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最新网络超人气经典奇幻小说——《兽奴》作者:枪手 陆续更新中~~~~~~~

chenwenjiedq 收藏 9 909
导读:[转帖]最新网络超人气经典奇幻小说——《兽奴》作者:枪手 陆续更新中~~~~~~~

第一章节  欺凌

 

 

燕山。雪花大如席。

 

一个瘦小少年,盘膝坐在一株老松下,正躲避风雪肆虐。

 

风雪正紧。

 

凄凉又光秃的树林,没带来几许暖意,但是在树林深处,一株高大盘踞的古老苍松下,小文不由得轻呵一口长长白气,终于能背靠树干,暂时躲避一下眼前这漫无止境的肆虐暴风雪。

 

寒风,从四面八方,依旧一阵阵猛烈呼啸袭来,青翠油亮的高大苍松,却像是在他头顶撑开了一柄巨大绿伞,遮挡住漫天疯狂大雪。

 

小文抖抖擞擞伸出一双冻得青紫的红肿双手,裹紧身上那件打满补丁的又薄又破的长衫,背,紧靠树干,环抱蜷缩起,骨瘦如柴的瘦小身体。

 

皱起眉头,一双漆黑大眼睛,眺望白茫茫天空,那里风雪正紧,除了一片和他苍白脸孔一般苍白的苍白,还是一片茫茫然的苍白,而在他一双漆黑的眼眸背后,又隐藏了太多、太多的孤独和寂寞,年轻的生命里,已经承受下数不清的痛苦和绝望。

 

流浪天涯的少年,谁生命里不承载了满腔的痛苦和绝望,孤独和寂寞!

 

无奈地苦笑摇摇头。

 

这一夜,这一株孤独苍松下,又是新的栖息港湾!

 

不敢太过于苟求,有一处勉强躲避暴风雪的短暂栖息地,已经是天幸。

 

至少蜷缩起身,在这株高大的苍松下,躲避风雪,要比挣扎在疯狂的暴风雪里,快乐多了!

冷冷地苦笑着,索性闭上双眼,闭目养神。

 

夕阳已西下,疯狂的暴风雪,却没有丝毫停留。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飞雪连天冷人心。

 

孤寂的少年,坐在孤独的老树下,面对这一天的疯狂暴风雪,又如何能轻易“闭目养神”!

 

不光光只是饥饿像一条带钩刺的血鞭,狠狠抽打他,正在急促收缩的胃,单是暴风雪下那一股股直侵骨肉的冰冷,就让他坐立不安,一付骨瘦如柴的小小身体,冻得不停抖擞。

 

没有火。火需要钱去购买,他一贫如洗。

 

倒是在破落的衣服最里层处,小心翼翼地,珍藏了一个冰冷的馒头。

 

昨天夜里,他睡在小镇上一家客栈的后院的柴房里,清晨,起来解手的客栈伙计警觉地发现了,正在柴房里呼呼大睡的这名不速之客,立即把他当作了偷盗之士,一顿拳脚施加,最后一脚把他踢飞到马路上。一位路过的好心阿姨,实在不忍看下去,帮他擦净嘴角的血迹,并且买了两个热乎乎的,又白又香的大馒头给了他。

 

这凄凉的世上,不仅是只有坏人,同样不泛热心肠的好人!

 

今天吃了一个馒头,还剩下一个馒头。

 

馒头早失去热气,早变得硬如铁石,难以下咽,但他仍然舍不得咬上哪怕一小口!

 

留在身上的拳伤,还在隐隐作痛,他忽然非常希望这种疼痛能够再厉害许多,因为疼痛有时候也能忘记了饥饿。

 

但越是想要忘记饥饿,偏偏,更觉得饥饿难忍。

 

小文一声寒笑,索性抓起身边一大把雪,胡乱塞入嘴里,大口咀嚼了起来,似乎咀嚼的不是冰冷的积雪,是山珍海味。

 

宁愿咀嚼雪,也不愿意咬一小口馒头,因为馒头只有一个,而即使他一直这样咀嚼到死亡的那一天,也咀嚼不完雪!

 

一连吞下了几大口雪,那种鞭抽的饥饿感,顿时减轻了少许。

 

他小心地摸了摸藏在衣衫最里层的那个馒头,满意地笑了!

 

他要把这个馒头留到最饥饿的时候才吃。

 

什么时候,才是最饥饿的时候?是死亡的时候吗?

 

一个孤独的少年,和一个硬硬的冷馒头,顽强地斗争!

