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极右翼新政府全面履新,对欧盟态度更为强硬

由欧盟移民危机引发的政治紧张关系蔓延至波兰,这一欧盟东部最具影响力的成员国将对欧盟中央采取更具对抗性的姿态。

波兰人民反对欧盟向所有成员国摊牌移民接收负担。10月底的选举中,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法律与公正党获得压倒性胜利,终结了亲欧盟中间派的公民纲领党8年的执政。此前,该党同意接收数千名难民。

选举结束后,法律公正党迅速控制了政府办公室、国有企业和最高法院,还更换了法官,这招致了反对派政客的抗议和海外人士的批评。上周,欧盟委员会给华沙发去信函,要求暂缓法官人选变更,他们需要评估这一做法是否有违波兰现行法律。

司法部长兹奥布罗(Zbigniew Ziobro)在周四早上参院批准这一变更草案后,拒绝了这一请求,他说:“任何外国势力都不得对波兰方面强加意志,这有损于我们的民族自豪感。”法案现在已递交总统签字。

波兰新政府的态度完全改变了前政府支持欧盟政策的做法,这将使得欧盟应对各种棘手问题变得复杂化,不仅仅是难民潮,也包括对俄关系和财政纪律。

最近几年,波兰成为了欧盟中具有较强领导力的国家。公民纲领党前领导人图斯克去年荣升欧洲理事会主席一职。消息人士称,作为总理,他曾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应对债务危机等重大事件上保持紧密协作。

波兰极右翼新政府全面履新,对欧盟态度更为强硬

但今年9月默克尔决定接受数十万难民,并施压欧盟其他成员国分担接收任务,这引起了波兰及其他东欧国家政客和选民的不安。许多人称,他们所担心的状况是:难道东欧国家唯有向柏林或布鲁塞尔低头,才能摆脱俄罗斯占领的威胁?

德国媒体对波兰民主“倒退”的状况表现出特别的怒火。许多波兰人承认国家的繁荣与西部强邻密不可分,但在二战结束70年后的今天,许多波兰对德国的不满情绪依旧高涨。

法律公正党领导人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在电视采访中提及纳粹时期占领称:“德国民主对我们无益,我们不需要。”

波兰目前在欧盟内部决策中有被边缘化的危险,匈牙利也对欧洲由德国直接领导提出批评,斯洛伐克甚至对欧盟难民摊牌计划提出司法挑战。

欧盟内部摩擦还可能对北约组织的稳定产生溢出效应。作为华盛顿最信赖的盟友,波兰明年将举办北约峰会。

北约官员对波兰政府本月撤换军队谍报机构领导人的做法表示惊讶。波兰外长瓦什奇科夫斯基(Witold Waszczykowski)称,这一做法完全有必要,人民需要得到更为可信的资讯。

诸多的政治变动突显出前苏联卫星国尽管加入欧盟10年有余,还获得了数十亿欧元(1.0974,0.002,0.18%)的援助,但他们的不安全感犹存。

华沙最新的表态也引来了匈牙利总理奥尔班(Viktor Orban)的共鸣。他不仅反对欧盟的摊牌做法,还称俄罗斯、土耳其和新加坡等国的政治模式——非自由民主更适合匈牙利。

匈牙利独立研究机构政治资本分析师克莱科(Peter Kreko)称,匈牙利和现在的波兰都认为欧盟限制了他们国家的主权。他们只想获得欧盟的财政支持,但无法接受欧盟的所有政策,也不采纳欧式民主。

2010年执政的奥尔班此前曾愤怒地反对默克尔的难民问题立场。他在匈牙利南部边界建起隔离墙,阻止难民涌入,在国内赢得了了支持,却招致国外的不少批评,认为这是欧洲数十年一体化努力的失败。

奥尔班最近说:“欧盟企图对我们说教我们该与谁共存,对此我们必须坚决抵制。”其领导的青年民主党于12月13日召开党代表大会,党代表发布声明称,欧盟的移民政策将会动摇欧洲基督文明的根基。

欧洲议会本月号召欧盟委员会要求审视匈牙利的民主倒退,并评估匈牙利领导层是否有违现行法律、践踏基本人权。欧洲议会说,欧盟若不对此作出回应将会引来其他成员国的效仿。

一些波兰人认为“其他国家”就是引射波兰,他们的怒气更盛。极右翼民族运动领导人文尼茨基(Robert Winnicki)在10月赢得波兰议会一个席位,他敦促卡钦斯基对布鲁塞尔采取更为强硬立场。他说:“波兰应该对所有去一体化的做法表示支持。”

法律与公正党最具争议的做法的是撤换宪法法院法官,此前它们一直由国民纲领党把控。法律与公正党还更改了允许少数派阻挠决议通过的法律。卡钦斯基说,对司法系统的大换血将有效减少该党决议被否决的可能。东欧剧变以来,法律与公正党是波兰首个赢得下院绝对多数的政党。

但是佩特鲁(Ryszard Petru)领导的现代党称,这些法案的变更未经辩论就得以颁布。他说:“所有的决议在议会仅仅是走过场,这有可能出现重大决策失误。以这种方式行事,国家可能出现危局。”但执政党则无视此类批评,称此为在野党的幻痛。法律与公正党议员帕夫洛维奇(Krystyna Pawlowicz)称:“就让他们继续尝尝反对党的滋味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