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2009,台海战争 第六部 海峡 第十八章 困守 作者:gerry522

realme 收藏 16 1173
导读:[转帖] 2009,台海战争 第六部 海峡 第十八章 困守 作者:gerry522

第六部 海峡

第十八章 困守

在接到了台军基隆市守军大规模向我军发起进攻的消息后,整个南京战区指挥中心都被震惊了。

由于天气极其恶劣,我军的无人侦察机根本无法提供台军行动的情报支持,两枚低轨道小型侦察卫星又遭到了美军反卫星导弹的击毁,卫星侦察出现了很大空缺;在美军的配合下,台军对台湾北部进行了大功率全波段的电子干扰,极大地影响了我军的通讯,致使战区司令部很难判断台军的真实意图。战区司令部最初依据凌乱的情报判断是台军为了配合南线进攻,而发起的局部反击,只是命令原本准备投入到台北市区的武警部队再抽出了一个大队驰援基隆。可很快传来的消息就让指挥中心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部署在基隆市西郊的武警部队在进攻刚开始后就完全失去了联系;基隆市内的民主救国党联络员发回电报,称台军正在爆破基隆港的港口设施,主力似乎有大行动的可能;我军在台湾陆军司令部的谍报人员传递出消息,台陆军已经指令台北市的部队向东进攻,并提供可供两个旅食宿的物资准备;一条明码电报从我军后方发出,声称是我军的运输队,目前遭到了大批敌军围攻请求支援,我军序列中确实有这支运输队,但他们应该在半小时前就到达了突击集群,情报部门不排除是敌方混淆视听发出的假消息……一条条从各个方面发来的情报,似乎都印证了最初的判断是错误的!

直到从突击集群发来的电报,才让被混乱情报搞得头大的南京战区指挥中心判明了现有的严重态势:台军基隆守军竟然是全体弃城突围!

先不说不战而弃守一个大型港口城市需要多么巨大决心,就算是台军在基隆现有的两个旅、几千水兵外加些杂牌部队的实力,死守这座城市恐怕还得让进攻者头疼一段时间。可台军竟然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立刻壮士断腕,以放弃城市为代价来集结足够的机动兵力,这份毒辣的眼光也着实让人侧目。

听到这个消息,南京战区司令李烈魁心中一叹:城市是死的,部队是活的。人存则地存,人失则人地两失。看来台军这个陆军司令陈耀林还真是个狠辣的人物!扔掉了一个可能会在一两周后失守的大城市,盘活了上万人的精锐作战部队!这两个旅的台军突围出来立刻就会使东部突击集群遭到腹背夹攻,让已经摇摇欲坠的东部战线遭到灭顶之灾!而空出来的城市现在已经呈现无政府状态,急需要部队来维持秩序,这还要占用我们有限的兵力资源,否则基隆市出现的混乱会让别有用心的人大肆宣扬利用。可旧登陆场兵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李烈魁摇了摇头,一个参谋将突击集群丁鹏飞的汇报电文送了过来,他只是寥寥数眼就放下了。看来丁鹏飞着小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马上收拢部队抱成一团,这样应该能尽可能地减少一些损失吧!?只是这样一来,突击集群在台北市东南阻击了一天一夜所获得的有利态势就全部付诸东流了……唉,还是太大意了!……还有着要命的鬼天气,不然也……李烈魁在心底暗叹。

后悔药现在是没地方吃了,李烈魁迅速从那一丝沮丧中摆脱出来。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副参谋长雷德清静静地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已经清晰地列出了在未来6小时内,整个战区所能投送到突击集群方向的所有兵力和火力列表,以及预计能到达的时间。这正是李烈魁想要的资料,他的心中一股暖意缓缓流过。雷德清一直是这样在自己的身边默默地支持着他!还没等他说话,雷德清先开了口,表情十分沉痛:“司令员,局面突变而事先没有察觉,我是有责任的!……旧登陆场现在兵力薄弱也是由于我没有正确估计到台军的动向……我请求处分!”

