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水浒》武功能力解析

《水浒》因位列四大名著而备受人品读,我爱水浒,更爱水浒中的一些重要人物,尤其欣赏他们的武功而成为日常谈资论道的话题。近日,在网上浏览欣赏,再次目睹了众好汉们对水浒英雄的武功排榜,受益匪浅。尤其是一些经典的比较更是让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于是乎再次走进水浒里畅游,也想研一研,说一说,表表自己的看书心得,以分享给哪些不曾熟识的朋友们以切磋共勉。

下面就是我依据《水浒》著作分析的一些案例,误差之处,敬请指正。拜谢。

《水浒传》第11回: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

原著:

此时残雪初晴,薄云方散。溪边踏一片寒冰,岸畔涌两条杀气。 一往一来,斗到三十来合,不分胜败,两个又斗了十数合。正斗到分际,只见山高处叫道:“两位好汉,不要斗了。”林冲听得,蓦地跳出圈子外来。

分析:

施老先生写得好,不说二人输赢,只说“斗到分际”,这就是启发式看书。依据水浒全书,林冲≥杨志是没有悬念的。值得推敲的是要赢得一方先跳出圈子这是为什么呢?应该要输的一方先退才对呀。其实不然,这场胜负的搏斗中,战场已经不是杨志所能控制的,而是赢家林冲控制的。

《水浒传》第12回:青面兽北京斗武 急先锋东郭争功

原著:

索超忿怒,轮手中大斧,拍马来战杨志;杨志逞威,捻手中神枪来迎索超。两个在教场中间,将台前面。二将相交,各赌平生本事。一来一往,一去一回;四条臂纵横,八支马蹄撩乱。两个斗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月台上梁中书看得呆了。

分析:

杨志战周谨三十回合完胜,后又战索超五十余合,不分胜败,前后八十回合,足见杨志耐力不低。杨志用枪,属于技巧型的,灵活型的;索超用斧,属于力量型的,勇猛型的,这符合“急先锋”的绰号。但前后八十回合不败,联系二人战例,说明杨志武功应该略高于索超。要见分晓恐怕得单挑八十回合后。

《水浒传》第16回: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原著:

杨志道:"怎奈这秃厮无礼!且把他来出口气!"挺起手中朴刀来奔那和尚。两个就在林子里一来一往,一上一下,两个放对。直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败。那和尚卖个破绽,托地跳出圈子外来,喝一声"且歇"。两个都住了手。杨志暗暗地喝采道:"那里来的和尚!真个好本事,手段高!俺却刚刚地只敌得住他!"

分析:

按照文本的交代,杨志喝彩鲁智深好本事,手段高,刚抵得住,说明杨志确实打不过鲁智深。而鲁达的“且歇”,不是打不过杨志,依据下文,而是鲁达有些认出了杨志的身份。总之,凭借这段的叙述,杨志四十合要输林中,从此中角度看林冲>鲁智深>杨志是没的说。

《水浒传》第33回: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

原著:

秦明轮动狼牙棒,直奔花荣。花荣大笑道:"秦明,你这原来不识好人饶让。我念你是个上司官,你道俺真个怕你!"便纵马挺,来战秦明。两个交手,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败。花荣连斗了许多合,卖个破绽,拨回马,望山下小路便走。秦明大怒,赶将来。花荣把去了事环上带住,把马勒个定,左手拈起弓,右手拔箭;拽满弓,扭过身躯,望秦明盔顶上,只一箭,正中盔上,射落斗来大那颗红缨,却似报个信与他。秦明了一惊。

分析:

这段文字有讲究。花荣战秦明有饶让的意味,包括不杀秦明。但这里只能说华荣仅凭枪术是赢不了秦明的。但华荣枪+弓箭确实是好多高手的招魂牌。或者说花荣枪+弓>秦明>花荣单枪.

《水浒传》第46回:扑天雕两修生死书,宋公明一打祝家庄

原著:

祝彪纵马去战李应。两个就独龙冈前,一来一往,一下一下,斗了十七八合。祝彪战李应不过,拨回马便走。李应纵马赶将去。祝彪把枪横担在马上,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满弓,觑得较亲,背翻身一箭,李应急躲时,臂上早着。

分析:

有人说李应武功了得,有八骠骑之能。林冲战祝龙二十余合不下,而李应战高于祝龙的祝彪方十七八合便败,说明李应武功高强,超出林冲。

李应武功比较高我是同意的。但联系上下文,祝彪十七八合便走,不是支持不住李应的的攻势,而是出于自身实际的考量。祝彪打不过李应是真的,想射杀李应也是真的,正是出于这种考量,祝彪才在十七八合拨马便走。倘使李应能躲过祝彪的箭则证明李应武功确实高出祝彪许多。而事实却非如此,祝彪的一箭射中李应,若非杨雄、石秀救护,李应已经挂了,还谈什么能不能的,高不高的,一点意义都没有。由此战来看,李应也就八骠骑的本领。

