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死亡,不见不散的约会

死亡,不见不散的约会

星一光

童年时,我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梦:日本兵进了校园,让我们班的小学生站成一排,然后用战刀挨个砍头。在极端恐惧面前,我自作聪明地寻思,如果敌人将战刀抛向我们——用飞刀杀人,当战刀抛向我时,我就提前倒下,假装被砍死,逃过这一劫……可敌人并不如我所愿,他们是手持战刀,挨个砍头。当轮到我时,刀起头落,我瞬间从梦中吓醒,惊出一身冷汗。时至今日,这个梦还记得清清楚楚。

可见,从孩童时代,人就害怕死亡。

死亡对于人类,是个可怕而又无奈的事。中国古代圣贤对死亡一事基本采取回避态度,儒家说,“未知生,焉知死。”道家说“生死顺乎天道。”其实都是在回避和淡化死亡。泱泱华夏古文化中,只有道教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并进行了孜孜不倦的探索。尽管长生不老的探索本身就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但道教敢于正视死亡,也是可贵的。

我想古代圣贤们,以他们博闻强识的智慧,不可能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可能因为死亡对于人类来说是个无法体验、没有资料积累的事物,便无法对死亡这一命题进行考证和思辨。他们都是无神论者,治学严谨,不愿妄说狂论,以至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缺少了关于死亡的经典。

不幸的是,古今中外,绝大多数人都是无神论者。陆游说“死后原知万事空”。尼采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上帝,我不能容忍这个上帝不是我自己。”不相信上帝和神的存在,没有对来世的寄托,这让人对死亡感到恐惧。平日生活中,人们都避讳这个话题,由此想远离死亡,这恰恰表明对死亡的忌惮。到网络上去搜搜,话吧里有不少人真心害怕死亡,包括一些青少年,有人为此失眠,有人为此患上抑郁症和恐怖症。有位网友发帖说,“我总是想到,死亡后,意识消失了,什么也没有,再不醒来,再呼吸不要空气,再感受不到阳光,再触摸不到东西,我的人生,我的亲人,什么也没有了,想到这些,竟然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恐惧,无法克服的恐惧。”

死亡之所以让人感到恐惧,因为它是极其残忍的。

首先,它是人人都无法逃避又无可奈何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与死神有个摆脱不掉的“冥黑色约会”,无论你是达官显贵,还是贫贱百姓;是功成名就,还是百事无成;是幸福美满,还是痛不欲生。长寿达94岁的爱尔兰作家萧伯纳,在墓志铭中写道:“我早就知道无论我活多久,这种事情迟早总会发生的。”

这个“冥黑色约会”牢牢锁定了你,不会因为你有意淡化而将你遗忘,也不会因为你畏怯逃避就放你一马,这是个不见不散的约会。

生活中,许多事情都可以再来一遍,日月有周期,四季有更替,行程有往返,做事有反复,只有人生无来回。

其次,死亡不只是肉体的消失,也是灵魂的灭失。活着时,作为一个活体的人,不但在这个世界上长期游走,而且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有对事物的看法和评价,有对这个世界的心理感应和体验,有与身边人建立起来的爱恨情仇、恩恩怨怨。而一旦死去,不仅活动的肉体不复存在,思想和意识也随之消亡,所有的事物与你毫无瓜葛了。

我经常捉摸不透地想,难道我的肉体坏死后,我的思维就戛然而止,没有任何思绪了吗?总觉得不至于如此绝情吧。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否则,年复一年,该有多少亡灵在太空中游荡?

曾经被全麻过的人都体验过,当中枢神经被抑制后,神志也就完全消失了,你似乎在睡眠,但意识一片空白,大脑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梦象,这便是灵魂灭失,这个世界上的“你”已经不存在了。

其三,无论你日子过得多么滋润、何等快活,都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当你伸伸懒腰,从床头爬起来时,遥望东方一轮红日喷薄欲出,你是否会想到,你距离这个约会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当你使用的物品比如电器、电脑、手机,一件件先后损毁报废,你是否想到,你身体的器官也会像这些物件一样,在昼夜不停地使用之后,会渐渐损毁和坏死,而随着这些器官的坏死,你会渐渐走向死亡。

有位医生说,人分为两类,要么易患高血压、高血糖、糖尿病,要么易患癌症。反正,总有让你死亡的病。听了这话,岂不丧气!

如果你尚年轻,自然可以抛开这个问题,暂时躲避这件不愉快的事情。但如果你有了一些年纪,很难不去思考这个问题。看到身边亲人、朋友、同伴、邻居先后一个接一个地逝去,不由得会去想,什么时候将会轮到我自己!

由于身体不适,我去肿瘤医院做了项检查,在等检验结果出来之前,我在想,倘若查出肿瘤,我的人生是不是从此就发生逆转,像许多肿瘤患者一样,接下来是手术、化疗和昼夜不止地输液,等到耗尽生命机能,最后无比失望地去“赴约”?幸好,检验单是干净的,我可以放心地继续生活。然而,这等好运会永远伴随着我么?

死亡,需要给予正视而不是逃避。西方国家在上世纪50年代就正式兴起死亡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已形成较为完整的教育体系。西方许多文艺作品也直面死亡话题,日本电影《逝纸》、《入殓师》,观看后对了解人生非常有益。法国有的高档住宅区,紧邻公墓而建,而公墓修建成供人们游赏的花园。倘将死亡看作人生的正常轨迹而不再神神叨叨的,就会减轻这种心里负重。

中国人畏惧死亡,避讳死亡,恰恰说明我们从来没有正视过它,更缺少有成效的研究。

既然无法逃避的这个“冥黑色约会”,讳言和淡化都无济于事,反不如勇敢正视它,认真思考和研究它,坦然地接纳它,理性地面对它,不是更好吗?懂得了死亡的不可避免,可以让我们看“淡”人生,将生活态度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境界:思想更超脱一些,目光更高远一些,心境更开阔一些,处世更洒脱一些。不当守财奴,不做苦行僧,不当忧怨妇,不做狂暴徒,不为一些人间俗事而烦恼、忧愁、怄气、伤心、锱铢必较。

谈论死亡自然又会涉及到人生命题。萨特认为,人生本是本无意义,但是怎样摆脱虚无却是有意义的。毕淑敏说:人生本没有意义,但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确立一个意义。王小波说:人为什么活着,为了大家好,还为了我自己好。刘慈欣在科幻小说《欢乐颂》中写道:“现在已经证明,人类不可能扼住命运的喉咙。人类的价值在于:我们明知命运不可抗拒,死亡必定是最后的胜利者,却仍然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专心致志地创造着美丽的生活。”

大师和学者给出的这些答案,算不上高明,不过是无奈的选择,这让我们很失望。在那个不见不散的约会面前,人类是渺小的、无能为力的。 《圣经》里有一句话:“Everything is meaningless。”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们所能够掌控的,就是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死亡,不见不散的约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