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二十三章不在缅甸的‘缅甸虎’

 

丹瑞大将知道缅甸军队战斗力低下,有一次一个精锐的山地步兵营夜间追击游击队时候走错了路,不小心进入‘缅甸虎’的地盘,一个营的兵300多人,一晚上不到就被曹秉消灭干净,他真是一只‘缅甸虎’。他手下不过就100多人,也没多少重武器,他是如何把自己的队伍调教的那么好,几乎没听说过‘缅甸虎’打过败仗。

一定要收编他们,把他们放到缅泰边境上,让他们对付克伦族解放军。丹瑞思考着具体收编曹秉的部队。

吴安身为情报部门首领,自然了解这支队伍,但丹瑞不知道这队伍的情况,吴安想具体说这支队伍即使收编了也不好控制,那些兵都太好杀人了。他想了想,对丹瑞大将说:“您坐直升机去看看他们打完仗的战场,或许就有收编他们的计划。”

“这个建议不错。” 丹瑞大将从椅子上站起来。

 

一架运7飞机离开仰光,抵达东枝空军基地之后,丹瑞带着随从和警卫,又换乘几架米17直升机前往缅泰边界地区。

边界都是一些丛林和高地,没有平坦的水稻田,居民很少,野兽出没,只有毒贩的运输队和游击队在这里出没。

 

三架米17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山谷的山口外,丹瑞在警卫的护卫下,由吴安带路,走到山口前边。

山谷东西两边都是树林,树林内的大树上都吊着很多尸体,有轻风吹来,尸体就被风吹的轻轻摇摆,风的吹过树林,带过一阵难以忍受的恶臭,都是树上吊着的尸体所发出来的气味。

丹瑞是军人出身,没少打仗,见过死人,也知道尸体的味道,他捂着鼻子问:“这是怎么回事?”

吴安回答说:“扫毒队的人非常恨毒贩,就把战斗中被击毙的人的尸体挂树上,不许入土为安,而且挂的很低,方便让野狗吃这些尸体,而且他们还在树林外埋地雷,如果这些毒贩的家人要给他们收尸,就会踩上地雷。”

丹瑞大将听完就是一惊,久经战火的他被惊出一身冷汗,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残忍的人,真难以想像,不许入土为安,不许家人收尸,贩毒虽然是死罪,但是法院执行完死刑之后,也允许家人收尸,这些人残忍的有点过头。

树林外居然还有地雷,难怪这些尸体没人管,看来着难闻的气味还难以消除。

丹瑞又问:“前边的山谷就是我军一个营被歼灭的地方?”

吴安表情严肃的回答:“就是那里,我军一个营夜间行军遭遇到扫毒队,他们以为我们是游击队,就大打出手,因为他们步枪上有夜视瞄准镜,晚上打仗也能瞄准我们的士兵,所以我军300多人死在山谷里,武器弹药全部被他们拿走,尸体留在山谷内。”

丹瑞拿着望远镜看看山谷内,问:“为什么不让人把士兵们的尸体掩埋?”

“他们打仗手太黑,打完之后,还在战场附近埋地雷,我们的人一进去就被炸死好几个,而且他们还在尸体下装了诡雷,只要移动尸体,尸体下边的诡雷就会爆炸,把收尸的人炸死,就为了把尸体收走,东北军区死了很多人。”一个副官解释的很详细很清楚。

丹瑞大将放下望远镜,摘下军帽,为死去的士兵默哀。世间居然有这么狠的人,打死人都不让人入土为安,这些人的良心在那?

看到这些惨烈的场面后,丹瑞大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在想,曹秉这个人外号叫‘缅甸虎’都是夸奖他,这么残忍的人,谁还敢和他打仗?收编这样的人,能好控制吗?

吴安指着山谷南边的一个小峡谷,说:“那边的峡谷叫断头谷,一般毒贩的私人军人被打败之后,如果有俘虏,扫毒队的兵就拿大刀砍下俘虏的人头,尸体和头颅都丢弃在峡谷内,峡谷就叫断头谷,里边有很多野狗在吃尸体。另外他们把挂尸体的树林叫绞死林。现在扫毒队退到中缅边界附近,现在这里很安全。”

“他们这样残忍的杀毒贩子,应该金三角的毒品贸易应该萎缩掉。” 丹瑞感觉应该是这个结果。

“他们经常带兵直接占领毒枭的老巢,把他们的私人军队歼灭,把家属斩尽杀绝,还把毒枭的财物瓜分掉,但是贩毒的人还是越来越多,当初他们没这么狠毒,以前他们对毒贩还是人道的。” 吴安很熟悉曹秉的做事方法。

了解到扫毒队的详细情况后,丹瑞在没心情收编这支队伍。

 

在扫毒队的大营内,许睿连续对雷雨田和曹秉做了一周的工作,终于和他们达成初步的协议,第一就是雷雨田带所有部下秘密前往台湾,以台湾为中转站偷袭西表岛,偷袭西表岛以前雷雨田的部下努力帮助许睿他们在台湾打击有独立倾向的政客和军人。第二,偷袭西表岛时候,许睿提供全部武器弹药,并派人协助,他本人也亲自跟随雷雨田同去。

你说这都是什么协议,简直是一群疯子。

不过协议达成之后,扫毒队就要离开缅甸,放弃这座大营,因为他们的营中还有不少财产,比如有很多战马,还有运输辎重的骡子和驴子这些东西需要处理,而且以前积攒的弹药很多,把弹药带走是很麻烦的事,丢弃掉很可惜,这些都是花美圆买的,藏起来怕以后回不来,这也是浪费,不如把弹药消耗掉,打一仗之后这些弹药就基本用光。

许睿问雷雨田:“你们这么些家当带的走吗?”