假设祝彪=庞万春,欧鹏尚能接住庞万春的箭,李应也应该躲过祝彪的箭。因为庞万春是箭中高手,而祝彪不是。

《水浒传》第49回:吴学究双掌连环计,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原著:

孙立问道:“小将军今日拿得甚贼?”祝彪道:“这们夥里有个甚么小李广花荣,法好生了得。斗了五十余合,那走了。我待要赶去追他,军人们道:“那好弓箭,因此各自收兵回来。”

分析:

这二人对话说明祝彪武功不弱,竟能在花荣马前走上五十合不败。作为祝彪的经典战例,是否可以比较李应与花荣的高低呢?单从书中的叙述看,祝彪在李应马前应该走不上五十回合。因此,仅从武功上而论,李应可能要稍高于花荣,但李应战例少,紧靠这一例不是很能说明问题。暂且并列也就是了。

原著:

第一轮:林挺起丈八蛇矛,和祝龙交战。连斗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

第二轮:且说东路祝龙斗林冲不住,飞马望庄后而来。

宋江看得眼也花了。这边秦明和祝龙到十合之上,祝龙如何敌得秦明过。

分析:

林冲和祝龙一战属无效战例,是配合孙立做内应的伪战例。第二战虽未说明战了多久,但祝龙败于林冲是没有争议的。但从秦明与祝龙的一战中,感觉祝龙挺不过二十回合,尤其是在秦明勇猛的气势下。此战无法说明林冲、秦明孰高孰低。

原著:

欧鹏便来迎住栾廷玉杀。栾廷玉也不来交马,带住时,刺斜里便走。欧鹏赶将去,被栾廷玉一飞,正打着,翻筋斗下马去。邓飞大叫;"孩儿们!救人!"舞着铁链迳奔栾廷玉。宋江急唤小喽罗救得欧鹏上马。那祝龙当敌秦明不住,拍马便走。栾廷玉也撇了邓飞,来战秦明两个斗了一二十合,不分胜败。栾廷玉卖个破绽,落荒即走。秦明舞棍迳赶将去。栾廷玉便望荒草之中,跑马入去。秦明不知是计,也追入去。原来祝家庄那等去处都有人埋伏;见秦明马到,拽起马索来,连人和马都绊翻了,发声,捉住了秦明。

分析:

栾廷玉作为祝家庄的教师武功不弱,应该和孙立差不多。与秦明一二十合不败不是他的真实战例,而用计捉了秦明也不是他的有效战力。倘使用孙立作为尺子,栾廷玉和秦明应该在五十合左右分际。我认为仅从武功方面比较秦明≥栾廷玉,而从智谋加武力角度则栾廷玉胜。

《水浒传》第51回:李逵打死殷天赐 柴进失陷高唐州

原著:

林冲喝道:『你这个害民的强盗!我早晚杀到京师,把你那厮欺君贼臣高俅碎尸万段,方是愿足!』军官队里转出一个统制官。林冲见了,迳奔于直。两个战不到五合,于直被林冲心窝里一蛇矛刺著,翻筋斗下马去。军官队里又转出一个统制官,姓温双名文宝;使一条长枪,骑一匹黄骠马,直奔林冲,秦明见了,大叫:『哥哥稍歇,看我立斩此贼!』两个约斗十合之上,秦明放个门户,让他枪搠进来,手起棍落,把温文宝削去半个天灵盖,死放马下,那马跑回本阵去了。

分析:

于直和温文宝都是高廉手下的统制官,武功可视为差距不大,一个在林冲手下走了不到五合被杀,一个和秦明斗了十合之上,是否说明林冲在憎恨高俅盛怒之下,善心顿敛,这是实际武力的表现。而秦明在林冲胜利的鼓舞下以良好的状态取胜,也足以说明林冲的武功高于秦明。

《水浒传》第54回:高太尉大兴三路兵 呼延灼摆布连环马

原著:

吴用便道:『我闻此人乃开国功臣河东名将呼延赞之後,武艺精熟;使两条钢鞭,卒不可近。必用能征敢战之将,先以力敌,後用智擒。』第二拨豹子头林冲已到,便叫:『秦统制少歇,看我战三百合理会!』冲挺起蛇矛,奔呼延灼。两个正是对手:枪来鞭去花一团,鞭去枪来锦一簇。两个斗到五十合之上,不分胜败。第三拨小李广花荣军到,阵门下大叫道:『林将军少歇,看我擒捉这厮!』林冲拨转马便走。呼延灼因见林冲武艺高强,也回本阵。

