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国成立战略支援部队 体制上领先美军

2015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掀起改革大潮,与陆军、火箭军一同挂牌成立的军种领导机构中还有一个从来未有听闻的“战略支援部队”。根据网上披露,战略支援部队臂章的图案由麦穗、八一五角星、三角箭头、卫星或电子云轨道组成,据此判断,该部队可能包括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卫星管理等方面力量。

传说中的战略支援部队徽章

2015年12月22日,解放军报称,2015年5场联合实兵演习中,除陆海空二炮和武警部队外,总部情报、技侦、特种作战、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心理战、后勤保障、装备保障等战略战役支援力量全程参加了联训联演。

作为军队喉舌,解放军报对编制体制方面的概念界定的较为准确。按照这一报道,新成立的战略支援部队可能包括情报、技术侦察、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心理战五大领域,特种作战、后勤保障和装备保障更多属于战役层面的内容,是否包括在内还有待确认。

解放军图154型电子侦察机

按照海外智库的说法,过去我军情报工作由总参下属的情报部门负责。通常意义上的情报获取,主要通过分析公开资料、派遣谍报人员等方式获取外军信息;技术侦察工作,主要通过电子侦察站、电子侦察卫星、电子侦察机等手段获取敌方雷达和无线电通讯信号,经处理分析获取信息;电子对抗力量包括电子对抗团、电子侦察机等,负责干扰敌方雷达和通讯;网络攻防力量指黑客部队;心理战力量包括最近服役的心理战飞机等,可通过网络、电视和广播方式对敌方广大区域实施心理战。

电子战这类部队不真刀真枪地打仗,但他们对作战的价值一点也不亚于传统部队。

这些部队的共同特点,首先是都不直接参战,而是为作战部队提供信息支持和保障;其次是不适合专门隶属某一军种,但又无法与各军种脱离关系,电子侦察机、心理战飞机等表现的尤其明显;第三是行动具有战略意义,可以对国家博弈、战争进程等产生重大影响。

<figcaption class="art-pic-des" style="color: rgb(119, 119, 119); line-height: 1.7; face-size: 0.8em; margin: -15px 0px 20px; text-align: center; face-family: Oxygen, Arial, 'Hiragino Sans GB ', 'Microsoft YaHei', 微软雅黑, STHeiti, 'WenQuanYi Micro Hei', SimSun, sans-serif; background-color: rgb(246, 246, 246);"></figcaption>

将它们整合到一起时,称“战略支援部队”最为合适。

之所以将这些力量整合起来,首要考虑可能是提高我军信息获取和对抗能力。技术侦察和电子对抗,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和心理战在技术层面密不可分,因为无法截获信号就不可能实施干扰,不能干扰也就不能传播心理战信号;情报尤其是战役战术情报与技术侦察在分析应用方面密不可分,两者可以相互印证。这种多层面的紧密关系,决定了将它们捏合成整体可以取得更好效果。

过去我们说现代化战争首要掌握制空权,随着信息技术高速发展,信息化战争首要掌握制电磁权,要尽力做到战场单向透明。由此可见拔高“战略支援部队”的必要性和前瞻性。

第二方面的因素,可能是在调整军委总部体制、实行军委多部门制、形成军委管总格局过程中,出于精简机构和人员、理顺指挥关系等方面的考虑,决定将总部直属的情报、技侦、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心理战、通讯等方面力量分离出去,这就需要建立新的指挥和管理体制。为充分发挥整体力量,军委没有将这些部队交由各军兵种分散管理,而是成立了新的军种机构统一领导管理。

美国军队的网络战部队目前还分散在陆海空三军中。

应该说,这一设计比美军、俄军或其它发达国家军队都要先进。随着技术发展,美军等原来先进的军队背负的包袱也越来越沉重,他们的战略支援力量分散在陆、海、空等主战军种中,很多时候就难免出现重复建设、相互争夺经费资源的情况。如美国空军、海军就各自发展了广域监视卫星系统,两军观点不一,前些年还在艰难整合中。

战略支援部队属于独立兵种,按照军种主建的原则,仅负责相关部队的军政管理工作,不具备作战指挥功能。战略支援部队作为战略情报、通讯和信息对抗工作的承担者,很可能主要由军委直接指挥,部分部队在配属战区作战时由战区指挥部负责指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