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只笑笑,不说话。

————————————————

谁该庆幸

一天,S市市长和他的妻子爱莉去视察某建筑工地。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冲着他们喊了起来:“爱莉,还记得我吗?高中时我们常常约会呢!”

回去的路上,市长揶揄地说:“你嫁给我是你的运气,不然你将是建筑工人的老婆,而不是市长夫人。”

爱莉反唇相讥:“你应该庆幸和我结了婚,否则S市的市长就是他了。”

歪批:在西方国家,你可以毫无顾忌地拿政要开玩笑。但你如果身在中国,而且当着众人的面这样喊他的老婆,那么你,死定了。

搞怪鹦鹉

某天傍晚,约翰下了班回家烧饭,发现厨房水槽的排水管堵住了,于是打电话给水电工。水电工答应第二天下午来修。约翰要上班,就叮嘱他:“我把钥匙放在门口垫子下,你自己进来。我养了一条大狗,它训练有素,你不用担心。另外我还养了一只鹦鹉,它可是个麻烦的家伙。记住!不管它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顶嘴。”水电工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答应了。

水电工准时来到约翰家修理水槽。大狗很乖,但鹦鹉却不断聒噪,对着他大叫大闹。水电工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他对着鹦鹉大吼:“闭嘴!你这只笨鸟!”鹦鹉愣了一下,然后模仿约翰的声音对大狗说:“起来!去咬他!”

歪批:在国外,你可以把家门钥匙、信用卡等交给专门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处理相关事务,但是你如果身在中国,你敢让一个陌生人拿着钥匙进你的家吗?

尴尬的校长

在德国,学校变得越来越大,所以许多校长坚持认为记住曾在他们学校读过书的孩子的名字是一种光荣。

在一次聚会上,一位校长认出了他一位从前的学生:“喔,您是勒威尔?米勒,1964年您读六年级,对吗?”

“正是,校长先生。”这个年轻人说。

“您看,我从不忘掉我的学生。”校长自豪地说,“那么,您现在在哪里工作呢?”

年轻人的脸红了:“我现在是您学校的一名教师,校长先生。”

歪批:在中国,学生见校长一面都很难,所以能让校长记住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谁打搅谁

一位政治家正情绪激昂地进行竞选演说。听众里有个婴儿大声哭了起来。一位妇女抱着那小孩站起身,准备离开。那个竞选者意识到自己将失掉一票,忙大声喊道:“女士,不要紧的,那孩子并不打搅我。”

“不,是你正在打搅我的孩子。”抱孩子的女士说。

歪批:如果在中国,恐怕这位妇女因为竞选者的这句话而感动好久。

一视同仁

某银行专门雇佣已婚妇女做职员,但是有的怀孕了迟迟不愿辞职。因此,银行下规定:女职员面壁如果腹部触及墙壁,即应辞职。一位怀孕的太太认为这项规定只用于女职员,太不公平,向劳动局提出申诉。劳动局决定男女职员应一样适用这项规定。结果,这家银行少了这位太太和三位经理。

歪批:中国千百年来的制度从不约束领导者,比如皇帝;外国流传下来的制度适用于所有人,包括孕妇。

数学家的迷误

一位资深数学家在测定完阿波罗13号飞船从宇宙返回地球轨道的数据后,便开车回家。汽车开到城外时他迷路了,他问了几次路才回到家里。

他的上小学的儿子听他讲完这件事后,说:“爸爸,幸好在空间的那些宇航员还不知道这件事。”

歪批:如果这个数学家在中国,他可能连饭都吃不上。中国人才培养不遵循术业有专攻,而是全面发展,用平均数来衡量一个人。

为何停留

波士顿的一位公共汽车驾驶员正想将车转弯的时候,发现了一位驾车的女士马上就要挡住他的去路。他从车窗探出头来,响亮地吹了声口哨。那位女士停车,瞧了瞧,就这样让公共汽车先开了过去。

一位乘客觉得奇怪,问他为何吹口哨而不按喇叭。司机笑着说:“差不多有一半的女人在开车时根本不理睬人家按喇叭,可是在波士顿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会为男人的口哨声而停下来。”

歪批:如果在中国,大多数女人会认为吹口哨的男人是在耍流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