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风云变幻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西伯利亚、日本列岛和阿拉伯地区取得一个又一个的空前大胜利以及大量新式武器的投入使用在整个欧洲和美洲引起了前所未有震动和惊慌,“黄祸论”和“中国威胁论”也越来越被西方列强广泛接受和传播,要求联合起来遏制、封锁、防范甚至进攻新中国的报道和言论大幅度增加,呼唤欧洲和美洲各国的白种人联合起来,鼓吹新世纪又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喧嚣充满了整个西方世界,甚至许多本来对中国革命持肯定态度的社会党人也认为横空出世的新中国是二十世纪世界的最大威胁,他们纷纷站在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立场上指责中国的侵略行为,一时间刚刚诞生一周年的人民中国面临四面树敌的处境,到处都是西方列强仇视和警惕的目光,本来与新中国广泛开展贸易往来的美国、德国、奥匈帝国、巴西等国也不例外,这些国家内部本来就敌视新中国的势力纷纷跳出来表演一番。

继去年920日在罗马召开的第一次臭名昭著的国际反华会议之后,所有列强都派出政府首脑和外交部长于1906930在巴黎召开第二次国际反华会议,处在摇摇欲坠、水深火热之中日本政府把原来驻英国大使任命为新的外交部长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本来在欧洲壁垒分明的两大阵营之中,英国、法国、俄罗斯在中国军队面前接二连三遭到惨重的失败,力量大大削弱,原来那种联合起来遏制和防范德意志帝国和奥匈帝国的劲头和决心荡然无存,要求与德、奥两国妥协,以便共同对付横空出世的新中国成为这些国家内部的共识,此次“巴黎会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经过九天的反复讨价还价,这些列强好不容易暂时达成了重新瓜分世界的协议,法国政府在摩洛哥问题上向德国让步,德国分到了摩洛哥一半的领土作为自己的殖民地,最近几个月在英勇的俄罗斯红军面前丢盔卸甲、连连败退的沙俄政府把布列斯特以西、正在闹独立和革命的波兰省割让给了德国,德国军队于1010就开进了波兰,不战而获的德国为此给予沙俄政府大量的军事援助,并帮助沙俄政府训练官兵,英、法、俄三国还承认巴尔干半岛属于奥匈帝国和德国的势力范围,而美国最近这些年对中美洲地区和菲律宾取得的殖民地也被列强所确认,美国在远东的特殊地位也获得承认,从而大大缓解了这些列强之间的矛盾。

对于已经处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奥斯曼帝国,居然有幸被西方列强邀请与会,在这些列强眼里,奥斯曼帝国本来就是他们瓜分的势力范围,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在俄土战争中失败的奥斯曼帝国不断丧失领土,过去占领的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蒙特内格罗(黑山)、保加利亚等国相继获得独立,把巴统、喀斯和阿达罕割让给俄国,塞浦路斯岛割让给英国,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被奥匈帝国占领,突尼斯被法国强占,埃及被英国强占,现在这些列强假惺惺地把奥斯曼帝国列入西方列强的行列,许诺卖给奥斯曼帝国先进的武器,帮助训练奥斯曼军队,煽动和蛊惑奥斯曼帝国对抗新中国,他们的如意算盘自然是希望把奥斯曼帝国当作挡箭牌和替死鬼,最好能够与中国人拼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最终得利的自然是野心勃勃、包藏祸心的西方帝国主义者。沙皇俄罗斯得到的来自各大列强的军事援助更多,源源不断的武器和军需物质陆续运到沙俄军队手中。在西方列强眼里,轰轰烈烈的俄罗斯的共产主义革命以及背后的支持者中国被他们视为洪水猛兽,是他们共同的敌人。日本人虽然也得到西方列强的普遍同情和口头支持,无奈强大的中国海军已经封锁了日本列岛,那些冒着风险企图偷偷运送军需物质给日本人的船只统统被解放军没收。