分析: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梁山已经做好了生擒呼延灼的准备,林冲与呼延灼一战只是试探性的,目的是了解呼延大军的实力,为生擒呼延灼做准备。此战不能证实林冲的真实战力。但施老先生还是给出了答案,以呼延灼的侧面描述来说明林冲战力高,不输于自己而保存真实的战力,足见呼延灼的统军能力。不过从呼延灼的视角看,林冲应该高于呼延灼,二人要想分出胜负,常态下要七八十合以上吧。

原著:

韩滔挺槊跃马,来战秦明,两个斗到二十余合,韩滔力怯,花荣大怒,也不答话,便与彭圯交马。两个战二十余合,呼延灼看看彭圯力怯,<PRE></PRE>

分析:<PRE></PRE>

韩滔、彭圯为呼延灼正副先锋,武功差距不大,二人在秦明、花荣手下各走了二十余合力怯,说明秦明、花荣间的武功差距不大。但单从武功而论,秦明≥花荣<PRE></PRE>

原著:

扈三娘去战彭圯,两个正在征尘影里,杀气阴中,一个使大杆刀,一个使双刀。两个斗到二十余合,一丈青把双刀分开,回马便走。彭圯要逞功劳,纵马赶来。一丈青便把双刀挂在马鞍轿上,袍底下取出红绵套索,上有二十四个金钩,等彭圯马来得近,扭过身躯,把套索望空一撒,看得亲切。彭圯措手不及,早拖下马来。

分析:

彭圯刚和花荣战二十余合力怯,又回头迎战一丈青扈三娘二十余合,在战力不输给扈三娘的前提下,首先说明扈三娘的武功是低于花荣的,至少在气势上,威势上是输于花荣的;其次,扈三娘在武功上不易赢彭圯的前提下,使用了自己的特长,说明扈三娘还是很有智慧的。

原著:

一丈青便拍马来迎敌。呼延灼恨不得一口水吞了那一丈青。两个斗到十合之上,急切赢不得一丈青,呼延灼心中想道:『这个泼妇人,在我手里斗了许多合,倒恁地了得!』心怀意急,卖个破绽,放他入来,把双鞭只一盖,盖将下来;--那双刀在怀里。--提起右手钢鞭,望一丈青顶门上打下来。被一丈青眼明手快,早起刀,只一隔,右手那口刀望上直飞起来。好那一鞭打将下来,正在刀口上,铮地一声响,火光迸散。一丈青回马望本阵便走。呼延灼纵马赶来。

分析:

这段文字很真实,副先锋彭圯被擒。呼延灼大怒。扈三娘在此种环境下与之斗到十合之上,并在呼延灼使用了诡计或者说绝招的前提下安全脱身,足见扈三娘的实力。此战对于呼延灼和扈三娘来说,都是在消耗一定体力的前提下完成的。呼延灼已经战了50+3+10=63回合,扈三娘战了20+10=30回合。呼延灼在超出扈三娘一倍体力的前提下战败扈三娘,说明呼延灼的武功还是远高于扈三娘的。

另外,这段和林冲生擒扈三娘一节具有可比性。更加说明林冲≥呼延灼。

原著:

一丈青飞刀纵马,直奔林。林挺丈八蛇矛迎敌。两个不到十合,林卖个破绽,放一丈青两口刀砍入来,林把蛇矛逼个住,两口刀逼斜了,赶拢去,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挟过马来。宋江看见,喝声采,不知高低。

分析:

扈三娘在有很大体力消耗的前提下,赢了数场,兴奋大发,处于巅峰状态。在遇到林冲后,二人斗不到十合便被生擒活捉,足见林冲在紧急状态下的实力。要知道杀人和生擒是有很大区别的。在同样具有战损的情况下战败扈三娘,说明林冲与呼延灼实力相当,而在战败与生擒难度的前提下,在侧面烘托林冲语言的前提下,施老先生更倾向于林冲的武功,这是林冲高于呼延灼的有力证据。不过这一战林冲还是占了点便宜,他之前没有战损。

原著:

病尉迟孙立与呼延灼一战。两个在阵前左盘右旋,斗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

分析:

呼延灼在战损六十三回合后,战孙立三十回合不输,而孙立赢不了呼延灼,也说明了呼延灼的武功要高于孙立。尤其在耐力方面,呼延灼可谓能者强者,精力充沛。

原著:

只见柳林中飞出一彪人马来,约有七八百人。当先一个好汉,便是曾家第四子曾魁,高声喝道:「你等梁山泊反国草寇!我正要来拿你解官请赏,原来天赐其便!还不下马受缚,更待何时!」晁盖大怒,回头一看,早有一将出马去战曾魁。那人是梁山泊初结义的好汉豹子头林冲。两个交马,斗了二十余合,曾魁料道斗林冲不过,掣枪回马便往柳林中走,林冲勒马不赶。

分析:

