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原创]《水浒》武功能力解析 (二)

《水浒》武功能力解析 (二)

《水浒传》第78回:十节度议取梁山泊 宋公明一败高太尉<PRE></PRE>

河南河北节度使王焕,上党太原节度使徐京,京北弘农节度使王文德,颖州汝南节度使梅展,中山安平节度使张开,江夏零陵节度使杨温,云中门节度使韩存保,陇西汉阳节度使李从吉,琅琊彭城节度使项元镇,清河天水节度使荆忠。

原著:<PRE></PRE>

王文德听了大怒,拍马挺枪,直取董平。两将战到三十合,不分胜败。王文德料道赢不得董平,喝一声;“少歇再战。”各归本阵。王文德吩咐众军,休要恋战,直冲过去。王文德在前,三军在後,大发声喊,杀将过去。正走之间,前面又冲出一彪军马来。张清在马上大喝一声:“休走!”手中拈定一个石子打将来,望王文德头上便著。急待躲时,石子打中盔顶。<PRE></PRE>

分析:

王文德与董平之战,说明其实力也就八骠骑水平,顶多坚持四五十合。但王文德不是输给董平,而是用了计谋,从中看出这个节度使不是白给的。王文德躲不过过张清石子,更说明了他的地位要低于董平。<PRE></PRE>

原著:<PRE></PRE>

王焕便挺枪戳将过来。宋江马後,早有一将,却是“豹子头”林冲,来战王焕。两马相交,众军助喊,高太尉自临阵前,勒住马看。只听得两军呐喊喝采,果是马军踏镫身看,步卒掀盔举眼观。两个施逞诸路枪法,但见:

一个屏风枪势如霹雳,一个水平枪勇若奔雷,一个朝天枪难防难躲,一个钻风枪怎敌怎遮。这个恨不得枪戳透九霄云汉,那个恨不得枪刺透九曲黄河。一个枪如蟒离岩洞,一个枪似龙跃波津。一个使枪的雄似虎吞羊,一个使枪的俊如扑兔。

王焕大战林冲,约有七八十合,不分胜败。

分析:

这一战可谓老将王焕的经典之战,作为十大节度使之首当之无愧,令人敬佩。

但对于林冲来说有些诟病,尤其是林迷。林冲武功之高,斩人之多是出了名的,是水浒中的冠军,但七八十合拿不下王焕,这影响了林冲的排名。我倒觉得王焕这个人在施耐庵手下很特殊。他的出现有两处出彩的地方。一是战林冲不输,这已经说明王焕赢了。因为王焕是老将,估计在六十左右吧,而林冲正值壮年。但王焕再战下去恐怕不是林冲对手,这一战我的定位是年轻王焕≥林冲,老将王焕≤林冲。二是王焕在征缴梁山的战斗失败中安全脱身,这不仅是王焕的幸运,也是王焕的实力体现。施耐庵不让王焕死就是有力地证明。定位攻击力A,防御力A ,属于技巧型、实力型选手。

原著:<PRE></PRE>

呼延灼来迎。荆忠使一口大杆刀,骑一匹瓜黄马,二将交锋,约战二十合,被呼延灼卖个破绽,隔过大刀,顺手提起钢鞭来,只一下,打个衬手,正著荆忠脑袋,打得脑浆迸流,眼珠突出,死於马下。<PRE></PRE>

分析:<PRE></PRE>

这荆忠有名无实,不配做节度使的名号,连个八骠水平都没有,草包一个。<PRE></PRE>

原著:<PRE></PRE>

“双枪将”董平撞出阵前,来战项元镇。两个战不到十合,项元镇霍地勒回马,拖了枪便走。董平拍马去赶,项元镇不入阵去,著阵脚,落荒而走。董平飞马去追,项元镇带住枪,左手拈弓,右手搭箭,拽满弓,翻身背射一箭。董平听得弓弦响,抬手去隔,一箭正中右臂,弃了枪,拨回马便走。<PRE></PRE>

分析:<PRE></PRE>

项元镇还是不错的,应该有花荣得得战力。打仗不光靠武力,还要用手段。能叫董平中箭也是不容易的。不过感觉董平这里的表现不如和张清的一战,那次躲过了两粒石子,这次连一箭都没躲过,状态不佳或体现项元镇高于张清。<PRE></PRE>

原著:

便差云中节度使韩存保出马迎敌。这韩存保善使一枝方天画戟。两个在阵前,更不打话,一个使戟去搠,一个用枪来迎。两个战到五十余合,呼延灼卖个破绽,闪出去,拍著马,望山坡下便走。韩存保紧要干功,跑著马赶来。八个马蹄翻盏撒钹相似,约赶过五七里无人之处,看看赶上,呼延灼勒回马,带转枪,舞起双鞭来迎。两个又十数合之上,用双鞭分开画戟,回马又走。

