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空没有了你

    有时候,记忆是种会割伤自己的东西,用温度和味道填充的回忆,总会在一盏灯、一钵饭出现时,牵长了哑默的鸟啼,就在葳蕤的梦里化为相思的泪滴。一枕的凄凉,凉不过物是人非的铺天盖地。所以一直摒弃“可堪闲忆似花人”,是不愿见“旧欢如梦绝音尘”的落寞,骇惧“觉昨是而今非”带来的惆怅。

    张爱玲说:生活是袭华美的袍子。我倒宁愿日日鲜衣光洁,不去翻阅压在箱底泛着樟脑气息的陈年旧曲。偶尔,会浏览精心压制后的疮痂,想青春年少时挥霍的时光,留下的只是伤痕和忧郁。所以我选择了遗忘,只在透明如水的今夕,享受明亮和安详。

    “圣洁的月光/把梦种进荷的心里/一孔一孔/满怀密密的心事/来自远方的凝视/只能看到/荷叶上滚动的珠泪/慢慢体会/坚硬的外壳/包裹的那颗/柔弱的莲心”

    没有告诉过你,我有多喜这首小诗,是被触及灵魂的欣喜和隐痛。一直淡淡地述说着无关风月和一丝感情的言语,偶尔的张狂,你也不怒。曾在心谷时遇到了你的关心,于是把你当作纾解心绪的小站;曾把自己亮在了你的世界,但于滚滚红尘里行走后,我又悄然蹇出你的视线。阳光铺泻在我的天堂,因为有你的注目,所以温暖。但我依旧选择了疏离,只怕温度灼了自己,伤了你。所以把你放在回忆里,又把回忆加锁封入海底。

    原谅我的任性和率真。防线的溃退,缘于泉滴的聚集。我是一粒冬眠的草籽,拒绝了残雪的诱惑,只在沉默中清扫着战场,用清冷的眸光,于幻想的天空作长久的凝望。但相信我,相信我不会丢失海畔的咸风,不会抗拒城里的月光,把心照亮。

    把目光投入八月的基石,我一遍遍梳理着深深浅浅的足迹。在童话里为花解语,在月色里为伊垂泣。当半个月亮杳如黄鹤,小醉如仙后终于变成了阡陌小溪流,蜿蜒东去。如果我远去的脚步如一个迟暮的美人,发如雪里等待的是谁的诺言?唤来冬风,邀不来明月,散披了青丝,我为的是谁?

    不会匍匐地站不成自己,不单为沉甸的果实累累,不信超度来世会换来一生的幸福,所以我选择遗忘,选择真实地袒露自己的软弱和顽固,选择用荷塘里的月色埋没自己。有一种力量,大于无形,锋利得让心海干涸,让胸腔枯索,我耐得了一切,却忍不住哀伤。

    怕得是自己的期许,冷得是万千的情谊。太重的字眼,一直回避。轻风无须强弄影,纤云不必逞绕月,脱不去的只是裙袂风扬时,我的清泪,你的萧萧。于是,就在粉墙黛瓦里紧闭了扉门,就在夜风暮光中收束了悠然。所以觉得,让人心伤的往往不会是遥远的距离,而是渐行渐远里长发拂过的无奈和黯淡。

    请求你,给我一个空间,没有人能够到达的空间。不要探询我心事的脉络,让它风干在来时的路上,尘封于经年的轮回里。没有故事,所以不需要结局。没有苦涩,所以不需要倾吐。我只在怀旧的祭祀园里,种植着不开花不结果的植被,许是前世的泪偿,今世的宿命。那么就化身为雨,落在沙漠里,点点滋润,丝丝诱惑;再化身为汐,置身庙寺旁边,钟声朗朗,磬音冽冽。

    其实都是梦魇,都是呓语。痴颠中,行走时,收住悲声和叹息,与孤独作最后的送别。选择遗忘,只为寻找幸福。让我的背影告诉你:我的天空没有了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