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工人阶级的现状和命运

工人阶级的现状和命运

星一光

媒体上已经很难见到工人阶级的字眼了,只有在“五·一”劳模表彰公报和领导人讲话中,才罕见地露一下脸,让人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关于工人阶级的话题,虽然人们已经很少提及,但网络上一直有人为他们的现状和命运鸣不平。学者们有关工人阶级的分析研究,也时不时见诸文字,但不过是一些官腔十足的八股罢了。

建国以后很长时期,工人是国家建设最强大的主力军,活跃在多条战线上。那个时候,中小工厂就像一个部落,而大型企业则是一个小社会,人们工作、劳动、学习、生活、娱乐,以及生儿育女、生老病死,都和自己的厂子捆在一起,患难与共。师徒之间如忘年之交,工友之间似异姓兄弟。虽然劳动辛苦,但日子充实;尽管生活简朴,但其乐融融。

上中学时,有个同学,他爸在一家制药厂当车间主任。因为我曾请这同学看过一场电影,他便礼尚往来,领我去制药厂找他爸,等了两个小时他爸下班后,带我俩进厂里的洗澡塘洗了个澡。那会儿,这是一种待遇,就跟如今吃了顿大餐似的。

有一家庭,兄妹四个都在国企上班。每天坐到饭桌上后,就开始谈论各自工厂的事情。一次,哥哥和弟弟比试谁的厂子设备先进,争论不休竟动了手,饭也没吃成,遭老爹一顿臭骂。

那个年代,当一名国企工人很荣耀很自豪,他们把自己看成是国家的人,而且是国家的主人。

光阴流逝不过二三十年,工人阶级,这个曾经辉煌几个时代的庞大社会群体,在承受了改革的最大阵痛之后,由“领导阶级”的高位跌落下来,成为改革的试验品和牺牲品。

2001年,我在去厦门的火车上,听到隔壁卧铺车箱里有人哭泣,侧耳聆听,是三个大男人在伤心地回忆他们当年的快乐时光,其中一个男子哭成了泪人。

这些年来,农民在电视上一次次地说,感谢党的好政策!可谁曾看到过有工人这么说?

今天,在各个阶层都在争相发声、喧嚷不休的年代,媒体上几乎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社会舞台上见不到他们的形象,工人阶级去哪儿了?

从上世纪80年代始,国有企业经历了“抓大放小”“资产重组”“产权改制”等一轮轮的炼狱之后,随着大批工人下岗,这个庞大的群体逐步被边缘化,开始走向分化瓦解。整个阶级被分化成几个不同的群体。

一是大国企的工人。所谓的大国企,指央企和省企那些大规模的企业,主要是央企。因为在国企改革几十年中,地方国有企业纷纷破产、改制,只留下掌控国家经济命脉的中央直属企业和少数省国企。

国内企业500强中,央企一直包揽前10名。2015年,有47家央企入围世界500强。它们之所以拥有强大实力,主要是因为占据垄断行业垄断地位,集中在石油、电力、金融、天然气、通讯、能源等几个行业。由于央企的垄断性质和非市场化,它们轻而易举地攫取了高额的市场利润。而供职于央企的职工,拿着高薪,福利优厚。网易财经报道,2013年央企职工平均薪酬12万元,是私企职工的3.75倍。在国家审计署发布的公告中,央企在成本中列支,为职工发放餐饮、健身、购物卡,建设住宅楼,还动用数亿元资金为职工购买养老保险和商业保险。

应当说,作为大型或超大型国有集团,就企业性质、职业特征、先进生产方式和组织紧密程度,央企职工最接近传统意义上工人阶级的属性。然而,这个群体已经贵族化了。与市场化企业的广大职工相比,他们已经成为一群脱离了本阶级的既得利益集团,不再属于传统的工人阶级。

二是股份制企业、民营企业、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的工人。这些工人都有相同的命运,就是与企业主的雇佣与被雇佣关系,这倒符合马克思所讲剥削与被剥削、榨取剩余价值的定义。但是,这个群体的人员流动性太强,职业稳定性差。因为企业效益、工资待遇、社会保障等问题,除了进入管理层的少数人外,不管是白领还是蓝领,多数人经常跳槽,老板炒我或者我炒老板。由于企业经营者在用工理念和用工机制上的非人本化,缺少国外企业的年功序列制和终身雇用制等激励制度,员工对企业忠诚度普遍不高,常常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既然老板视我如犬马,哪里给钱多我就到哪里去。2014年有学者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和中部四个经济圈做调研,显示中国职场人士坚守同一个岗位的时间仅为34个月,这个数据实在太雷人,连一向推崇轻松自由就业的美国佬都比下去了。有媒体说,法国人爱罢工,中国人爱跳槽。

这种类似游牧民族的流动,使得工人之间联系松散,缺少感情纽带,以往的师徒之情、工友之谊基本丧失,大家都是一个人在打拼,很难结成同盟。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在单打独斗的人,而看不到一个阶级。

三是农民工。这是工人队伍中的新群体,他们分布在建筑、矿产、制造、交通运输、餐饮保洁等行业,从事最累最脏最辛苦的劳动,过着最差最贫最低廉的生活,还经常被老板拖欠工资。就产业类别、劳动强度和经济状况来说,他们才是传统意义上的产业工人。但不言而喻,这个群体是工人阶级中的“临时工”,一年中至少有两次要返乡。他们根在农村,城市只是暂时工作地。他们是半工半农的候鸟,还没有脱离农民属性。

四是“短工帮”。前些年,国企倒闭和改制后,大批工人被迫买断工龄,其中一部分人找到新的就业岗位,另一部分人自己做生意进入商界,或者投资创业做起了老板。还有一部分人走投无路,靠给人打短工、做零活度日,有活就干,无活赋闲。按说“短工帮”也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但因为他们无固定职业,没有隶属单位,属于“社会闲杂人员”,只能作为城市居民来管理,这些没有社会组织的人更接近市民阶层。

五是外企“金领”。这个群体人数少,学历高,收入丰厚。他们凭借自己扎实的专业知识和才华,成为企业精英。他们不再是普通工人,而是“金领”,大部分人步入了中产阶级行列。

中国工人阶级的现状大体如此,队伍在分化,贫富差距拉大,各类群体注入了许多新元素,传统意义上的工人阶级基本不复存在了。所以人们不解,曾经辉煌雄壮的工人阶级去哪儿了?

那么,工人阶级会不会消亡呢?其实,国外早有“工人阶级消亡论”。虽然学者们一个劲批驳,但可能无法改变这样的命运。

科学技术发展,生产方式升级,经济结构调整,就业方式转变,阶级模式和阶级结构必然发生变化,这是历史前进中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南方日报》载文《机器人来了,工人去哪里》,描述了广州到2020年的壮观愿景:全市80%以上的制造业企业将应用工业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广州将拥有2—3个工业机器人产业园,具备年产10万台(套)工业机器人整机及智能装备的产能。机器人大规模与工人抢饭碗的时代正在步步逼进。

一个伟大的阶级行将退出历史舞台。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为共和国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工人兄弟们!

工人阶级的现状和命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