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岁月回味

(三只眼斗三只手)

引子

我的师父,一位破案功绩卓著的刑侦老股长常讲:“人们把盗贼叫做三只手,其实三只手象狐狸一样是很狡猾的。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此话不错,要斗赢狐狸那猎手就要长着三只眼,我们刑侦侦察员也要象猎手,同三只手斗就要练成三只眼,没有三只眼的功夫还真斗过三只手呢?”真的,直至今日,我仍然记着老股长的这句名言,我为之奋斗的一个目标就是想成为一个有三只眼的公安战士。下面摘录刚入警时侦破的几起盗窃案,奉献给朋友们,这些案件虽然因当时年代的局限性案值不大,但侦查破案的过程和采取的方法是不会因案值太小而有区别的,破案中的思维演绎,逻辑推理,斗智斗勇以及认识矛盾,从普遍矛盾的共性中发现和揭露矛盾的个性以及特殊性却是异曲同工的,这有助于人们认识矛盾、了解矛盾、揭露矛盾,有助于增长破案常识,提高侦查破案的乐趣。

一、临时受命破盗案

当年秋后,一天早上上班后,我照例忙着扫地、抹桌椅、打开水。突然钟股长站在办公室门口喊我说:“小林(化名),忙完了来我办公室一下。”

我抬头望着钟股长说:好,马上就来。

我抓紧忙完办公室里的事,急忙走进钟股长的办公室。钟股长硕长个子,中等偏瘦身材,一幅瓜子脸,两眼炯炯有神,平时不多言语,开会讲话不温不燥,少见对人发脾气,大家总难以揣摩他的心思,每当遇到上案子,总是深邃认真地听着大家的发言,哪怕是激烈地争论?也不多说一句话,一旦大家说完了,他也不对大家的发言作何评价,也不说谁讲得怎么样?立马就部署起侦察方案,指挥调动人马,展开侦察调查,大家在他有条不紊地指挥下,总能找到线索破获案件。他的精明善断、聚思广益、屡破疑案,优异的政绩使他在大家心目中产生了很高的威信,往往是不怒自威,成为战队的主心骨。我从武警中队转入刑侦后,他就成了我拜山的师父,我上班后他让我当了办公室内勤文秘。二年后省公安厅在省公校开办刑侦技术培训班,他为我争取了一个名额送我去学习,我学成回来后,他又给我安了一个头衔:刑侦内勤兼技术组长。

我走进钟股长办公里时,他正在埋头翻阅电话记录本,见我进来了,就说:“小林呐,是这样的,沙洲镇派出所鲁所长来电话报案说,朝阳大队后湖垸生产队出纳会计家房门锁被撬,抽屉桌子锁也被扭掉,抽屉中生产队公款被盗,要求派刑警去,现在股里没人可派,都下乡去了,我想让你去,办公室工作先放一放,你去后先会同派出所的人去现场勘察一下,如果现场条件好?就地侦查一下,看能否抓住线索及时破案?等有人回来,我就派人去换你回来。”

我局刑侦股加上我才九个人,除开钟股长和县委办公室安排过来开摩托车的小李,以及省警校分配来的小苏三人外,都是从部队复员的军人,文革砸烂公检法后成立军管小组,清理阶级队伍时老一辈干警大多数被调出了公安机关,我是武警部队成立后第一批转入公安机关的复转军人。我接受钟股长临时受命后,骑上公安局分配给我的第一辆凤凰轻便自行车,沿着长江大堤骑行三十华里来到位于长江边的沙洲镇。沙洲镇是一座古镇,经济文化较发达,有一座码头可停靠中小型客轮直达武汉、九江、上海市,交通很方便,派出所就在江堤边客运站旁。派出所鲁所长见我来了,高兴地迎着我开玩笑地说:“咱们从省城学习归来的刑侦专家亲临现场,看来是马到成功。”

我说:鲁所长,你是老前辈,可别笑话我初出茅庐的新兵,省里学的也没什么真能耐,上了案,还靠你多指教。

这个鲁所长还真是一名老公安,他解放初期进的公安局,文革清理阶级队伍时不仅留了下来,还被任命为这个沿江古镇的水陆派出所所长,重任在肩。全所三名干警,一个中年民警叫张文宽,是一名复退军人,一个青年民警叫肖树文,是一个警校毕业的学生。鲁所长了解我的情况,他见我来了也很高兴,又客气地说:“小林,你吃早饭没有?没有吃?我就让老伴给你煮龙须面吃?”龙须面是当地一种名优特产,相传清朝康熙皇帝游江南路径古镇诏见告老还乡的会员“硕儒”金德铭,金老儒子用龙须面招待康熙皇帝,生于北方的康熙吃惯了面食,却没吃过这细如丝、白如玉的面,龙颜大悦,连声夸奖,从此当地人改称此面为龙须面,作为贡品献给朝廷。

我回答说:报告所长大人,谢你关心,我在局里食堂吃了三个大肉饱子,奉钟股长之命赶过来了,请你安排工作吧!