韩存保寻思,这厮枪又不得我,鞭又赢不得我,我不就这里赶上,活拿这贼,更待何时!抢将近来,赶转一个山嘴,有两条路,竟不知呼延灼何处去了。韩存保勒马上坡来望时,只见呼延灼著一条溪走。存保大叫:“泼贼,你走那里去!快下马来受降,饶你命!”呼延灼不走,大骂存保。韩存保却大宽转来抄呼延灼後路。两个却好在溪边相迎著。一边是山,一边是溪,只中间一条路,两匹马盘旋不得。呼延灼道:“你不降我,更待何时!”韩存保道:“你是我手里败将,倒要我降你。”呼延灼道:“我漏你到这里,正要活捉你。你性命只在顷刻!”韩存保道:“我正来活捉你!”两个旧气又起。韩存保挺著长戟,望呼延灼前心两胁软肚上,两点般搠将来。呼延灼用枪左拨右逼,风般搠入来。两个又战了三十来合。正到浓深处,韩存保一戟,望呼延灼软胁搠来,呼延灼一枪,望韩存保前心刺去。两个各把身躯一闪,两般军器,都从胁下搠来。呼延灼挟住韩存保戟杆,韩存保扭住呼延灼枪杆;两个都在马上,你扯我拽,挟住腰胯,用力相争。韩存保的马,後蹄先塌下溪里去了,呼延灼连人和马,也拽下溪里去了。两个在水中扭做一块。那两匹马溅起水来,一人一身水。呼延灼弃了手里的枪,挟住他的戟杆,急去掣鞭时,韩存保也撇了他的枪杆,双手按住呼延灼两条臂;你掀我扯,两个都滚下水去。那两匹马迸星也似跑上岸来,望山边去了。两个在溪水中都滚没了军器,头上戴的盔没了,身上衣甲飘零,两个只把空拳来在水中厮打,一递一拳,正在水深里,又拖上浅水里来。

分析:

这段文字较长,呼延灼真的遇到对手了。从行文看,不管呼延灼是否用计,从打斗场面来看,没有占得一点便宜,而韩存保也没有吃亏,二人真是将遇良才,不愧是节度使。我认为二将的有效战力韩存保≥呼延灼。

原著:

梅展大怒,舞三尖两刃刀,直取张清。交马不到三合,张清便走,梅展赶来,张清轻舒猿臂,款扭狼腰,只一石子飞来,正打中梅展额角,鲜血迸流,撇了手中刀,双手掩面。张清急便回马,却被张开搭上箭,拽满弓,一箭射来,张清把马头一提,正射中马眼,那马便倒。张清跳在一边,捻著枪便来步战。那张清原来只有飞石打将的本身,枪法上却慢。张开先救了梅展,次後来战张清。马上这条枪,神出鬼没,张清只办得架隔。遮拦不住,拖了枪,便走入马军队里躲闪。张开枪马到处,杀得五六十马军,四分五落,再夺得韩存保。却待回来,只见喊声大举,峪口两彪军到:一队是“霹雳火”秦明,一队是“大刀”关胜,两个猛将杀来。张开只保得梅展走了,众军两路杀入来,又夺了韩存保。张清抢了一匹马,呼延灼使尽气力,只好众厮杀,一齐掩击到官军队前,乘势冲动,退回济州。梁山泊军马也不追赶,只将韩存保连夜解上山寨来。

分析:

梅展武功高低不好品论,我感觉是介于五虎和八骠骑之间吧。而张开也应该是属于这个位置,顶多是韩存保的水平,武功亦不算低。

《水浒传》第80回:张顺凿漏海鳅船 宋江三败高太尉<PRE></PRE>

原著:

张清手□长枪来迎,不过三合,拍马便走。丘岳要逞功劳,随後赶来,大喝:“反贼休走!”张清按住长枪,轻轻去锦袋内,偷取个石子在手,扭回身躯,看丘岳来得较近,手起喝声道:“著!”一石子正中丘岳面门,翻身落马。<PRE></PRE>

卢俊义引领诸将军马,从山前大路,杀将出来,正与先锋周昂,王焕马头相迎。周昂见了,当先出马,卢俊义挺枪跃马,直奔周昂,周昂也抡动大斧,纵马来敌。两将就山前大路上交锋,战不到二十余合,未见胜败。只听得後队马军,发起喊来。原来梁山泊大队军马,都埋伏在山前两下大林丛中,一声喊起,四面杀将出来。东南关胜,秦明,西北林,呼延灼:众多英雄,四路齐到。项元镇,张开那里拦挡得住,杀开条路,先逃性命走了。周昂,王焕不敢恋战,拖了枪斧,夺路而走,逃入济州城中;扎住军马,打听消息。

分析:

周昂能在卢俊义马前走二十合,并全身而退,算是幸运的。而秦明在史文恭马前仅走二十合便受伤,从周昂的身份看,应该和秦明有一拼,从这个角度衡量,也许卢俊义打不过史文恭。<PRE></PRE>

最值得庆幸的是老将王焕,始终保持了军人名节,不输不赢。应该说是作者喜欢的人。<PRE></PRE>

《水浒传》第83回:宋公明奉诏破大辽 陈桥驿滴泪斩小卒

原著:

徐宁与阿里奇抢到垓心交战,两马相逢,兵器并举。二将战不过三十余合,徐宁敌不住番将,望本阵便走。花荣急取弓箭在手,那番将正赶将来。张清又早按住鞍桥探手去锦袋内取个石子,看著番将较亲,照面门上只一石子,正中阿里奇左眼,翻筋斗落於马下。

