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海峡:东亚的生命线和中国的战略选择

马六甲海峡:东亚的生命线和中国的战略选择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刚刚结束对马来西亚的访问,双方签署了一系列的协议,就经济各方面展开合作,同时中国获准使用马来西亚的一个港口。我们今天关注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总理会对马来西亚如此重视?

答案是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是位于东南亚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岛之间的海峡,呈东南-西北走向,西北端通印度洋的安达曼海,东南端连接南中国海。海峡全长约1080千米,西北部最宽达370千米,东南部最窄处只有37千米,是连接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国际水道,其影响力可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相提并论。

马六甲海峡的经济作用

马六甲海峡是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的重要通道,连接了世界上人口非常多的三个大国:中国、印度与印度尼西亚。另外也是西亚到东亚的重要通道,经济大国日本常称马六甲海峡是其“生命线”,实际上它不仅是日本的生命线,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各国的生命线。

每年约有5万艘船只通过马六甲海峡,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据估这数字在20年后将增加一倍。占了世界的海上贸易的四分之一的份额。世界四分之一的运油船经过马六甲海峡。例如:在2003年,一天估算有1千1百万桶石油(约170万m3)经过马六甲海峡。

而对于中国来说,约85%的石油依靠水路运送,多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在经济方面拥有多大影响看看新加坡就知道,可以说马六甲海峡直接带起了新加坡的经济。依靠马六甲海峡的地理优势,新加坡积极发展外贸驱动型经济,以电子、石油化工、金融、航运、服务业为主,高度依赖美、日、欧和周边市场,外贸总额是GDP的四倍。在世界贸易快速增长的时代,新加坡的经济长期同样高速增长,1960~1984年间GDP年均增长9%。

马六甲海峡的军事作用

正因为马六甲海峡对经济贸易影响之大,所以附带有了非常强的军事作用。历史上,马六甲海峡曾先后接连被阿拉伯人、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所控制。在当今这个贸易达到人类史上最高水平的时代,夸张一点地说,谁控制了马六甲海峡,谁就控制了东亚。

把对象缩小到中国,从航运上来说,马六甲海峡距中国领海很近,是中国通往印度洋的重要通道。一旦马六甲海峡被本地区以外的别有用心的势力所控制,势必会影响中国的航运安全,尤其在国际局势存在变数的情况下,这条航道随时可能因战事而被阻断。

中国对待马六甲海峡的策略

如果说中东地区是世界的心脏,那么马六甲海峡无疑称得上是东亚的血管。正是因为马六甲海峡如此重要,所以一直以来中国在对待马六甲海峡的问题上下了很大工夫。我们看到,面对马六甲海峡将来可能出现对中国不利的情况,中国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加强自己对马六甲海峡的影响,另一方面拓展新的进出口通道。

马六甲海峡现由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国共同管辖,三个国家中新加坡虽然华人比例很高,但新加坡不亲中而亲美,受美国影响比较大,印度尼西亚本身是面积和人口的大国,受他国战略影响比较小,所以要想影响马六甲海峡,落脚点就只有放到马来西亚身上。

据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11月24日报道称,近日,有报道称中国海军将获准使用一个靠近南海的马来西亚港口。报道称,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最近率团访问马来西亚。访问期间,吴胜利与马来西亚海军达成协议,允许中国海军船只使用马来西亚沙巴州的哥打基纳巴卢港作为“中途停留的地点”,以“加强两国之间的国防关系”。

这虽然不是要在马来西亚建立一个军事基地,但是加强对马六甲海峡的控制能力这个意思还是有的,不去危害他人,但是被他人危害时也不能无动于衷,这一直是中国中庸之道的哲学。

除了使用港口之外,中国还和马来西亚建立起经济上的合作关系。中国人民银行23日宣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试点地区扩大到马来西亚,投资额度为500亿元人民币。中马双方同意继续推动“两国双园”协调发展,共同探讨推进钢铁、船舶、通讯、电力、轨道交通等重点领域合作。诸如此类还有很多,笔者就不一一列出了。