“现在还不是说责任的时候!……我是战区的指挥员,就算是要追究责任,我也是首当其冲。……你们先不要有顾虑,当务之急是怎么样解救丁鹏飞和他的部队!”李烈魁头也没抬,语速飞快地说道:“登陆场区域气象条件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有好转?”

旁边一个参谋如同弹簧般站了起来,回答道:“报告司令员,战区气象中心的报告显示气候依旧十分恶劣,风力达到局部8级,浪高4米。登陆场绝大多数地区不适合飞行,300吨以下小型舰艇应当尽快回锚地避风。但预计两小时后会有一小段时间气象条件稍好,部分大型飞机和直升机可以低空飞行,时间是大约……2~3个小时。之后气候还会持续恶劣24小时左右!”

“嗯!……要充分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李烈魁顿了一下,大声说道:“我命令:1,空军只要气象条件许可就立刻准备在溪底、大坪一线空降加强伞兵战车的至少一个营的兵力,向南进攻打通同突击集群的联系。”

“2,旧登陆场的武装警察部队和工兵立刻放弃原计划对台北市的进攻,以全部兵力进驻基隆市,维持市内的治安,尽可能修复港口设施。”

“3,冯建东的旧登陆场部队应当以所有兵力防备台北市的台军有所动作,他的预备队太少了,派去突击集群用处也不会太大,反而会削弱旧登陆场的防御。那里有我们的指挥中心和后勤中心,不能再有闪失!”

“4,新登陆场一小时内克服一切困难以有力兵力进攻桃园,并进一步威胁台北市西郊,把台军在台北的兵力全都吸引住,减轻突击集群的压力。”

“5,陆军航空兵组织所有能在恶劣气象条件下出动的直升机,向突击集群机降补充物资和兵员,航程不够到达突击集群的,向就登陆场指挥中心附近机降作为预备队!”

“6,第二炮兵部队向进攻我突击集群的台军装甲旅发射导弹,阻滞台军的进攻。登陆场指挥部的炮兵应当给予突击集群以最大限度的炮火支援。”

“7,海军组织可以在恶劣海情下出动的气垫登陆舰直接向基隆港左近运送部队。”

“最后,告诉丁鹏飞增援很快就到,要他咬牙挺住!要保证人在阵地在!”

参谋人员飞快地将命令记录下来转发给各个部队,负责各相关专业的参谋人员更是以最快地速度将司令员仅仅寥寥数语的命令,进行补充和完善,仅仅半小时后相关的命令就成为了相对完善的作战计划,整个战区的作战部队正如同一具庞大的机器,精确而无可阻挡地运行了起来……

正在此时,一个参谋却递来了一只电话听筒:“总参谋部的电话!”

“喂,我是李卫廷!……基隆那里出了变故,情况怎么样!?”总参谋长李卫廷没有客套直指主题。

“报告参谋长,基隆市的敌人已经全部弃城突围,一部装甲部队向我突击集群背后突袭,主力则向台北方向突围。……情况现在确实很严重,突击集群目前已经收缩防御。……我已经布置了应对方案,尽可能减少损失扩大战果。”李烈魁语气沉重,但还是很简洁地汇报了战况。

“嗯,基隆市可能会出现的混乱状况要处理好,敌人放弃基隆市虽然在军事上可能会对我们不利,但毕竟是我们在台湾拿下的第一个大城市,宣传上要好好利用……要保证突击集群不能被台军吃掉!否则无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太被动了!……我会命令各军兵种尽可能配合你的行动!……不过,需要等到潜行计划的‘零’号行动结束后!”

光是听到了潜行计划和“零”号行动的名字,李烈魁的眉毛就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心潮也一阵子翻涌,好容易才平复了下来,他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外交和舆论上,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中央有指示,准备在两小时后开始执行‘零’号行动!……现在我命令你们,可以启封行动密钥,按照解密的预案配合‘零’号行动!……这是政治任务,要求你们不打折扣地执行命令!并做好一切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的准备工作!”