“双枪将”董平出马,厉声高叫:“来者甚处番贼?”那耶律国珍大怒,喝道:“水洼草寇,敢来犯吾大国,倒问俺那里来的?”董平也不再问,跃马挺枪,直抢耶律国珍。那番家年少的将军,性气正刚,那里肯饶人一步,挺起钢枪,直迎过来。二马相交,三枪乱举。二将正在征尘影里,杀气丛中,使双枪的,另有枪法;使单枪的,各用神机。两个战过五十合,不分胜败。那耶律国宝,见哥哥战了许多时,恐怕力怯,就中军筛起锣来。耶律国珍正到热处,听的鸣锣,急要脱身,被董平两条枪绞住,那里肯放。耶律国珍此时心忙,枪法慢了些,被董平右手逼过绿沉枪,使起左手枪来,望番将项根上只一枪,搠个正著。可怜耶律国珍,金冠倒卓,两脚登空,落於马下。

这耶律国宝飞也似来,张清迎头扑将去:两骑马隔不的十来丈远近,番将不堤防,只道他来交战。只见张清手起,喝声道:“著!”那石子望耶律国宝面上打个正著,翻筋斗落马。

分析:

徐宁与阿里奇一战可谓阿里奇的经典战,三十余合能让徐宁落败,确是猛将,就这一点武功应不弱于林冲,但躲不过张清石子,估计也就和林冲持平吧。

董平战耶律国珍过五十合,不分胜败说明耶律国珍战力不错,但五十会合后应该抵不住董平的进攻,书中只是借助耶律国宝的视角和干扰落笔,才有耶律国珍之败。

至于耶律国宝嘛也是个冤大头,尚未交战,就落马,顶多也就一个五虎水平,不会高过林冲。

《水浒传》第84回: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

原著:

只见“大刀”关胜,舞起青龙偃月刀,争先出马。那边番将耶律宗云,舞刀拍马,来迎关胜。两个战不上五合,耶律宗霖拍马舞刀,便来协助。呼延灼见了,举起双鞭,直出迎住厮杀。那两个耶律宗电耶律宗雷弟兄,挺刀跃马,齐出交战。这里徐宁,索超,各举兵器相迎。四对儿在阵前厮杀,绞做一团,打做一块。

只留卢俊义一骑马,一条枪,倒杀过那边去了。天色傍晚,四个小将军却好回来,正迎著卢俊义。一骑马,一条枪,力敌四个番将,并无半点惧怯。了一个时辰,卢俊义得便处,卖个破绽,耶律宗霖把刀砍将入来,被卢俊义大喝一声,那番将措手不及,著一枪,刺下马去。那三个小将,各吃了一惊,皆有惧色,无心恋战,拍马去了。

分析:

从这节文字中品读,四小将与关胜、呼延灼、徐宁、索超四将手里已经走了五回合或10回合以上。能在五虎八骠手里战上十个回合以上的人不算弱者。而这四小将遇到卢俊义后,卢俊义以一敌四,并杀死一人,足见卢俊义的武功与耐力,有此战绩非大丈夫不能为。,凭着这一战绩,卢俊义武功应该在关胜之上。不过,我给的是四小将武功应该在八骠骑之下。尤其强调的是我对这四小将战力排位不高,其主要原因是:其一,古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个兄弟被杀,另三个跑了。要是战斗意志强的话还不和玉麒麟拼命啊。其二,这四小将和梁山四将战的时间太短,要是能走过二十回合的话战力还是不错的,衡量的尺子也会更加的准确一些。其三,书中对耶律得重描写的吧不多,建树基本为零,从这个角度看,四小将的武功虽不弱,但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原著:

只见“豹子头”林冲,便出阵前来,与番将宝密圣大战。两个斗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败。林要见头功,持丈八蛇矛,战到间深里,暴雷也似大叫一声,拨过长枪,用蛇矛去宝密圣脖项上刺中一矛,搠下马去。宋江大喜。两军发喊。番将天山勇见刺了宝密圣,横枪便出。宋江阵里,徐宁挺镰枪直迎将来。二马相交,战不到二十来合,被徐宁手起一枪,把天山勇搠於马下。

分析:

从宝密圣的官职来看,武功不会低于八骠骑,算作持平好了。但天山勇的武功却不咋地,不到二十回合就被徐宁给挂了。估计心态有点颓吧,多少受了点宝密圣的影响。从这里是否也反映出作为副总兵的天山勇都不如八骠骑的武功,那宗云,宗电,宗雷,宗霖四将武功不会比天山勇高吧,顶多也就持平,这也是卢俊义能力战四将杀其一的原因之一。

第八十六回 宋公明大战独鹿山 卢俊义兵陷青石峪

原著:

话说贺统军,姓贺名重宝,是辽国中兀颜统军部下副统军之职。身长一丈,力敌万人,善行妖法,使一口三尖两刃刀。

兀颜统军道:“你的计策,怕不济事,必还用俺大兵扑杀。且看你去如何?” 下贺统军辞了国主,带了盔甲刀马,引了一行步从兵卒,回到幽州城内。将军马点起,分作三队:

“大刀”关胜,舞起青龙偃月刀,纵坐下赤兔马,飞出阵来,也不打话,便与贺统军相拚。到三十余合,贺统军气力不如,拨过刀,望本阵便走。宋江军将要抢峪口,一齐向前。“豹子头”林冲飞马先到,正迎著贺拆,交马只两合,从肚皮上一枪搠著,把那贺拆搠於马下。