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让所有列强感到胆战心惊,特别是解放军拥有的先进的“杀手锏”武器威力惊人,屡战屡败的英、俄、法等国目前还无力发起对新中国的全面战争,英国殖民者不但丢失了西亚地区的所有殖民地,霸占中国香港的侵略军也摄于解放军海军突飞猛进的威力,于918放弃了香港,能够带走的资金和财产统统运往新加坡、沙捞越和沙巴等地;而美国国内目前还是保守主义思潮当头,各界民众普遍抱着自扫自家门前雪的心理,美国政府最多只能增加对沙俄、日本、奥斯曼等国的援助和加强在西太平洋的海军力量,德国目前与新中国还隔着千山万水,其国内希望对中国友好的声音仍在,德国扩张的方向目前与新中国并没有冲突,奥匈帝国与德国差不多,所以此次巴黎反华会议虽然达成了一致遏制新中国的决议,但发动对新中国的全面战争还无法实现。不过西方敌对势力针对人民中国的敌对破坏行动一天也没有停止。10月份以后,中美、中德、中奥、中巴关系出现了明显倒退,相互之间的贸易和人员往来也减少了很多。针对新中国的侦察和破坏行动进一步增加,这些列强潜伏在新中国的间谍和走狗也纷纷走上前台,使用各种合法或非法手段发表反华言论,指责李得胜总统、中国人民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野心家、独裁者、侵略者和殖民者的大帽子也铺天盖地飞了过来,国内的满清残余势力、反动地主势力、分裂分子和帝国主义的走狗也阴谋进行颠覆活动。甚至在人民党内部的一些知识分子和国内一些民族资本家也不理解李得胜总统的宏大理想,站出来指责新中国的行动是侵略行径,不符合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要求放弃远方占据的大片领土、新中国根本不需要这么大的国土、这样做是劳民伤财、穷兵黩武的呼声也出现在一些报刊杂志和大小字报上,一时间大有暴风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事实上,即使在满清王朝最虚弱时期的1895年,德皇威廉二世就送给俄国沙皇尼姑拉二世的一幅《黄祸图》,这副画显示出,欧洲列强以它们各自的护守天神为代表,被天上派下来的天使米迦勒召集在一起,联合起来抵抗佛教、异端和野蛮人的侵犯,以捍卫十字架。“黄祸论”由“黄祸图”而起,并在德英俄美广泛传播开来。此后,每当中国出现一线复兴生机,侵略者们就以“黄祸”为警。而其源流出现于是19世纪初叶,英国学者戴维斯的《中国人的历史》、沃尔尼的《古老帝国的遗迹》、德籍英国传教士郭实拉的《中国史》等书中曾将蒙古西征称之为"中世纪最大的黄祸。而拿破仑将中国比作“东方睡狮”的名言,无疑指出了中国的潜在威胁。一般认为:“黄祸论”的始作俑者是无政府主义创始人之一俄国人巴古宁,他在1873年出版的《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中开鼓噪“黄祸论”之先河,英国殖民主义者皮尔逊在他的《民族生活与民族性》一书中又进一步发挥完善,使得这一理论基本形成。但是,这时最初有关"黄祸"的论述和后来的"黄祸论"不可同日而语。19世纪末期,“黄祸论”就在西方逐渐流行,并且鼓吹者大都是世界近代史上风云人物,如德、俄两国的皇帝,长期把持中国海关的英国人赫德,美国总统西奥多DangerCode;罗斯福等。在欧美一些国家外交和国家政策中也开始贯彻这一理论,变本加厉掠夺压迫中国,如“泛斯拉夫主义”、“黄俄罗斯计划”、“黑白非洲主义”、“白澳政策”等,主要是针对黄种人尤其是中国人的;像美国在1882年和1884年通过了《排华法案》,大力排挤华人;在加拿大、美国、荷兰等国还颁布了禁止白人与华人通婚的法律,在国际上一直以人权自居的美国直到后世的1967年才宣布这种法律违宪。

