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井抢名表老外被判12年 称将上诉


今年3月16日晚,马来西亚华裔男子梅杰灵(英文名MoiKitLeng)在王府井冠亚名表城卡地亚表店持仿真枪胁迫店员,抢走卡地亚手表11块(价值人民币319.5万元)。

在二次开庭中,梅杰灵表示认罪,但是对为何抢劫、怎么抢劫的等作案细节均称不知道,称是另外一个“他”做的。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今天上午,二中院一审判决,因所有手表全部追回,法院对梅杰灵予以从轻处罚。法院认定案发时梅杰灵精神正常,以抢劫罪判处梅杰灵有期徒刑12年,罚款2.4万元。宣判后,梅杰灵口头表示要上诉。

王府井抢名表老外被判12年 称将上诉

梅杰灵被带进法庭

晚高峰王府井抢名表 22分钟被抓

今年3月16日19点多,梅杰灵带着仿真手枪和约束带等工具,来到王府井东街8号澳门中心一层L101铺卡地亚表店,用仿真手枪胁迫店员肖某,抢劫了卡地亚牌手表11块。得手后,他又用约束带将肖某双手捆绑住,然后逃离手表店。

随后警方通报称,嫌疑人交代因生活拮据产生抢劫的念头,遂持黑色塑料玩具枪到店铺实施抢劫,从作案到被抓,用时22分钟。

此后,二分检以涉嫌抢劫罪批准逮捕梅杰灵。检方认为,应以抢劫罪追究梅杰灵的刑事责任。

愿意承担法律后果 最想念儿子

此前开庭时,梅杰灵供述,他留在北京生活是因为爱情,案发前他已经在北京生活了10年。

梅杰灵说,他2005年来京工作,结婚6年,妻子是北京人,有个2岁的儿子。他与岳父岳母和妻儿住在劲松某小区。他曾在几家公司担任过高管,岳父母年龄大了,他为了妻子留在北京生活。大约半年前,他辞职了,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妻子工作的收入。

梅杰灵的妻子说,丈夫去年8月下岗后,曾向岳父借款2万元,租下3平米的小卖部卖三明治和巧克力,但因没有卫生许可证,房主终止了双方的租赁关系。去年11月,梅又租了柜台继续卖三明治和巧克力,但也仅持续了3个月。

辩护人称,案发当日上午,梅杰灵离开家到儿研所给咳嗽不止的孩子挂号,因排队的人太多,他没能挂到号,随后又到其他医院挂号。此事耗费了他几乎全天的时间,从医院出来,梅杰灵直接去了王府井。

在此前两次庭审中,梅杰灵均认罪,但他称案发经过、逃跑线路等细节均记不住了,“事情的整个过程,到现在我都没法说清楚,但我承认这个事是我干的。”

梅杰灵说,“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他一再强调并没有作案目的,实施抢劫时感觉不受自己控制,只是觉得自己要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没有推卸,我也愿意承担法律后果,我不能原谅自己,我现在最想念年幼的儿子。”

听完宣判 被告人称要上诉

法制晚报记者获悉,上午10点半,梅杰灵被带进法庭,与11月24日开庭相比,梅杰灵的头发长了一些,神情也比上次平静些,与上次庭审一样,法庭给梅杰灵派了一名翻译。整个庭审中,他都是低着头,当法官宣读完判决书后,梅杰灵扭头看着辩护人说了一句:我要上诉。随后他被带出了法庭。

与开庭时一样,梅杰灵的家人没有来,“不仅是因为作过证,还因为他岳父病了。”梅杰灵的辩护律师告诉记者,上周五梅杰灵的岳父因癌症做手术,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梅杰灵的妻子在医院照顾,马来西亚大使馆的2名工作人员来到法院旁听。

涉案手表全追回 从轻判12年

法院审理查明,梅杰灵于2015年3月16日晚6时,携带仿真手枪、约束带等作案工具,到东城区王府井东街8号澳门中心一层L101铺卡地亚表店,用仿真手枪胁迫店员肖某,劫取卡地亚牌手表11只(价值人民币319.5万元),用约束带将肖某双手捆绑后逃离。后梅杰灵又持仿真手枪劫取附近金杯客车欲逃跑未果。但将5只手表遗落车上。

此后,梅杰灵丢弃作案时所穿上衣、帽子及作案工具乘坐出租车继续逃跑。

王府井抢名表老外被判12年 称将上诉

抓获现场

当日19时30分许,梅杰灵在金宝街东口民警设置的临时卡点被查获归案。当场起获涉案手表6只。

法院认为,梅杰灵使用暴力、胁迫方法劫取单位财务,数额巨大,已构成抢劫罪。鉴于梅杰灵能供述犯罪事实,且涉案手表能追回,故予以从轻处罚。

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梅杰灵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4万元。

宣判后,梅杰灵口头表示要上诉,其辩护律师韩骁业表示,一定上诉。

法院释疑

在庭审时,对于梅杰灵作案时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抢劫是否有预谋、抢劫的表价值几何,控辩双方都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最终法院到底是如何认定的呢?

