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雪山之巅的“兵王”

“甘巴拉英雄雷达站”是世界上最高的人控雷达站,海拔5374米。王胜全1993年从天府之国入伍进藏,在该站一干就是22年,现在是二级军士长、雷达技师,是目前甘巴拉雷达站最老的兵。官兵们都亲切称他为——雪山之巅的“兵头”。(图/文

刘应华)

雪山之巅的“兵王”

入伍前的王胜全,是一个满头茂密黑发的帅气小伙。如今,“生命禁区”的生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沧桑,也使这个曾经满头黑发的小伙变成了如今秃顶的“老藏民”。

雪山之巅的“兵王”

自2012年以来,甘巴拉阵地虽然实现了少人值守,但无论人数多少,阵地官兵坚持每天举行升旗仪式。王胜全告诉记者,这不是单纯的仪式,更是一种传承。

雪山之巅的“兵王”

在阵地,警报就是命令,岗位就是战位。对甘巴拉人来说,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白天黑夜,只要警报响起,必须迅速奔向岗位。王胜全说:“战备就是生命!别看我们这小小雷达站,却是首脑机关的耳目。‘甘巴拉英雄雷达站’之所以成为空军雷达兵的一面旗帜,最重要的原因是组建几十年来,情报优质率始终保持在99.8%以上。”

雪山之巅的“兵王”

作为雷达技师,保证兵器始终处于良好的战备状态,是王胜全的首要任务。

雪山之巅的“兵王”

和记者谈话间,操纵员报告异地远程控制雷达突发故障,王胜全二话没说,带着其他维修技师冲上冰雪覆盖、狂风呼啸的阵地,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实施紧急抢修。

雪山之巅的“兵王”

1958年入伍的张在安是雪域高原第一代雷达兵,曾担任过甘巴拉阵地的堪选任务。2011年9月2日弥留之际,他嘱咐家人将他的骨灰分成两份,一份留在老家安徽,一份安葬在甘巴拉阵地,永远守护甘巴拉。在他的墓前,甘巴拉人特意放置了一块大石头,上面镌刻着两个字——坚守。王胜全每次换班上阵地,都要来到张在安的墓前,捡上几块石头垒在玛尼堆上,以表达对老一代甘巴拉人的敬重。

雪山之巅的“兵王”

每次在张在安的墓前,王胜全都会久久伫立,与老前辈说说心里话。他说:“这是一座甘巴拉的精神丰碑。”

雪山之巅的“兵王”

阵地上有一条老狗,今年7岁了。它与王胜全最亲,当初是王胜全将它抱上山的,在阵地一呆就是7年,成为了寂寞官兵朝夕相处的“战友”,彼此都产生了深厚的情感,大伙都爱称它为“黄毛小子”。

雪山之巅的“兵王”

乐于助人是王胜全的一大特点。2008年春节前夕,福建籍战友郑佑松回乡休假时,在帮助邻居运送病人的途中不幸遭遇车祸身亡,留下了两个月身孕的妻子郑娟峥,然而他妻子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2013年岁末,王胜全通过战友王清江得知,郑佑松的妻子一直未再婚,也无固定职业,当年生下的小女孩郑贝岑已7岁,母女俩生活拮据。于是,王胜全便萌发了建立“甘巴拉基金”的想法,目的是力所能及的帮助有困难的甘巴拉人。此事得到了站党支部的支持和官兵的响应,当年官兵就捐了一万多元作为基金,连队决定每年捐赠郑贝岑5000元学杂费直至18岁。

雪山之巅的“兵王”

如今,孩子的妈妈经常用微信将小孩生活、学习的情况发送给连队。小贝在微信上说:“甘巴拉的叔叔都是我的干爹。”

雪山之巅的“兵王”

“甘巴拉基金”的来源除了战士们的捐款,就是连队的废品回收。在王胜全的建议下,连队建了两个分类垃圾箱,饮料瓶、纸箱等可回收废品都被集中起来。有时一些粗心的战士分类不彻底,细心的王胜全经常来到垃圾场,在垃圾箱里翻一翻“剩货”。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胜全还是连队的“花草专家”,每次回四川老家休假,都会带许多蔬菜和花草种子或幼苗回来。温室大棚、菜地和果园里的蔬菜瓜果,都是王老兵领着官兵耕种培植出来的。近年来,上级机关又为连队建设了无土栽培大棚,王胜全又和官兵一起学习新的种植技术。王胜全说,现在连队一年四季的蔬菜瓜果都完全实现了自给。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胜全自嘲:“我是一个落伍者,别说上网,就智能手机也没太弄明白。”这个第一学历仅是初中毕业的“兵头”,连队决定让他参加今年旅组织的年终大比武,他立马拜连队唯一的计算机研究生周国安为师,没日没夜地抓紧补习计算机知识。

雪山之巅的“兵王”

在甘巴拉阵地,从宿舍到山巅有84级台阶。傍晚,记者与王胜全一起登阵地山巅,在攀爬过程中,镜头中的王胜全显得有些吃力。他笑着说:“四十多岁的人啦,毕竟不是二十多岁的小伙。”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老兵告诉记者,无论身在何处,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和妻子、儿子通一次电话。除了报平安,就是唠唠嗑,以此表达彼此间的关切与思念。

雪山之巅的“兵王”

喊山,是甘巴拉人释放寂寞的一种特殊方式。在甘巴拉阵地之巅举目远眺,连绵起伏的雪山拥抱着美丽圣洁的羊卓雍错,无论春夏秋冬依旧风光无限。王老兵说,此刻,甘巴拉人的那些寂寞与孤独、忧愁和烦恼,都会随风飘去……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胜全作为甘巴拉的“兵头”,解“疙瘩”是一把好手。在做思想工作上,有他独到之处:无论官兵遇到什么样的难题,他都从自己说起,从身边讲起。兵老了,见识自然也就多了。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有啥心事都喜欢找他倾诉。因为在大伙的心目中,王老兵就是甘巴拉的一本“百科全书”。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胜全是一个心细而又敬业的“兵头”,这是新老甘巴拉人的共识。无论白天黑夜,只要轮到他值班,他都会仔细检查装备的每一个细节,他嘴边时常挂着一句话:“战备无小事”。大伙打心眼里都佩服他。

雪山之巅的“兵王”

傍晚转山,是王胜全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他说,每当夜幕降临,他就喜欢围着阵地转上几圈,这不仅是为了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巡视一下阵地周边的环境,巡视完他的心里才会踏实。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胜全这个雪域之巅的“兵头”,在“甘巴拉英雄雷达站”一扎就是二十多年,什么都别说,只看他双手,你就明白——他已变成了活脱脱的“老藏民”。

雪山之巅的“兵王”

王胜全说,他经常独自一人静静地来到甘巴拉荣誉室,面对一面面锦旗、一块块奖牌、一个个奖杯“照照镜子”,心中默默念到:“只能争辉,不能抹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