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开国中将被刺震惊中央 一警卫忙着偷情(组图)

首例开国中将被刺震惊中央 一警卫忙着偷情(组图)

资料图:开国中将、时任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谭甫仁。

1970年12月17日凌晨4时多,薄雾弥漫,晨曦未露,万籁俱寂。突然,昆明军区大院42号楼院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声,划破了黎明前的寂静。随后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开国中将、时任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谭甫仁和夫人王里岩在住处遇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例我军高级将领被害案。

谭甫仁是广东省仁化县人。1910年出生,1926年参加革命,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连党代表、团政治委员、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第六八七团政治处主任、教导第七旅政委,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东满军区政治部主任,东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副政委。新中国成立后,历任第十五兵团第四十四军政委、广西军区副政委、武汉军区第二政委、解放军工程兵第二政委、昆明军区政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系中共第九届中央委员。这样一位身经百战的我军高级将领究竟为什么会被暗杀?是阶级报复还是个人恩怨的仇杀?随着侦破工作的步步深入和时间的推移,这一案情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紧急抢救
1970年12月17日凌晨5时许,昆明军区党委办公室秘书邹贤玉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她抓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个年轻女人颤抖的声音:“42号楼院响了几枪,你们快来人!”42号楼院是军区政委谭甫仁的住处,怎么会响枪呢?她随即反问了一句:“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枪?”“反正出事了,你要陈秘书、汪秘书快来吧!”听对方说完,刚放下电话,床头的电话铃声又响了,她拿起话筒一听,是谭甫仁的警卫员李洪亮打来的。他惊恐得语无伦次,但意思说清了——谭政委被人枪杀了!听闻这一噩耗,邹贤玉惊呆了,但她很快镇静下来,立即给军区党委办公室主任王克学、军区副政委蔡顺礼、军区保卫部部长景儒林、军区副司令员刘春山和副政委雷起云等首长通了电话,报告“谭政委家出事了”的噩耗。
王克学首先赶到现场,只见仅穿汗衫、短裤的谭甫仁躺在血泊中,两只无神的眼睛向上翻着。谭甫仁的夫人王里岩更是毫无声息。“立即送军区总医院抢救!”王克学当场下令。
谭甫仁和王里岩被火速送到昆明军区总医院。谭甫仁的大女儿谭延丹也匆匆赶到医院。王里岩两眉之间中了一枪,医生说:“看来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谭甫仁身中3枪,一枪打在腹部,一枪打在手臂,一枪打在头上,入院时几乎没有血压,经抢救才有点微弱心跳。
特意从北京乘飞机赶来的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主任鲁维善教授参与了抢救。他剖开腹腔放出积血,然后又打开胸腔进行心脏按摩,但无力回天,午后4时,谭甫仁因伤势过重离开人世,享年60岁。

首例开国中将被刺震惊中央 一警卫忙着偷情(组图)

