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自叙,告诉你真实战场是怎么样的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中g庸 收藏 80 83711
导读: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自叙,告诉你真实战场是怎么样的[i]

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自叙,告诉你真实战场是怎么样的

这些都是我的小舅爹,也就是我外公的三弟,一个真正参加过战争的老兵,讲给我听的。当时,79年,他才二十一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愤青,一心要报效祖国,家里三个弟兄,他光荣的自愿报名了,上了军车,戴着大红花,就走了,爹妈又是哭又是笑,笑儿子爱国,为家里争光了,哭的是啥就不用说了吧?是个人都知道,上了战场回来可就难了,朝鲜下来的又不是没见过,再没文化也知道上了前线就是撂了半条命啊。他当时当的是通讯兵,因为当时参军已经两年多了,在部队里也算老兵了。如何任命的我不清楚,反正是通讯兵貌似不容易死还怎么的,就这么当上了,其实说是通讯兵,说白了就是打仗时可以最后上。至于这特殊照顾是哪里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他说,前几天就是跟着走,老远的有炮声,等他们过去时,基本没什么事做,每天就是赶路,开始有车坐,后来看见雨林了就没车了。开始有坦克在前面开,人就跟在后面走,天天就是赶路。赶了两三天,停了,前方受阻了,真正开始打不动了。

[i][i]我问他是不是越南军队打不过解放军,他说,其实越南军队比解放军强得多,咱这边都是新兵,没打过仗,开始时伤亡大的吓人,打了一阵子,有经验了,就死的少了,但是给国内的报道一直就是大捷,最多写个敌人疯狂阻击,但我军也只是稍有压力...

等打了有两个星期,他才开了第一枪,在路上遇到了游击队,头辆坦克的履带被炸断了,机枪手肩膀给打掉下来了,他们两个班的人负责往班长指的地方开枪,看不见人,就是纯粹的瞎打,然后另外一个班的两面从两面往上搜,等搜到时,已经死了两个了,总共三个,还有一个自己把腿搞伤了,活捉,当他看到那两具尸体时,他吐了,其他新兵也吐了,脑浆,肠子,骨头,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在面前,我想就算是我看到了,也得吐。还有,那三个游击队有两个女人,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孩子。

每天光往前跑,给养上不来,就就地解决,野果,树叶,都是食物,路过村子就抢,说解放军有纪律是假的,刚开始先头部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二十多个兵死在了群众手里,给你送的饭菜,全带毒,拿着炸弹想和你同归于尽的更是多。死了弟兄才发现,这里不是中国了,这里的老百姓是越南老百姓,而解放军,在自卫完之后,就是以一个侵略者的身份出现在越南。人家不毒你毒谁?不炸你炸谁?

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睡觉睡好好的,游击队就来了,起来抓也抓不到,刚睡下来,游击队就又来了,来一次就得有点伤亡,结果,最后走到哪用线穿的铁片就系到哪,哨兵一听见动静就开枪,哨兵一开枪,所有人一睁眼,看到哨兵往哪开枪就一起开火,偶尔也能弄死一两个。

[i][i]他在部队里也有几个好弟兄,还有两个老乡,但是有四个死在了游击队手里,还有一个老乡吃了一个看着很和善婆婆给的馒头,死了。每次一有人死,班长就哭,指导员也哭,那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啊,当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渐渐变得冰凉时,他的心也凉了。

后来,开始有越南特工渗透进队伍,投毒,搞破坏,有一次他们连的通讯设备给烧的一干二净。后来,开始抓特工,每天不定时就大排查,还查内裤呢...越南人的内裤和中国人不一样,有时全连脱裤子,插内裤,查到越南特工就带回去审,但是什么都审不出来,很少有牙松的。后来就直接就地枪决了。

小舅爹的一个战友和越南特工说过话,他们会讲标准的汉语,甚至有些地方的方言,还会唱中国军歌,毫无破绽,后来那名特工被抓时,他的那个战友还不敢相信。

[i][i]他的班长告诉他,其实美国给了解放军卫星地图,但是这也只是部队里的传闻,是真是假也就首长们知道了...