把蒙古的西征算作“黄祸”,还可勉强成立,毕竟西征给欧洲带来一些破坏和威胁。但在19世纪后期20世纪初几十年中,恰是中国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时期,一方面中国国土沦丧,割地赔款,另一方面国内战乱、民不聊生。“黄祸论”却在西方大行其道,有背常理,看上去似乎很矛盾。是什么促使西方人得出中国是“黄祸”的论断?只要粗略地翻看“黄祸论”鼓吹者的文章,便不难发现其中的奥秘,在巴古宁、皮尔逊、西奥多DangerCode;罗斯福等人的书中和言论中充斥着这样的观点:“轻视中国人是错误的,中国人是可怕的”,中国人“精力无比充沛,而且强烈好战”。“此外,应当指出,近年来他们开始熟悉掌握最新式武器和欧洲人的纪律”,“只需把这种纪律和对新武器、新战术的熟悉和掌握同中国人的原始的、没有人道观念、没有爱好自由的本能、奴隶般的服从的习惯特点结合起来……,再考虑到中国的庞大人口……,你就可以了解来自东方威胁着我们的危险是多么巨大!”皮尔逊强调:“必须记住:低等种族人口的增殖,要比高等种族为快”,其结果将会使“那些白种人同化于劣等种族”。尤其中国最为“危险”,“这些中国人像犹太人一样富有适应能力,他们在西藏的山地高原上,在新加坡的烈日之下,都能过得兴旺;他们甚至比犹太人更为多才多艺,他们是极好的工人”;“他们还具有其它东方民族都不具备的经营贸易的能力”,“当这一天到来时,他就可能从英国和德国手中夺去对世界市场的控制权。”美国参议员约翰逊认为:“中国人吃苦耐劳,天性节俭,长期像牲畜一样挤在一起也能生存,不讲人权,忍辱负重;不关心选举,只关心工钱,”如果把选票交给他们,往往只会选出一些对上面唯唯诺诺,对下威风凛凛的天朝式的官员,结果,合众国的制度将受到威胁,民主精神将受到践踏”。而赫德的观点更是耸人听闻:“黄祸的到来就像太阳明天会出来一样肯定……,将来的义和团运动将拥有最好的武器,2000万甚至更多的团民将加倍报复昔日的怨恨,中国的国旗或武装将出现在许多今天无法想象的地方”。“50年后,将有千百万团民排成密集队形,穿戴全副盔甲,在政府的号召下走向国外”,这就是有名的赫德预言。西奥多DangerCode;罗斯福也预言:“美国未来将被迫迎接一场与亚洲人的战争”。

从这些充满自相矛盾和对黄种人蔑视的论述和预言中,可以看出中国人之所以称之为“黄祸”是因为:第一,中国人不是高加索人种,人种低劣,人口增长快。大量黄种人进入欧美,对高加索人种是一种威胁,如果二者通婚会使高加索人种降低。按照威廉二世的说法中国人是“野蛮人”,按一些传教士的观点:“中国人污秽、肮脏,没有灵魂,即使有,也只是丑恶的灵魂,根本不值得拯救”。“比上帝所创造的任何种族都要低劣”,“每有一个中国佬在我们的土地上永久定居下来,都会使我们自己的血统降低”。中国人“在不知不觉间毒化我们的生命源泉,并且遍布各地,逐渐破坏和腐蚀我们的力量和繁荣”。第二,中国人口众多,中国人适应能力强,精力充沛,多才多艺,具有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并且“中国作为一个政治机体可以被分割,但是中国人民仍会存在--他们是亚洲最刚强、勤劳而孜孜不倦的民族,经过适当的训导后,也许会成为世界上一种了不起的势力。中国的国民能力是巨大的。黑人可以受白人统治,印度人可以受英国人统治,但是中国既不是非洲也不是印度。”第三,视中国的觉醒和发展为祸害和威胁,如果中国觉醒和发展了,对他们瓜分中国掠夺中国是一种“祸害”,对他们蹂躏中国人民是一种“祸害”。很明显,西方殖民者又是种族主义者,他们的理论自相矛盾,一方面称中国人种低劣,会毒化高加索人的血统,另一方面又认为中国人适应能力强,多才多艺等优点。这些优点就是对他们幻想永远对中国殖民统治和奴役中国人是一种“威胁”,“黄祸论”由此产生。

