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跨年夜,德国科隆火车站发生大规模性骚扰事件。媒体和警方出于“政治正确”三缄其口,从而引发更大民怨。10天后,上周日(1月10日)夜间,科隆主火车站附近再度发生暴力袭击事件,一伙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打伤多名叙利亚及巴基斯坦人。中东难民与欧洲社会的格格不入,正演变为一波又波的“政治地震”。]

2016对于许多德国人来说是令人忐忑,前途未卜的新一年: 失控的难民潮涌入,对治安和经济走向的担心,极端主义的汹涌,政党之间的互相扯皮,联邦政府的无能,这一切已经令GERMAN ANGST(用于形容德国典型的谨慎甚至过于忧虑的精神状态)在阔别多年后再度成为媒体关键词。而对于新年夜被围堵于科隆火车站的众多德国女性,这一夜是她们从未设想过竟会在这个欧洲国度发生的可怕梦魇。

2015年12月31日,德国科隆市火车站周围聚集了大约1000名醉醺醺的青年男子。据科隆警察局局长阿尔博斯(Wolfgang Albers)所言,大部分男子“从相貌上看大约来自阿拉伯国家或者北非地区”,所有证人也都证实了这一描述。这些男子分批成群包围女性,对她们粗言秽语上下其手,抢劫她们的财物,当晚至少有两名女性被强奸。

目前报案已达数百宗。被抢的部分手机通过定位在科隆附近的难民营被发现,警方还搜索发现一个年轻难民身上带着德语和阿拉伯语的字条,上面有:“我要xx你”“好大的胸部”“我要杀了你”等字眼。各种迹象显示,这很可能是在德年轻穆斯林难民以满足性欲为目的的集体犯罪行动,随着大量同类案件在德国的其他大小城市以及瑞典、奥地利等其他欧洲国家陆续被揭露,一个可怕的事实呈现眼前:失控的难民潮正成为越来越多欧洲女性的噩梦。

为了不让元首再现,德国政府也真是够拼的

科隆性侵案引发当地民众抗议

失声的媒体

然而,在一个连鸡毛蒜皮的事都会上报纸的国家,如此严重的大型骚乱居然在发生后的第四天才登上主流媒体被广泛报道,德国人民于是震惊了,在追究案件真相的同时,他们怒问媒体为何掩盖和拖延报道该事件。

其实,在事发的第二天,笔者就有留意到推特上有人抱怨她关于在科隆火车站被性侵的发言被屡发屡删,当时笔者还以为是因为她用词过于激烈,如今想来很可能是因为她提及侵犯者身份或许是难民。是的,从2015年以来,德国越来越紧张的“政治正确”问题就是围绕着“难民”这个关键词。

针对社交网络上出现散布煽动排外等种族仇恨信息的趋势,德国司法部部长海科·马斯早就表示,社交网络必须在24小时内删除煽动、散布仇恨的不良信息,并进一步提高反应效率,言论自由是有界限的,社交网络用户必须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他说:“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我们决不能接受在网络上散播仇恨的不良信息。”

早在2015年9月,马斯就主导成立了一个专项工作组,专门负责管理社交网络不良信息,约谈各大社交网络公司的德国或欧洲分部负责人。他在柏林约见社交网站脸谱的德国区负责人,并表示已与脸谱达成一致,德国范围内脸谱网上的所有仇恨言论将在24小时内彻底删除。

就在几周前,一名德国男子因在网络上散播煽动性言论,被判处两年半监禁。去年12月初,一名德国脸谱用户发布了针对难民的排外信息,称所有难民应该立即上船离开德国。该用户很快自行删除了信息,但仍被罚4500欧元。他提出上诉,但是主审法官表示“如果坚持上诉,也许将被处以更高的罚款。言论自由不应触犯法律,表达仇恨就是一种犯罪行为。人们应该小心使用互联网络。(不良信息)一旦出现在网络上,就不可能被彻底删除”。最终,这名用户撤销了上诉,并接受罚款。

很可能正是这样的”政治正确”,令自媒体网管和主流媒体谈难民色变,多一事不如少发声,导致科隆事件被大部分媒体主动自我审查掉了。这一窘况在德国引发了关于媒体职能和媒体人操守的热烈讨论。然而,一百万的难民已经在德国,日后发生的各种冲突和事件只会愈加复杂和严重,“政治正确”现在就像一根卡德国媒体喉咙里的鱼骨,吞吐两难。