总参谋长的声音冷静如冰,听得李烈魁的后背不禁丝丝地泛起凉意,但多年军旅生涯带来的本能还是让他马上响亮地回答道:“是,请中央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放下电话,李烈魁一脸肃穆地从自己脖子上解下一个项链,交给了身边的雷德清。雷德清也是沉重地接过了项链,用力一掰,链坠是由有机玻璃封存的一小片金属片就被取了出来。大厅角落里有一台单独放置的红色电脑终端,一直端坐在那里的参谋军官也立刻从脖子上取下了一枚几乎相同的项链掰开。两枚金属片插入计算机的一条插槽,显示器上迅速出现了解密后的“零”号行动方案……

※※※※※※※※※※※※※

为了尽快地组成像样的环形防御体系,丁鹏飞不得不命令部分坚守现有阵地的部队死守拖住台军进攻部队,主力迅速撤出阵地,向东北方一公里多的一处别墅区撤去。急切之下周围也仅仅只有这一座标高不到八十米的小山而建的别墅区可以作为防御屏障了,虽然山不高可林木绿化得很好,别墅建筑依山势渐次向上修建,开发商还修筑了不少崎岖的步行小道,贯穿小区的水泥道路也是蜿蜒曲折,环境着实不错!可正是这样,车辆在这道小小的山坡上根本不可能直接冲上山顶,只能够沿着曲折的道路缓行,那就将薄弱的侧面装甲暴露给守卫者,这也是丁鹏飞选择这片别墅的最重要的理由。当初看上这块宝地风水的开发商,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建设的别墅群会因为他还颇为自得的错落设计而遭到战火的洗礼吧!

可在暗夜中从敌人火力下撤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已经得知了基隆市台军突围消息的台军装甲旅把最后一个机械化步兵营投了进来,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台北市方向上阻击的伞兵营也在丁鹏飞的命令下不再死守关键的道路,退入一片建筑坚固密集的小区组成环形防御,一直想要冲出台北市接应基隆的台军机步旅趁势组织部队冲了出来,直接威胁了我军南线的侧后,给丁鹏飞的撤退造成了很大的混乱。

对于我军突击集群的士兵们来说,连日的激战已经让他们损失了绝大多数战车,战况变化又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去搜集周围的民用车辆,大部分部队只能依靠步行撤退,这也是丁鹏飞选择了一个仅仅距离现有战线一公里多远的阵地的重要原因。可台军都是机械化部队,发现解放军有了撤退的迹象,利用其远高于我军的火力和机动力迅速贴了上来。使得丁鹏飞的不少部队刚一撤出阵地,就同扑上来的台军搅在了一起。整个战线的战斗立刻就进入了白热化,恶劣气象条件下的黑夜里谁也搞不清自己部队的具体位置,双方的远程火炮都失去了作用,得到指挥部确认可以调动炮兵支援的丁鹏飞也不敢随意下达炮击的命令,只能让炮兵对敌人后方进行骚扰性炮击,近六公里长的战线上到处都充斥着激烈的枪炮声和坦克装甲车发动机的隆隆噪音。

战局变化太快了,能在接到命令后成功与丁鹏飞会合的部队还不到一个满编的整营,这包括了十来个不同连队的士兵,要重新对其编组才能有效发挥其作用,剩下部队已经被在很广阔的区域内被打散了,现在到处都是凌乱的小部队在无助地战斗着。许多解放军根本没能接到撤出阵地的命令就被敌人隔断了,面对四面八方蜂拥而上的敌人,按照以前发布的与阵地共存亡的命令,他们尽了一个战士的职责一直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更多接到了撤退命令的部队则留下少数人牵制敌人,尽可能地向集结命令指示的方向靠拢。