曾魁是史文恭的徒弟,能在林冲手下走过二十余合,其能已经接近八骠骑的本领了。从此战中看,史文恭二十回败秦明,至少说明史文恭枪法比林冲更凌厉。总体说,秦明高于曾魁。

《水浒传》第56回: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原著:

鲁智深轮动铁禅仗,呼延灼舞起双鞭,二马相交,两边呐喊。斗至四五十合不分胜败。呼延灼暗暗喝采道:这个和尚倒恁地了得!两边鸣金,各自收军暂歇。呼延灼少停,耐不得,再纵马出阵,大叫:贼和尚!再出来与你定个输赢,见个胜败!鲁智深待正要出马,杨志叫道:大哥少歇,看酒家去捉这厮!舞刀出马来与呼延灼交锋。两个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败。呼延灼又暗暗采道:怎的那里走出这两个来!恁地了得!

呼延灼道:本待是「瓮中捉氅,手到拿来,」无端又被一伙强人前来救应。数内一个和尚,一个青脸大汉,二次交锻,各无胜败。这个武艺不比寻常,不是绿林中手段;因此未曾拿得。

分析:

这两段中,呼延灼力战鲁智深和杨志,并暗暗喝彩二人,说明鲁智深和杨志武艺确实不低,单凭武功一时半会儿还真拿不得。这里也反映出呼延灼的耐力之强,力敌二将达八十至一百回合,但武功还是低于林冲高于二将的,至少是比杨志要高。

《水浒传》第60回:吴用智赚玉麒麟 张顺夜闹金沙渡

原著:

卢俊义大怒,著手中朴刀来斗李逵。李逵轮起双斧来迎。两个斗不到三合,李逵托地跳出圈子外来。转过身望林子里便走。卢俊义看时,却是一个胖大和尚,身穿直裰,倒提铁禅杖。卢俊义喝道:「你是那里来的和尚?」鲁智深大卢俊义焦躁,大骂:「秃驴敢如此无礼!」著朴刀,直取鲁智深。鲁智深轮起铁禅杖来迎。两个斗不到三合,鲁智深拨开朴刀,回身便走。卢俊义赶将去。正赶之间,喽罗里走出行者武松,轮两口戒刀,卢俊义不赶智深,迳取武松。又不到三合,武松拔步便走。卢俊义骂道:「草贼休走!」手中朴刀,直取刘唐。方才斗得三合,剌斜里一个人大叫道:「员外,没遮拦穆弘在此!」当时刘唐穆弘两个,两条朴刀,双斗卢俊义。正斗之间,不到三合,只听得背後脚步响。

分析:

在这一段里,吴用用计智取卢俊义,为什么施老先生只用三回合,这与生擒呼延灼的计谋有何区别,这里是有门道的。

前文书说过:“北京城里是有个卢员外,双名俊义,绰号玉麒麟;是河北三绝;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

这里有几个点主要注意:<PRE></PRE>

一是暗示卢俊义的武艺高于呼延灼,三个回合是确保梁山好汉们的安全,防止因卢俊义武功过高出现意外情况;<PRE></PRE>

二是为了骗取卢俊义,动用了超出呼延灼计谋的人力物力,用人之多来消耗卢俊义的体力;<PRE></PRE>

三是赞扬卢俊义棍棒天下无对,而不说枪棒无对,这一字之差说明了什么?有什么暗示吗?只是我不解,卢俊义那么有钱,为何不骑马绰枪,用自己后来的特长一搏,施老先生这么安排究竟是为了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艺高人胆大,用己之短也能赢得梁山泊诸将,和文中的“你们不要胡说,谁人敢来赚我!梁山泊那夥贼男女打甚麽紧!我看他如同草芥,兀自要去特地捉他,把日前学成武艺显扬於天下,也算个男子大丈夫!”在卢俊义眼里,梁山草寇不值一提,就是小儿科。<PRE></PRE>

《水浒传》第61回:放冷箭燕青救主 劫法场石秀跳楼

原著:

只见一人捧出一袱锦衣绣袄与卢俊义穿了。只见八个小喽罗抬过一乘轿。推卢员外上轿便行。只见远远地早有二三十对红纱灯笼,照著一簇人马,动著鼓乐,前来迎接;为头宋江,吴用,公孙胜,後面都是众头领。只见一齐下马。卢俊义慌忙下轿,宋江先跪,後面众头领排排地都跪下。卢俊义亦跪在地下道:「既被擒捉,只求早死!」宋江道:「且请员外上轿。」众人一齐上马,动著鼓乐,迎上三关,直到忠义堂前下马,请卢俊义到厅上,明晃晃地点著灯烛。宋江向前陪话,道:「小可久闻员外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幸得拜识,大慰平生!却才众兄弟甚是冒渎,万乞恕罪。」吴用向前道:「昨奉兄长之命,特今吴某亲诣门墙,以卖卦为由,赚员外上山,共聚大义,一同替天行道。」宋江便请卢俊义坐第一把交椅。卢俊义大笑道:「卢某昔日在家,实无死法;卢某今日到此,并无生望。要杀便杀,何得相戏!」宋江陪笑道:「岂敢相戏?实慕员外盛德,要从实难!」吴用道:「来日却又商议。」当时置酒备食管待。卢俊义无计奈何,只得默默饮数杯,小喽罗请去後堂歇了次日,宋江杀牛宰马,大排筵宴,请出卢员外来赴席;再三再四偎留在中间坐了。酒至数巡,宋江起身把盏陪话道:「夜来甚是冲撞,幸望宽恕。虽然山寨窄小,不堪歇马,员外可看『忠义』二字之面。宋江情愿让位,