却说贺统军引兵前来,正迎著宋江军马。两军相对,林出马,与贺统军交战。战不到五合,贺统军回马便走。

贺统军情知辽兵不胜,欲回幽州时,撞过二将,接住便杀,乃是花荣,秦明,死战定。贺统军欲退回西门城边,又撞见:“双枪将”董平,又杀了一阵。转过南门,撞见朱仝,接著又杀一阵。贺统军不敢入城,撞条大路,望北而走。不提防前面撞著“镇三山”黄信,舞起大刀,直取贺统军。贺统军心慌,措手不及,被黄信一刀,正砍在马头上。贺统军弃马而走,不想胁窝里又撞出杨雄,石秀两步军头领,齐上把贺统军捻翻在肚皮下。

分析:

这一处文字较多,涉及人物较广,但读后感觉贺统军的真实本领不过梁山八骠骑的水平吧,顶多也就五虎后三位的水准。在关胜手下也就安全三十回合,和林冲仅五合不好衡量,与花荣、秦明死战放屁个功夫就跑了,遇董平朱仝杀了一阵,最后死在黄信手里,真是天不开眼。作者这么安排也是有深意的。既说明贺统军武艺不太高,也不太低。说他不高是三十合败关胜,说他不低是连战了众多梁山名将而不死。这样的一个人物还是颇令人敬重的,至于死在黄信手里就是心态问题,给个八骠骑的战队不冤枉的。

至于手下的贺拆就是一个陪衬的,没话说。至于黄信杀贺统军也没话说,幸运而已。最冤的是 贺统军,太幸运了,这么多梁山名将给他做陪衬。

《水浒传》第87回:宋公明大战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将

原著:

当下那个琼妖纳延,横枪跃马,立在阵前。宋江在门旗下看了琼先锋如此英雄,便问:“谁与此将交战?”当下“九纹龙”史进提刀跃马,出来与琼将军挑战。战马相交,军器并举。二将战到三十二合,史进一刀却砍个空,吃了一惊,拨回马望本阵便走。琼先锋纵马赶来。宋兵阵上“小李广”花荣正在宋江背後,见输了史进,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马挨出阵前,觑得来马较近,飕的只一箭,正中琼先锋面门,翻身落马。史进听得背後坠马,霍地回身,复上一刀,结果了琼妖纳延。

分析:

按着书中交代,琼妖纳延既不是兀颜统军下的十一曜大将二十八宿将军,武功不会高到哪里,但实战中却令史进这个八骠骑失手,无不说明史进的这第三十二刀绝非等闲的招数,要不是花荣帮忙,结果还真令人担忧。这一战应说明琼妖纳延至少属于八骠骑上等水平级别或五虎级别。由于琼妖纳延出场太少,无法比较实力,最高不过五虎中的关林水平。

原著:

“病尉迟”孙立飞马直出,迳来奔寇镇远。那孙立的金枪,神出鬼没。寇先锋战不过二十余合,勒回马便走;不敢回阵,恐怕撞动了阵脚,绕阵东北而走。孙立正要建功,那里肯放,纵马赶去。寇先锋去得远了,孙立在马上带住枪,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满弓,觑看寇先锋後心较亲,只一箭,那寇将军听的弓弦响,把身一倒,那枝箭却好射到,顺手只一绰,绰了那枝箭。孙立见了,暗暗地喝采。寇先锋冷笑道:“这厮卖弄弓箭!”便把那枝箭咬在口里,自把枪带在了事环上,急把左手取出硬弓,右手就取那枝箭,搭上弦,扭过身来,望孙立前心窝里一箭射来。孙立早已偷眼见了,在马上左来右去。那枝箭到胸前,把身望後便倒,那枝箭从身上飞过去了。这马收勒不住,只顾跑来。寇先锋把弓穿在臂上扭回身,且看孙立倒在马上。寇先锋想道:“必是中了!”原来孙立两腿有力,夹住宝铠,倒在马上,故作如此,却不坠下马来。寇先锋勒转马,要来捉孙立。两个马头,却好相迎著,隔不的丈尺来去,孙立却跳将起来,大喝一声。寇先锋吃了一惊,便回道:“你只躲得我箭,须躲不得我枪。”望孙立胸前,尽力一枪搠来,孙立挺起胸脯,受他一枪。枪尖到甲,略侧一侧,那枪从肋窝里放将过去。那寇将军却扑入怀里来。孙立就手提起腕上虎眼钢鞭,向那寇先锋脑袋上飞将下来,削去了半个天灵骨。

分析:

这段描述非常精彩。孙立打得出彩,寇镇远战得有度。能在孙立冷箭下逃生并接住箭,武功还真不弱,是个好对手。而孙立躲过寇镇远的正面箭后以诈计杀了他,也是说明孙立武功还是在寇镇远之上。要不是使用枪加鞭的绝活,也许寇镇远不会输的这么快。在这里也能印证琼妖纳延、寇镇远差不多同属于八骠骑级别。

《水浒传》第:88回:颜统军阵列混天象 宋公明梦授玄女法

原著:

