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罕见持续发力 层层剥菲驴驴皮!(图)

《人民日报》罕见持续发力 层层剥菲驴驴皮!(图)

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自上任以来,一直在各种国际场合不遗余力地攻讦抹黑中国,并借此来秀他本人的“存在感”。2015年11月30日,在由菲单方请求建立的仲裁庭上,他再次原原本本地向世人展示了其擅长荒唐表演的“功夫”。

在庭审中,德尔罗萨里奥卖力地渲染悲情,将菲律宾打扮成一副受尽委屈的无助模样,却毫不提及菲方步步侵犯中国南海权益的历史事实。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菲律宾侵占中国南海部分岛礁并提出非法领土扩张诉求,这才是中菲南海争议的根源。无论是确立菲律宾领土范围的国际条约,还是1997年之前的菲律宾本国宪法,均未将南沙岛礁及黄岩岛纳入菲律宾版图。德尔罗萨里奥无论如何变相包装和偷梁换柱,都掩盖不了菲方侵犯中国合法权益的本质。

在庭审中,德尔罗萨里奥竭尽耸听之危言、牵强附会之能事,对中国肆意进行污蔑攻击。德尔罗萨里奥在不长的陈词中一口气给中国连续扣上了“中方对菲进行武力威胁”、“中国违反国际法治、《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甚至是《联合国宪章》”、“中国的岛礁建设是海上柏林墙,是有意制造全球最大的环境灾难”、“中方行为妨害菲民众实现社会进步和更好的生活标准”等一系列惊悚但纯属子虚乌有的“罪状”。上述诸般纯是罗织和妄下罪名的信口开河,让人无法相信是出于身份尊严的一国外长之口。

在庭审中,德尔罗萨里奥还毫无底线地宣称菲方发起仲裁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同中国这个朋友的珍贵友谊”。他的嘴皮子功夫实在让人无语。菲方在不告知中方的情况下,恶人先告状,还把自己装扮成一副无辜、无知的模样。难道他想说菲方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是对中国的“示好”之举吗?菲一方面极力掩饰自身的非法行径,另一方面却大肆污蔑中国在南海的各项合法权利及正当之举。所谓“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德尔罗萨里奥的虚矫浮词粉饰不了菲方侵夺中国南海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客观事实,反而更加印证了菲方贼喊捉贼的强盗逻辑。

国家主权是当代国际法的核心原则,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凌驾于主权国家之上。任何国家、团体和个人切莫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自身利益的苦果。我们在此奉劝以德尔罗萨里奥为代表的某些人士切莫误判形势,在中国政府和人民坚若磐石的南海维权意志面前,所有处心积虑的精心算计只能是徒劳之举,自取其辱。

谎言妄语无关南海公义,小丑跳梁终归蚍蜉撼树。德尔罗萨里奥作为外长,已屡次三番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并无视中方的善意,在国际上恶意炒作南海问题。当今南海出现不利于地区和平和谐的流言杂音,作为始作俑者的菲律宾难辞其咎,德尔罗萨里奥本人更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尽管中方仍愿以最大的善意来处理中菲之间的有关争议,但恶意解读中方善意并企图混淆视听者终将自食其果。德尔罗萨里奥动辄“搏出位”的言行,或许能迎合某些有意搅动南海局势的域外势力的胃口,但终将损害菲律宾国家和老百姓的整体利益。我们敦促菲方本着务实和负责任的态度,切实遵守中菲有关双边文件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所做的庄严承诺,通过双边协商谈判来解决两国间的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保障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

菲律宾在其南海仲裁案实体问题庭审中进一步暴露出本来面目。庭审中,菲律宾围绕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大做文章,极力否定中国的领土主权。这反而充分说明中菲南海争议的本质就是领土争议,菲提起仲裁案的动机和目的完全是为了否定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但无论“仲裁”这一闹剧怎么演,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不容否定。

菲方不顾基本的历史常识,妄称中国人民历史上在南海没什么活动和存在,从未拥有对南海诸岛的主权。然而历史不容否认,南海诸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历代中国政府通过行政设置、军事巡航、生产经营、海难救助等方式,持续对南海诸岛进行管辖。日本侵略者在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侵占了中国西沙、南沙群岛。抗战胜利后,中国派军舰收复西沙、南沙群岛,在岛上派兵驻守并建立各类军事、民事设施,从法律和事实上恢复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