分析:<PRE></PRE>

卢俊义奠定梁山地位不是仅凭借武功的地位,这有宋江的诸多因素。文中宋江对卢俊义的阿谀逢迎是显而易见的。水浒这部书中宋江对卢俊义和关胜皆是如此,奉为神明。看来古人对家族地位是非常重视的。

《水浒传》第62回:宋江兵打大名城 关胜议取梁山泊

原著:

索超纵马直居秦明。二匹劣马相交,两个急人发愤,众军呐喊,斗过二十余合,不分胜败。

分析:<PRE></PRE>

这一战可以作为索超与关胜一战的比较。至少说明关胜高于秦明。

《水浒传》第63回: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原著:

索超听了,并不打话,直抢过来,迳奔关胜。关胜也拍舞刀来迎。两人斗无十合,李成却在中军看见索超战关胜不下,自舞双刀出阵,夹攻关胜。

分析:

有人读书断章取义,说关胜不到十合战败索超,纯属无稽之谈。“不下”是赢不了的意思,这里只能说索超打不过关胜是毋庸置疑的,至于索超能在关胜马前走多少回合是令人期待的。可是很遗憾,施老先生在这里卖了个关子,只借助李成的视角来写。另外,索超之前刚受了伤,也许会有一些影响。

原著:

版本一:

“霹雳火秦明听得,大怒,手舞狼牙棍,纵坐下马,直抢过来。关胜也纵马出迎,来斗秦明。林冲怕他夺了头功,猛可里飞抢过来,迳奔关胜。三骑马向征尘影里,转灯般厮杀。宋江看了,恐伤关胜,便教鸣金收军。”

版本二:

宋江看见关胜天表亭亭,与吴用指指点点喝采,回头又高声众将道:「将军英雄,名不虚传!」只这一句,林冲大怒,叫道:「我等弟兄,自上梁山,大小五七十阵,未尝挫锐气,今日何故灭自己威风!」说罢,挺枪出马来取关胜。关胜见了大喝道:「水泊草寇,我不直得便凌逼你!」单唤宋江出来,吾要问他意背反朝廷!宋江在门旗上听了,喝住林冲,纵马亲自出阵,欠身与关胜施礼,说道:「郓城小吏宋江谨参,一惟将军问罪。」关胜喝道:「汝为小吏,安敢背叛朝廷?」宋江答道:「盖为朝廷不明,纵容奸臣当道,不许忠良进身,布满滥官污吏,陷害天下百姓。未江等替天行道,并无异心。」关胜喝道:「分明草贼!替何天?替何道?天兵在此,还巧言令色!若不下马受缚,著你粉骨碎身!」猛可里霹雳火秦明听得,大叫一声,无狼牙棍,纵马直抢过来;林冲也大叫一声,挺枪出马,飞抢过来。两将双取关胜。关胜一齐迎住。

三骑马向征尘影里,转灯般厮杀。宋江忽然指指点点,便教鸣金收军。林冲,秦明回马,一齐叫道:「正待擒捉这厮,兄长何故收军罢战?」宋江高声道:「贤弟,我忠义自守;以两取一,非所愿也。纵使一时捉他,亦令其心不服。吾看大刀义勇之将,世本忠臣;乃祖为神,家家家庙。若得到此人上山,宋江情愿让位。」林冲,秦明变色各退。当日两边各自收兵。且说关胜回到寨中,下马卸甲,心中暗忖道:「我力斗二将不过,看看输与他了,宋江倒收了军马,不知是何意思?」

分析:

什么是地位,此段文字就已经确立了关胜的地位。别说是五虎将之首,就是梁山之主也坐得。从这些文字里我们可以看到,宋江第一眼就喜欢、仰慕关胜了,就有收降之意了。与关胜说话低声下气的,在宋江眼里,关胜就是神。仅这一点林冲和秦明的地位是远远不如的。