朝廷特差御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正受郑州团练使,姓王,双名文斌,此人文武双全,满朝钦钦,王文斌寻思道:“我不就这里显扬本事,再於何处施逞?”便挺枪跃马出阵,与番官更不打话,骤马相交。王文斌挺枪便搠,番将舞刀来迎。战不到二十余合,番将回身便走。王文斌见了,便骤马飞枪,直赶将去。原来番将不输,特地要卖个破绽,漏他来赶。番将轮起刀,觑著王文斌较亲,翻身背砍一刀,把王文斌连肩和胸脯,砍做两段,死於马下。

分析:

堂堂御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王文斌也是一个不着调的主儿,吹捧了半天一上阵就瘪了。真个扫兴。看来御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也不都是货真价实的。尤其是没头脑。这点上关胜比较冷静,不着石宝的道。

第89回:宋公明破阵成功 宿太尉颁恩降诏

原著:

且说兀颜统军,正在中军遣将,只听得四下里喊大振,四面厮杀。急上马时,雷车已到中军,烈焰涨天,炮声震地,关胜一枝军马,早到帐前。兀颜统军,急取方天画戟,与关胜大战。怎禁“没羽箭”张清,取石子望空中乱打,打的四边牙将,中伤者多逃命散走。李应,柴进,宣赞,郝思文,纵马横刀,乱杀军将。兀颜统军见身畔没了羽翼,拨回马望北而走,关胜飞马紧追。正是饶君走上焰摩天,脚下腾云须赶上。

花荣在背後见兀颜统军输了,一骑马也追将来,急拈弓搭箭,将兀颜统军射将去。那箭正中兀颜统军後心,听的铮地一声,火光迸散,正射在护心镜上。却待再射,关胜赶上,提起青龙刀,当头便砍。那兀颜统军披著三重铠甲:贴里一层连环铜铁铠,中间一重海兽皮甲,外面方是锁子黄金甲。关胜那一刀砍过,只透的两层。再复一刀,兀颜统军就刀影里闪过,勒马挺方天戟来迎。两个又战了三五合,花荣赶上,觑兀颜统军面门,又放一箭。兀颜统军急躲,那枝箭带耳根穿住凤翅金冠。兀颜统军急走,张清飞马赶上,拈起石子,望头脸上便打。石子飞去,打的兀颜统军扑在马上,拖著画戟而走。关胜赶上,再狠一刀。那青龙刀落处,把兀颜统军连腰截骨带头砍著,颠下马去。可怜兀颜统军,一世豪杰,一柄刀,一条枪,结果了性命。

分析:

通过上文的叙述,可以说兀颜统军没有和关胜真正的打过。前前后后不过十个回合,但从对战的三个人来看,哪一个都不是弱者。我在想,兀颜统军是个怕死鬼吧,穿那么多铠甲干嘛,保护虽强了,但自身的灵活性降低,有时候能躲过的招式恐怕也要着道。这不,还真的验证了。着了花荣两箭,关胜两刀,张清石子打没打着说的不祥(“打的”一词模糊糊的,是指兀颜为了躲石子而扑在马上,还是着了石子的道扑在马上)。过后细细揣摩,这也许是施老先生给兀颜特设的一个环境。其一,兀颜必败,他若不败,那他的主子怎么输啊。其二,就是通过三员猛将的绝技来凸显兀颜的本领高强。其三,不让关胜单挑兀颜是给关胜留面子,好让关胜稳稳地做好五虎将之首。其四,兀颜在着了花荣第一次箭道后,第二箭算是躲过,基本没有什么损伤,战力仍在,只好让张清骚扰,而又躲过张清飞石,仅凭这些战力就足以说明兀颜的武力要高于关胜。试问整篇水浒,有谁值得关胜、花荣、张清三人一战?有谁躲过了花荣的箭,张清的石子。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恐怕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就算是高于关胜的兀颜也不可能。其五,书中明确交代兀颜光都统军,是辽国第一员上将,十八般武艺,无有不通,兵书战策,尽皆熟闲。有万夫不当之勇。

总之,此一战我认为兀颜>关胜。

《水浒传》第94回:关胜义降三将 李逵莽陷众人

原著:

山士奇原是沁州富户子弟,膂力过人,好使棒;因杀人惧罪,遂投田虎部下,拒敌有功,伪受兵马都监之职。惯使一条四十斤重浑铁棍,武艺精熟。"那边"豹子头"林冲骤马出阵,喝道:"助虐匹夫,天兵到来,兀是抗拒!"捻矛纵马,直抢士奇。二将抢到垓心,两军呐喊,二骑相交,四条臂膊纵横,八只马啼撩乱,礩经五十余合,不分胜负,林冲暗暗喝采。竺敬见士奇不能取胜,拍马飞刀助战,那边"没羽箭"张清飞马接住。四骑马在阵前两对儿杀。张清与竺敬礩至二十余合,张清力怯,拍马便走。竺敬骤马赶来,张清带住花,向锦袋内取一石子,扭过身躯,觑定竺敬面门,一石子飞去,喝声道:"着!"正中竺敬鼻凹,翻身落马,鲜血迸流。

分析:

