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随着巴黎恐袭后西方和俄罗斯都加强了打击IS的力度,也因一名中国人质被IS杀害和三名中铁建高管在马里恐袭中遇害,国际舆论场上不断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会加入到对IS的直接军事打击中来吗?在中国国内,同样的问题不时闪现。

中国外交部在被问及这个问题时,避免了直接回答。在国际上,这往往被看成是态度中的一种。

我们认为,如果派出军队前往中东打击IS,或者从较远距离实施精确打击,这将是中国非常重大的政策选择。西方看来很希望中国加入军事打击IS的阵营,但我们相信中国政府会在做这类决定时十分审慎。

西方有人希望中国当下通过某种方式参与军事打击IS,是因为它仍是打击IS的主导者。莫斯科恐怕也会欢迎,它目前在轰炸IS上表现突出。这将有利于中国在国际舆论中的正面形象,为中国与西方政治上的交流合作开辟一个新平台。

然而需要指出,中国将因此承担一系列风险,它们有的会演变成我们的现实代价。

中国对这样的军事行动准备不足。西方及俄罗斯对IS的军事行动取得了多大效果,目前很难评估。中国的加入能起多大作用,恐怕也没把握。中国已多年对外未战,“首战”就发生在较为遥远的中东,中国公众对那里不熟悉,认识模糊,并且存在分歧,很难形成全社会对这种战事的鼎力支持。决心一般,出师后的不确定性将会更大。

中国也是恐怖主义受害国,但西方至今对此不予认同。直到近日,西方舆论仍不断有中国新疆暴恐事件“不属于恐怖主义”的声音。中国如果参与军事打击IS,必须首先有助于国内反恐,而这两件事因为西方的态度很难对接。相反,中国那样做有可能促使国际和国内恐怖势力加强联合,一旦西方在这方面“放水”,中国就将单独应对复杂局面。

反恐本身是正义的,中国即使在本国反恐受到不公对待时,也保持了在国际反恐上的正面、积极态度。但是由于反恐由具体国家牵头实施,它的路线往往会更靠近一些国家的现实利益,中国人对此不能不心中有数。

国际上有必要在联合国框架内形成强有力的反恐联盟,由联合国进一步厘清恐怖主义的定义以及对相关争议的识别,然后由联合国制定各国协调统一的反恐行动计划。而近日通过的安理会决议只是承认了军事打击IS的合法性,具体怎么做还是由各大国彼此商议决定的。

其实美欧了解东亚国家都会在向中东派兵问题上有更多顾忌,美欧对中国会参与军事打击IS并未抱太高期待。目前主要是舆论在自问自答,它并非欧美正在力促的选项。

巴黎恐袭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通过一项有关叙利亚局势的决议,它涉及国际社会对叙利亚政府、反对派以及IS的态度,并将叙利亚政府列为首要排挤目标。中俄都对它投了反对票。另一项授权可以向IS动武的安理会决议,中俄和其他常任理事国都投了赞成票。这两个决议之间的内在冲突反映了中东的复杂。中国确实没必要主动往这种复杂中搅和。

中国应积极参加国际反恐,同时也需实事求是,做我们能做的贡献。要让这个过程至少同我们国内反恐是相互支持的关系,这是真正负责任的态度。

原标题:社评:西方撺掇中国打IS,我们需很谨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