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还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一个夏天的事。那段时间,我们忙得很!林区的一些人见社会上动荡不已,以为没有人管事了,趁机窜入林区大肆盗伐林木,作为森林保卫者的林业警察,我们岂能任他们破坏森林资源?于是我们连续组织几几次突击行动,抓获了一批盗伐林木的犯罪分子。以方村王某为首的盗伐团伙就是在哪个时候落入法网的。当时破案后,根据上级统一安排,我带领大部分林警参加市公安局组织的维持社会秩序统一行动。因这项行动政策性强、危险性大,所以我亲自率队。而对王某盗伐团伙一案的后续侦查工作主要是到王某所在庄起获其盗伐的100多株侧柏林木就让派出所民警继续进行。

一天傍晚,我刚回到办公室,那多日来的劳累使参加社会秩序工作的我们都已经身心疲惫不堪,所以我躺在床上就昏昏欲睡。突然一名民警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急促地叫:“科长,我们起赃遇到了困难,所长请示怎么办?”我闻听急忙起来,让民警坐下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民警说,他们去起获王某等人盗伐的赃物时,时任该村村领导小名叫“松留”的以农民砍伐点林木不容易,竟然出面阻止林警起赃,扬言要联络学生来“主持公道”,还叫嚣要派人挖断出村道路以防我们把赃物运走。民警还说,他们这次搜查、起赃时,都有人阻挡,形势非常的不妙。说实话,那段时间的形势的确风云变幻,连个别领导都在观望、徘徊……。而作为森林保卫者的我们,当时能够深入林区坚持打击盗伐国有林木的违法犯罪活动,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就在这次打击盗伐林木犯罪活动的行动前,我曾请示某领导而得到的答复是你要弄你就弄,反正不要找麻烦。现在果然有麻烦了。怎么办?也好办,命令全体民警回来就是了。但当时我想到的是,依法保护森林资源,是我们林业警察的天职,什么时候都得履行。在当前这种复杂的社会形势下,作为林业警察、作为共产党员,我们更要全力履行保护森林资源的天职。特别是在这个紧要当口,如果此事处理不好,将会引起附近几个村庄的不法分子乘机窜入林区大肆破坏森林资源的可能,必须及时制止和解决好。不然林区也乱了,才真正是给正在关注和解决当前社会形势的各级领导添麻烦。森林受到破坏更是我们的失职。如果那样,要我们这些共产党员、林业警察干啥?想到这里,我立即到市公安局给局领导作了汇报,并建议把维护市区社会秩序的部分林警抽回来,随我前去处理此事。局领导批准了我的请求,同时要求我尽量斗智,非到万一不要使用武力,“尤其这个时期,特别要慎用武器”。

在去方村的路上,我的大脑一直没有闲住。这个庄子处于林区腹地,山坡上生长着成片的侧柏林、栎树、小叶杨、桦树等林。在如此众多的森林庇护下,该村可说是青山绿水,风调雨顺,特别是沟底那几百亩坝台地,成为该村的米粮之仓。方村也由此被称之为“陕北好江南”。由于侧柏树材质很好,我国传统习俗又以给老人制备上好棺木为孝道之一,所以那几年侧柏树的身价猛增,10株树木就可以卖到600-1000元左右,而且社会需求很大。巨大可观的经济利益,使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时不时的窜入林区大肆盗伐侧柏林。加之所谓“民主”选举出来的现任村领也就是那个公然干扰林警起赃的“松留”以增加农民收入为由不配合林业部门的管理工作,所以一段时间以来该村成了本市地下柏原料的主要来源。虽然我们多次进行打击也抓了查办了好几个盗伐林木的犯罪分子,但是此股歪风尚没有刹住。为了彻底打掉盗伐林木不法分子的猖獗劲头,搬倒这个黑市场,开春前我们组织10多人专门进入该村工作,终于破获了以该村村民王某为首的盗伐团伙。王某等犯罪分子的落网,使该村的盗伐风基本刹住了。为了彻底清算其盗伐林木的罪行,我们必须对其盗伐林木全部予以追缴,给人民法院依法审判提供证据。