山士奇能与林冲斗五十余合不败,最起码是五虎将级别。能得到林冲喝彩也说明了山士奇的武功很高,不会低于呼延灼。但再战下去又将如何呢?施老先生从竺敬的角度给出了答案,山士奇打不过林冲。而张清二十余合不敌竺敬,也说明了张清的优势是石子,张清要是没有石子特技是进不了八骠骑的。同时也印证了山士奇武功是高于竺敬的,要不山士奇不可能成为他们的头。

原著:

田虎手下猛将八员,精兵三万镇守。那八员猛将是谁:山士奇陆辉 史定 吴成 仲良 云宗武 伍肃 竺敬(接下来介绍山士奇)

林冲对张清道:"贼人乘我之疲,我等努力向前。"后队索超,徐宁,领兵一齐上前。两边列阵,更不打话,寻对杀。林冲礩伍肃。士奇出马,张清捻朵花接住。吴成,史定双出,索超挥斧跃马,力敌二将。当下两军迭声呐喊,七骑马在征尘影里,杀气业中,灯影般捉对儿杀。正礩到酣闹处,"豹子头"林冲大喝一声,只一矛将伍肃戮下马来。吴成,史定两个战索超,兀是力怯,见那边伍肃落马,史定急卖个破绽,拍马望本阵奔去。吴成见史定败阵,隔开斧要走,被索超挥斧砍为两段。山士奇见折了二将,拨马回阵。张清赶上,手起一石子,打着脑后,头盔铿然有声,惊的士奇伏鞍而走。

分析:

对这段文字有些不解。按照施老先生的排位,山士奇打头,武功在八人中最高。可史定、吴成二人双战索超不济,还被索超杀了吴成,真是一对窝囊废。

另外,这段文字中没有说明战斗的回合数,依据书中内容估计不会超过十个回合。因为张清二十余合不敌竺敬,而山士奇又比竺敬强,张清在山士奇面前是走不过十五个回合的。而索超又以一敌二战史定吴成,只能说明这八个人中,山士奇武功比其他七人高出一大截,其余七人都是低于八骠骑的,说是窝囊废毫不为过。而张清石子击中山士奇再次说明张清的石子特技强悍,也说明山士奇武功顶多也就是一个五虎级别。

《水浒传》第96回:幻魔君术窘五龙山 入云龙兵围百谷岭

原著:

林冲纵马捻矛赶来,大喝:"妖道休走!"北阵里倪麟提刀跃马接住。雷震骤马挺戟助战,这里汤隆飞马,使铁瓜架住,两军迭声呐喊,四员将两对儿在阵前杀。倪麟与林冲礩过二十余合,不分胜败。林冲觑个破绽,一矛搠中马腿,那马便倒,把倪麟颠翻下来,被林冲向心窝卡察的一搠死。雷震正与汤隆战到酣处,见倪麟落马,卖个破绽,拨马便走,被汤隆赶上,把铁瓜照顶门一下,连盔带头打碎,死于马下。

分析:

这段里林冲打仗还是很有技巧的,只是倪麟低于八骠骑,用了二十多回合拿不下,只能说明林冲属于慢热型的选手,一般情况下爆发力不好。而汤隆斩杀雷震是借了林冲的光,要不然不会这么迅速。

《水浒传》第98回: 张清缘配琼英 吴用计鸩邬梨

原著:

女将马前旗号,写的分明:"平南先锋将郡主琼英。"矮脚虎"王英,看见是个美貌女子,骤马出阵,挺飞抢琼英,二将礩到十数余合,王矮虎拴不住意马心猿,法都乱了。琼英想道:"这可恶!"觑个破绽,只一戟,刺中王英左腿。扈三娘飞马抢出来救王英。琼英挺戟,接住杀。顾大嫂见扈三娘礩琼英不过,使双刀拍马上前助战。三女将礩到二十余合,琼英望空虚刺一戟,拖戟拨马便走。扈三娘,顾大嫂一齐赶来。琼英左手带住画戟,右手拈石子,将柳腰扭转,星眼斜□,觑定扈三娘,只一石子飞来,正打中右手腕。扈三娘负痛,早撇下一把刀来,拨马便回本阵。顾大嫂见打中扈三娘,撇了琼英,来救扈三娘。琼英勒马赶来,那边孙新大怒,舞双鞭,拍马抢来。未及交锋,早被琼英飞起一石子,的一声,正打中那熟铜狮子盔。孙新大惊,不敢上前,急回本阵,保护王英,扈三娘领兵退去。

琼英正欲驱兵追赶,猛听的一声炮响,那边"豹子头"林冲,挺丈八蛇矛,立马当先;这边"琼矢镞"琼英,捻方天画戟纵马上前。林冲见是个女子,大喝道:"那泼贱,怎敢抗拒天兵!"琼英更不打话,捻戟拍马,直抢林冲。林冲挺矛来礩。两马相交,军器并举。礩无数合,琼英遮拦不住,卖个破绽,虚刺一戟,拨马望东便走。林冲纵马追赶。南阵前孙安看见是琼英旗号,大叫:"林将军不可追赶,恐有暗算。"林冲手段高强,那里肯听,拍马紧紧赶将来。那绿茸茸草地上,八个马蹄翻盏撒钹般,勃喇喇地风团儿也似般走。琼英见林冲赶得至近,把左手虚提画戟,右手便向绣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觑定林冲面门较近,一石子飞来。林冲眼明手快,将矛柄拨过了石子。琼英见打不着,再拈第二个石子,手起处,真似流星掣电;石子来,吓得鬼哭神惊,又望林冲打来。林冲急躲不迭,打在脸上,鲜血迸流,拖矛回阵。琼英勒马追赶。