菲方不顾二战中被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蹂躏的惨痛历史,居然称《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没有法律约束力。《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二战期间的重要国际法文件,是战后东亚国际秩序的基石。两文件明确规定,日本应归还窃取的中国领土。日本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文件中也明确承诺遵守《波茨坦公告》有关规定。菲当局的某些人,利令智昏,数典忘祖,公然践踏菲律宾人民的感情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果实。

菲律宾妄称,南沙群岛二战后是“无主地”,声称1951年《旧金山和约》只规定了日本放弃对南沙群岛的权利和要求,并未明确规定“放弃”给中国。且不说中国不承认《旧金山和约》这一事实,中国一直拥有南海诸岛的主权,二战胜利后又通过一系列行动收复南沙群岛,可以说是物归原主。南沙群岛一直是中国的,何来“无主地”?炮制“无主地”说辞,充分暴露了菲方领土扩张主义和毫无底线的贪欲。

中菲南海争议的本质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所产生的领土争议。中菲之间曾多次就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达成共识。菲方为了强行提起仲裁,不惜违背承诺,将争议伪装成所谓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释和适用”的争端。然而,撕下这层伪装,世人都能清晰地看出这一争端的实质和本源。中菲之间围绕南沙岛礁的争议与《公约》解释与适用何干?菲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不过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菲方是想借此闹剧攫取中国的领土。

然而,中国人民捍卫自己国土的决心坚如磐石,中国的领土只能由中国人民自己做主。任何依靠一纸所谓的“裁决”来否定中国主权和权益的企图,都只是镜花水月般的妄想。菲方为了扩张领土,自食其言,偷梁换柱,只能让世人不齿。

2015年7月,菲律宾鼓噪酝酿了两年之久的南海仲裁案终于正式拉开帷幕。近日,有关仲裁庭在荷兰海牙举行了所谓庭审,菲律宾方面在其陈词中,妄议、贬损南海地区国家于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其言辞令人咋舌。

上世纪60年代末,为争夺石油资源利益,一些国家对我国的南沙岛礁提出领土要求并非法侵占,南海问题由此产生。为管控各方争议,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中国和东盟国家自上世纪90年代起便开始沟通,共同致力于探索适合本地区的争议解决办法。经过长时间的磋商磨合,2002年,中国和东盟十国在柬埔寨金边正式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向世界宣告南海不再没有规则,而有了地区国家共同确立的“南海规矩”,此后南海风波渐止。《宣言》也获得了“定海神针”的美誉。其第四条明确指出“有关各方承诺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而不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2011年,中国和东盟十国进一步就落实《宣言》后续行动指针达成一致,开启了全面有效落实《宣言》的历史进程。

然而,菲律宾本届政府上台后,背离善意合作的建设性态度,违反其在《宣言》中所作承诺,践踏各国为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共同努力,在域外大国的怂恿支持下精心筹划一场“仲裁”闹剧,企图在南海再生事端。菲代理人在庭审中妄称,《宣言》“从未创设权利和义务”,只是“相互妥协”的“权宜之计”,歪曲各方共同承诺选择的“通过友好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道路,指称该承诺毫无约束力,且没有达到任何预期成果。菲代理人的此番言论实际上与菲方先前“诉状”内容一脉相承。人们不禁要问,如若一个主权国家可以背信弃义,随意背弃承诺,如若《宣言》真如菲方所称毫无意义,那么菲作为主权国家的国际信誉何在?南海又何来长达十多年的和平稳定?

人们注意到,仲裁庭在有关管辖权问题的裁决中,竟然将中国和东盟十国政府共同签署的《宣言》一贬到底。试问,占全球人口近1/3的十一国人民共同选择的争议解决道路岂是凭仲裁庭只言片语就可以随意颠覆?除此之外,有关裁决还歪曲解读《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条款,对公约所规定的“就争议问题交换意见义务”任作解释,企图降低各缔约国进入争端强制解决程序的门槛,为一些国家策划新的闹剧铺平道路。这种随意扩大自我权限的行径,无疑是给一些人打着仲裁旗号胡闹之举开绿灯,注定不会得到主权国家的认同。

公平正义的国际法治不可能因为一场闹剧就被扭曲改写,《宣言》不会因为几句歪理便成为废纸一张,各成员国都有责任和义务维护《宣言》的有效性和权威性,使其继续发挥“定海神针”的作用。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10月底,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而建立的仲裁庭作出管辖权和可受理性裁决,大玩倒黑为白的手法,竭其所能为菲方观点说项背书,罔顾基本事实,违背根本法理,为菲非法侵占中国领土和侵犯中国海洋权益张目。仲裁庭论证过程中充斥着牵强附会的主观臆断之辞,失实、失理、失义,完全没有显示出公正客观的立场。