“当然带不走,我们先要去缅泰边境,所以这些辎重都是需要的,等走到泰国,就把没用的东西能买就买能送就送,然后我的部下只带个人武器以及食物和水。”雷雨田早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已经准备好出发。

 

他们这一路要走多远?要从中缅边境山区,沿着缅甸东部的边境,走荒芜人烟的山区,一直要走到泰国的清莱,然后化装乘车去泰国南部的拉廊,从那里换船离开泰国。

这段距离虽然不远但是道路不太还走,都是山路,另外还要从游击队的控制区经过,这就免不了打仗。

 

走了好几天,终于抵达缅甸和泰国的边界。

许睿虽然骑着马,但也被炎热的天气弄的全身是汗,他对雷雨田说:“在往前几公里,就是泰国,不过这里是掸邦军的地面,大家小心点,只要过了边界,就有我们的人接应。”

他的话还没说完,四处响起枪声,雷雨田大喊一声,“马上就地反击,不留活口。”

曹秉二话没说,从马上跳下来,端着M-4卡宾枪瞄准一个正在用AK-47射击的掸邦军士兵就打了一个点射,那个士兵头部中枪仰面倒地,他也喊了一句口令:“不要活的,全部击毙。”

其他骑马的士兵跳下马来,拿各自的枪反击。雷雨田拿起一个RPG-7火箭筒,对准一个掸邦游击队的机枪手就发射一枚火箭弹,机枪手和副射手,以及蹲在机枪手后边的几个指挥官被当场炸死。

雷雨田在金三角和掸邦军没少打仗,掸邦游击队战斗力非常低,通常每个士兵只有一个弹匣,打完了就撤,是支不能打硬仗的游击队。

扫毒队和他们不一样,战斗一开始,自动步枪几乎全部是连续射击,200支枪火力连续覆盖游击队的阵地,游击队没见过这么猛的火力,即使不被打死,也被吓坏。扫毒队囤积的弹药太多,不可能都带到台湾,所以这一仗打的非常奢侈,士兵都保持连续射击,弹药箱内的榴弹被士兵们分掉,GP-25榴弹器和M-203榴弹器不停的发射榴弹,这榴弹好像用不完似的,雨点般的落在游击队的头上。

扫毒队的指挥官们也没有怕死的,各自拿着火箭筒对着游击队的机枪手使劲的打,反正弹药多的是。

一支500多人的掸邦游击队全部投入战斗中,他们本以为自己有2倍于敌的兵力能迅速解决战斗,但没想到对面的敌人投手榴弹就像投石头一样,一直不停的投,枪榴弹总是落在士兵的背后,枪榴弹一爆炸,他们就损失一个兵。

无奈战斗在一个高地上打起来,四周没大树,只有很少量的灌木,游击队员们都爬在树丛里躲避弹片和子弹。他们面对的这支杂牌军的火力比缅甸正规军都厉害。

游击队通讯手段落后,一支支队伍都是独立行动,战斗中叫支援也来不及。但在其他地方的游击队还是听到枪声后主动投入到战斗中来。不过游击队员每人只有30发子弹,手榴弹几乎每人也只有一枚,机枪数量少子弹更缺,最多打个几十秒机枪就不响,每具火箭筒只配一到两发弹药,每个连才有一具火箭筒。

游击队训练不足,弹药奇缺,虽然对地形熟悉,但是交上火之后就撤不下来,士兵只要一转身逃跑,背后就被子弹打出几个窟窿。

游击队的最高战场指挥官藏在一片灌木中,看看手表,战斗都持续了5分钟,对面的火力一直很密集,几乎不间断,他正想喊‘全部撤退’这几个字,正好一枚M203榴弹器射出的榴弹落在他身边,当场把他炸成重伤,想喊都喊不出来。身边的卫兵打算抬着他撤退,但是卫兵刚过来,就成了对面的靶子,子弹泼水的打过来,卫兵们的尸体倒在游击队的指挥官身边。

游击队的指挥官伤太重,自己没法走,现在见部下接连被击毙,就想猎人枪口下的兔子一样被打死,他是连气带着急,一口鲜血吐出来,然后就失去知觉。

他不下命令游击队就乱了套,有的兵继续打,有的逃跑,队伍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前来支援的游击队联络不到友军的指挥官也不知道怎么打,仗是越打越乱,游击队员的尸体越来越多。