释疑一:表的价值如何认定?

控方:鉴定报告显示,被抢手表价值319.5万元。

辩方:梅杰灵的辩护人对被抢的表的价值提出了异议,对鉴定报告提出异议。

辩护人表示,案发时间是3月16日,但媒体报道称公安机关在3月18日将涉案手表返还给了表店,鉴定机构的报告显示,在手表归还之后才对表进行鉴定,不能保证鉴定的手表就是当初被抢的手表,“11块表中,有好几块没有进货发票,最贵的价值100多万元的表不仅没有进货发票,而且表店也不能出具进货渠道。”同时,鉴定机构不具备合法资质。

法院认为,对于辩护人所提对涉案手表品牌、价格进行鉴定的均不是合法的鉴定机构,且鉴定过程违反程序的辩护意见及所出示的相关证据,经查,在本案中,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委托北京市东城区价格认证中心对本案被抢11只手表的价格进行鉴定合法有效。

根据现场勘查检查工作记录、扣押清单、发还清单、北京冠亚名表城出具的收条等证据证明,技术人员在勘查过程中从金杯牌汽车中,提取被抢的5只手表时记录了手表的钢号,并对手表拍照,在建国门派出所里提取另外6只手表时,也记录了手表钢号,并对手表拍照,上述11只手表被送往鉴定机构,鉴定后发还被害单位。

通过钢号、照片比对,价格鉴定结论书检验报告中鉴定、检验的手表就是上述11只被抢手表,可以排除手表被调换的合理怀疑,所以辩护人所提及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法院均未采纳,所出示证据材料,与在案其他证据不符,法院不予确认。

释疑二:被告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

控方:侦查阶段为梅杰灵做过精神病鉴定,鉴定结果显示梅杰灵的精神状态正常。检方认为,在实施违法犯罪时,被告人无精神病性状影响,辨认与控制能力存在,评定为完全刑事能力,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辩方:对该鉴定结果,辩护人及梅杰灵家属并不认同,申请重新鉴定,但未被采纳。

辩护人表示,辩方3月22日就提出要求进行精神鉴定,但直到4月28日,才为其进行精神鉴定,错过了合理的鉴定时间。此外,梅杰灵所患精神类疾病可能属于“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按相关案例中南京某精神鉴定机构说法: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三大临床特征:急性、短暂性、精神病性。

辩护人称,梅杰灵本人和其妻子均曾提到,案发前的一段时间里,因情绪低落,失业在家的梅杰灵常在凌晨时分坐在马桶上长时间痛哭。梅杰灵有精神疾病家族史,其父亲和同卵双胞胎哥哥均有精神类疾病,梅杰灵的头部还曾因交通事故受过撞击,经常性头痛,有时会疼得撞墙。

法院认定,对于辩护人所提及的梅杰灵可能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的相关辩护意见,所提鉴定人出庭,经查,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年4月10日接受委托,并于2015年5月29日出具了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

鉴定证明梅杰灵实施违法行为时无精神病性状况影响,辨认与控制能力存在,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该鉴定意见程序合法,论证合理,结果客观准确,应予采信。本次鉴定的三名鉴定人员均具备法定资质,鉴定项目及鉴定专业包含法医精神病鉴定,鉴定意见书形式要件完备,鉴定意见明确。

经查,梅杰灵被抓获后带到派出所询问的录音录像显示,梅杰灵多次向办案民警询问其可能会承担的法律后果,也表明梅杰灵明知其行为具有危害社会的结果。梅杰灵在交通违法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按手印的情况、2015年3月19日接受询问的录音录像均不能证明梅杰灵的行为明显异于常人。

综上,此案对梅杰灵的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合法有效。

释疑三:没请翻译供述能否认定?

在此前的开庭时,对于公诉人出具的一份梅杰灵的供述,梅杰灵及辩护人称,笔录中有很多不是梅杰灵真实意思表达,侦查人员询问时没有请翻译,因此这份笔录不应作为证据使用,应予排除。

法院认定,经查,询问笔录及同期录音录像均能证明,梅杰灵自愿并且清晰表示,汉语交流没问题,不需要翻译。

梅杰灵虽系马来西亚籍,但自述自小学习汉语,2005年来中国后,长期在中国汉语环境里工作、生活,并结婚生子。

询问录音录像显示,侦查人员与梅杰灵之间汉语交流流畅,且梅杰灵对作案过程叙述清楚、表达准确,在阅读询问笔录时能提出修改意见,上述情况足以表明梅杰灵的汉语水平达到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程度。

综上,梅杰灵2015年3月16日的询问笔录系侦查机关合法收集,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故辩护人所提及的此次供述予以排除的申请法院不予支持。

(法制晚报记者 洪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