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抗战老兵陈复尧(一)

陈复尧,江苏泗阳人,现居沭阳。陈复尧生长于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抗战爆发,陈复尧放弃优越的生活环境投笔从戎,深明大义的父亲坚决支持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5年12月,在沭阳县城,陈复尧讲叙他的传奇人生。

遭绑架险中求生

陈复尧有一个远房堂哥,大他八九岁。

陈复尧上小学一年级时,班上有一个大同学常欺侮他。有一次,陈复尧的脸被那同学打肿了。这位堂哥知道后,对他说:“去,找那小子报仇!你肯定打得过他。”堂哥在一旁给他壮胆、助阵,陈复尧底气足了,越战越勇,终于把那同学打倒在地。从此,那小子再也不敢欺侮他了。堂哥给了他的信心和勇气,他非常感谢堂哥。家里有好吃的,陈复尧都偷偷地带点放在书包里带给堂哥。

陈复尧11岁时,堂哥在县城一家饭店做工。假期里,陈复尧经常找堂哥玩,堂哥见到这位弟弟也很高兴,总要烧两个菜留他吃饭。

父亲有个书房,是父亲办公和接待来人的地方,平时不让陈复尧进去。

有一次,堂哥找陈复尧借书,陈复尧想起父亲书房里有堂哥要的书。父亲出门了,他就把堂哥带到父亲书房。陈复尧拉开抽屉找书,里有好几根金条。陈复尧从小见惯金银,没当回事。令陈复尧想不到的是,堂哥见了这些黄灿灿金条,一惊:哇,这么多!两眼发亮起来。离开后,这些黄灿灿的金条,总是在眼前晃动,挥之不去。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陈复尧的父亲收到一封信,信中说,你儿子在我们手中,如想要儿子,准备多少银钱,多少粮食。信中所要的钱和物的数量足以让陈家倾家荡产。

陈复尧被土匪绑架后,家里乱成一锅粥,他父亲一夜未眠,动员了所有关系,凑足了绑匪索要的银两。父亲担心土匪收到钱后不放人,找了几个身手好的弟兄,化装成陈家的佣人准备到时候一起去跟土匪交涉。

第二天上午,父亲正准备出门去和土匪交涉时,陈复尧回来了。

原来,昨天放学回家时,陈复尧背着书包正往家里走,一个中年男子迎上来说:“你是陈复尧吧?你爸在隔壁街上的一家茶馆喝茶,叫你去一下。”陈复尧的父亲朋友多,下午经常和朋友在茶馆喝茶谈事。陈复尧没有起疑心,跟那人走了。转过一条街时,陈复尧见路边停着一辆带棚子的马车。那中年男子见前后没人,一把把陈复尧抱起,放到马车上。马车里藏着一个青年人,雪亮的匕首顶住陈复尧的胸口轻声吼道:“别动!”那中年男子翻身上马,架着车子出城了。

陈复尧知道自己被绑架了,不敢出声,也不敢反抗,装出害怕的样子一动不动。

马车出城后,一路狂奔。天黑时,停在一处大院子里。

这个大院里有好几幢平房,院子的东北角有一间由条石砌成的小房子, 敞着木头门。那青年男子下车后,随手把陈复尧拎起来,在离木头门一米远的地方,把陈复尧扔到小石屋里,然后,拉上木门,锁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时,泗阳乡下荒田极多,林密草深,沟沟壑壑。小村子隐于树林荒草之中。这些小村子有的只有十户八户,有的三五户。“人质”藏在哪里,外人无法找到。

陈复尧坐在地上,面朝着木门思考,怎样逃出去。院里有狼狗,围墙很高,大门旁边有一间小屋,里面亮着灯,平房里的土匪在喝酒,划拳声不时传来。想从大门出去是不可能的。他估计,石屋的后面可能通外面。

黑暗中,他在身后墙上两块条石的接缝中用手指划了一下,接缝中的石灰掉了下来。他心中一喜,从书包里掏出平时削铅笔的小刀在接缝中挖。正挖着,一个土匪提着马灯过来。陈复尧赶紧把身子靠在墙上。陈复尧当时只有11岁,又矮又小,在土匪们的眼里,这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根本不防他逃。那土匪手里拿了个馒头,从门缝里往里一扔,嘴里说“吃晚饭!”然后身子一转走了。陈复尧见到馒头才感到饥饿,他捡起来三下五除二吃了。听听外面没有动静时,接着挖,越挖越深。