资料图:开国中将谭甫仁和夫人王里岩。

地毯式搜查

在出事的第一时间,昆明军区副政委周兴通过一号台直拨周恩来总理电话,报告谭甫仁遇害的情况。周总理大为吃惊,当即指示:“要火速组织抢救,案子很可能是内部人干的,要抓紧时间破案,重点是军区机关内部;成立专案组,由周兴负责,公安部派人协助。”
12月17日下午,昆明军区和云南省革命委员会联合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谭甫仁遇害案。会议做出3项决定:1.迅速成立临时工作班子,负责处理全省的日常工作;2.迅速成立专案小组,调动一切侦破手段,力争尽快捕获凶手,并将详情上报中央,听候中央的处理;3.安排好谭甫仁的善后工作。
根据会议决定,军区党委研究制定了应急方案,迅速成立了“谭甫仁、王里岩被害案侦破小组”(简称017专案组),由昆明军区副政委周兴任组长,昆明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王必成和副政委蔡顺礼任副组长,成员由军区司令部参谋长赵润博、政治部副主任刘润泉、保卫部部长景儒林、组织部部长孟肖野、党办主任王克学等人组成,专案组日常工作由蔡顺礼副政委负责。
清查工作首先在军区大院内进行。凡是在大院居住的,不论资格多老、地位多高,也不论是军人还是家属,都必须交代12月16日晚至17日晨人在何处?在干什么?谁能证明?
随着清查工作的深入,军区保卫部发现丢失两支手枪。骤然间,围绕着枪支又开始了一场更大规模的清查,军区大院顿时人心惶惶。
军区大院9号楼的保密会议室内烟雾缭绕。专案组负责人正在认真地听取汇报。“根据现场分析,射击距离大约在五至六米。”军区保卫部部长景儒林正在作案情分析,“地上的弹壳型号与保卫部丢失的两支枪弹完全一样。再说,枪响之后,据当时从房间跑出来的谭政委的小姨妹说:看见一个身材比较高大的穿军装的身影,从他们家飞速逃窜出去。根据她目击的情况,加上各种测试推算,那人的身高应在1.75米至1.80米之间,由此可以初步断定,这是一个对枪械使用非常熟悉,对谭政委家的情况非常了解,而且可以在军区大院自由进出的人。”
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逃往外地,昆明军区组织部队在街道巡逻,并对车站、机场进行严密搜查。12月18日晨,昆明火车站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当开往贵阳、长沙、武汉、郑州方向的62次列车即将进站时,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冲进了候车室,不到五分钟,整个车站被包围。车站广播里传来急迫的声音:“根据上级紧急指示,开往贵阳、长沙、武汉、郑州方向的62次列车,现在暂时停开。车站的所有人员原地不动,接受检查!”这个通知被反复播出的同时,部队开始对车站所有人员进行检查。有好几位身材高大的军人当场被扣留。在远离火车站的昆明田家坝机场也被军警包围。飞往北京的140次航班和飞往广州的1031次航班在即将起飞时,突然接到通知暂缓起飞,荷枪实弹的军警对候机室全体乘客进行了严密的检查。又有一名身高1.75米以上的军人被带走。
与此同时,军警对全城大街小巷、十字路口、公共汽车站进行了拉网式排查,但始终未能发现与“017案件”有关的犯罪嫌疑人。周总理对此很生气,再次明确指示:破案并不难,问题很可能出在内部。于是,017专案组加大了内部排查工作的力度。
锁定嫌疑人
军区大院的排查工作正在缜密而紧张地进行。017专案组查询了所有岗哨记录,从记录上看,军区大院四道大门在12月16日晚至17日凌晨,都没有外人进来过。另外,对军区大院所有的围墙作了检查,没有发现任何翻越的痕迹。这说明犯罪嫌疑人很可能在军区大院内居住。但是,在对军区大院内居住的人员进行排查过程中,几乎所有人员都能找到两个以上的人证明自己当时所在的位置和去向。只有军区保卫部保卫科副科长王自正不能证明自己,不过事发之前军区早已对他进行隔离审查,所以他不需要寻找证明人,因为当时有一名执勤的哨兵看守他。
王自正既然是军区的保卫科副科长,为什么会隔离审查呢?
王自正,身高1.80米左右,身材魁梧,精明强干,看上去有一股威武之气。他是解放战争时期入的伍,从中原到大西南的进军途中,多次立功受奖,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和平建设时期,他用自己的才干赢得了组织的信任,曾任昆明军区后勤部枪械保管员、军区首长卫队长。也许是职业关系,他养成了一种特殊的性格——平时沉默寡言,很少和外人接触。1970年初,王自正被任命为军区保卫部保卫科副科长。就在他任副科长不久,昆明军区政治部收到从他的老家发来的一份公函,函中说他们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查出,王自正原名叫王志政,河南省内黄县人,富农出身,1946年参与了还乡团枪杀王志政所在村武委会主任的反革命行动。后来王志政逃往外地,改名王自正,混入我军内部。军区政治部根据举报,决定对王自正实行隔离审查,并将其关押在军区大院内的原战俘管理所。
与此同时,居住在军区大院的一位13岁的小男孩叫马苏红向专案组反映,12月17日清晨5时许,有一名穿军装的大个子敲开他家的门,说是找军区保卫部陈汉中科长。马苏红给他指了陈汉中家的位置后,又迷迷糊糊回去睡觉了。那位大个子的面孔,马苏红很眼熟,好像是小朋友王某某的爸爸。马苏红提供的这个线索使专案组的同志精神为之一振。他们立即带着王自正的照片给马苏红辨认,结果那位大个子果然就是王自正。专案组认为,他很有可能是017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首例开国中将被刺震惊中央 一警卫忙着偷情(组图)

