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鬼》作者:幽紫色 (更新中。。。)

正文 第一章 坠楼事件

    君天大厦的楼下被围观的人群围的水泄不通,胆大的人挪着脚步稍往前凑凑,就被警备人员拦住,示意他们往后退,胆小的又好热闹的就站在远处张望着,既希望看到什么又害怕看到什么。警务人员在忙碌着,几辆警车和一两救护车在一旁默默的停放着,警示灯在一闪一闪的,告诉人们,这个热闹的地方不是在做什么促销活动,而是出事了。

    是的,出事了。死者名叫聂小凡,女,二十五岁,是君天大厦二十三层百事旺进出口公司的职员。

    出事的原因就归结为“风”吧。怎么回事呢?据说是这样的,今天的风很大,财务部的聂小凡来的时候看到办公室的窗户敞开着,而且将办公桌上的文件吹的乱七八糟的,于是就去关窗户,但是风把一条百叶窗帘刮到了外面,正好卡在了窗户上面。就站到窗台上想把窗帘拽回来,但是没有站住,脚下一滑,就象一片树叶飘了下去。

    警察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事故现场。几个亲眼目睹聂小凡死状的还在一边呕吐。实在是没有办法形容,地上、墙上、围栏上都是血、脑浆,死者面部着地,已经面目全非,头也烂了,四肢张开,身下是一汩汩的鲜血。这种场面,相信看过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救护车也在第一时间到达,在警务人员画线、取证、照相后,将尸体抬走了。

    警务人员找到目击人做事故记录,此时已经是上班时间了,很多人已经回去工作了,还有一些爱凑热闹的人申着好奇的脑袋,努力的想要发现更多情节。

    在二十三层的百事旺进出口公司,站在窗边眺望,市区的景象一览无余,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横竖交错的大街马路,再往远处可以看到山脉,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天渐黑的时候,街灯、车灯都打开了,向外望去,是一片灯火辉煌的夜景,来的车辆是一串白光,去的车辆是一串红光,红白交替,就象一条条火龙穿梭在这城市中。多么美的景色啊!如果没有这窗,怎么能享受如此的人间仙境。但就是这窗,也有另人生畏的时候,现在就是。聂小凡的坠楼,使得大家对窗产生了畏惧,好象它是一个吃人的魔鬼。

    警务人员勘察了聂小凡掉下去的那个窗户,并取了指纹等相关信息。

    与此同时,第一目击者百事旺公司的财务总监袁志庆正在和警务人员叙说事故的经过。他说,他今天一进门时候就看见聂小凡要上窗台,他马上跑过去问怎么回事,聂小凡说窗帘卡在外面了。他用手拽了拽,不行,就说,先拿东西把文件压住,别让风吹的到处都是,等来了男同事再解决。说完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但是没想到他出来接水的时候看见聂小凡已经上了窗台,就在他要过去把她拉下来的时候,她就掉下去了。

    “哎,真是太可惜了,这个女孩很有前途啊!”袁志庆带着一脸惋惜的表情说。他是一个胖胖矮矮,四十岁出头,看起来挺精明的男人,此时正是秋天了,但是他仍然出了满脸的汗,有几滴正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淌,他拿着一条真丝的手帕不住地擦着,无名指上那只超大的纯金镶嵌绿玛瑙的戒指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品味感,反而让人觉得挺俗气的。

    目击者除了袁志庆,还有一位,就是百事旺公司的总经理杨力英,但是他只是听到聂小凡和袁志庆叫声才出来看究竟的,他出来时,聂小凡已经掉了下去。两个人奔跑到窗前时,只看到聂小凡自由落体的那几秒,然后就是一声沉闷的落地声。

    “公司还有其他职员吗?”

    “哦,是这样的……”财务总监向警务人员理解释说,由于昨天,百事旺公司组织了一场第三季度销售会议,会议上分四个部分,销售、市场、管理、流程,公司所有员工都要参加,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和一位员工还要发言,因此持续到晚上八点才结束。然后又在离公司不远的“青翼”素菜馆聚餐,在吃饭的时候,总经理举杯向所有员工敬酒,还说,一会在“喜麦拉KTV”定了包间,大家都要去唱歌跳舞。明天可以晚一个小时来上班。为此,所有的员工都很玩的很尽兴,凌晨三点大家才陆陆续续回家。所以现在大家都还没来。他和总经理虽然昨天也回去的很晚,但是这么多年都习惯了早上八点半来上班,至于聂小凡为什么这么早来,他说聂小凡一向是个严以律己的人,虽然老板允许今天晚来,但是她仍然向平常一样提前半个小时来上班,这让两位领导都她有了新的评价。

    随后警务人员又了解了一下聂小凡的亲人、朋友什么的。

    说到聂小凡的亲人和朋友,杨力英和袁志庆都摇了摇头,好象平日里并没有印象,有的只是她上班来公司,下班回家,除了偶尔和同事去吃吃饭逛逛街,就是两点一线的平淡生活。

    这时,人事部经理来了,杨力英赶忙叫他去拿人事资料。当人事部的经理拿来员工档案,翻到聂小凡那页时,顿时红了脸,那上面父亲母亲一栏都空着,也没有兄弟姐妹,就连紧急情况的联系人员都没有填写。这就是人事部的失职了,即使没有也要问一下嘛,肯定是当时没有仔细看就囫囵的夹进去了。

    杨力英见状低声斥责道:“怎么搞的!”

    “这个——,啊,那个……”人事部经理支吾着。

    “行了,先下去吧。”

    人事部经理是一个高高瘦瘦有点秃顶的中年人,看到这样的情况,真恨自己干吗张那么高,要是现在有地缝钻进去就好了。他知道总经理一向都是八点半准时来上班的,本来要在上司面前表现一下,结果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懊恼不已。总经理这么一说,他赶忙逃开了。

    “估计是个孤儿吧。”杨力英道。

    “我们会核实的。”

    都询问完了后,警务人员也该撤退了。

    “初步断定是失足掉下去的,排除他杀,最后的定论我们还要回去讨论一下。”临走时。警务人员对杨力英说。

    “那什么时候……”

    “我们会通知你们的。”

    “哎,好,好!”

    看着警务人员离去的背影,他松了一口气。顺手从一张办公桌上放置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面巾纸擦了擦额头,又擤了擤鼻涕,然后恨恨的仍在纸篓里,转过身,要回自己的办公室。

    就在他刚转过身的候,一个背影正往前面的走廊深处走去,很快便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弯处。

    杨力英一颤,“聂小凡!”不知为什么,他第一直觉就觉得那是聂小凡。但是马上又否定了,因为聂小凡于今天早上八点三十五分已经正式死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