陈复尧的手磨破了,滴着血。他不敢停,一边挖,心里一边担心:“如果这条石是多层的,怎么办?”累了,他就歇一歇,歇的时间不敢长,担心睡过去。

听到鸡叫时,他已经把一块条石周围的石灰掏空了。他推开那条石后,一股清新的空气从洞口涌进来。陈复尧心中一喜,探身钻出洞口,顺着大路拼命地往前奔。

天亮时,他遇到几个驾马车到县城赶集的农民,在几个农民的帮助下,陈复尧顺利回到家中。

看到陈复尧回家,父亲欣喜若狂,母亲喜极而泣。爷爷、奶奶拉着陈复尧的手左看右看。那远房堂哥不时来陈复尧家探动静,见陈复尧回来,神色有点慌张,安慰了几句就匆匆走了。

几个月后,陈复尧父亲在官府里的朋友告诉他,绑架陈复尧的策划者就是陈复尧的那个远房堂哥。事情败露后,堂哥逃离了家乡。

父亲送子上战场

1937年12月15日,因日机轰炸,泗阳中学停课。淮阴学校师生组织 “江苏抗日青年团”,到泗阳动员青年参军抗日,陈复尧积极响应,带头加入“江苏抗日青年团”,并在大街上演讲。

“国家危亡!民族危亡!同学们,我们要担当起拯救国家民族的重任!我们不能沉默,我们要奋起抗争!若不奋起抗争,我们就是秦桧、吴三桂,就是民族的罪人!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亡国的条件我们绝不能接受!……如今,东北已沦陷,但东北的白山黑水有抗日的将土在浴血坚持,他们是我们的榜样……中国的同胞可以流血牺牲,但不能低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复尧慷慨激昂的演讲,很有感染力。一个东北的学生跃上讲台,撕开衣襟,咬破手指,血书“还我东北”四个大字。台下“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声惊天动地。

陈复尧听说考入黄埔军校可以穿呢子军服,毕业时可以挂中正剑,不禁心驰神往。回家后,他把考军校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没有吱声,晚饭后,把陈复尧喊到书房。

陈复尧的父亲快50岁了,两鬓略带银丝,脸上有浅浅的皱纹,然而红光满面,目光矍铄。

父亲招呼陈复尧在一旁坐下,对他说:“想考黄埔军校是吗?”“是的”陈复尧担心父亲不同意,心中有点忐忑不安。“好!黄埔学生是天子门生,很荣耀,将来也会有很好的前程。”见父亲同意了,陈复尧心中暗暗高兴。父亲没有看他,指了指桌上的一叠报纸接着说:“抗战爆发后,我每天都会到街上买几份报纸。从卢沟桥事变到淞沪会战结束,战死沙场的黄埔学生不会少于万人。荣耀背后的代价是沉重的。”停了停,父亲接着说,“进军校是光荣的,但你要做好为这份光荣付出代价的思想准备。做军人,不能怕死,军人怕死是最耻辱的事。你想好了,如果做不到,你就做一个普通老百姓,做老百姓怕死不丢脸。我们家的家底,可以让你一生生活无忧。我国外有朋友,可以送你到国外学知识,见世面,避开战争。”

父亲说完这番话后,静静地看着他。陈复尧知道父亲此言不虚,父亲年轻时闯荡江湖,积蓄了丰厚的家产。陈复尧听着父亲的话,想到日机在中国大地上肆无忌惮的轰炸,想到泗阳大街上的那么多的难民,想到报纸上连篇累牍报道前方将士浴血奋战的文字。陈复尧的胸中涌起一往无前的果断,他说:“我想好,考军校!”

“好!”父亲把手放到他的肩上,眼里满是疼爱,“在外面要自己照顾好自己!”陈复尧点点头。

最后,父亲斩钉截铁地说:“一天不赶走日本鬼子,你一天不能脱下军装!”

父亲的声音不大,但传递给陈复尧一股力量。陈复尧感到旁边油灯的火苗跳动了几下。他看着正颜厉色的父亲,从椅子上站起来,挺直身子:“您放心!不赶走日本鬼子,我绝不回家!”