资料图:刺杀发生后紧急进行抢救。

真相大白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专案组决定派军区保卫部保卫人员直接找王自正核实有关情况,以便达到敲山震虎之目的。12月31日晚10时,保卫科长陈汉中和干事李伯志来到王自正的隔离室,见他正忧心忡忡地躺在床上,便大声喝道:“王自正,起来!到食堂来一下,有点事。”王自正趁着系鞋带的瞬间,敏捷地从被窝里摸出两支子弹早已上膛的手枪,甩手就是两枪。走在前面的李伯志当场被击中腹部,倒在地上。走在后面的陈汉中被击伤右手。他忍着疼痛,立即转身冲了出去,边跑边喊:“快来人哪!快来人哪!”王自正也提着两支手枪跑了出来。军区机关警卫班的战士听到枪声和叫喊声,立即包围过来。王自正环顾四周,发现一切对自己不利,便陡然转身,躲进了离他不远的厕所里。部队包围厕所,展开政治攻势,奉劝他立即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王自正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开枪自杀身亡。
经过鉴定,王自正手中的枪,正是保卫部丢失的那两支,他使用的子弹,型号也同杀害谭甫仁的完全一样。从查获的王自正的笔记本中,可以看出他对军区将他隔离审查心怀不满。他在笔记本上这样写道:“我不能这样死;我要死,也要杀几个人。”他在笔记本中列下了好几个要杀害的人的名字,包括军区副司令员陈康、鲁瑞林、田维扬等人。权衡之后,他又写道:“不如杀谭甫仁,影响更大,发泄心头之恨。”由此可见,王自正杀害谭甫仁并非个人恩怨,而纯属阶级报复。
凶手和被害人都已死亡,专案组只能从案发现场勘察的资料中推断王自正的整个作案过程:
1970年12月17日凌晨4时左右,王自正从被隔离审查的原战俘管理所偷偷溜出,潜入军区大院,熟门熟路地进入军区保卫部,窃得两支手枪和20发子弹,然后开始实行他蓄谋已久的暗杀计划。
谭甫仁夫妇居住的42号楼院位于军区大院的中心,是一座别墅式的宅院,与军区机关食堂仅一墙之隔,平时有5名警卫员昼夜轮流站岗。同年11月 24日,毛泽东在对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战备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中批示,要求全军利用冬季实行长途野营拉练。因此,昆明军区机关抽调了3名警卫员参加部队正在进行的“千里野营拉练”。这样,担任42号楼院警卫任务的仅为2名战士。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管理松散,战士值勤逐渐由站岗变为坐岗,坐岗变为睡觉。案发当晚,两名战士正在门口西侧的宿舍睡觉,看似戒备森严的武装警卫实际上形同虚设。
王自正首先潜入军区机关食堂,从里面搬出一条凳子,然后站在凳子上,爬过围墙跳入42号楼院。食堂本来养了一只大狼狗,如果狼狗在,肯定会撕咬他,他就不会有机会作案。不巧的是,偏偏在凶犯作案的前一两天,这只狼狗失踪了。
王自正从橱房穿过天井进入小楼。他曾任卫队长,对42号楼院了如指掌,一进屋就直奔谭甫仁的卧室。因为年龄大,谭甫仁夫妇又喜欢安静,他们有时不同住一室。凶手敲门时,谭甫仁夫人王里岩以为是谭甫仁敲门。开门后,王自正凶相毕露地问:“谭甫仁在什么地方?”王里岩发现情况不妙,极力保护丈夫: “不知道。”
王自正进屋搜寻,果然没有找到谭甫仁。王里岩呵斥:“你要干什么?”王自正用手枪顶住王里岩的额头扣动扳机,子弹正中额心,弹洞四周的皮肤被枪击火焰灼焦。王里岩当场死亡。
谭甫仁住在另外一间房,在睡梦中听到枪声还以为是楼下传出的。他没有带武器,开门便朝楼下跑。住在楼下的王里岩的六妹王文莹也被枪声惊醒。她看见谭甫仁披着衣服急匆匆下楼,便问道:“姐夫,楼上出了什么事?”谭甫仁说:“不知道。”他没有停步,直接转进通往楼后小平房的长廊叫警卫员:“小李!小李!”没有回应。这时,身穿军大衣、戴着口罩的王自正提着枪,尾随而来,冲着谭甫仁从背后连开两枪,都没有击中谭的身体,打在警卫员住房的门框上。谭甫仁转过身,迎着凶犯冲去。王自正又开一枪,打在谭甫仁的腹部,谭踉跄了一下继续往前冲。王自正向谭打出了第四枪,这一枪击中他的右上臂,谭甫仁侧身倒在地上。王自正来到谭的跟前,第五次扣动枪机。这位身经百战、功勋卓著的我军高级将领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死在了亡命徒之手。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谭甫仁的两名警卫员:一名警卫员听到枪声吓得躲在房里不敢出来;另一名警卫员更是荒唐,正在与一位比他大30岁的女人在房间姘居。这位风韵犹存的女人原是国民党军官太太,老公解放前逃到台湾去了,她20年来一直独身。