前来支援的游击队打了没10分钟,也支持不住,活着的都逃进深山老林中。雷雨田丢下火箭筒,喊了一声:“停止射击,打扫战场,给尸体补枪,把缴获的武器集中起来烧掉。”

在战斗中许睿也没光站着看,他拿着自己的格洛克19手枪击毙了3名游击队员,他枪法是出奇的准,都是以前在CIA受训练时候学来的。

游击队员声势浩大,一下来了500人,后又来了200多人,但是丢下600具尸体之后,夹起尾巴逃走。这让许睿感觉到了雷雨田的队伍训练非常到位,没见他有一名士兵死亡,因为全部的兵都有头盔和防弹衣,子弹打上了也未必有事,而且充足的火力使着200人的队伍打起来像600人。

战斗中许睿仔细观察过几个扫毒队的士兵,一个士兵换了10多次弹匣,发射了至少20枚以上枪榴弹,投掷了20多枚手榴弹,弹药消耗之巨大,是惊人的,但结果也是惊人的,游击队无人死亡的情况下杀死近600人。而且在战斗中很少听到雷雨田和曹秉都很少下命令,他们俩都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士兵,自己也拿着家伙打,士兵们虽然没听到多少命令,但战斗积极性很强,而且打的很认真,虽然消耗弹药多,但没浪费,只要开火,对面就有游击队员被打死打伤。

许睿问曹秉:“你们的兵不见训练怎么这么会打?”

“都是金三角长大的人,十三四岁都去当兵,都扛了四五年枪,都是兵油子,打仗还用教?他们各个都是神枪手。” 曹秉把换上子弹的手枪装回枪套内,把步枪背到身上,站在一边看士兵打扫战场。

这只‘缅甸虎’居然没表扬一下自己带兵有方,从他的性格看不出他是只‘虎’,这队伍也不是他带出来的,为什么在缅甸曹秉名气很大呢,这支队伍真正的首脑是雷雨田,为什么没多少关于雷雨田的传说呢?许睿想了一下就明白了,雷雨田不是缅甸人,所以在缅甸没名气,他只是‘中国虎’,而曹秉才是‘缅甸虎’。

 

战斗结束之后,扫毒队的辎重少了很多,因为弹药消耗的差不多,可以丢弃掉笨重的弹药箱。

抵达泰国边境的小镇之后,扫毒队主要的工作是变卖东西,战马、骡子、驴子全卖掉,还有帐篷,厨具等东西,这些东西卖不了几个钱,几乎是半卖半送的处理掉,然后大家每人只带一个背包和自己的武器,轻装上路。

 

泰国的清莱是个边境地区的城镇,这里军队很少,常年有掸邦和克伦邦的游击队打进来,因为这里的国境基本不设防,只有少数守卫边境的部队,根本管不过来漫长的边境,而且边境地区都是无人居住的山林,泰国军队人又少,也很少出来巡逻。

扫毒队过边境的时候没遇到泰国军队,这也非常正常。因为泰缅边境管理松懈,所以克伦邦和掸邦的游击队才有生存的机会,通常是在两国边境上流窜,如果泰国军队围剿他们就逃进深山老林,进入缅甸,缅甸军围剿他们就进入泰国。而缅甸和泰国素来不和,从来没联合起来对付游击队。

而且为消灭游击队,两国军队都越过边境去围剿,而且在90年代末期两国军队爆发过冲突。

最著名的一次战斗是在2001年2月9日开始的,在泰国第9631号边防站,缅甸军队900人,缅甸军队的盟军佤军600人,为追击掸邦游击队,越过泰国边境,与泰国军队展开战斗。2月10日泰国军队第3摩步旅出动M-113装甲车和M-60A3坦克反动反击,在湄赛地区摆开战场打起来,到11日,缅甸又出动3个团由69式坦克为主力,继续进攻。掸邦游击队进入泰国,泰国不打游击队反打起缅军,游击队就是利用两国不和,经常越境挑起两过冲突,这样游击队就永远不会被消灭。

不过游击队越境还有层原因就是两国边境上没有明显的边境标志,即使缅甸军队进入泰国,也不知道自己越境,何况游击队?这里的边境没什么界碑或者界桩什么的。

 

队伍在雷雨田的带领下,跟着许睿走在山谷中的小路上,忽然前边闪出一队人,都拿着枪,雷雨田还没说话,自己的部下都端着枪抢占有利地形,队伍中响起拉枪栓的声音。

冲出来的这队人,为首的是吴哲,其他人都是雇来的保镖,许睿一看是吴哲来接应自己,马上大喊一声,“都不要动,是自己人。”

吴哲走过来对许睿说:“可把你等来,我们一起走吧,车辆我都准备好。”

许睿把自己的结拜兄弟吴哲介绍给雷雨田等人,大家认识之后,等车来接他们。

吴哲给负责找车的关宁打了电话,不一会原处开来三辆货柜卡车,载着200走是很没问题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