 

万簌俱静,天地寂寞,小树林寂静无声,大雪纷飞,疯狂疾驰,北风猛烈,阵阵呼啸。

某截枯枝,承受不住积雪压顶,“啪”地一声,断了,一头刺入厚厚的雪层。

 

就连一向最爱吵闹的乌鸦,也默默闭上了嘴巴,立在寒风里的秃枝头,鸦雀无声。

 

是什么声音,突然,风雪中,断断续续飘过来,又迅速淹没狂风暴雪里。

 

小文眨了眨眉头,涩涩苦笑,人在太饥饿的时候,最容易产生幻觉,他现在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

 

他的一只冻得又红又紫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衣服最里层的那个馒头上面,在暖暖的体温下,那个坚硬的冷馒头,散发着他身上丝丝的热度,同样也散发着巨大的无限诱惑力。

 

诱惑他的手,终于忍俊不禁,握住了硬硬的冷馒头。

 

这一刻,浑身都缓缓地放松了下来,仿佛握住了这个冷馒头,就好像是握住了全世界。

 

好吧,小文默默自语说,我咬一口,哪怕就只咬一小口,我已经太冷!太饿了!

 

冻得紫红的的小手,在衣服上来回搓了几搓,伸入衣衫最里层,拿出冷馒头,捧在红紫的双手中,这一个冻得坚硬如铁的冷馒头,已经被他压在衣衫里层变了形,扁扁的,他注视了良久,另一只手慢慢撕下一小块馒头,张开嘴巴,把一小块馒头放入嘴里。

 

凄美的呼救声,瞬间直刺入耳朵。

 

小文颤抖得一惊,撕下的一小块馒头,不由脱手滑落在雪地上。

 

凄美的呼救声,是在小树林深处那边飘来的,声音凄寒而绝望!

 

是什么人,在漫天风雪下的小树林深处,声嘶力竭,在呼救?

 

声嘶力竭的凄寒呼救声中,夹杂着一声声粗暴的淫猥冷笑。

 

小文站起身,眉头皱了皱,迅速往呼救处赶过去。

 

黑夜风雪下的荒野小树林里,寻常人家此时决不会逗留在此,那呼救的凄美声,也许正如自己一般,都是沦落天涯的孤独流浪儿,正面临险恶的危机!

 

小文刚刚飞跑出去,忽然又掉头,回返了过来,俯身捡起那块滑落雪地上的馒头,塞进怀中,一扭头,冒雪飞奔入小树林深处。

 

 

 

 

 

树林尽头,孤零零的,有一座庙宇。

 

破落的大半建筑,东倒西歪,倒塌深埋在厚厚的积雪之中,断垣残壁间,留下了一角破落不堪的小庙,可怜地兀立风雪之中,汲汲可危,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庙内,狼狈不堪,更是乌七八糟。

 

屋顶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蛛丝,一尊尊昔日众生顶礼膜拜的佛像,或翻,或躺,或倒立在地,原来威风凛凛的佛脸,用黑炭涂抹得滑稽可笑,斑斓的墙壁上,也被人用烧火的黑炭,信手涂鸦,歪歪扭扭画满了一个个古里古怪的图形。

 

寒风从没有窗户和门的外面毫不费劲地,扑入庙宇里,摇晃着,本来已经汲汲可危的庙宇四壁。

 

大雪,因为接近黑夜,而疯狂肆虐!

 

犹如朱灿烂肥胖的嘴角,泛露出淫猥的奸笑。

 

门外森森的雪意,却把虫虫苍白的脸孔,映得更苍白胜雪。

 

朱灿烂不胜得意淫笑:“没用的,美女!你喊破了甜甜的喉咙,这时也没人会来这儿救你的!”

 

这个比虫虫大好几岁的少年恶少,正淫笑盯住虫虫,紧紧死盯住虫虫身上,某个隆起突出的部位。

 

虽然柔美的虫虫,才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但她的身材,却已经发育得,十分成熟和完美了!

 

面对长得肥头胖耳的高大朱灿烂,柔美弱小的虫虫,就如同一条可怜的毛毛虫,眼看即将落入朱灿烂的魔爪。

 

虫虫望向门外疯狂肆虐的暴风雪,黑夜渐渐降临大地,恶劣的暴风雪,即使哥哥有心赶回庙宇,恐怕也被漫天的风雪,堵截在半路之上,没法再前行。

 

朱灿烂往前踏出一步,淫笑道:“美女,我的心肝,我的小宝贝,你知道吗?自从我第一眼看见了你之后,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从此,我日夜茶饭不思,盼星星,盼月亮,只想能够和你永远厮守在一起~~~~~~”

 

虫虫的胃,猛然像吞吃了反物,一阵抽颤翻滚,直想呕吐。!