[i][i]我问他,你杀过多少人?他说不知道,有时候大老远的放枪,谁打死的也不知道,自己看着打死的,八个,四个人民军的,四个游击队,攻坚时手榴弹炸死的他也不知道有几个,亲眼看着自己杀的,八个。还有一个游击队是女人,被他用五六式近距离打断了左腿和左手,他说枪的威力真的很大,打到身上,正面是个手掌大的创(和谐)伤穿的话,背面的创口更是大。

[i][i]有一次,他和一位战友穿过一片灌木丛,去兄弟连队送信,在半路上遇到了两个越南兵,估计也是送东西的,他们摸到背后,用枪抵住那两个人,战友会说几句越南话,大概就是投降不杀一类的,那两个越南兵就蹲了下来,缴了枪,两个都是小兵,军衔都没有,貌似是一对兄弟,都姓阮,蹲在那,他战友搜身,他用枪看着,先卸了弯刀,那玩意太危险,越南兵从抽刀到砍下去,往往只需一秒,很多战士都死在这种弯刀下。果然,搜身搜到第二个人时,那人突然暴起,反手一拳打在了战友的左肩,如果那位战友闪的慢点,鼻梁骨就要开花了,不过虽然只打到肩膀,战友还是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另一个越南兵就去抢战友的枪。出拳的那个又向他扑过去,小舅爹果断开枪,打爆了半个头,脑浆什么的喷了一脸,但那时他已习惯了,杀人和杀猪感觉差不多...另一个被战友一刀插穿了肩胛,动脉也断了,血喷的满地,刀拔不出来了,战友就放手猛击太阳穴,那越南兵死抱住战友不放,小舅爹上去一枪托打在后脑勺上,结果了那个越南兵的性命。这是最惊险的一次搏杀,战友的左手小拇指折断了,手面也被划了一道,幸亏刀上没有毒,估计那越南兵还想留着削水果吃,他们俩拿回了那两个越南兵的臂章,还有那两个越南兵背包里的,貌似是个包裹,上面有xxx收的字样,回到连里,连长拆开后发现是十多只钢笔,和一块金表。

[i][i]小舅爹告诉我,在丛林里,越南人的最另解放军生畏的武器不是枪,也不是火箭弹,而是陷阱,陷阱摧毁的不光是肉体,还有神经,前面的尖刀连每天都有很多人会被陷阱碎尸万段,小舅爹也有很多战友死于陷阱。

有次,有个战士去解手,结果刚走两步,一脚踩到了陷阱里,半条腿陷入了坑里,顿时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尿也下来了...战士们走近观察,只见数条削尖的木头插穿了那位战士的脚和小腿,血肉模糊的惨状让看到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大家七手八脚的就要把他抬出来,突然,排长大喝一声,不需抬!谁都不许动!

[i][i]班长把排长拉到一边说了几句,排长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班长回身走了过去,排长转身走远了。轰!!!一声爆炸声震聋了小舅爹的耳朵,至少当时小舅爹觉得自己聋了,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大脑里一边空白。真的有炸弹,班长死了,半个身子没了,那个战士也死了,除了一个看不出形状的头颅外,什么都没留下。啊----!!!”排长的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我问小舅爹,阵地战谁厉害?小舅爹说,哪有什么阵地战,越南军队就是挖地堡,一大片连起来,然后解放军就火炮轰炸,先用重炮轰,反反复复的把地锄个几遍,然后整座山都炸秃了,连树都没有了,步兵再上去,正常情况下地堡再结实也烂了,结实的不正常的地堡也有,就是打开后会发现里面的人早都给震死了。

[i][i]有一次真的遇到硬骨头了,在一个山洞里,火炮炸也没用,洞口重机枪火箭筒密密麻麻的排开来,火力压得坦克都上不去。前面快一个排的人搭进去了,一点成效都没见,三挺重机枪来回扫射,步兵要上去就是天方夜谭,美军的话这就僵着了,就得成片死了,但是解放军有办法,大炮拼刺刀,把小口径炮放平了打,半小时,损失了一门火炮,伤亡三十多人,彻底撕碎了洞口阵地。

我问小舅爹,战场上冲的快的死还是冲的慢的死?他说,死不死看的不是冲的快慢,看的是运气。冷不冷静从不聪明都是扯淡,运气最重要,再冷静你也躲不过子弹。不过从身边看得出来,不怕死的不容易死,这是真的,那些怕的双腿直抖的死的最快。