那个时候,我们林业警察的三情工作非常扎实,所以我对该村的基本情况很是熟悉。该村居民大多系文革中外省区逃荒来的盲流,以后随着落实政策驻留下来,人员成分比较复杂。现任村领导叫“松留”,此人本来就不是个务正的人!过去因盗伐国有林木也被林业部门处罚过。年前他采取不正当手段拉票从而当选了村领导。自他当选后纠集了以王某为首的一帮小痞子们,把个好端端的村子给弄了个乱七八糟。村党支部书记见此情景被迫外出撒手不管了。“松留”就更加为非作歹,经常煽动村民以所谓林权不清而窜入附近林区盗伐国有林木,当林业部门前去查处他又百般阻拦,加之他又以小恩小惠在内部收买代言人,正直的村民都不敢多说话,连我们多年培养的耳目都不敢提供情报了。不仅如此,有关部门有关领导认为“松留”工作有方经常为之开脱,所以该村盗伐林木的歪风就这样刮了起来的。在我们强大攻势下,落网的王某初步交代他们之所以敢于如此打死盗伐国有林木就是在“松留”的煽动下铤而走险的。

想到这里,加上当时的社会形势,我感到这趟差事还是有较大困难的。特别是临行前领导再三嘱咐不要动武,在当时的形势下是有特殊意义的,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人民警察,必须清醒地明白这点。为了把工作做好,也为了保险起见,我把同行战友中的共产党员小孔、小杨叫到一边,向他们说明了我们去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咱们是共产党员,无论什么事必须要站在前头”。小孔小杨连连点头道科长你放心,关键时候咱们不会给党抹黑。有如此好的同志,我的心里有底了。

到了村子“松留”一见我,就当着围上来的村民们对我叫喊到:“你们这是把我们农民往死了逼,我们农民就砍几棵树,挣几个油盐钱,比那些当官的贪污受贿差远了。你们却视而不见,就来治我们农民。这次我们不答应了,看你们敢把我们怎么样。”在他的煽动下,围上来的人群中叫骂声不绝,我们四、五个林警在这百多号人之中,显得那么单薄……。望着这些个个面孔都十分熟悉但是在“松留”煽动下几近失去理智的人们,我牢牢记着局领导的嘱咐:千万要冷静,不要上了人家的圈套。我仔细一看,围上来的人中,还没有盗伐者的家属或者亲戚,说明他们知道法律的威严,还不敢出面与政府争斗。那么其他群众除了“松留”的那把子人,应该说基本是凑热闹的人多。现在“松留”就是希望我们同无关的群众发生矛盾甚至冲突,他才能够从中混水摸鱼。所以我没有先急于说什么,而是看着,听着。同来的同志们也是谁也不说话。在场的人们喊叫了一气,见我们谁也不说话,大概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也逐渐地不喊不叫了。场面冷了下来。“松留”果然着急起来,他见人们不叫喊了,连忙扯起破嗓子又喊又叫:“乡亲们,不管怎么说,这林木是咱们农民用力气换来的,人犯法了,林木没有犯法,处理也得咱村里处理,他们运走又送给当官的做棺材了,咱们绝不能让他们把树木给运走了。”听那“松留”污蔑我们林警的诬言淬语,我强压心中怒火。我知道,今天这事要办好,必须先把他给制服住。于是我问他:“松留,当着你们村的老百姓,你说说,这盗伐下来的树是你从山上砍的还是你批准他们砍的?”作为林区生活多年也曾因盗伐林木被林业部门处罚的“松留”当然知道盗伐林木的后果是什么,他只能回答不是。我又说既然不是,王某他们自己都承认盗伐了国家的林木,你在此起什么哄呢?是否有你的一份呢?他急忙否认,连声没有没有:“我是村领导,哪能作犯法的事呢。”我又说,那你这是在干什么呢?他狡辩地说,是群众不答应你们要把林木运走,我这当村长的有什么办法呢?我说,那好,既然你没有办法,你先不要说话,让我给群众说说,行不行,他无奈地答应行。见他的气焰暂时被压住,我就向围上来的群众说道:“今天的事,大家都看见了。这几年我们林警到你们村也来过很多次,来了都干了什么工作。大家也能够看见。我可以说一句话,就我们林业警察干的事,是再干这世上只要有良心的人都不会说我们干的是坏事。你们自己说说,这二年你们村沟里坝地那么好的庄稼,为什么都被洪水推了。而前两年为什么没有?原因就是你们村的个别人把山坡上的树木砍光了。山上没有树,天一下暴雨水存不住当然要发洪水,不推沟里的庄稼地推什么?为了保住这山上的林子,我们抓盗伐林木的人,收缴被盗伐的林木,还有我们林警今年春天买树苗和你们在这山坡上重新栽树,就是为了把那些坏家伙们破坏的植被恢复起来,为你们村造福。我们谁也不在这里住在这里生活。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谁?不是为你们是为谁?你们自己说说!被我们收缴盗伐的林木,是法院必须依法根据这些林木证据给犯罪分子量刑定罪。至于说什么木材被我们给当官的送去了,那纯粹是对我们的污蔑!这点我可以以人格保证。”为了在群众揭穿“松留”的真实面目,我还指着他对群众说:“这点你们村长完全可以给我们作证,上次你们村刘某某盗伐的林木,我们起赃后还是他帮我们送到法院交给法院的同志的。”我这么一说,“松留”也十分尴尬地:“啊,啊,对,对着呢。”这时人群中人们纷纷小声说着什么,同去的同志们趁此也开始到群众中间去给大伙做工作,说明我们为什么要收缴盗伐的林木。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一位老村民走带我的跟前,冲我点了点头,我一见,认识,是老党员老张同志,为人十分正直,在村民中威望也很高。我一见他上来,心里顿时有了希望,好,村里的共产党员出面了,这事就好解决了。果然老张上来就说:“嘿,大家听我说几句,人家林警们说的对呢,这几年咱们村老闹洪灾推地,就是这山坡存不住水了。”

