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何济民

2015.12.17

这几天关于中国乌镇的新闻绝对是世界各大媒体的热点新闻之一,因为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12月16日至18日在乌镇召开,乌镇成为超人气的“吸睛器”绝对是有道理的。通过互联网,小小乌镇震动了世界。

小时候我的脑海中就有“乌镇”这样一个地名概念,那是因为这里诞生了一代文人茅盾。老师在课堂上就是这样向我们介绍茅盾的:茅盾,文学家,浙江桐乡乌镇人。从此,我们记住了乌镇,它是一个灵秀的江南古镇,这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文学色彩——乌镇的茅盾,茅盾创设的文学奖,这些文学符号在人们的心灵里确实占有着重要的地位。不管你喜不喜欢文学,只要你在学校里呆过几年,也许你就忘不了茅盾和乌镇。毫无疑问,这样的乌镇呈现着柔和梦幻的色彩。

现在,世界性的互联网大会第二次在乌镇召开,并且泱泱中华古国的元首在这里面对世界发表讲话,表达了要把中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的强烈愿望。自然,这时的乌镇充满着力量,这力量大到让世界上几十个国家的重要官员提前来到这里安安静静认认真真谛听我们中国领袖语惊四座的声音。来到这里参加会议的他国行政官员和网络商界官员都想知道中国要在乌镇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中国将在互联网技术领域到底要充当什么样的重要角色。

听说,这几天乌镇的保安措施是超一流的严格,严格得连乌镇上空一只鸟飞过煽动翅膀的声音都能让人听见,连这座古老小镇方圆几里的空气都带着一丝丝紧张的气息。也许世界各地的人们通过互联网新闻约略感受到了乌镇与其他地方相比确实不一样的气氛。此时的乌镇又让人看到了它那奇异的乌蓝色彩。

听说,这几天来乌镇开会的世界级官员都能通过网络毫无障碍地看到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新闻资讯,哪怕它是血腥、恐怖、暴力的,因为新闻就是新闻,它是基于事实的客观报道,无所谓正能量与负能量的区别。这几天呆在乌镇的世界官员通过自由上网真的感受到了中国互联网的畅通无阻,这跟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奥运村里运动员上网的情形完全一样。但是,每年乌镇的互联网大会和难得一见的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这两个地方的人们在这两个地方上网是否跟特殊期间外国人上网完全一样?如果真的一样,如果全国上下都跟这两个地方完全一样,那么,我要说,在中国北京和乌镇分别召开的奥运会和世界互联网大会真的给中国百姓带来了无尽的福音。可是,我不是记者,我没有去采访过他们,它们是否通过中国互联网真正了解到了他们想要了解的各种各样的宝贵资讯,我不得而知。

我们都知道,我们中国大地上有一种神奇的天空蓝色叫“奥运蓝”和“阅兵蓝”。我们为这两种天空蓝色的出现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对这样的人工蓝色进行非议,否则,我们就太不摩登了。

我们知道网络有局域网和因特网之分,因特网是自由世界的自由公民自由获取信息的无界无形通道,而通过防火墙过滤的局域网绝对不是人人都想一饱眼福的资源无限的“海底世界”。在功能非常有限的局域网里我们或许能得到一些东西,或许我们想要的东西什么都得不到。

网络朋友们,我们都知道一些网络专家、警察和大量的社会舆情师都拥有如何监督网络、如何屏蔽删帖的拿手技术和手段。既然这样,我们能在网络上看到什么,得到什么,表达什么,这绝对不是我们升斗网民所能决定得了的,除了仰天长叹,我们还能做什么?难道我们愤怒之下砸碎我们的电脑和手机不成?

乌镇这个名字很特殊,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带着某种色彩的江南古镇。但是,我真的希望,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举办地的乌镇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纯净透明的网络色彩。如能这样,乌镇才能真正成为文明的网络符号,才能代表古老中国走向自由文明的网络世界。

本来,乌镇就是文明的;本来,古老中国就是文明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