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枕戈梦[六十二]妙计千条唯静候 欢声两度报佳音

从体检到拿到入伍通知书的日子里,是身心最为煎熬和心浮气躁的日子。

严格的入伍体检,让同学和街坊邻居们都在猜测着,这次来接的兵是什么军种、什么兵种。有人说是空军,有人说一定是“特种兵”。我最关心的不是什么军种,也不是什么兵种,而是我最终能不能当兵。

当兵的名额是有限的,参加了征兵体检的同学,为了能去当兵,为了能够冲破最后的一道关卡,想着一切办法,施展着一切招数,争取打通最后的通往部队的道路。

有写决心书的、有写请战书的、还有写血书的,层见叠出;有找老师的、有找革委会的,有找军代表的,不一而足。有个人软磨硬泡的,也有动用家里所有亲属的所有关系和能量的,总之,能动员起来的都行动起来了。

这时候,我没了脉,只好求助爸爸,爸爸只说了四个字:“静候佳音。”

我茫然不解的看着爸爸,爸爸说:“征兵的解放军已经记住你了,你就不要再去给人家添乱了。你不觉得这个时候,征兵办公室的门坎儿,已经被那些走后门儿的人给踢平了吗?”

我说:“是啊,都去踢那个门坎儿了,就差我这一脚,没准儿就没有我了?”

爸爸说:“你们体检以后,征兵的解放军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他们现在最烦的是什么人?添乱的人。他们征完兵就带着新兵走了,谁管哪个学生有多铁的关系,有多大的后门儿,反正今后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是不是。再说,哪个征兵的解放军,愿意带一个爱找麻烦的新兵走啊?”

我想了想,点点头儿,觉得是这么个理儿。可是,我这心里,还是不踏实。

爸爸看着我六神无主的样儿,又开始给我吃起了定心丸儿:“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只要体检这一关过了,解放军肯定带你走。就是这段儿日子,你别上外边儿给我惹事就行。要是身体不合格,那是我这个饲养员的责任,不怨你,也不怨解放军。”

“您是饲养员?我是您什么?”我问爸爸。

“犬子也。”爸爸摇头晃脑的像个老学究似的回答。

我无可奈何的说:“得嘞,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一动不如一静,听您的,我就静候佳音啦。不过,我还是要活动活动,我挖防空洞去了。”

说着,我就上院子里挖防空洞去了。

说到挖防空洞,那时候,北京到处都在挖防空洞,企业在挖、学校在挖、街道也在挖,我们院子里也要挖一个防空洞。

我奶奶是街道居委会的治保主任,干什么都得起带头作用,干什么都得走在别人的前头。老人家讲究的是不仅自己要以身作则,全家人都不能落后,都不能让她老人家脸上无光,都不能让她老人家在别人面前说不出话来。

于是,就给我下了命令,每天挖防空洞必须干到晚上十点钟以后。还说:“都是大小伙子了,别那么惜力,使力长力,干活儿就是得有点儿冲劲儿。”

其实,我们学校也在挖防空洞,再说,我又不是从小抡大锤长大的,一下子让我这么干,我受得了吗?我真的受不了。手磨起了泡,胳膊也肿了。

可是,奶奶不管这些,总是拿我跟乡下和我同岁的老爹比,动不动就唠叨我没有一点儿冲道劲儿,干活儿跟绣花儿似的。

于是,我心里憋了一口气,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就玩儿了命的挖防空洞,一干就干到晚上十一点,直到奶奶叫我回去睡觉。能睡吗?不能,我还要复习功课,还要准备年终考试,不到夜里一点多钟,甭想睡觉。

现在,放学回来,不等奶奶催我,我就玩儿命的去挖防空洞。我就是要让自己的身体疲惫不堪,好把这些个度日如年的,苦苦等待入伍通知书的日子熬过去。

回想自己,在这段儿日子里,带着对苏修的满腔仇恨,投入到挖防空洞的工程之中,能为备战贡献了一份力量,就是累一点儿,也是应该感到幸福的,也是值得的。

最累最困的时刻,更是接受考验的时刻,贵在坚持。我把这些话写下来,搁在床头儿,激励着自己。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八号,刚到教室,就接到学校通知,学校全体师生到首都中学大礼堂开会,届时,将要宣布被批准应征入伍同学的名单。

听到这个通知,我几乎晕过去了,就像面临着生死抉择一般,心里砰砰乱跳。我跟着同学们一起走出了教室,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像平时一样的说笑着向学校的礼堂走去。

大会开始,首先是校革委会领导讲话。

校革委领导的讲话里,痛斥着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反华行径,并指出当前美苏勾结,妄图重新瓜分世界,中国人民是他们实现狼子野心的特大障碍,所以,世界上的帝修反就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伟大的中国……于是,我们要……

会场有些混乱,这些话,在老师在政治课上就已经都讲过了。

校革委会领导的讲话匆匆结束,主持大会的老师说:“下面由征兵办的解放军宣布,经过自愿报名、家长同意、入伍体检、政治审查、全部程序都合格,并获得批准应征入伍同学的名单。”

此时,话音未落,会场就响起了一阵掌声,然后,当解放军站在麦克风前边儿时,一切归于肃静,整个礼堂鸦雀无声,这是在这个礼堂里开全校大会从来都没有过的安静。

带有地方口音的解放军,把获批应征入伍同学的名字依次念过去,每念到一个同学的名字,都会引起那个同学所在的排里的一阵欢呼声,每阵欢呼声都会跟随着周边排里的一阵嘘嘘声,因为大家都怕听不清后边儿的人名。

我的心在嗓子眼儿那儿悬着,放不下去,也蹦不出来。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心绪不宁……

突然,一个名字念出来,是我。我高兴的要跳起来,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

我们排也扬起了一阵欢呼声,这一阵欢呼声告诉我,这是真的。我记不起当时坐在我身边儿的是谁了,我就记得他们使劲儿的捶打着我,搂抱着我,摇晃着我。我就记得我欲哭又笑的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啊!幸福啊!再没有比这一时刻更幸福的事了!

忽然,我们排又响起一阵欢呼声,随着这一阵欢呼,梁玺烜一把抓过去我的双手,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解放军念到了我们排里两个人的名字,我、还有梁玺烜,我们哥俩都被批准应征入伍了。

我们排喜讯连着喜讯,欢呼接着欢呼,那是为我跟玺烜而欢呼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