分析:

这一处战事繁琐,叙述颇多,但总归一句话,琼英武艺不低,连扈三娘都不是对手,力战扈三娘和顾大嫂二十余合不败,仅凭这点就令人敬畏。其武功应该在八骠骑行列。换句话说,琼英的这次力敌二将是否可看作王寅战孙立、黄信等的一个翻版。而后琼英战林冲是在自己战损10 20 X回合后的结果。比较扈三娘战呼延灼一节,琼英战力应该略高于扈三娘或二人持平。而林冲战力再次凸显,不管琼英是否有战损,败于林冲是必然的。从林冲对战两位英雄女将的效果来看,林冲枪法是女将的克星,走的回合都不是太多,这也反映出女将仅凭武功与男性作战不会有太多的便宜,但从协助类手段看,很多男人都会吃亏。

《水浒传》第99回:花和尚解脱缘缠井 混江龙水灌太原城

原著:

"董平大怒,喝道:"天兵到此,兀是抗拒!"拍马挺双,直抢樊玉明。那边樊玉明纵马捻来迎。二将礩到二十余合,樊玉明力怯,遮架不住,被董平一,刺中咽喉,翻身落马。

那边冯翊大怒,挺条浑铁,飞马直抢董平。那边"小李广"花荣,骤马接住杀。二将礩到十合之上,花荣拨马,望本阵便走。冯翊纵马赶来,却被花荣带住花,拈弓搭箭,扯得那弓满满的,扭转身躯,觑定冯翊较亲,只一箭,正中冯翊面门,头盔倒卓,两脚蹬空,扑通的撞下马来。花荣拨转马,再一,结果了性命。顾恺早被林冲搠翻;

分析:

这里的文字没有什么可比之处。比较空间基本没有,只能说明董平勇猛,花荣射技,林冲高强。

原著:

那卞祥是庄家出身,他两条臂膊,有水牛般气力;武艺精熟,乃是贼中上将。当下两军相对,旗鼓相望,两阵里画角齐鸣,鼍鼓迭擂。北将卞祥,立马当先,头顶凤翅金盔,身挂鱼鳞银甲,九尺长短身材,三牙掩口髭须,面方肩阔,眉竖眼圆,跨匹冲波战马,提把开山大斧。

南阵里"九纹龙"史进骤马出阵,大喝:"来将何人?快下马受缚,免污刀斧!"卞祥呵呵大笑道:"瓶儿罐儿,也有两个耳朵。你须曾闻得我卞祥的名字么?"史进喝道:"助逆匹夫,天兵到此,兀是抗拒!"拍马舞三尖两刃八环刀,直抢卞祥。卞祥也抡大斧来迎。二马相交,两器并举,刀斧纵横,马蹄撩乱,礩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这边花荣爱卞祥武艺高强,却不肯放冷箭,只拍马挺枪,上前助战。卞祥力敌二将,又礩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败。北阵中将士,恐卞祥有失,急鸣金收兵。

分析:

这里的描述点有三:一是史进在卞祥马前走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败。说明卞祥也就五虎级别,史进是五虎里较弱的一个。二是花荣参战,卞祥力敌史进、华荣又战三十余合,不分胜败,说明卞祥战力不错,有可能强于五虎级别。三是文中暗示,花荣帮史进,说明二人再战下去,卞祥胜;北将恐卞祥有失,急鸣金收兵,说明再战下去卞祥会输。四是文中通过花荣的视角赞扬卞祥武艺高强,爱惜卞祥这个武才人。四点的结论是卞祥至少是五虎级别。至于高出五虎将级别目前还看不出来。

《水浒传》第:107回:宋江大胜纪山军 朱武打破六花阵

原著:

宋阵中河北降将金鼎,黄钺,要干头功,两骑马一齐抢出阵来,喝骂道:"反国逆贼,何足为道!"金鼎舞着一把泼风大刀,黄钺捻浑铁点钢,骤马直抢袁朗,那袁朗使着两个钢挝来迎:三骑马丁字儿摆开杀。三将礩过三十合,袁朗将挝一隔,拨转马便走。金鼎,黄钺驰马赶去,袁朗霍地回马,金鼎的马稍前。金鼎正抡刀砍来,袁朗左手将挝望上一迎,铛的一声,把那刀口砍缺。金鼎收刀不迭,早被袁朗右手一钢挝,把金鼎连盔透顶,打得粉碎,撞下马来。黄钺马到,那根早刺到袁朗前心。袁朗眼明手快,将身一闪,黄钺那根刺空,从右软胁下过去。袁朗将左臂抱了那把挝,右手顺势将挟住,望后一扯,黄钺直跌入怀来。袁朗将手拦腰抱住,捉过马来,掷于地上。

宋阵里"霹雳火"秦明,见折了二将,心中大怒,跃马上前,舞起狼牙棍,直取袁朗,袁朗舞挝来迎。两个战到五十余合……

那边秦明,袁朗两个,已礩到一百五十余合,贼阵中主帅李怀,在高阜处看见女将飞石利害,折了滕□,即令鸣金收兵。秦明,呼延灼见贼将骁勇,也不去追赶。袁朗,秦明,两家各自回阵,贼兵上山去了。

