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年卡斯特罗点名批评中国用减少大米出口来讹诈古巴

中国和古巴是患难之交,但也曾有过一段低潮期。在中苏1963年正式论战后,夹在中间的古巴日子很不好过。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既需要苏联的援助,也需要中国的大米。所以他抓住赫鲁晓夫下台和中国爆炸原子弹之机,向中国领导人昭示国际共运的大义。但他的努力不但没收到成效,反而导致了北京和哈瓦那的公开分裂。

毛泽东面斥拉美代表团

1964年11月,卡斯特罗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召集拉美共产党领导人会议,会后发表“联合公报”,一是要求国际共产党阵营立即停止论战,二是谴责拉美共产党阵营内的任何派别活动。这两条中,第一条明显说的是中苏论战,第二条是针对中国在拉美共产党内扩展影响。

会后,卡斯特罗马上组织了一个由9个拉美共产党组成的代表团,由古共书记罗德里格兹带领,前往莫斯科和北京做说客。1964年12月间,在北京,代表团见到了毛泽东。一个源于与会的委内瑞拉共产党代表的信息,披露了代表团和毛泽东会面时的情况。会面中,毛泽东对古巴党的立场非常不满。他说古巴党害怕帝国主义和核武器这两个妖魔,导致了它对第三个妖魔的妥协,这第三个妖魔就是苏联修正主义。

拉美共产党代表团秘访中国失败后不久,1965年2月2日到9日,拉丁美洲著名革命家格瓦拉突然访问中国。他是应卡斯特罗的要求飞赴北京的。这是卡斯特罗在中苏之间做说客的最后一次努力。但对于格瓦拉本人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在60年代初社会主义阵营的意识形态论战中,格瓦拉站在中国一边,认为中国的公社制度和革命精神代表了共产主义,而赫鲁晓夫是修正主义。要他说服中国和苏联和好,这本来就是违背他的意志的。中方也清楚他的任务,所以这次他没有见到毛泽东。

不点名批评中国散发宣传品

在中苏之间做说客失败后,1965年3月13日,卡斯特罗在一个重要的历史纪念日的讲话中第一次批评中国,虽然并没有点名。他说现在社会主义国家关系中充满了“拜占庭式的争论”(即无事生非、小题大做的论争),有人在古巴散发自己国家的宣传品,挑拨离间,鼓动分裂。他指的是中国在古巴向党政干部寄送中苏论战的宣传材料。他强调古巴对国际社会主义运动有自己的看法,不会接受外来的观点。苏联《真理报》很快就转载了这一讲话。不久,劳尔·卡斯特罗在公开讲话中反驳“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观点,这明显指中国。中古关系此后急转直下。

9月15日,就在中国大使回国述职、想面陈中央领导寻求改善中古关系时,卡斯特罗和古巴总统多铁戈斯突然召见中国驻古大使。他们板着脸,把中方寄到古巴党政干部家中的宣传材料堆在桌子上。卡斯特罗说中国方面不顾古巴的三令五申,继续在古巴散布自己的观点,挑动古巴党内矛盾,这是比美帝国主义更为恶劣的行径。

卡斯特罗把中国和美帝国主义相提并论,这当然是中共方面无法接受的。但中方没把这场争论公开。毛泽东当时就中古关系有过三点指示:第一是“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意思是说苏联才是争论的对象,古巴还轮不上。第二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意思是尽量挽回。第三是古巴方面如果不公开争论,中方也保持沉默。

点名批评中国减少大米出口

1965年11月,中古开始下一年的经贸会谈。古巴向中方提出:出口25万吨大米。中方过去一直是有求必应,但这次说由于国内经济困难,这个数字难以保证。会谈在这个问题上卡了壳。这就是中古关系史上的“大米事件”。

就在中古经贸谈判还在继续的时候,1966年1月2日,在古巴革命胜利纪念日的群众大会上,卡斯特罗公开点名批评中国。在展示了新近从苏联得到的坦克和战斗机后,他说古巴革命现在除了美帝和叛逃到迈阿密的古巴“蛆虫”以外,又有了一个新的敌人:中国用减少大米出口来讹诈古巴,加入了美帝国主义对古巴的封锁。2月6日,卡斯特罗在另一个群众大会上详细介绍了中国在古巴散发宣传材料和接触党政干部的情况,说中国干涉古巴内政,挑动党内矛盾。

对于卡斯特罗的公开批评,中国方面先是由外贸部作了回应,后来《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中方说自己虽一直尽量保证满足古巴的需求,但从没同意按照古巴的要求供应大米,古巴的经济困难怪不到中国头上。至于中国方面在古巴散发宣传材料,《人民日报》说,古巴领导人为什么对自己的人民如此缺乏信心呢?

3月13日,在另一次群众大会上,卡斯特罗说中国用削减大米出口向古巴发动了“经济侵略”,要是中国大使馆再在古巴散发材料,“我们就要让他们尝尝我们给美国人尝过的滋味”。对此,中国没有再理会。

中古关系此后经历了20多年的冷淡,一直到90年代初苏联阵营瓦解,古巴寻找新的国际支持时才恢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