“黄祸论”本质上就是西方殖民主义者的强盗理论,掠夺瓜分中国之后,还污称中国是“祸害”;也是白人之上种族主义者的理论,压迫剥削中国人民和华人劳工,还称中国人是“黄祸”、人种低劣;也是以西方为中心的殖民主义者理论,对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有着先天的敌视态度和根深蒂固的偏见,认为中国人是一群离奇古怪的动物,说用单字连成的话,写图画式似的方块字,男子留辫子,女人缠足等;更不可想象的是,中国文化从来不会被异族所同化,而总是同化外来文化。这样的文化对西方文化显然是一种“祸害”。美国的“黄祸论”者还鼓吹,一旦中国在世界上取得地位,那么中国的哲学、孔孟之道和迷信思想,中国人肮脏的群居方式及清规戒律,将对白种人产生严重的影响,中国人的狡诈、贪婪使整个世界的道德水准严重下降;“黄祸论”也是西方殖民者虚拟假设的理论,理论的产生不是依据事实,当时的中国衰弱贫穷,不说对西方殖民主义国家,就是对在中国的西方殖民者也“祸害”不了。“黄祸论”从何而来?显然纯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一种贼喊捉贼的伎俩。正如有识之士指出,近代世界史上只有“白祸”,即白种人欺凌有色人种,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黄祸”。这种欺人之谈的理论,一开始就受到了中国有志之士的强烈谴责,孙中山、鲁迅等人都先后撰文,批驳“黄祸论”的险恶用心。这种荒谬的理论在后世罗振华穿越时空来到这个世界上以前就在广泛传播,根本不是新中国突然间强大起来才出现的,只不过西方反华势力用来为自己侵略中国进行辩护的谎言一下子变成了真正的现实,让这些殖民主义者和白种至上主义者在大跌眼镜、惊惶失措的同时找到了攻击中国的借口。

即使在后世罗振华所处的21世纪初期,“黄祸论”仍然被西方敌对势力不断用作攻击和反对新中国的根据,国际上敌视新中国的邪恶势力从来没有停止过颠覆、破坏和分裂人民中国的活动,作为一直战斗在国防科技第一线的罗振华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对于所谓的“黄祸论”和“中国威胁论”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21世纪初的中国领导人面对国际上那么多仇视、排挤甚至杀戮中国人的丑恶行为,采取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的策略,不断向全世界宣传“新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的崛起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和发展”、“中国和平崛起”,才换来新中国难得的和平发展经济的机会,罗振华从事的新型导弹研制工作就是新中国为了保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和平环境所作的不懈努力,他也坚定不移的相信新中国一定会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任何敌对势力都无法阻挡新中国的崛起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虽然包括两位罗振华在内的新中国领导人对于帝国主义列强相互之间能够迅速妥协,一起把矛头指向新中国有些意外,但拥有了跨越100年时空的先进文明成果的新中国不会害怕任何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和敌视行径,不但李得胜和高先启成竹在胸,而且孙中山、宋教仁、黄兴、陈天华、章太炎、陶成章、蔡元培、詹天佑、张贤文、李伯儒、蒋恒有、曹国建在最近一年的革命工作的亲身经历中也深深感受到新生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力量,他们在工作中难免有各种各样的分歧,但建设一个民主自由、人民幸福的强大新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理想的信念是完全一致的,在满清黑暗统治的年代就敢于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和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家们当然也不会害怕各种敌对势力的威胁,他们将以更高的斗志迎接挑战。

923,人民党中央政治局在北京西北郊临时办公地——圆明园召开全体会议,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建设,目前的北京新城已经初具规模,北京、天津地区的所有国立大学都在9月份开学之前搬进了新建的校园,许多中央直属企业也搬到新城区新建的大楼开业。但中央直属机关仍然在北京办公,之所以把临时办公地放在圆明园而不是中南海,一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已经残破不堪的圆明园,重新建设的办公用房自然基本上按照原样修建,但许多使用木料的地方用钢筋水泥替代,此外英法强盗大肆破坏和掠夺的证据都拍摄了照片,今后将放在圆明园内展览;二是让所有中央机关的领导、工作人员、警卫战士以及来这里办事的人员在这里接受一次真正的爱国主义教育,时刻牢记屈辱的近代史,激励大家为振兴中华努力奋斗,三是把美丽的中南海、北海连同故宫向老百姓开放,为广大民众提供一个非常好的休闲场所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可以为文物保护事业积累资金。回到北京不到一个星期的李得胜总书记主持了这次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对建国一年来的各项工作进行简要的回顾和总结,并讨论了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方针,会议的主基调仍然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迅速把新中国建成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第三产业、教育、卫生等全面现代化的强国,还决定在103召开中国人民党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并部署下一阶段的各项工作。