分析:

这里需要点个赞,袁朗真英雄也。一战杀一将,擒一将,一百五十余合平秦明,共计战了一百八十余合,真头子了。起码一个五虎将级别。算上后文的死,都不是死在他人手里,感觉很遗憾。

个人认为在施老先生的心里袁朗强于秦明。

《水浒传》第108回:乔道清兴雾取城 小旋风藏炮击贼

原著:

西阵里偏将卫鹤,舞大刀,拍马当先。宋阵中山士奇跃马挺,更不打话,接住杀。两骑马在阵前礩过三十合,山士奇挺刺中卫鹤的战马后腿,那马后蹄蹒将下去,把卫鹤闪下马来,山士奇又一戮死。

西阵中酆泰大怒,舞两条铁简,拍马直抢山士奇。二将礩到十合之上,卞祥见山士奇礩不过酆泰,捻拍马助战。被酆泰大喝一声,只一简,把山士奇打下马来,再加一简,结果了性命,

拍马舞剑来迎。怎奈卞祥更是勇猛。酆泰马头到,大喝一声,一刺中酆泰心窝,死于马下。两军大喊。西阵主帅杜,见连折了二将,心如火炽,气若烟生,挺一条丈八蛇矛,骤马亲自出阵。宋阵主帅卢俊义也亲自出阵,与杜礩过五十合,不分胜败。杜那条蛇矛,神出鬼没。

分析:

这里是水浒写的最乱的一处,给水浒武功迷们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山士奇战林冲五十余合不败,堪称一次经典战;而今又三十余合斩卫鹤,十余合斗酆泰,历经四十余合不败,又堪称经典。

只是书中借助卞祥的视角,告诉读者山士奇武功低于酆泰。在没有外界因素的前提下,山士奇能和酆泰战多少回合是广大读者所想见的,但是这个愿望被卞祥给破坏了。他的加入使酆泰使出了绝活,也使山士奇有所懈怠,这直接导致了山士奇的速死,也许这罪魁祸首就是卞祥。

不过从这段里,我们看到酆泰的爆发力非常强,在卞祥助阵的情况下,立马斩杀山士奇,说明酆泰十分可怕,要想杀五虎级别的将官只是十余回合后瞬间的事。

只是让人不理解,既然杀了山士奇,也就有充裕的时间来战卞祥,怎么会瞬间被卞祥所杀呢?按着书中交代,这是卞祥的一次超水平发挥,“更是勇猛”的结果。卞祥的这次快热型爆发是BOSS级别的。而酆泰的死只能是一个特殊的案例。在自己发完BOSS斩杀山士奇后,自己的小宇宙损耗太甚,其武功降到了低于八骠骑的水平了。换句话说,此时来一个五虎级别的绝活,酆泰都必死无疑。除了这种解释没有其他。

这里杜与卢俊义的五十合,不分胜败,充分说明了杜的实力,更有施老先生的美赞“那条蛇矛,神出鬼没”,只这一战,杜就可名列五虎关、林级别。

从这一战中我们不妨总结一个规律:发BOSS杀人容易,但发完BOSS后也容易被人杀。

原著:

孙安见卢先锋不能取胜,挥剑拍马助战。贼将卓茂,舞条狼牙棍,纵马来迎。与孙安礩不上四五合,孙安奋神威,将卓茂一剑,斩于马下。拨转马,骤上前,挥剑来砍杜。杜见他杀了卓茂,措手不及,被孙安手起剑落,砍断右臂,翻身落马;卢俊义再一,结果了性命。

分析:

这几句的描述很有讲究。孙安杀卓茂不足为奇,奇的是一个“骤”字和一个“措”,意在告诉读者孙安杀杜堂纯属于意外,谓之高手过招一点都马虎不得。不能说明常态下的杜堂会输给孙安。二人有的一拼是真的。不过从与卢俊义的一战来看,孙安胜率比较大。因为孙安在卢俊义马前走过一百回合了,而杜堂只有五十回合。另外,孙安能连续快速杀两将,充分说明了体力潜质非常好,能连续使用高技能。爆发力又非常的好,让人质疑。

从这一战中我们又可总结第二个规律:高手过招一点都不能分神,稍以分神就被秒杀。

这里我有一个疑问,作者从孙安的视角看卢俊义不能取胜,是指打不过杜堂还是短时间内搞不定杜堂。这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区别就在于孙安战卢俊义八十至一百回合,从卢俊义的心思中想收降孙安,不会对孙安下杀手;而从孙安的实战中,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实力,卢俊义凭借武功是打不赢自己的,而自己反而会赢得卢俊义。所以看到卢俊义胜不得杜堂,所以才来帮忙的。这里涉及到三人武力的高低。假使孙安从与卢俊义的一战中判断:

卢俊义攻击力A,防御力A,耐力A

孙 安攻击力A,防御力A,耐力A

杜 堂攻击力A,防御力A,耐力A 的话,自然会出来帮忙。这样卢俊义的武功就会大打折扣。至少孙安、杜堂要在卢俊义之上。尤其文中没有表扬卢俊义而大加赞赏杜堂的本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