丁鹏飞一脸焦急地注视着黑洞洞的战场,除了不时爆炸的炮弹和遍布天际的曳光弹外什么也看不见!淅淅沥沥的寒雨和大量硝烟遮挡了所有的视线,连标称有效视距两公里的热成像仪也看不出1公里远。在基隆方向阻击台军突围部队的那个营已经向他告急了多次,十分钟前彻底失掉了和该营的联络,看样子凶多吉少。如果敌人却是已经突破了该营的阻击,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丁鹏飞的阵地背后就将遭到攻击!时间太紧张了!大部分的部队来不及收拢已经和敌人搅在一起,丁鹏飞顾不得等待全部兵力集结,带着指挥部和一部分兵力抢先占领了这片别墅区。没有预备队、没有坦克、没有装甲车,现在丁鹏飞的手里连一支像样的机动部队都找不出来,只能勉强地在别墅区内结成一个稀稀拉拉的环形防御阵地,根本无法提供给那些苦战中的战友有效的支援,他只能在无线电里催促刚开始展开进攻的装甲营尽快向南接应,并让被打散了的部队迅速向自己靠拢。

战场如同一锅沸水,到处都充斥着枪声,两军同时释放的大量电子干扰更是使两军的通讯联络都出现了不小的麻烦,丁鹏飞不知道自己阻击部队的状况,冲破我军阻击的台军也不清楚他们受命攻击的解放军突击集群现在的状态,只有出发前得到了地域坐标,在上峰的严令下这支台军硬着头皮继续向该地域展开队形进行攻击。战局的突然变化使得两军都没能做好混战的心理和物质准备,我军大量使用的缴获台军的装备更是极大地混淆了两军的作战识别系统。两辆缴获的CM-21组成的小车队由于和主力失散,被台军的冲击部队卷了进去,但黑暗中没有被台军发现破绽,于是悄悄跟在台军的队列之后,不断地找机会偷偷干掉个把装甲薄弱的车辆,在他们被发现并击毁前已经消灭了四倍于自己的敌人。发现了有使用和自己一样装备的解放军这个事实后,所有参战的台军士兵都心里发寒,为了自保他们开始向一切可疑的目标射击,在天气恶劣原本就很难识别敌我的情况下,使得台军的误击数量大增。经常是相互间打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人!

台军从基隆冲出来的那支装甲部队冲过解放军的阻拦,按照原先被指令要求攻击的地域坐标,还没搞清楚状况就一头撞入了热闹非凡的战场,更是加剧了战况的混乱。而从南面进攻的台军装甲旅虽然知道基隆的装甲部队会来支援自己,可也早就得到通报说解放军有一支装甲部队从登陆场南援,绝大多数台军坦克车长为了自保虽然在电子敌我识别器上显示是自己人,可还是选择了先锁定对手再仔细进行识别,毕竟被解放军缴获的那些战车在电子敌我识别器上也都显示是“友军”呢!这一晚上被标称是“友军”的战车暗算的战友实在是太多了!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嘛!

可被锁定的坦克和装甲车上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原定的作战区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交火,刚一加入战场就发现了大量的装甲目标,紧接着车上的激光报警器就响个不停,这是被激光测距仪锁定的信号,意味着要使对方只要有敌意,十余秒钟穿甲弹就会砸在自己的脑袋上。为了保命,绝大多数坦克手都在第一时间向威胁方向打出了烟幕榴弹隐蔽自己的行踪,也有个别已经战斗了一夜精神高度紧张的炮手马上就开火射击,虽然急切间没有命中对面的战车,却依然捅了马蜂窝。对面的坦克手也都是精神高度紧张,眼看对面又是烟幕又是开火的,炮长的击发手柄几乎是在同一秒钟就按了下去,顿时两边人马拉开了阵势一阵对射,从基隆冲出来的装甲部队在一分钟内就被重创,双方混战了近15分钟才对上了呼号确认了身份,此时已经有十余辆战车被自己人击毁击伤。

