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中、日关系框架的大势早已成型,即使美日 不断强化同盟体系,外界依然可以发现,东京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绳套,这一点恰恰是日本在战后各种遗留问题上的原罪所致,目前来看不影响所谓的美日同盟体 系。事实上,日本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不会真诚道歉,这对世界格局亦无大碍,日本的微观环境对于全球大局的影响正在变得越来越有限。厘清这个小气候中各元 素,对于美、中、日的亚太环境趋势预测终究是有帮助的。

全民右翼的推手

这个夏秋,日本在历史问题上背负了沉重的压力。归根结 底是日本国内根深蒂固的右翼势力阴魂不散所致,这也是这个小气候中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二战结束后,日本的右翼势力并未因日本的战败而终结。随着日本成为经 济大国和走向政治大国的形势的发展,日本的右翼势力死灰复燃。特别是冷战结束以后,日本右翼势力的罪恶活动愈演愈烈。那么,究竟是何推手使本该在二战中绝 迹的右翼重见天日?

日 本人民在明治维新后 国家神道 与新 武士道 的双重影响下,培养了一种盲目服从的观念意识。天皇的神圣地位被军国主义分子利用。侵华即是 天皇指引国民 参加战争,服从是我的天职 思想召唤实施的侵略战争。右翼组织 诚意塾 更毫不犹豫地把现代日本右翼思想概括为:皇道主义、民族主义。战争期间,日本国民 又被19世纪末经过 武士道 精神驱使,成了杀人机器。

战 后,在右翼政府的主导下,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一次次被篡改,导致正常的日本国民对历史缺乏客观的认知,他们在政府美化战争的方针下也只能表现出微弱的抵抗 力。以至于在一个口口声声呼喊战后和平的日本,却出现了 全民右翼 的怪诞现象。日本国内只有10几万在册的右翼分子,但是他们终究可以推动一个国家和强大的国家机器行驶在右翼的道路上,日本国民选择了他们,选择了一条激 进的路线。

日本右翼势力抬头与美国庇护密切相关

美国庇护成温床

日 本在战后走的危险道路,与美国也有莫大关联。1945年8月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宣布无条件投降,同时被置于美国的占领之下。占领初期,出于自身利益的 考虑,美国占领当局试图利用天皇遏制日本民主革命力量的发展,为其全球战略服务。并且美国控制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与纽伦堡军事法庭对德 国战犯的审判相比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则存在起诉人数少、量刑轻、包庇头号战犯裕仁天皇等多种问题。

曾 任东条英机的内阁商工大臣、伪满大臣之一的岸信介被释放,被判为A级战犯的东条英机内阁外相重光葵战后不久就又官复原职,甚至在1956年代表日本出席在 联合国的仪式。冷战开始后,美国的对日政策由 抑制 改为 扶植 ,宣布停止解散右翼组织,并解除对右翼分子 剥夺公权的处分 。美国在战后或者说冷战后 的一系列举动,直接保护了日本右翼的根基,使得右翼得以延续血脉。

回 归到现实。我们可以看到,尽管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每逢国际场合必抛出他的 积极和平主义 ,但实质上,他很好地继承了外祖父岸信介的思想基因。安倍曾把修改 宪法以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目的说成是要将日本变成 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更积极做出贡献的国家 。这句话对于 小国寡民 的岛国民众固然具有无限的诱惑力。何 况他们已经忘记了战争是何滋味。这似乎还让人想起70多年前,当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时,他们的口号是 大东亚共荣 。这么看,安倍始终没有摆脱 只 要军队出马就能荡平一切,带来和平 的鬼魅理念。

军国主义者把日本带向危险的方式往往是小步推进,但步步都向危险方向迈进。安倍的目的是在 积极和平主义 的旗帜下,积极地解禁集体自卫权,使日本积极地向 正常国家 靠拢,从而拥有自主的军事发言权。他现在每一个小动作,都很有可能将这个国家带向绝境。#p#分页标题#e#

日 本右翼在战后死而不僵,历经战后初期的沉寂,至上世纪40至50年代,旧右翼团体崩溃,新兴反共右翼运动兴起。1972年3月,铃木邦男在东京组建了 一 水会 ,新右翼正式登上战后日本政治的舞台。日本的右翼势力绝对称得上曲折发展。今天,他们已经走到可以左右国家政权的地步。历史的熏染、全国性的盲目、 外力的推动,再加上 英雄 的诞生 众力叠加,成就了日本右翼势力不断绝的后援。

当下,日本仍在美国的压制之下不会产生异变,但伴随着东京右翼思维的不断呈现,加之美国在亚太控制力的衰弱,美国人还能继续高枕无忧下去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