[i][i]我问小舅爹,你受过几次伤?小舅爹说,没受过太重的伤,后背被扎了四片弹片,都不深,左边小腿肚子给钢珠打穿过,肩膀上被子弹擦过一次,真的是擦,贴着衣服擦过去的,留下一大片淤青,那条胳膊还被手榴弹爆炸时弹起的石子蹦过,骨裂。所有的这些伤,都是在老街巷战时积下的。

老街,这个小舅爹一生都难忘的名字,老街市区的巷战使他失去了他在部队里处的最好的三个兄弟,他们班七个人进的老街,只剩三个人出来了。巷战有多残酷不用我多说所有人都知道。小舅爹告诉我,永远不要贴着坦克走,以为坦克最安全就抱在坦克上的全被火箭筒炸死了。其实如果解放军伤亡情况真如报告所说,那么老街一次战役估计就够报告所说的五分之一了。一个兄弟连队,一百一十多人进去的,出来五十三个。这样的阵亡率在师里还不是最高的。

[i][i]老街战役结束后,小舅爹作战勇敢被记三等功一次,奖励是以后午饭可以多吃一勺菜。

一个问题:问的人说:说实在吧,把妇女,孩子全洗脑加仇恨,训练成战士,这样的战争最恶心了。。但好像只要是民族战争,好像所有国家都这么搞。。。

到最后,基本上路过一个村就只好都杀光了。。是的,当时师里毫不掩饰地说。实行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

[i][i]谅山战役前,小舅爹回国了,幸亏回国了,谅山的伤亡也很大,小舅爹说,越往里打发现敌人的枪法越准,越难打,打到最后剩下的都是老兵了,当时我就告诉自己,我能活到现在是运气,回国也好。当他踏上没有硝烟的祖国土地时,他更懂得如何去更好的生活了,他说,没死过就不知道活着有多好。

[/i][/i][/i][/i][/i][/i][/i][/i][/i][/i][/i][/i][/i][/i][/i][/i][/i][/i][/i][/i][/i][/i]

6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呵呵,其他的真实性不知道,没上过战场,我小舅在老山轮战的时候去过,不过基本没什么仗打了,那时候小,他从部队回来以后,我天天缠着他讲在老山轮战的事,开始无论怎么问都不说,后来被我缠得没办法,回答了我2个问题:1、打死了几个人,他回答,不知道,守阵地的时候头埋在掩体里,枪指在外面乱射,根本不可能抬头去瞄准,也不知道打到没打到。2、最惊险的一次是,他挖掩体,挖了半天,太硬,不想挖了,换个地方,刚刚离开挖了一半的掩体,一发炮弹来了,就落在原来的掩体上,他被震晕了,运气极好,没受伤,后来基本老山平静了,但还在驻守,外婆去老山看了他,听到这个事情就哭。小舅在越战立个三等功,那时候是个副班长,晚上带领大家去摸地堡,天很黑,看不见地堡,匍匐的时候惊动了敌人,机枪子弹从头皮扫过(现在脑袋中间一溜都没头发),看见火光才知道地堡具体位置,干掉了,为此立3等功,具体奖励什么不知道,退伍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副排长,安排在绵阳卷烟厂当保卫科长。现在已经退休

很多很明显的东西我就不说了,只指出几点:

东线是55军打的谅山,以楼主所说,那文章主人公应该是55军的一名战士。55军属于广州前指下辖部队,而打老街的是昆明前指下辖部队,2支部队八杆子打不到一起。55军什么时候打过老街了?

所谓的“通讯兵”在一般人眼里容易混淆,通讯兵分2类,一类是普通的,这样的主要是负责普通电台和电话线路架设这些,负责电话线路架设等的,一般都有部队配合一起,虽然反击战中通讯兵确实是配有枪支,但是,作为一个通讯兵,能杀敌XX人,也显然是吹牛了,偶尔杀个把还是有可能的。另外一种就是机要,这样的士兵杀敌,除非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否则,根本不可能和敌人接触。

“自己看着打死的8个”,杀敌8人才3等功?何况是通讯兵??还TMD3等功奖励是多吃一勺菜??


打老街的部队居然后来打谅山了?

整篇文章都是地摊文学臆造的东西的结合。

通篇胡言乱语,就一黑我军的贴。

越南人什么时候开始吃馒头了???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