在家练过石锁,臂力过人,好生了得。轮到他考核,站在投掷线上,用手向负责考核的代理排长曾和老兵要求他们到边上。可曾偏偏不信,我的记录是五十米,想你个新兵蛋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能超过我的记录不成。用手招了招,示意你投。大树见状,只好拣起一颗教练弹,助跑、加速、投掷,一气呵成,那动作就两个字“潇洒”,要不是在考核现场,真想为他鼓掌喝彩,出手的教练弹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向曾的脑门子直奔而去,吓得曾赶紧向边上跑去,教练弹从他的头顶飞过,“哐”一声,砸在训练场的围墙上,跌落在地上。从考核线到围墙是六十米,也就是说大树最少投了六十米,他为一班又争得了荣誉。

又过了二天,连队组织实弹投掷。

六班有个新兵因紧张将拉开环的手榴弹扔到了壕沟里,吓得目瞪口呆的新兵看着冒烟的手榴弹一动不动,组织实弹投掷的连长见状一只手快速从地上拣起手榴弹向沟外扔去,另一只手将吓傻的新兵按倒在地上,手榴弹在半空中炸响,却没有伤到任何人,避免了一次大的事故。

一班全体一次性安全通过考核,全部合格。余晖下,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歌,欢快地从训练场向营地返回。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