“还有,”老张又说:“我得说句公道话,人家林警这可是为咱村干事呢。除了这几个害(指我们抓了王某等几个盗伐林木的不法分子,平时这些人也是村上的地痞们)不说,还弄来树苗在咱这山上栽那么多树。人家与咱们非亲非故,做这些事不是为咱是为谁呢。”人们听见老张这一说,议论更多了,纷纷说我们林警做的对。我又趁热打铁地说:“你们说的社会上如今发生的一些事我们也知道,现在的形势我们也知道。做为共产党员,有句话我不得不说,那就是共产党的本质是为人民群众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共产党的大旗永远会飘扬在中国大地上的。你们完全能看得出来,如果不是这样,就现在的情况我们林业警察完全可以在单位或者家里呆着,工资肯定不少一分。为什么还要到你们村查办盗伐林木的犯罪分子呢?不就是看着你们村的环境越来越坏,你们的生活已经受到山上林木被破坏后给你们带来的严重影响嘛!我也要特别给大家说明的是,无论什么朝代,凡是犯罪的人都是跑不了,特别是盗伐林木这种破坏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事,更是会受到法律制裁的。这点请大家务必认识清楚,千万不要上坏人的当。”

这时几个村民也走上前对我说,科长你放心,我们也都是共产党员。是党员就不能给咱党丢人。见此情景我十分地激动,连忙说感谢大家对我们林警的理解,感谢感谢。老张他们说,好了,不多说了,你们忙吧。老张他们转过身向在场的群众们道:“行了行了,科长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这几年人家林警为保护咱山上的林子付出了多大心血,不要闹了,不要再闹出事了。”群众终于逐渐地散去了。一场即将发生的难以想象后果的冲突就这样避免了。

在村民中共产党员们的大力帮助下,我们终于将起获的被盗伐林木装车起运了。走前我把“松留”一把扯过来,当着尚在现场的群众,“恭维”地说,村长,今天的事全凭你了。你就好事做到底跟我走,咱们一起把赃物押出去。“松留”吓得直说:“科长科长,你饶了我吧,你要让我跟你一趟,那王二回来还不恨死我。”我冷笑地道:“你还怕王二?既然你是村长,今天你必须跟我走一趟。”我强令他坐进侧三轮跨斗里,然后亲自驾车在前面开路,到了法院门口我才让“松留”下车“你这趟功劳不小!我一定给你们乡党委如实汇报。这次就算麻烦你了。现在你想回去就回去吧!”

以后王某等人被依法处理后,我们也向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建议采取相关措施把“松留”的村领导撤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