趁着战场上的纷乱局面,丁鹏飞被打散的部队也开始趁乱向主力靠拢,实在无力突破敌人封锁的则就地抢占房屋等有利地形拼死抵抗,台军在黑暗中无法完全肃清,为了避免更进一步的误伤,台军指挥官命令除了留下一个机械化步兵营在这一区域继续清剿外,主力迅速包围了抱成一团防御的丁鹏飞部主力,并派出了一支侦查部队向北急进希望能尽快确认上级通报的解放军的那个新锐装甲营的位置。但也许是前面的混乱状况让台军指挥官心有余悸,台军主力围拢的动作并不很快,小心地一步步肃清了散落在四处的我军小分队的抵抗,一点点将这片小小的别墅区团团围住。还有一两个小时就天亮了,被他们包围的这支解放军既没有重装甲部队也没有足够的车辆,在他们的机械化部队面前肯定是跑不掉的,台军指挥官似乎是要等待看清楚了形势之后再发起最后的进攻。

眼看着高地周围被敌人逐渐围死,台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和解放军这最后一片阵地的距离,严密封锁了一切可能让守卫者突围的道路,这让急于突入阵地与主力会合的小股解放军散兵也没有了冲进去的可能。周围原本激烈的枪声渐渐减弱,丁鹏飞知道这是台军已经逐渐控制了战场的形势,那些被打散的部队要不是已经被消灭,就是只能隐藏在战场的角落里,无法对台军的攻势形成任何有效的牵制了。台军不急于立刻向他进攻也仅仅是因为只要两小时后天就要开始放亮了,到时候自己这一小片几乎没有天险和工事的阵地将完全暴露在台军地压倒性火力之下,那样的后果,不用想丁鹏飞也清楚得很。

趁着台军没有立刻进攻的间隙,丁鹏飞的指挥部快速将仅存的一辆通讯车架设好,终于恢复了同登陆场和战区指挥部间的通讯,也让登陆场指挥部终于搞清楚了丁鹏飞新指挥部的具体位置。刚刚设立好的指挥所立刻就收到了数十份命令和战情通报,这让两眼一抹黑的丁鹏飞对当前的局势才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台军这次看来动用了老本,不但放弃了基隆市,还从台北市里抽出了一个步兵旅配合接应,已经彻底切断了自己的退路,来增援突击集群也是自己翘首以盼的装甲营已经陷入了与台军的苦战,虽然杀伤了大量从基隆市出逃的台军,但也无法在很短时间内冲过乱军的阻隔赶来支援。现在台军足有两个旅的兵力合围了自己的突击集群,自己缺乏补给,也没有重装备,突围的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而且,南京战区指挥部直接下达的命令也是让他的部队死守!……哼,死守!恐怕这点兵力肯定会把“死守”变成了“守死”吧!?丁鹏飞暗想。

不过也是有好消息,登陆场已经指定炮群为自己提供火力支援,丁鹏飞已经要求登陆场的122火箭炮营迅速向自己的阵地周围几条要道上火箭布雷,以阻挡敌人的进攻。新登陆场的部队为了减轻东线的压力已经开始向台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天气只要一好转还会有大量的空降和机降部队增援,气象部门预测只要天一亮风力会有少许减弱,这些部队就能起飞。虽然这些增援似乎都不大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到达,可毕竟给了被围的官兵一线希望。

丁鹏飞抬头看到东边地平线上开始镶上了一条淡淡的金边,在扫视了一眼周围那些疲惫不堪却依然忙碌地完善着工事的战士们,脸上慢慢也露出了一丝轻松的表情,“天就要亮了!……不是还有希望吗!?……既然有希望,那就算是到了最后一刻我也决不会放弃的!……哪怕是最终失败了,也要轰轰烈烈地像个真正的军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