“好,今天上午就让老张带你去现场吧?有什么情况咱们再商量好吗?”鲁所长说。

沙洲镇处在长江北岸冲积平原地区,南面依着长江,北面靠着后湖,盛产棉花,是全省农业战钱上一面红旗,乡镇企业也有名气。朝阳大队后湖垸生产队座落在后湖湖区边缘,是一个新农村式移民生产队,统一建成的平房一排一排,布局整齐,全队社员多是杂姓,生产队队长是我初中的一位学长。我和派出所民警老张骑自行车来到后湖垸生产队,找到学长生产队长,他一边带我们去现场,一边派人通知大队书记和治保主任。后湖垸生产队出纳员姓胡,他的家在垸子第三排中间,是一栋三间砖瓦平房,坐北朝南,进大门是堂屋,左右两厢是住房,老胡住东侧前房。老胡向我们介绍案情时说:“当天,我和社员下地干活,老婆和妇女们在生产队倉庫晒场上分检棉花,孩子们都上了学校,中午我回家吃饭时发现房门锁没有了,门上有撬痕,心想坏了家里可能被盗了,我进到房里一看抽屉桌子上的锁也被扭掉了,抽屉里二百多块钱被贼偷走了。”老胡还补充说:“我们生产队是个先进队,多少年没发生偷盗事件,大家下地干活大门从不上锁门,没想到今天竟偷了我家,很明显,这是针对着我是队里出纳员来的,钱是我昨天从大队信用社取回来的。”

我在勘查中发现,老胡家锁房门的是一把中号弹子锁,房门锁坎上、门框上有明显杂乱的撬痕,从作案工具的痕迹来看,既不是农村常见的老虎钳子,也不象起子,象是一种不知名铁质工具作的案。房里抽屉桌子上是一把小号弹子弹,抽屉上没有明显痕迹,只是锁靠链的坎梁歪了,我估计锁是被扭掉的。我在勘查现场时大队副书记兼治保主任游照球赶来了,协助我们破案。游主任也是一名从部队复员回乡的军人,在部队入党当了班长,身材高大,在大队有威望。他协助我勘查完现场后对我说:“林公安,我在大队加工场安排了中饭,咱们去吃中饭,再一起说一下案子吧?”

我说:行,咱们听游主任安排,就到大队加工场找个房子分析一下案情,老张你看怎样?

派出所老张连忙回答说:“好,就这样,咱们去大队加工场。”

于是,我和老张以及游主任、学长生产队长、胡出纳员五个人一起来到大队加工场。大队加工场座落在街道旁边,是一个以榨油厂为核心的,集铁业、木业、竹器、面条加工等手工业生产加工的乡镇综合型企业,规模还不小,该榨油厂生产的棉花籽油产量高,质量好,是一种很抢手的商品,在城乡吃油定量的年月,必须凭领导的条子才能买到。我们一行五人来到场长办公室,冯场长早在办公室候着我们,见我们来了,就把我们迎进到一间会议里。我抬眼扫视了一遍,只见墙上挂满了区县镇各种奖旗奖匾,记录着这个企业先进的荣誉。我落座后,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离吃中饭还有一点时间,就提议先开会,后吃饭。

老张连忙说:“这样好,咱工作吃饭两不误,先请胡出纳谈一谈,看看能否提出怀疑对象来?”[ 转自铁血社区

游主任也说:“那就先请老胡说说吧?