至于关胜力战林冲和秦明多久,文中没有交代,但从字里行间中,估计不到十个回合。其理由是“宋江看了”看的不会太久,“宋江忽然指指点点”是发现了关胜危险。被宋江奉为神明的关胜不能死,更不能输在林冲和秦明的手里,那样的话别说是宋江心中的神,就是后来的五虎之首也做不成了。这个推测的理由还有林、秦对宋江的质问,宋江的回答已经非常的明显了。而关胜的暗忖更加真实的再现了林秦组合的可怕战力。感觉秦明属于急战型的,勇猛型的,防御力低的类型将领架不住这暴风骤雨般的猛攻,只有防御力高的加上进攻型强的,才是秦明的致命对手。而史文恭二十回击败秦明就可定位强进攻型选手。

原著:

却说林冲,花荣自引一支军马,截住郝思文。月明之下,三马相交,斗无二三十合,郝思文气力不加,回马便走。肋後撞出个女将一丈青扈娘,撒起红锦索,把郝思文拖下马来。步军向前,一齐捉住,解投大寨。话分两处。这边秦明,孙立引一支军马去捉宣赞,当路劈面撞住。宣赞拍马大骂:「草贼匹夫!当吾者此,避我者生!」秦明大怒,跃马挥狼牙棍直取宣赞。二马相交,约斗数合,孙立侧首过来,宣赞慌张,刀法不依古格,被秦明一棍搠下马来,三军齐喊一声,向前捉住。<PRE></PRE>

分析:<PRE></PRE>

这一段感觉郝思文很厉害,能在林冲、花荣底下斗二三十合,实力应该很可怕,要不就是林冲、花荣很无能。可大量事实说明林冲、花荣战力是可怕的,死在二人武功手上的对手很多,尤其是林冲,而花荣多为箭杀。要解开这个谜,尚需要多看书,研究一下郝思文或华荣的帮战情况。<PRE></PRE>

《水浒传》第66回:宋江赏步三军关 胜降水火二将

原著:

单廷娃争先出马,开城门,放下吊桥,引五百黑甲军,飞奔出城迎敌;门旗开处,大骂关胜:“辱国败将!何不就死!”关胜听了,舞刀拍马。两个不到五十余合,关胜勒转马头,慌忙便走,单廷娃随即赶将来。约赶十余里。关胜回头喝道:“你这厮不下马受降,更待何时!”单廷挺枪直取关胜後心。关胜使出神威,拖起刀背,只一拍,喝一声“下去!”单廷下马。

分析:

这段文字也有讲究。单廷娃这个低于八骠骑的人物竟能在关胜马前走近五十余合,让人摸门不着。但联系下文不难看出,关胜是有意擒单廷娃。单廷娃有水攻的法宝,打不过就跑,关胜必须给单延娃一种错觉,在武功上不输给关胜,这才有关胜佯败,单廷娃追赶,等到单廷娃的水攻远远不能发挥威力的时候,关胜才露出真武功,让单廷娃下马单廷娃就乖乖地下去了。这说明单廷娃和关胜的武功差距还是很远的,五十回合是个假象。

《水浒传》第67回:宋公明夜打曾头 市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原著:

小温候吕方,拍坐下马,挺手中方天画戟,直取曾涂。两马交锋,二器并举。到三十合以上,郭盛在门旗下,看见两个中间,将及输了一个。原来吕方本事敌不得曾涂;三十合已前,兀自抵敌不住;三十合已後,戟法乱了,只办得遮架躲闪。郭盛只恐吕方有失,便骤坐下马,捻手中方天画戟,飞出阵来,夹攻曾涂。三骑马在阵前绞做一团。原来两枝戟上都拴著金钱豹尾。吕方、郭盛要捉曾涂,两枝戟齐举,曾涂眼明,便用枪只一拨,却被两条豹尾搅住朱缨,夺扯不开。三个各要掣出军器使用。小李广花荣在阵中看见,恐怕输了两个,便纵马出来,左手拈起雕弓,右手急取箭,搭上箭,拽满弓,望著曾涂射来。这曾涂却好掣出枪来,那两枝戟兀自搅做一团。

说时迟,那时疾:曾涂掣枪,便望吕方项根搠来。花荣箭早先到,正中曾涂左臂,翻身落马。吕方、郭盛,双戟并施,曾涂死於非命。

分析:

吕方在曾涂手下仅能走到三十合以上,说明曾涂差不多属于八骠骑行列。加入郭盛后,二人暂时获得优势,可惜默契度不够,搅住朱缨。若没有花荣的帮忙,二人恐有折损。

这个战力可作为比较石宝的典型案例。单从吕方与曾涂三十合左右败,吕方与石宝五十合左右败的两战例来看,一是单论武功曾涂高于石宝,二是吕方后期武功渐长。从实际战例来看,曾涂武功应该低于石宝。