 

朱灿烂立即又紧逼一步道:“美女,你看!门外的景致,多么迷人,雪花如柳絮!春宵一刻值千金,在这迷人的景致下,我们可不要耽误了这美妙时光喔……”

 

虫虫惊呼一声,连连后退,惊惶道:“你,你别过来!朱灿烂,我哥哥回来后,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朱灿烂淫猥的眼神背后掠过一丝惊恐道:“嘿嘿嘿,匪老大我当然是怕怕的,不过,等到匪老大回来后,你早已经变成了我朱灿烂的老婆了,哈哈哈哈哈……”

 

“你~~~你坏蛋,无耻!”

 

除了愤恨的言语之外,虫虫手足无措。

 

“哈哈哈哈哈!无耻乃是我的本色,好色才是我的追求,”朱灿烂步步紧逼虫虫,猥琐淫笑道:“来来来,小宝贝,我也让你快活无耻一下吧……”

 

狂暴的风雪,淹没了虫虫惊呼!

 

满地大慈大悲佛像,目睹这悲惨一幕,好似也无能为力。

 

或者是无动于衷。

 

救苦救难的大佛,有苦有难时,你身在何方?

 

芸芸众生,唯有,人力胜天!

 

“呜——喔……呜——喔……呜——喔……”

 

一个诡异刺耳的声音,忽然,飘响在门外,黑暗风雪之中。

 

诡异刺耳的声音,飘渺如幽灵,又尖锐又僵硬,尤如爬出棺材的僵尸的呼唤般,令人毛骨悚然,煞气直冲脑门。

 

黑暗中,凄厉的鬼嚎,久不绝耳,近在咫尺,似乎就站在门外窗口下!

 

朱灿烂浑身机灵灵打了个冷冷的寒颤,探头望向门外,壮胆大喝道:“呸!是什么妖魔鬼怪,装腔作势,滚出来,你猪爷爷从小到大可不是吓唬大的!”

 

虽然努力壮胆一声大喝,但忽然听见这一阵阵诡异的鬼嚎,朱灿烂内心也不免七上八下,慌慌张张,做贼的人难免都会心虚吧。

 

门外虽然风雪正紧,可是谁也说不准那群要命的乞丐,会突然在风雪中冒出来,那时候,看见自己正欲凌辱这个女乞丐,那帮不要命的乞丐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一边想一边注视门外,朱灿烂的心,又隐隐咯噔了一下!

 

黑夜下的风雪,呼呼疾飘,尖锐的鬼嚎,却再没响起。

 

虫虫柔弱的双肩,隐隐瑟抖,一双惊异的无助眼眸,盯向门外大雪飘飞的黑夜,飘渺如幽灵的尖锐声,似乎正是得意为她解脱困境的。

 

除了远行末归的哥哥,有谁会到这荒效野外的破庙来,帮助自己?

 

虫虫心灵一动,忽然冷冷笑了一声。

 

朱灿烂吃惊地看向她,退了小步,奇奇怪怪道:“你,你笑什么?”

 

“我常听哥哥说,在这片树林的黑暗深处,藏身着一个食人的恶魔,每逢大雪封山时,恶魔就会出来四处寻找活人,当作他的食物,据说这个恶魔吃人时,总是喜欢先把人的一双眼珠子用手指掏出来,然而才掏出人的心,肝,脏……”

 

虫虫幽幽扫视了肥头大耳的朱灿烂一眼,又悠悠道:“你这样的人,一定十分合适恶魔的口味吧……”

 

朱灿烂动容道:“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那么容易上当受骗吗?这世上哪有食人的恶魔,就算真有,我也不怕,因为我是凤凰镇的镇长之子,恶魔也不敢吃我!”

 

“噢!真的吗?”

 

虫虫突然镇静自若的神色,娓娓道来的讲述,朱灿烂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手心里已经出现了一层细小的汗珠。

 

“杰杰杰杰杰……格格格格格……”

 

飘渺的尖锐鬼笑,又猛然间响起来。

 

凝望窗外,虫虫花容失色,惊诧得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原本一句戏言,竟变成了事实。

 

食人的恶魔,此时,正活生生,漂浮窗口。

 

夜,虽然漆黑如墨,但满天阴森雪意,却是映亮了一个凄厉鬼笑的披头散发,血流满面的模糊脸孔,正漂浮在窗口外,血腥腥的一条长长的舌头,垂挂在嘴角,一双翻白的吊死眼,冷冷看向朱灿烂,满口白牙,正磨得吱吱作响。

 

朱灿烂的威风,一扫而光,再顾不得唾手可得的虫虫,大声怪叫一声,头也不回,肥大的躯体,夺门远逃,瞬间消失在风雪黑夜中。

 

怪异的是,目睹朱灿烂夺门远逃,快速消失风雪黑夜中,食人恶魔却没有立即追赶,逮住这个肥胖的活物,只是静静望着朱灿烂消失在风雪默黑夜中的背景,长长轻吁一口气,转头望向庙宇内的花容失色的虫虫。

 

莫非这食人的恶魔,对柔美的虫虫,更有兴趣?!

