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日记》三 以增补内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没办法,贴子要发班也要上。今天继续发

       2003年6月30日                         晴

    昨天说到指导员。我讨厌他。当然,他也不喜欢我。事实上连队进而喜欢他的人没几个。可以说连他的儿子都有不喜欢他。
    他在说别人不是的时候总是义正严辞的,好象天底下就只有他是好人。可实际上,我知道他狗屁都不顶。
    当初我入党,他放话出来要封杀我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我操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老子怕你?!我直接找了军军务科的人(军务科的权利好不好使当兵的兄弟都知道啦,还不知道?那你问旁边知道的!)层层压下来,老子当时就入了党。
    其实我入党可是凭本事干来的,他放话之前,我以经是团支部副书记了——不是党员干部当不到团支书。我人缘也不差,民主选举也过高票过了。可是他明的暗的向我索要贿赂,我都没答应——妈的B。我在汽车连干的时你他妈的还在步兵鬼子哪里当鸡巴小排长呢!
     入了党,我一生气连团支部的活也不干了。团里面来检查的时候,“二哥”(是二排长的外号,这家伙是个什么本科生,又矮又胖没鸟本事还整天牛B哄哄的。又熊又不老实二B二B的所以就有了这个外号,开始的时候大家就当着他的面叫他二哥,他还以为自己就真的了不得了呢!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不过他再蠢后来也明白了,当面大家不这样叫他了,他不在兄弟们还是这样叫他。)跑来质问我干嘛不写好团支部的本本。我漫不经心的讲:“革命工作不能老让一个人干嘛,老是霸在位置上面新同志就没机会表现了嘛,你们二排就有个好同志他叫***就很值得锻炼嘛。。。。”这时候,刚好指导员同通讯员过来了。我心想妈了个B好不灵坏的灵 !
     刚准备要和指导员“交火”,没想到他三句两句把“二哥”打发了~         好家伙!不好对付啊!避实就虚,我有种脱力的感觉。
     指导员斜了我一眼说:“怎么啊?入了党了。。。。”转身就走了。
     事后我想了又想,妈的B不行!带上钱,上小店叫嫂子给我准备两条“红狼”(就是红“七匹狼”福建的部队这是通货),晚上找文书给我换了岗,就钻到家属房去找指导员。刚进门,指导员一看,是我!脸当时就黑了不耐烦的说:“你还来干什么!出去。。。”
      我心里想他妈的今天算你狠,从怀里掏出烟说:“嘿嘿,指导员我他      (我说的是军务科的那个,我表哥军校的同学。我管他也叫哥,不吃亏)。。。”你们当时要是在场看到他的脸由阴转晴多么的快,一定就会明白变色龙的绝技并不是它独有的!他走过来拍着我的肩很爽朗和我聊了起来,具体说什么我不记得了,反正我几乎都认为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非常好。。。。。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天!难道我从前失忆过?
       大家士气低落。
       今天,野外驻训保障的兄弟们都回来了。很高兴,因为没人出事。(部队里开车怕出事,根本没有社会里传说的那么吊。很多老兵都不愿意出车,没好处也就算了,为人民服务嘛!可一出事你就惨了,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给你兜出来。大会小会天天批,批上你半年。就是十年后有后辈弟兄出了什么事之后也会很快知道你的大名,因为你已经成了他们的榜样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这都是真的,有一句假话,我出门就被车撞!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哎呀!!!这他妈谁啊!把车开进网吧来了。。。。救命啊~~)
第五年的兄弟们聚在一块,心里很快活。越是压迫的深我们越是团结的紧,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退伍。不想留的想留的都说想退伍,因为说想留下来让人觉得没面子。
      我们这些当兵的,不是为了怕死而要退伍的(就算有一点点怕,打死我也不说!),我们怕的是那些当官的。我担心会一上战场就开枪打死那帮狗日的,被送上军事法庭还不如马革裹尸。这些官实在是提不起我们的士气啊。
      连当官的都不想再待下去,因为他们也怕当官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实我们的指导员,就是这么一号人。


注:二B,牛B哄哄,又熊又不老实等等,都部队口语。特点是易学易懂,声音大,攻击范围广,朗朗上口,说出来很爽并且极易上瘾。是当兵打仗,杀人放火者必备良装。。。。。
又注:()里的内容是我现在加上去的,主要是考虑到原文是日记只准备给自己看的,再就考虑到没当过兵的朋友们,怕有的东西你们一时半伙弄不懂心里郁闷,万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的罪过就大发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面补发的不是日记本里的内容,不过不要担心我说把半年的日记都发出来就一定不会食言。这是我整理出来的我的回忆吧。但事情的真实性不容置疑,请记住我不是在写小说。
      *           *             *                *
     我第五年的时候指导员姓周,名字就不能写了军事机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他长的很黑,尤其是脸,至于心嘛,不好说恩大概以前不是很黑。
     他本来是在一连当副连长的,而且是代理连长。提成正职也就差一纸命令了。当一连的连长哪可是全团多少青年军官的梦想啊。一连是“一等功臣连”这牌子是解放战争时候打出来的,你说有多硬!据说这个连出了两个将军,七八个正副师级干部,正副团级营级的干部不详……基本上这个连队的主官年年都提,所以经常出现副职代正职的情况啦。可以指导员他以经在师里军里都挂上了。        可是指导员他背啊!他的军事素质好(我不是夸他,能在一连待没两把刷子是罩不住的)常常给新兵做试范,结果他失了手。这本来没什么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神仙也不能保证何况是人。可这次他错不起,摔裂了脊椎。在幺拐伍(175)医院住了半年,得了个医嘱不能再做较激烈的运动。回团里位置也让人占了,团里按排他到一步兵连当军事方官他干不动。正好我们连的老指导员“阿雄”的调令下来了,去师军乐队。团里就让他顶上。
     来汽车连之前他回了趟家,希望找关系调加老家,然后复员进人武部。可是“那帮王八蛋,烟抽了、酒喝了、钱拿了狗肉也吃够了”(指导员的原话)事情没办。把指导员给气得,到了连队没出一个星期就得了个“黑子”的外号。嘿嘿,表里如一啊,好外号。
     照我说吧,“黑子”他一跤摔断了两条脊梁骨,一根是身上,一根是精神上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