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两百多年以前,美国的建国者们自诩美国为“山巅之城”,意将美国建成全世界的楷模与榜样。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磨砺,美国终于在20世纪中叶成为了世界超级大国,实现了其梦想。那么,美国的立国之基、强国之本是什么呢?支撑美国大国地位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呢?

地缘安全环境优势

揭秘中国是否能挑战美国超级大国地位

美国所处的地理位置

大西洋和太平洋像护城河一样保护着美国的国家安全;“弱邻国状态”使美国无强敌入侵之虞。地缘安全环境是一个国家成长与发展的重要客观条件,国家无法选择它所处的地缘安全环境,地缘安全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一个国家的崛起进程。可以说,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地缘安全环境,它东临大西洋、西衔太平洋、北倚地广人稀的加拿大,南靠相对落后的墨西哥。在其国力弱小时,东西两大洋(大西洋和太平洋)可以像护城河一样保护着美国的国家安全。

因此,在美国立国200多年间,除了1812年美英战争期间美国本土受到攻击外,其余时间都平安无事。而当美国国力发展壮大后,东西两洋又变成美国向外扩张的坦途与捷径。其中,太平洋成为美国向羸弱的亚洲国家扩张的坦途。通过太平洋,1844年 《望厦条约》打开了中国的大门;1854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的“黑船”打开了日本国门;1898年美西战争胜利后美国占领了菲律宾。同样,大西洋也成为美国向欧洲输送国际影响力的捷径。一战后期,大量美军登陆欧洲,改变了欧洲战局,扩大了美国影响力;二战期间,美国通过控制大西洋击败了德意法西斯,最终取代英国取得欧洲的控制权,造就霸权。

此外,美国的地缘安全环境优势还表现在美国长期处于“弱邻国状态”,无强敌入侵之虞。无论北面的加拿大,还是南面的墨西哥,于美国而言都不用担心,只需两个简单的边界条约就可以轻松搞定。而世界上其他大国,往往不得不纠缠于复杂的周边邻国关系,无疑大大增加了这些国家崛起的战略成本。

历史时代机遇优势

美国崛起的时代,世界上还没有真正的重量级拳手国,欧洲这些中量级拳手有心无力,无法阻挡美国的崛起。

揭秘中国是否能挑战美国超级大国地位

美国总统奥巴马

“时代主题”是某个历史时期国际关系与国际社会发展总体特点的高度概括,是一个国家崛起与发展离不开的历史背景。与世界其他大国相比,美国拥有最好的崛起时代背景。

从历史大背景来看,美国崛起之时恰逢世界处于强权与暴力、战争与革命的时代,战争与冲突现象司空见惯,世界各国崇尚武力和丛林法则。这意味着美国崛起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几乎什么都可以做,对处于上升期的美国来是难得的历史机遇。

此外,美国崛起的时代还是世界大国政治不发达的时代。当时的“世界大国”主要是指欧洲强国,而这些欧洲国家领土幅员狭小,人口规模都是千万级别的(例如当年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也才4000多万人口),还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大国的“体格”,只是拳技高超的中量级拳手,但真正的世界大国(尤其是有决定性影响的世界大国)应该是重量级拳手。俄罗斯虽有重量级的“体格”,但“拳技”(国家治理、工业化水平)太差,当时的中国也有重量级拳手的体格,但是“拳技”更差。大家都有心无力,无法阻挡美国的崛起。

政治文化与制度优势

美国的国内政治文化与制度安排明显优于同时代的世界其他大国,这非常有利于美国的崛起与发展。

揭秘中国是否能挑战美国超级大国地位

美国白宫

美国的政治文化与制度优势主要体现两点:分权制衡文化与独特有效的总统选举制度。虽然西方国家多采取分权制,但美国的分权制衡最为彻底和完备,不仅政府在行政、立法、司法之间保持微妙的制衡关系,而且政府与公民社会之间,社会各个阶层之间都有着微妙的制衡关系。这种相互制衡的政治文化虽有时会相互制肘、缺乏效率,但却可以使美国有效地避免犯重大的战略错误,从而保证了美国大的发展方向不出问题。