 

虫虫柔美的双肩,惊吓得瑟瑟颤动,宛如秋风下一朵飘零的黄花。

 

“恶魔”抖落一身积雪,走入了庙宇。

 

虫虫吓得连连后退,背靠阴冷的墙角,颤颤抖抖:“你,你是人还是鬼?”

 

“恶魔”愣了愣,明白了什么,一双冻得僵红的红肿手掌,抹掉脸上血迹,拔开满脸的凌乱长发,露出了一个同样冻得僵红的清秀削瘦的脸孔,打了个冷战,急忙解释道:

 

“你,你千万别怕!我是人,不是鬼的!”

 

露出庐山真面目的“食人恶魔”,竟是一个衣衫单薄破落的陌生少年,清秀的脸孔,冻得又青又紫,不停抽吸着一颗笔直挺拔的鼻子,因为那颗笔直挺拔的鼻子,正不停往外流着两条鼻涕,和淋漓的鲜血。

 

虫虫惊慌道:“你,你的鼻子在流血!”

 

少年淡淡一笑道:“嗯,没关系的,流一会就好了。”

 

虫虫看着他,低垂下头,静静道:“谢谢你救了我……”

 

少年连忙直摇手道:“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似乎生平有人第一声感谢他,令他手足无措。

 

干净的手帕,柔软,清香,雪般白净。

 

少年连连退后,冻僵的秀气脸庞上,升起一片害羞的红色,支支吾吾,又连忙摇手道:“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几岁的少年窘态,虫虫忽然“哧滋”一下笑了起来,把雪般白净的柔软手帕塞在小年手里,笑道:“那你自己快擦一擦。你是谁?这么大的风雪,怎么会一个人在外面的小树林里?”

 

“我叫丁小文。刚才听见有人呼喊,我跑了过来,”小文回答道:“看见那个坏蛋想要……想要欺负你,所以就装鬼把他吓跑了……”

 

“你的鼻子,是自己打破的!”

 

小文摸摸流血的鼻子:“那个坏蛋,长得人高马大,我一定打不过他,所以只好自己打破自己鼻子,脸上涂满血,装得像一些,好在那个坏蛋没有看出破绽……”

 

虫虫辗容为笑道:“你装得太像了,连我都差点真以为你是一个食人的恶魔了,一定很疼吧!”

 

小文木纳一笑道:“现在不疼了。”

 

随即又问道:“你,你还好吗?”

 

虫虫莞尔一笑道:“有了你这个大魔鬼,还有谁敢伤害我!”

 

小文抓了抓后脑勺。

 

虫虫忽然又关切问道:“你一个人待在小树林里做什么?”

 

小文垂头低声道:“雪太大了,没地方去,树林里可能会暖和一点,我在树林里找到了一株大松树,睡在大松树下,又能挡风,而且雪也落不到身上。”

 

虫虫目光黯然道:“你,你也没有家吗?”

 

小文嘴唇动了动,没吭声!

 

心里,却像有某个锐物,狠狠地一刺。

 

刺得他卑微地低垂下头!

 

门外的风雪,狂暴怒吼。

 

无情的风雪,疯狂地打入这座无门无窗的破落庙宇,打落在,小文一头凌乱的发迹上,是什么最可怕的东西,放肆地大口吞噬,在弱小的心灵某处,隐隐刺疼!

 

小文抬起头,静静道:“我走了。”

 

虫虫问道:“你去哪里?”

 

小文冷冷的目光,冷冷眺望,黑夜下疯狂的暴风雪,缓缓道:“我不知道。”

 

苍松遵劲,枝冠巨挚,不仅阻挡住大雪,背靠树干,连寒风都小了许多。

 

裹紧单薄的破落长衫,这一夜,一定能够捱过去。

 

捱不过,那又能如何?

 

顶多是在荒怆无人烟的冰冷树林里,风雪掩盖之下,又多出一具无人问津的少年尸体。

 

小文转身走向漫天的风雪。

 

“丁……小文,你,你等一下……”

 

柔美的动人声音,轻轻地,挽留下,匆匆欲行的脚步。

 

虫虫一双柔美的眼睛,默默看着丁小文,那双柔美的眼眸中,小文看见了,在她的心灵深处,好像也有某个熟悉的锐物,无时无刻,不再深深刺疼她的世界。

 

“这儿,是我的家。你不嫌太冷太脏,这在这儿将就过一夜吧,外面……外面的风雪,太大了,你睡在这里,总会比睡在外面,暖和许多~~~~~~”

 

柔美的声音,娓娓动人,夹杂了几许哽咽,令人不忍拒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