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寒地冻,东方未明,正是《诗经》上“士曰昧旦”的时刻,你已披衣起床,离开了温暖的被窝——送女儿去学校。走出门,清冷的月光正照耀大地,一辆辆运输的车辆亮闪着大灯,从你身边呼啸而过,惊醒着城市的睡梦。
    路灯下的树影中。看不见面容的清洁工正挥动一把大扫帚清扫落叶。一年四季,雨雪霜晨,他们挥动了多少下扫帚,谁人知晓?踩着三轮车送菜的菜农匆匆地从你面前走过,又消逝在视野。城市的餐桌上,吃得杯盘狼藉的你是否会想起这么一群辛苦的菜农?单位门口,卖烤山芋的小贩在寒风中佝偻着身子把一膛炉火生得红亮亮的,一个个芋头塞进去,香气氤氲,诱人食欲。
    这天未明的街景,不能不让你有一种冲动,你想走上前,握住那一双双布满老茧的大手,道一声辛苦。
    可生性腼腆的你却只能以一种深情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与你一样一群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胼手胝足的劳动者。
    回到家,你提笔在洁白的纸页上细细低语:真想握握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