陈复尧脸上是破釜沉舟的凛然。

为了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陈复尧的父亲送子上战场。

父子俩的谈话很快被母亲知道。陈复尧的父母之间发生了一场争吵。最终,父亲说服了母亲。陈复尧离家那天,母亲没有拦他,却洒下了一串串泪珠……

八千里路云和月

1937年底,16岁的陈复尧投笔从戎。他随“江苏抗日青年团”的师生,从淮阴步行至徐州萧县训练。后来,这批学生调往西安。一路上,饥饿、寒冷、疾病、日机轰炸,好多学生坚持不下去了,三分之一的学生离开了部队。陈复尧坚持跟随部队到了西安。

1938年9月,陈复尧考入黄埔军校七分校16期6总队2大队5分队。学校驻西安南面10华里的五家坡。

有一个星期天,陈复尧和几个同学出去玩。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打柴的青年女子。那青年女子长得漂亮,主动和他们搭话:“你们是军校学生吧?我弟弟也在这里上军校。”随后就和他们谈军校里的事。“吃得饱吗?训练苦吗?……”还问,“你们校长来训过话吗?”陈复尧感到不对劲,问了那青年女子弟弟的名字,暗暗记在心中。回校后,陈复尧把情况告诉队长,队长很重视,立即汇报学校负责人。学校负责人调查发现,学校里根本没有那女子说的学生。

几天后,蒋介石到校训话。全体师生在大操场集合,蒋介石讲话不到半个小时,日机飞临军校上空轰炸。预先安排在军校周围山头上的苏式小炮和轻重机关枪一齐开火。学员们紧急疏散,蒋介石上了预先停在主席台下的吉普车,风驰电掣般地开往防空洞。偷袭失败,日军飞机灰溜溜地走了。

1940年夏天,陈复尧毕业后分到76军24师72团任排长。

1941年5月,日军向中条山地区的中国军队发起大规模进攻,双方激战二十余天。中条山战役紧张时,76军奉命驰援。

11月初,山西日军集中优势日军攻陷禹门口与龙门山阵地,进逼黄河东岸渡口。大部队后撤,陈复尧受命带一个排的弟兄断后。陈复尧发现不远处有一座坚固的石桥,他让部队过石桥构筑工事,命令士兵到附近山上砍来木材堆积到石桥上。他们以木材设防,火光冲天中,硬是把日军的大部队死死地阻在石桥的另一边大半天。任务完成后,陈复尧率部撤出阵地时发现,新兵吴焜成腿子负伤,不能行走,陈复尧背着他跑了几十里地。

同年12月,24师调往河南阻击日军从洛阳向西进犯潼关的日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天凌晨,陈复尧突然被一阵枪声惊醒。他刚起身,连长匆匆跑进来对他说:“日军偷袭军部,偷袭军部的几个日本兵已被军部的警卫部队包围。另外有一伙日军想过去营救,这伙日军现在已和我们连交上火,你赶紧带人过去。”

陈复尧所在的连很快完成对这伙日军包围。这伙日军躲在岩石后面射击,枪打得异常准,陈复尧身边的号手刚一探头就躺下了,一个正在射击的战士身子猛地一抖,倒在一边。陈复尧大声命令:“注意隐敝!”

枪战持续到天明,袭击军部的几个日军被全部消灭。军部的几个神枪手赶过来,在陈复尧部队的配合下,将岩石后面的日军击毙。

陈复尧发现,这伙日军穿的是中国队的服装。军部警卫部队的人说:“凌晨时分,几个中国军人往军部走,说要找军长。哨兵盘查时,他们突然开枪,打倒哨兵后,直闯军部。幸亏警卫部队反应迅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陈复尧想起在军校上学时,日本特工化妆成打柴的,在军校附近活动,伺机行刺蒋介石。这次,他们又化妆成中国军人偷袭军部。日军真是一只狡猾凶狠的豺狼!

抗战期间,陈复尧的部队在河南多次挫败日军的进攻、偷袭。1945年1月,陈复尧升为上尉连长。

八年抗战期间,与陈复尧一起入伍的同学大多在战争中阵亡,他所在的连队也处于不断补充的状态。凶险的战争环境,陈复尧坚持下来了,他没有忘记父亲的教诲,没有忘记自己投笔从戎时立下的誓言。

顾少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