戏剧化的警方

同样被质问的还有科隆警方,因为人们发现事发当日科隆警方媒体作出的居然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总结陈述。刚开始科隆警察局局长阿尔贝斯还坚称,案情未明,警方并不清楚嫌疑人的身份,不能轻易贴上“难民”标签。

一时之间德国人民对科隆警察的“无能”和“麻木不仁”展开了暴风雨式的批判。然而,警方“无能”的剧情很快反转,德国媒体登出科隆警方人员爆料的1月2号内部工作记录显示,当晚性侵案件发生时,巡警曾盘查至少100人的证件,其中多数人是持有难民申请政府复印件的叙利亚男子。

之后,科隆警方官方又表示不能再透露作案者的身份以避免“政治上的尴尬”,局长坚决不回应大众要求他引咎辞职的呼声,表示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刻科隆人民特别需要他,然而许多科隆人表示他的作为令人非常尴尬。

8号,德国联邦内政部表示,联邦警察已经确定了31名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其中三分之二是难民。这批嫌疑人包括9名阿尔及利亚人、8名摩洛哥人、5名伊朗人、4名叙利亚人、2名德国人、1名伊拉克人、1名塞尔维亚人和1名美国人。同日,德国北威州内政部部长宣布科隆警察局长阿尔贝斯“停职”,以便“恢复公众对警方的信任”。该局长用自己的前途为“政治正确”“挡了子弹”。

政治黑洞

科隆新任市长雷克尔( Henriette Reker)更是自作孽,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与陌生人之间保持一臂之远的距离,外出最好成群结队,没事不要一个人逛。”这言论似乎是在火上浇油,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推特上出现了“#einearmlaenge”(#一臂之遥)的话题标签。许多网友们认为其建议是对受害者的攻击,还有网友吐槽道,“我的胳膊短,会不会很吃亏?”有人用默克尔与其他国家元首交谈或礼节性拥抱的照片来反讽,更有甚者亮出了希特勒著名的单臂前伸的军姿照片。

连司法部长海科·马斯都发表推特表示:“我对#一臂之遥之类的建议不太感冒,毕竟需要负责的不是受害女性,而是行凶者。”同样作为女性,CDU党内人士科罗勒(Julia Klöckner)就直言不讳地表示,必须要注意对“政治正确”的错误理解,鉴于科隆事件暴露出的严重问题,必须要对穆斯林的男性意识形态进行有针对性的公众讨论。

然而,更严重的现实是,超过一百万的难民已经在德国,大部分是语言不通、血气方刚、技能低下的年轻穆斯林男性,他们对女性和儿童的看法跟欧洲现代文明格格不入。

所谓“融入”如何区分边界,怎样付诸实现?难民营内外性侵事件早就存在,科隆事件只是一个极端化的案件,即使德国现在修改关于性犯罪和难民方面的法律,如何适用还是一个大问题,比如对法律实践中对未成年男性的较轻裁判标准,将犯罪者遣返回处于战争中的国家,是否与国际法和人道主义冲突等等,已经有民间意见认为这仍然只是糊弄人的招式。

德国难民政策的出路在哪里,政治黑洞如何找到出口?默克尔笑着给德国挖下的这个坑,她能在那么多同性的眼泪里把它填平吗?虽然默克尔已经在压力下表示“罪犯不能容忍”,但无数民众仍等着看政府会有什么具体的措施。

失去了,期待着

2015年的最后一个夜晚,默克尔笑容满面地发表新年致辞,让德国人民把难民潮看作是“德国的一次机会”, 在她致辞的时刻,许多德国人和游客正如同往年一样,兴致勃勃地走向科隆火车站和大教堂准备庆祝新年。

2016年的钟声敲响,我与来家里一起跨年的朋友们相互祝福,我说:“衷心希望科隆和德国能平安顺利地度过这一年,难民潮能被妥善解决。”两位男性德国朋友还表示我那是女人的善感,就在我们说话的那一刻,离家不到3公里的科隆火车站里,上百位女性正痛哭着挣扎着想摆脱那些围攻她们的男性难民。

居住在科隆十年,我已经习惯了即使深夜一个人回家也无需担心的生活,随着去年默克尔大开国门令难民涌入,女性的安全感也越来越低,而科隆这一夜“改变了一切”(现任黑森州州长Volker Bouffier于1月9日的发言)。德国的2016年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开始了,现在大概多数人会希望默克尔回答的问题是:“德国的一次机会?你谈的是什么机会?谁的机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