但通过参照网友“擂台等”的分析,感觉说的很有道理,特引用来说明:“从单挑吕方来看,曾涂攻击力更强,而且他师承史文恭,打法都是能迅速将敌人打败的风格。但石宝是出了名的谨慎狡猾,有所保留并不奇怪。从一挑二来看,吕郭早期配合不行,导致打曾涂兵器缠住,险些丧命。若兵器不缠住,还不知结果如何。石宝一打二,“没半分泄露”奠定了不输的前提。逼出朱仝来助,说明了吕郭的险境。”

通过“擂台等”的分析,我感觉曾涂和石宝的武功风格有差异,综合来看石宝略占上风,头脑冷静,有大将风度。曾涂武功虽高,却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急性子,容易漏出破绽而被挂。

原著:

对阵史文恭出马。宋江看见好马,心头火起,便令前军迎敌。秦明得令,飞奔坐下马来迎。二骑相交,军器并举。约二十余合,秦明力怯,望本阵便走。史文恭奋勇赶来,神枪到处,秦明後腿股上早著,倒□下马来。

分析:

很多人认为这是史文恭的经典战,更是秦明的耻辱战。

通过前文吕方战曾涂的案例,我认为史文恭、曾涂师徒二人属于强攻击型选手,很多人都会在他们的枪下速败。秦明二十余合速败,一是说明秦明属于进攻型选手,但防御力不高,尤其遇到强进攻型高手时,他的进攻失效,防御力又不足,危险性立马显现。我个人感觉林冲与史文恭有一拼。因为林冲属于进攻型+防御型都强的选手,即使打不过史文恭,也不会速败。正因为这一点,林冲才能成为水浒中单挑的常胜将军。

原著:

宋江看罢道:“这马都是後次夺的,正有先前段景住送来那匹千里白龙驹“夜玉狮子马”,如何不见将来?”曾升道:“是师父史文恭乘坐著,以此不曾将来。”宋江道:“你疾忙快写书去,教早早牵那匹马来还我!”曾升便写书,叫从人还寨,讨这匹马来。史文恭听得,回道:“别的马将去不吝,这匹马却不与他!”从人往复去了几遭,宋江定死要这匹马。史文恭使人来说道:“若还定要我这匹马时,著他即便退军,我便送来还他!”

且说史文恭得这千里马行得快,杀出西门,落荒而走。此时黑雾遮天,不分南北。约行了二十余里,不知何处,只听得树林背後,一声锣响,撞出四五百军来。当先一将,手提杆棒,望马脚便打。那匹马是千里龙驹,见棒来时,从头上跳过去了。史文恭正走之间。只见阴云冉冉,冷气飕飕,黑雾漫漫,狂风飒飒,虚空之中,四边都是晁盖阴魂缠住。史文恭再回旧路,却撞著浪子燕青;又转过玉麒麟卢俊义来,喝一声:“强贼!待走那里去!”腿股上只一朴刀搠下马来,便把绳索绑了,解投曾头市来

分析:

卢俊义生擒史文恭是读者大赞特赞的地方,而我却不以为然。何哉?

其一,史文恭为何舍不得这匹“夜玉狮子马”,宋江硬要,史文恭迟迟不还,三番五次的并作为砝码条件。

其二,史文恭二十合速败秦明与这匹“夜玉狮子马”有多大联系?我们不妨联系三国的吕布和关羽,他们骑着“赤兔马”斩了哪些人,立了多少威。马快枪疾,斩上将如探囊取物。

其三,施老先生为什么不安排卢俊义在光天化日之下,凭借“玉麒麟”的武功单挑生擒史文恭,而非要设置史文恭战损敗逃、公孙胜法术、燕青骚扰、心态慌乱这四个条件呢?我的解释是卢俊义仅凭武功赢不了史文恭,也就做不了梁山一二把手。为了契合宋江心意,不得不让史文恭一败。四个条件缺一不可,史文恭败的蹊跷,卢俊义赢得勉强。或者说史文恭虽败犹荣。

史卢之战我个人认为史文恭≥卢俊义。

《水浒传》第68回: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原著:

宋江在阵前看了董平这表人品,一见便喜。又见他箭壶中插一面小旗,上写一联道:“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宋江遣韩滔出马迎敌。韩滔手执铁槊,直取董平。董平那对铁枪,神出鬼没,人不可当。宋江再叫金枪手徐宁仗镰枪前去替回韩滔。徐宁飞马便出,接住董平厮杀。两个在战场上战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败。交战良久,宋江恐怕徐宁有失,便教鸣金收军。徐宁勒马回来,董平手举双枪,直追杀入阵来。

分析:

董平英勇,韩滔不低。徐宁虽抵得住五十余合,但仍然不是东平对手,这说明董平位列五虎将还是科学的排位。

《水浒传》第69回: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

原著:

