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作者:风尘不息 (更新中。。。)

明月  序
序言

序言

有时人们觉得生活总是那样的无奈,背着沉重的枷锁,脚踝都在颤抖,背脊已经弯曲,可是责任却总是在不停的沉积,越积越重,没有人知道何时才会有放松的一刻……

或许死亡才是终结……

记得在一次写生采风的时候,我们几个远足到了新疆。我的感觉只有一个——沧桑!如此厚重的沧桑。

那是在一个生与死交替的天地,无数沧海桑田一般的变迁,文明在这里兴起而后又毁灭,再灰烬之中又诞生一个新的国度,周而复始,延续千年。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在文明史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他们又是如此的不幸,贫瘠的土地制约着他们的繁衍,恶虐的气候使他们永远在和自然抗争,广大的土地又使他们无法团结,最可怕的却是他们周围的强大而又贪婪的邻居。

沙漠摧毁他们的城市,他们可以重建;水源的枯竭他们可以迁移;冬季他们有坚韧的体魄对抗可怕的冰雪;独特的房屋可以使他们在炽热的夏日延续生命;他们甚至在戈壁滩上种出了自己的粮食……

可是最可怕的不是大自然。异族的屠刀无数次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迫的,几乎每一个异族带给他们的都是国破家亡,除了仅有的两个……。

两千年前的匈奴与强汉,如果说汉人在的时候还带来文明与部分时间的安定,那么匈奴就只有勒索和屠杀。

…………

一千年前的大唐和波斯,或许他们都是为了自存,却又使大漠再一次涅磐,这难道就是他们的命运吗?

…………

到了伟大的成吉思汗的时代,他们或自愿或被迫爬上了苍狼的战车,不但让自己的勇士到在异国他乡,更若怒了周围那些被迫害的民族,伟人的事业或许使他们获得了一些财富,可是却更带来了复仇的战刀。想想俄罗斯人残暴,想想依斯兰的弯刀,想想印度人的暗夜屠杀……

…………

到了大清、俄罗斯与奥斯曼……

…………

到了昨天的苏联在阿富汗……

到了今天…………

虽然我只看到了灰烬,只看到了残垣断壁,可是远古的断章却与这些残骸在我眼前连成了悠远的旋律,在环绕、在缠绵、在激昂!在高昌的圆形神庙前,在交河的祭坛上,在楼兰的断壁之中……

在从喀什到库而勒的车上,一些声音仿佛总在我胸中萦绕——我想呐喊,却不敢;我想吟唱,却不会写诗;我想画下来,笨拙的画技又让我无从下笔;我只能说出来:

我听到了,龟兹的乐舞,楼兰的禅唱

我听到了,高昌的绝响,准葛耳的牧歌

我听到了,悠扬的驼铃,绵长的号角

我听到了,战士的呐喊,战马的悲鸣

我听到了,破城的恐惧,垂死的呻吟

我听到了,风在肆掠,沙在漫步……

我不知道我这个故事究竟要有什么结局,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轻松还是沉重,我只想在我的文字中表现出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软弱与不屈,还有是那些把鲜血撒在这片土地上炎黄子孙的梦,或许只是表现出了我心中的狂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