王自正杀害谭甫仁后,撇下惊恐万状的王文莹,继续按计划实施他的第二个暗杀目标——军区政治部下属保卫部的陈汉中科长。谭宅所在的司令部大院与政治部仅相隔一条街。王自正走进政治部大院时大约5点刚过,天依然很黑。他并不知道陈汉中家的确切位置,估摸着认准了一扇门,上前就敲,不料出来的是一个小男孩,一听来人是找陈汉中的,就给他指了陈家的位置。幸好陈汉中赴上海出差,不在家中,王自正暗杀第二个目标的计划未能实现。他只好悄然潜回隔离审查所。然而,王自正的这一举动最终成为他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的重要线索。
扑朔迷离的案中案
1970年12月31日王自正自杀身亡,标志着017案件基本告破。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971年春节刚过,017专案组成员、昆明军区保卫部部长景儒林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用尼龙网兜套住脖子自缢身亡。他在死前留下的字条写道:“保卫部原来就是个烂摊子,我来保卫部后,还在继续烂下去……保卫部出了这些事,叫我怎么说得清呀!”当时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昆明军区机关相继发生暗杀、自杀等案件,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各种猜疑:谭甫仁被谋杀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背景?特别是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017专案组成员、第十一军副军长赵泽莽是林彪麾下的第五十四军留滇组建第十一军的骨干。于是,云南一时盛传017案件是“林彪死党制造的连环谋杀案”。其中最为传奇的一种说法是:1971年12月中旬,谭甫仁接到密令于某日某时将飞越昆明上空的一架飞机击落。谭甫仁为人谨慎,狐疑难决,遂试着先将飞机迫降,不料飞机迫降后,走出舷梯的竟是周恩来总理。总理一言不发,立即起飞回北京。谭甫仁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回军区大院后,还未向中央作出解释,即被军区保卫科副科长枪杀。不久,这位保卫科副科长和军区保卫部部长又相继自杀。某自治区人民出版社1997年公开出版的书籍仍是采用此种说法。
017案件的发生,受到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亲自将昆明军区蔡顺礼副政委和第十一军赵泽莽副军长召到北京,听取他们的汇报。中央对017案件的侦破工作很不满意,经请示周总理,决定对蔡顺礼、赵泽莽停职反省,留京审查;另派刚从“牛棚”解放的老公安赵苍壁(1977年3月升任公安部长)牵头,组成由公安专家刘刚、徐生和枪弹痕迹专家王广沂、指纹专家赵向欣、法医赵海波参加的专案组,入驻云南。
遵照中央指示,昆明军区党委调整和改组了017专案组,仍由新任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委书记的周兴担任组长,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徐其孝具体负责,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黄学义任办公室主任。同时,从各部队和当地公安部门抽调一批精干力量作为专案组成员。
经过前后两套专案班子长达七年的缜密侦察和反复核查,直到1978年6月才对017案件做出结论,认定谭甫仁夫妇被害系王自正一人所为,既没有林彪反革命集团插手,也没有同伙配合;王自正伤人后自杀,是由于专案组缺乏经验,决策失误,措施不当所致;保卫部部长景儒林的自杀则是由于自愧自疚心理过重,思想压力过大所致;对因017案件被隔离审查的人员解除审查,恢复名誉。这一结论报告经昆明军区、云南省委批准后,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
2015-12-19 共产党新闻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