另外,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更迭问题也十分重要,许多国家都因这个问题处理不好而导致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在此问题上,笔者认为美国解决得最好。自1787年美国宪法诞生以来,200多年来美国总统选举周而复始,四年一度,有规律地演绎着美国特色的民主政治。

独特的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如选举团制度、“赢者通吃”制度、议题助选制度等)有效保证了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平稳产生与权力交接,对保持美国国内政局长期稳定,对美国发展成为世界头号强国都有重大意义。

战略谋划优势

联合国体系是美国为构建以它为主导的“世界政府”的政治尝试;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精妙设计使美元获得了世界货币的地位。政治思潮会影响某个时期人们的价值判断与政策取向。美国立国之后曾有几个政治思潮深刻影响了美国的内政外交,对美国的大国地位产生了积极影响。其中,“天赋使命”意识、“美国例外论”与“孤立主义思潮”影响最大。“天赋使命”意识又称“天赋使命观”,是17世纪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清教徒的宿命论在美国政治思潮文化中的体现。它的基本含义是指美国受上帝委托,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类自身的命运负有一种特殊的责任和使命。“天赋使命”意识是美国外交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美国外交有非常深远的影响,是美国追求大国地位的价值源泉。

揭秘中国是否能挑战美国超级大国地位

中国是否能挑战美超级大国地位

所谓“美国例外论”实际上是“山巅之城”思想的延续,它认为美国在各个方面都将不同于世界上其它国家,美国的所作所为都是明智的,能够避免欧洲老牌国家历史上所犯的各种愚蠢的错误。可以说,“美国例外论”是美国追求大国地位的道义动力。孤立主义思潮在美国有很长的历史,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不少学者认为孤立主义是阻碍美国成为世界大国的因素,但笔者认为不然,孤立主义思潮恰是造就美国世界大国地位的重要因素。19世纪末,美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完全有资格开始对外施加其国际影响力。然而,受孤立主义思潮的影响,美国并没有急于将其经济实力转化成世界影响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共和党保守派议员大力主张“超脱”政策,坚决反对介入欧洲事务和外国的军事纷争。受此影响,当时约有70%的美国民众反对美国轻易介入国际事务。这种情况一直到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才开始真正放弃孤立主义,开始了向世界头号大国地位的总冲锋。可以说,正是孤立主义思潮的作用,才使美国达到了“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效果。此外,“二战”结束前美国战略精英们精巧的战略谋划和设计,也是支撑美国世界大国地位至今未动摇的重要因素。这些战略设计主要包括联合国体系和布雷顿森林体系。

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一系列精巧的制度设计,美元获得了世界货币权力的地位。1971年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国战略精英们又将美元与石油等大宗战略商品的定价权挂钩,理论上使得美国政府获得了无限发行美元的权力,理论上说美国可以通过美元“买断”整个世界,美元成为了美国控制世界的最重要工具和美国霸权的象征。可以说,美元货币权力是美国霸权(或主导权)的最重要支撑。只要全世界的对外投资与大宗商品还主要以美元定价,那么美国的霸权和主动权地位就很难撼动。美国战略精英们另外一个高明的战略设计是盟国体系。美国通过构建盟国体系战胜了对手苏联,赢得了冷战,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按理说它不再需要什么盟国了,但美国依然继续加强盟国体系建设,通过加强“北约”组织与美日军事同盟的建设,美国继续保持了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的强大主导权。通过盟国体系,美国实现了强者更强的战略效果。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美国之所以能成为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超级大国,应该说有某种历史必然性。这种必然性体现在美国既有难以多得的地缘安全环境与客观时代机遇,还有其独特的政治思潮与明显的主观作为优势。这些主客观因素共同构成了支撑美国大国地位的重要因素。从某种意义上我们确实可以说,美国是20世纪最重要的世界大国,因此有人把20世纪称为“美国世纪”。笔者认为,只要这些支撑因素没有发生根本变化,“美国世纪”可能还将在21世纪继续延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通知:点击社区,和军迷一起谈论军国大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