徐宁飞马直取张清,两马相交,双枪并举。不到五合,张清便走,徐宁赶去。张清把左手虚提长枪,右手便向锦囊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觑得徐宁面门较近,只石石子,眉心早中,翻身落马。

宋江言未尽,马後一将飞出,看时,却是锦毛虎燕顺。燕顺接住张清,无数合,遮拦不住,拨回马便走。

韩滔要在宋江面前显能,抖擞精神,大战张清。不到十合,张清便走。韩滔却待挺槊来迎,被张清暗藏石子,手起,望韩滔鼻凹里打中,只见鲜血迸流,逃回本阵。彭圯见了大怒;飞马直取张清。两个未曾交马,被张清暗藏石子在手,手起,正中彭圯面颊。

丑郡马宣赞,拍马舞刀,直奔张清。张清手起,一石子正中宣赞嘴边,翻身落马。

呼延灼见石子飞来,急把鞭来隔时,却中在手腕上,早著一下;便使不动钢鞭,回归本阵。

只见部下刘唐,手捻朴刀,挺身出战。刘唐手疾,一朴刀砍去,却砍著张清战马。那马後蹄直踢起来,刘唐面门上扫著马尾,双眼生花,早被张清只一石子打倒在地。

只见青面兽杨志便拍马舞刀直取张清。张清虚把枪来迎。杨志一刀砍去,张清镫里藏身,杨志却砍了个空。张清手拿石子,喝声道:“著!”石子从肋窝里飞将过去。张清又一石子,铮的打在盔上,惊得杨志胆丧心寒,伏鞍归阵。

朱仝居左,雷横居右,两条朴刀,杀出阵前。张清笑道:“一个不济,又添一个!张清手起,势如“招宝七郎”,雷横额上早中一石子,扑然倒地。朱仝急来快救,□项上又一石子打著。关胜在阵上看见中伤,大挺神威,轮起青龙刀,纵开赤兔马,来救朱仝、雷横。刚抢得两个奔走还阵,张清又一石子打来。关胜急把刀一隔,正中著刀口,迸出火光。

双枪将董平见了,心中暗忖:“我今新降宋江,若不显我些武艺,上山去必无光彩。”手提双枪,飞马出阵。直取张清。两马相交,军器并举;两条枪阵上交加,四只臂环中撩乱。约五七合,张清拨马便走。董平道:“别人中你石子,怎近得我!”张清带住枪杆,去锦囊中,摸出一个石子,右手才起,石子早到。董平眼明手快,拨过了石子。张清见打不著,再取第二个石子,又打将去,董平又闪过了。两个石子打不著,张清却早心慌。张清见不是势头,弃了董平,跑马入阵。董平不舍,直撞入去,却忘了堤备石子。张清见董平追来,暗藏石子在手,待他马近,喝声著:“著!”董平急躲,那石子抹耳根上擦过去了,董平便回。

分析:

张清飞石手段却是高超,一连打了十五人,真是煞神级别的人物。但从文中看出,关胜还是不错的,不愧是五虎级别,能挡住一石子。董平更是了得,竟然躲过了两粒石子,看来董平的身手还是非常敏捷的,属于进攻型选手,同时防御力也不错。但这并不能说明董平高于关胜,在此种环境下,一是说明董平此战的精神状态处于超常发挥,二是比较了解张清的飞石,有占便宜的嫌疑。尽管如此,也已经说明董平非常了得,不愧梁山五虎。

<PRE></PRE>

《水浒传》第77回:梁山泊十面埋伏,宋公明两赢童贯

原著:

<PRE></PRE>

毕胜大怒,拍马挺枪,直取雷横,雷横也使枪来迎。两马相交,军器并举,二将约战到二十余合,不分胜败。酆美见毕胜战久,不能取胜,拍马舞刀,迳来助战。朱仝见了,大喝一声,飞马轮刀,来战酆美。四匹马两对儿在阵前厮杀。童贯看了喝采不迭。到涧深里,只见朱仝,雷横卖个破绽,拨回马头,望本阵便走。酆美,毕胜两将不舍,拍马追将过去。对阵军发声喊,望山後便走,童贯叫尽力追赶过山脚去,只听得山顶上画角齐鸣,众军抬头看时,前後两个炮直飞起来。童贯知有伏兵,把军马约住,教不要去赶,

<PRE></PRE>

酆美拍马舞刀,直奔卢俊义。两马相交,不到数合,被卢俊义把枪只一逼,逼过大刀,抢入身去,劈腰提住,一脚蹬开战马,把酆美活捉去了。

<PRE></PRE>

分析:

<PRE></PRE>

毕胜战雷横不胜,说明武功顶多八骠骑水平。酆美斗朱仝为赢同样说明这四人武功差不多。因为雷横和朱仝武功在伯仲之间。酆美后被卢俊义数合生擒,更加说明酆美武功不是太高,遇到超级杀手立毙。

<PRE></PR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