李得胜总统的两位妻子,一位在西疆为国征战,一位去台湾前线慰问为国立功的解放军将士,他自己回到北京以后,每天除了8个小时休息和练功以外,全部时间都扑在工作上,他重点关心了国家的经济建设和其他事业的发展情况,与孙中山、宋教仁等国家领导人一起研究国家的发展战略,整个新中国那么辽阔,需要操心的事情非常多,好在以孙中山、宋教仁为代表的国家领导人能够团结一致、鞠躬尽瘁、日理万机,加上有着跨越一百年时空带来的大量经验和教训作借鉴,使得新中国的各项事业能够健康协调的发展;国家仍然将把资金重点投入到基础设施和重工业建设上,贯穿全国广阔空间的主干铁路、公路、通信线路、油气管道都在日以继夜地进行建设。中国宝山钢铁集团公司在上海、北仑和孟买,中国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在大冶、比哈尔和攀枝花,中国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在鞍山、安南、清津,中国唐山钢铁集团公司在唐山南堡、维沙(原名维沙卡帕特南)、包头,各自投资建设的三座现代化钢铁企业和伴随而生的现代化新城,大量具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水平的技术在这些大型联合投入运用,此外属于北方集团公司(与中国科技大学是同一个单位、同一套领导班子)的太行(黑石)、太原、邯郸、莱芜、淄博中型钢铁企业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他们炼出的特种钢和合金材料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同样属于北方集团公司、建在天津的北京汽车公司已经能够大量生产大卡车、越野车、大客车,小汽车也研制成功,现代化的小汽车生产线还在建设之中,北方集团所属的太原、石家庄、徐州、唐山、济南五家兵工厂(对外名称重型机械厂)除了能够批量生产先进的T1型坦克、Z1型装甲车和P1型自行榴弹炮以外,还开始批量生产拖拉机、推土机、挖土机和大型自卸式卡车。国防科技大学与南方集团公司也是同一个单位,其所属的马鞍山钢铁公司经过一年时间的建设也已经初具规模,金华汽车公司也能够批量生产各种坦克、装甲车、自行榴弹炮和汽车、拖拉机、推土机和挖土机等军民用机械设备,南方集团在上海投资建设的汽车公司还在紧张的建设之中。这些大型机械设备的大量投入使用对于国家的交通、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发展起到非常巨大的推动作用,各项基础建设工程的建设速度大大加快,北方新区大片肥沃的荒地被开垦成为良田,沿海地区的大片海涂也得到开发利用,加上大量超世纪优良种子投入使用和老天的帮忙,解放后第一年新中国的农业生产就取得前所未有的好收成,为国家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新中国的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在解放军不断的征战过程中,缴获了大量被帝国主义、封建地主和贵族霸占的财产,大批富人出身的俘虏被他们的家人赎回,加上山东、北疆新区、朝鲜等地大量的黄金、白银的开采,以及大量海外移民和投资资金的流入都为新中国的建设带来大量的资金。

尽管国际上风云变幻,但新中国改革开放、海纳百川、广招贤才的方针政策始终没有变化,不但在欧洲屡遭排挤、迫害和杀戮的犹太人大量来到新中国定居,世界上各个国家大批贫苦的工人和技术人员被欣欣向荣的人民中国的发展建设所吸引,来到新中国工作的劳动者络绎不绝,新中国的迅速发展也带来无限的商机,随着大批犹太商人到新中国投资兴业以后,西方国家到新中国经商投资人也越来越多,即使这些国家处在新中国的敌对面,他们在新中国的合法经营同样受到保护。李得胜总统还亲自去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会见了来自德国的两位科学家爱因斯坦、普朗克,与他们一起纵论人类社会的和谐发展和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问题,互相之间的受益都不小,两位科学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科学思想的启发和先进的实验设备,也为李得胜所描绘的未来美好社会所吸引,将更加专心致志投入到科学研究中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