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不愿得罪中国 急向北京抛出橄榄枝

在中缅缺乏合作相当长时间后,去年底传来好消息:12月31日,缅甸皎漂特别经济区项目评标及授标委员会宣布,中国中信“组团”中标缅甸皎漂特区相关项目。在缅甸招标的三个项目中,中国企业中了其中两个:一是皎漂特区的工业园项目、二是深水港项目。

皎漂经济特区是缅甸政府规划兴建的第三个经济特区,位于缅甸西部的若开邦,濒临孟加拉湾,占地1736公顷。为开发皎漂特区,缅甸政府于2014年9月面向国际社会公开招标。去年12月29日,缅甸联邦议会批准了皎漂特区的用地计划。

缅甸不愿得罪中国 急向北京抛出橄榄枝

中国企业拿下缅甸深水港建设大单

该特区内拥有一个世界级的天然良港皎漂港,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就位于皎漂。根据此前的规划,在马德岛和兰里岛东侧的部分地区将建设一个30万吨石油码头和天然气管道上岸基地。

如果项目建成并投入使用后,每天将从这里向中国输送相当于40 万桶的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石油。如果不再必须通过马六甲海峡,皎漂港将为从印度和更远的地方前往中国的船只节省大约5000公里的航程。

因此,建立从皎漂至中国的物资大通道曾被中国寄予厚望。早在2011年,中国与缅甸签署谅解备忘录,希望斥资200亿美元(约合1280亿万人民币)建设一条从皎漂至昆明的铁路,但因为缅甸国内一些政党持不同意见,项目最终搁浅。

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在缅甸的大量投资表明,中国在缅甸有着长远规划,并把这个国家作为其更广大地缘政治拼图中的重要部分。一度时期,缅甸到处都能看到中国建成的道路、桥梁或者正在开工的大坝。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2010年起中国建设的项目就在缅甸面临极大阻力。在以吴登盛为首的缅甸新的文官政府领导下,公众对中国建设项目的反对变得愈发强烈,最明显的例子就是2011年中国投资37亿美元(约合236亿元人民币)建设的密松大坝工程不得不暂停。

缅甸不愿得罪中国 急向北京抛出橄榄枝

缅甸总统吴登盛

2015年6月缅甸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受邀访华期间,中国领导人与她会面,给她高规格接待。当时,双边关系的基本框架已经建立。虽然其他国家会试图影响缅甸的外交政策,但昂山素季会自己做决定。这些决定将只基于缅甸的国家利益。她明白,哪个国家对缅甸更重要。

昂山素季反复强调,“我们可以选择朋友,但不能选择邻居”,中国永远都是缅甸的邻居,并将在缅甸未来的发展建设中起到重大的作用。她认为,缅甸人民应该实事求是地对待外来投资,虽然有些投资是在前任政府或更早的军政府时期签订的,但“我们应该信守合同,让外资感到我们的诚信”。

由于受缅甸宪法的限制和约束,昂山素季不能竞选缅甸总统,但如何赢得大选,她可以指定民盟高层人士担任这一职务,自己在幕后垂帘听政。就像当年印度国大党主席、前总理拉吉夫·甘地夫人索尼娅·甘地,在本党赢得大选后,指定辛格担任印度总理。

考虑到昂山素季对华务实友好的态度,以及她在缅甸民众中的影响力,和她在未来缅甸政治格局中不容小觑的力量,中国或许会改变不再投资缅甸的政策。中方相信昂山素季的实用主义和对契约精神的坚守战胜了外界赋予她的理想主义。

说白了,拒绝中国投资,输不起的是缅甸政府。因为中国是否在缅甸投资,对中国经济上是微小的局部利益损失,但从政治上来看两国关系的挫折,并对与其它国家经济合作起一个负面的示范;对缅甸经济上是发展机遇的错失、政治上除了两国关系的挫折外,还外加外资投资环境的恶化。

更深一层的含义是,一个是体肤小疥、一个是心腹大患,看谁挨得起。好在缅甸政府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改变自己在中国人心目中的糟糕形象。换句话说,此次缅甸官方能够同意中国企业投资皎漂深水港,是他们急于想表达不愿意得罪中国,而愿更意成为中国的朋友的姿态。

通知:米粉来社区发帖回帖,获得双倍金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