“好,根据各位领导的指示,我就先说说。现在正是棉收大忙季节,大批棉花收购很忙,队里需要一些开支,我昨天上午抽空去了大队信用社找游照美会计取了二百块钱,装在一个黑提包中,在回家的路上,我遇上同垸的一个孩子,名叫海生(化名),他问我从哪回来?我说从信用社回来。这个孩子上初中,经常旷课不上学,常在街上混。案件发生后,我听本队一位女社员向我反映说:昨天上午她在仓库检棉花时,口渴了想喝水,在回家喝水的路上,看见海生这伢仔没去上学,一个人在你家附近晃悠。我们生产队多年来社员家白天大门不上锁,夜晚不丢东西,从未发生偷盗,卢、今天发生失盗我有点怀疑海生。”

老胡说完,我那老学长生产队也说:“我们生产队是全大队先进单位,我和老胡都是党员,队里一直很平安,从没有发生偷盗。近来连续发生被盗案件,昨天老胡家被盗;前几天队里棉地里的棉花被盗摘损失了上千斤棉花。”

生产队长刚说完大队加工场冯场长接过话头也说:“前些天,我场会计室被撬门扭锁盗走一百多块钱和几十斤粮票。”

随后游主任也说:“近来我大队的一些企业、中学会计室门锁连续发生被撬,虽然被偷盗的损失不大,可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不好,希望公安机关破一批案件打击一下。”

我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他们接二连三报警,心里一下子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没想到,胡出纳员家的案件还没有破获,又一下子反映上来这么些案子,如果此案不破?还真无颜以对江东父老。我看了一眼老张,只见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显得很是难为情,作为派出所警察面对一不子冒出来的许多案件,是够难为情的。见此情景,我便对游主任说:老战友,饭好了吗?要不咱们先吃中饭再扯怎样?[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游主任听我说后,马上说:“冯场长,开饭吧!”于是,大家一起离开会议室去了场里食堂。

吃完中饭我对游主任说:我和老张商量了,下午队长和出纳员先回去,多想想,多听听,有什么新情况再汇报,你和我们去大队信用社。

“那行。”游主任说“大队信用社会计游照美是我堂兄,也是从武警中队复员回来的,安排在信用社工作。”

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信用社,游照美听了我们的来意,查了一下帐本,证明胡出纳员确实来取过二百元钱,全部是十元票面。在交谈中游照美告诉我说:他是在某县武警中队当兵,和城关派出所苏广树是同一年战友。游会计比我晚二年入伍,他知道我的情况,只是未曾谋面,同是武警战友相见显得格外亲切。游主任听说我和他堂兄还有这么一层武警战友关系,就连说:“今天晚上我作东,请大家上我寒舍作客。”

游照美听了忙说:“战友和大家是来我这里访问作客的,理应我做东才是。”

游照球主任忙说:“咱们兄弟不争了,我尽地主之谊才对。”[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游照美接着说:“那好罢,我们就去你家了。”在那个年代,我们下乡工作吃住在群众家,请客也是在家中,根本没有公款吃喝那茬子事。

从信用社出来,我们四个人又回到加工场会议室讨论案情,游会计当年在武警中队工作也配合过公安局破过案,有一定的经验,我邀他一同前往。讨论中大家把话题一下子集中在海生身上。在我的脑海里盘算着几个问题:一、从现场地处的位置来看,后湖垸生产队地处后湖边,较为偏偏,远离交通要道,流窜人员作案的成份不大。二、从当地治安状况来看,这个生产队多年没发生盗窃案,比较太平,惯犯作案的成份也不大。三、从现场作案手段来看,撬锁手段生疏,撬压痕迹零乱,可能是一个新手所为。四、从现场作案所选目标来看,盗贼主要窃取的是钱,应是熟悉胡出纳员家的情况的人所为。综上所述,胡出纳员提供的海生有作案嫌疑,综合起来分析主要嫌疑有三点:一是海生知道胡出纳是生产队管线的人;二是海生在案发前知道胡出纳从信用社回来,猜测胡出纳员从信用社取钱回来;三是海生经常旷课,有学不上,常在街上晃荡,有可能被坏孩子带坏了;四是更重要的是案发时有人看见海生在现场出没。大家在分析中将海生列为嫌疑人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于是,我决定当晚传唤海生就地突讯,海生今年十三岁,属于未成年人,我让游主任和游会计二人以找海生有事为名,将他从家中秘密地带到大队加工场。海生被带到大队加工场会议室巳是晚上八点钟,我们四个人轮番上阵,我和老张唱红脸,游主任和游会计唱白脸,采取土洋结合,法制诱导,利害说教,公安威逼等手段,迫使海生坦白交待了犯罪事事,供出所盗现金藏在他家书包里课本中,海生所供述盗窃经过与我们分析一致。我立即让派出所老张和大队治保主任一同前往取脏,深夜十二点钟老张和游主任取回了海生所盗现金,此案宣告破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