罔顾事实的仲裁掩盖不了真相。仲裁庭将以前中菲双方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争端进行的磋商,硬说成是双方就《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释适用所进行的磋商。仲裁庭还将中菲磋商认定为菲已履行交换意见义务的依据。而实际上中菲双方从未就仲裁事宜进行过谈判,哪怕是意见交换。

违背法理的仲裁毫无公正可言。例如,仲裁庭自知无权审理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的案子。一方面有意回避中菲争议的实质,坚持认定此案不涉及领土主权,另一方面不顾中方2006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做出的排除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声明,刻意将本质上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的事项纳入其管辖范围。这种执意擅权的做法,违背了司法机构在案件审理中本应恪守的审慎、自律精神,终将有损于司法手段解决争议的信誉和价值。

又如,仲裁庭在选择和援引司法判例方面的表现,存在严重的主观片面性,缺乏客观性。仲裁庭多次片面援引存在巨大争议的司法或仲裁判例,将个别争议性观点和判词作为支持本案裁决意见的法律先例。而有关有争议的观点和判词,恰恰是由本案仲裁庭有些仲裁员所提出的。这种自证其言,偏执臆断,严重损害了有关法律论断的严谨性、逻辑性和前后连贯性。

再如,仲裁庭还恶意曲解《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习惯国际法的关系。仲裁庭一口一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企图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管所有海上的事情,却对习惯国际法熟视无睹。国际法人士都应清楚,《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规定的各项国际海洋法律制度,本就是总结各国的海洋历史实践与共同意愿而成,《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原文中也无一不体现着对习惯国际法的尊重。而仲裁庭以今否古,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基本宗旨和精神。

仲裁庭无视菲方滥诉的基本事实,照单全收菲方的诬告言辞。其妄下定论在先,曲解证据和判例在后的做法,对倡导公平正义的国际司法将是莫大的伤害。

菲律宾近来在国际社会四处兜售其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并肆意抹黑中国,诬称中国不接受、不参与其提出的仲裁是不守规矩、破坏国际法治。中国有句俗话,叫“恶人先告状”。菲律宾混淆视听,假扮“受害者”,自编、自导、自演仲裁闹剧,企图以偷梁换柱等手法掩盖其违背国际法、谋求非法利益、践踏国际法律秩序的种种行径。中方坚持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挑起的所谓仲裁,恰恰是维护国际法治的正义之举。

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是为了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严肃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根本管不着领土争议。中国2006年作出声明,将海域划界及其相关问题排除适用《公约》强制仲裁程序。不可否认,中菲争议核心是领土争议和海域划界问题。菲律宾无视国际法,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提起仲裁,实际上是破坏《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行为,损害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权威性和严肃性。中国不随之起舞,不接受、不参与,是负责任的表现,是捍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的合法权利,是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权威性、严肃性的正义之举。

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是践行中菲共同承诺。中菲双方就如何解决彼此争议早已达成共识。中菲曾多次发表联合声明或新闻稿并共同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承诺通过友好谈判协商解决争议。菲单方面提起仲裁,否定向周边邻国和国际社会作出的庄严承诺,违背“约定必须遵守”这一国际关系中的核心原则,毫无国际信誉可言。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是遵信守诺的表现。

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是为了维护合法权益。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在南海拥有合法权益。除了中国政府之外,任何其他人、国家和机构都没有资格代表13亿中国人民做出处置决定。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又搞出一场将中国告上法庭的闹剧,目的无非是要为其非法行为“洗白”。对菲律宾的非法行径,中国不能纵容,不接受、不参与是合法、合理的选择。

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与国际争端解决通行做法一致。国家同意是国际法规则的核心和灵魂。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议的根本和关键是争议当事方达成“合意”。菲单方面提交仲裁根本不是为了止诉定分,而是使争议进一步复杂化,并借此抹黑中国。菲所作所为完全是政治挑衅。相反,中国坚持通过双边协商谈判解决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议,是行之有效之举。中国已与12个国家妥善解决陆地边界问题,与越南完成了北部湾海域划界。中国将一如既往坚持现有做法,不会接受仲裁来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议。

中国是国际法治的坚定维护者和建设者。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纯粹是借国际法之名,行破坏国际法治和侵犯中国权益之实。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是对菲非法行径的合法合理回应。解决中菲南海争议,歪门邪道没有用,炒作抹黑行不通,诉诸第三方于事无补,回归双边谈判、协商解决才是正路。

</BR-INTERCHANGE-NEWLIN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