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摘

大连的一位记者在考试刚刚开始40分钟的时候拿到了完整的答案,事后对比,发现正确率在80%以上(12月25日《华商晨报》)。看到这篇新闻,我想,这回又热闹了。新闻过后,接踵而来的,必然是各方评论家对四六级热烈而老调的批评,必然是网友要求取消四六级一波又一波的呼声。

在这风尖浪头,我要站出来大喊一声:谁敢提取消四六级我跟谁急!

有朋友问我,哟,你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吧,敢跟全国网友做对。我说,您别急,听我慢慢跟您说。

咱从小的道理开始说吧。先说这记者。这四六级考试要是取消了,咱这些跑教育的记者可怎么办啊。每年全国性的大考试就那么几个,尤其像四六级又在年末,记者们就指望着四六级出点篓子,他们好去写消息,发通讯,挣点年底奖金呢。今年华商晨报这位记者,你说他冒着生命危险去跟不法分子接触,费尽千辛万苦搞到了答案,图点什么啊?不就是图着上网对答案,发现正确率高达80%的时候,能跟那些收到了短信的学生一样,发出欢呼雀跃的叫声?你说,要是取消了四六级,让我们的无冕之王怎么办?

再说大点的道理。据国家审计署发表的公告,仅在2004年,教育部下属的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委员会就向各地主考单位归集了英语四六级考试费1.4亿元。这四六级考试要是取消了,考试费这块收入不就没有了吗?这还只是考试费,还有卖教材的钱呢,卖辅导材料的钱呢,辅导班的钱呢,一笔笔算下来,可就不少了。

教育部说,他们其实一直反对教育产业化,好,那咱们不谈产业化,咱们谈考试经济。别看四六级考试每年就举行两次,可是光在2004年,参加四、六级考试的人数加在一起就有一千一百多万。按照报名费每人20元算,一共2.2亿元。咱们刨去这一千一百万人里面英语特别好那一百万,剩下的每个人都要购买的复习材料包括词汇手册、历年真题解析、最新模拟题、磁带,部分人还要专门购买电子词典、收音机和随身听,保守估计,按每人100元计,一千万人就要消费10亿元。这还没完,如果这一千万人中的十分之一花200元参加了辅导班,那么又要产生2亿的消费。以上几笔加起来,一共是14.2亿。

当然,对于堂堂教育部来说,14亿是小数目,涨涨大学学费,几百亿都出来了,为了这曲曲的十几亿多人民币,每年被全国人民骂,我都替他们冤啊。可话是怎么说的,“蚊子也是肉啊”,你当白花花的人民币,真能像GDP那样搞搞经济普查,就能涨个20%?这些钱足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所以朋友,不要打着忧国忧民的旗号破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了。

再说了,哪个国家没有英语水平考试啊,美国有托福,英国有雅思。人家是拿母语考外国人,我们是考自己人外语,意思不是差不多吗。尤其是现在的国企改了制,要跟跨国企业竞争,员工不会外语怎么成。要真没有四六级考试,我们的国企老总在招人的时候怎么衡量大学毕业生的水平?难道让刚刚从人事科长改名叫做HR总监的领导去跟大学生拼口语?拜托,领导刚刚学会说Hello呢。所以啊,就得靠考试来显示水平。你是想让托福雅思来占领市场呢,还是支持国货?这可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啊。

对四六级恨之入骨的朋友们,因为四六级而拿不到学位的朋友们,忧国忧民的朋友们,你们就想开点吧。何院士不是说“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吗,那我要说:还好你们生在中国,作为外语来说,英语算好学的了。要是你们不幸生在欧美,那要你们学汉语,不得让你们痛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