以上的政策措施目的都在于加强马来西亚和中国的联系,不至于让马来西亚过度靠向美国,使中国在马六甲海峡的贸易通行得以保持稳定。

同时我们需要意识到,马六甲海峡毕竟离中国太远,中国的海军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距离远洋海军还有一段距离,有句话说得好叫:“百年海军”,足见海军要发展起来有多难,在这种情况下不宜把利益都放到马六甲海峡这一个篮子中,对一条路径依赖过深那么这条路径就有可能成为你最大的软肋,要开辟新的路径,防止危机的发生。

围绕开辟新的路径,中国做了几方面的尝试,一是规划打通克拉运河,二是帮助东南亚修建高速铁路网,三是租用巴基斯坦港口瓜达尔港,下面分别来说。

第一个尝试是打通克拉运河。克拉地峡是马来半岛北部与泰国南部连结的狭长地带,最窄处约为56公里,最宽处则有190公里,海拔最高为75米。地峡所在范围都在泰国境内,地峡东面的春蓬府的海滨即为泰国湾,西面的拉廊府的沿岸则是安达曼海。

早在17世纪,泰国就有开凿这条运河的构想,约100年前,由泰王拉玛五世(1868年10月至1910年10月在位)正式提出;但是因工程成本过高,以及爆发两场世界大战,该计划始终未能实现,直到2004年,才又被泰国前总理他信再度提起。

克拉运河开通后,东盟贸易区和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将不再通过马六甲海峡,航程至少缩短约1200公里,可省2至5天航运时间;以10万吨油轮来算,单次能省下35万美元的运费 ,这为东盟自贸区的物流货运节约了大量的航运成本和时间成本。

在美国“重返亚太”政策下,美国和新加坡有密切的军事合作,一旦中美发生冲突,大陆80%进口石油必经的马六甲海峡遭美方封锁,等于掐断大陆的经济命脉,但“克拉运河”的开通,可让大陆摆脱此困局,东南亚战略格局也将产生重大改变。

简单地说就是泰国所处的中南半岛和中国相邻,一旦有事,中国的陆军和空军能很快赶到,即使海军力量薄弱也更有能力保障克拉运河正常通行,同时克拉运河大大缩短了航线,节省了东亚各国或地区的运输成本,所以“克拉运河”为马六甲海峡三个管辖国之外的国家所欢迎,除了中国之外,日本打通“克拉运河”的意愿也尤其强烈。

第二个尝试是计划建设中国-东南亚高铁,这是一条从中国出发,经过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最终到达新加坡的高铁线路。铁路运输通道对于资源、物资的运输有重要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意义,在建设高铁后,铁路的这些意义将更为显现。如果中国-东南亚高铁能够建设完成,不仅帮助东南亚国家发展了经济,也将极大提升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中国从西方进口的资源或货物不通过马六甲海峡和南海,直接通过高铁网络运送到国内也是可以做到的。

第三个尝试是租用巴基斯坦港口瓜达尔港。瓜达尔港是巴基斯坦靠近印度洋的一个港口,它的地理位置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作用,瓜德尔距全球石油运输主要通道霍尔木兹海峡只有约400公里,利用中亚与该港口相连的公路与铁路,中国有望开辟一条往新疆等西部地区输送能源的通道,同时也将增加中国在印度洋的影响力。

2002年的时候,中国政府应巴基斯坦穆沙拉夫总统的请求为该港口建设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一直到2015年瓜德尔港基本竣工。

以后石油进口走瓜达尔港,然后通过中巴铁路将石油运会中国,中国石油运输路程将缩短85%,这将极大降低进口成本。

瓜德尔港建成后,不仅会带动贫困落后的俾路支省乃至整个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还将成为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中亚内陆国家最近的出海口,担负起这些国家连接斯里兰卡、孟加拉国、阿曼、阿联酋、伊朗和伊拉克等国甚至与中国新疆等西部省份的海运任务,成为地区转载、仓储、运输的海上中转站。

此刻,我们忽然想起,600年前,有一个人带着一支队伍来到了马六甲,他被称为和平的使者,他是郑和。600年过去了,中国依然在奉行着和平和发展的海洋政策,中国追求和平但也深知和平不是祈求来的,要靠自己的实力维持和平,在马六甲海峡问题上中国展示了颇为灵活有效的策略,这些策略的效果在未来我们可以看得到。

“南山快评”是一个原创杂文专栏,聚焦经济、文化、历史、国际局势和台海关系等领域热点话题,理性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