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心的力量

               心的力量

    多少年来,“野心”一直是一个贬义词。但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那么没有“野心”的领导,也绝不会是一个好领导。

        一个需要“野心”的时代:

在这样的年代里,对于领导来说,没有“野心”,就没有卓越的成就。

我们生活在一个具有无限可能的时代:地理与意识形态的壁垒逐渐消失,市场越来越开放,商品、创意和资金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使各地的企业都变得越来越有效率。新技术正在创造出重要的商务和沟通新渠道。无论是在个人生活中还是工作中,从来不曾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多机会去创新。

但这同样也是一个危险的时代。从亚当·斯密以来,我们相信技术的进步会把财富带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但事实并不总是如此。市场开放与技术普及的双重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重新构建所有产业版图。技术变革的时代同时也是经济和社会秩序被打乱的时代。我们应该观察在这样的时代里财富是怎样产生和分配的,以及我们是否有效地利用了这种机会。

在这样的年代里,对于领导来说,没有“野心”,就没有卓越的成就。为了衡量任何一项变革创新的成功几率,我会问这样的问题:“这些领导有什么样的“野心”?他们对于企业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愿景?领导团队是否有变革的欲望?”我发现:领导寻求的变革规模越大,就越有可能成功。每一个伟大的领导都起步于一个伟大的梦想。宏伟的愿景不仅仅是需求进行重大变革的能力,同时也提供了激励他人的能量与灵感。这些任务———

描绘一个梦想,并将他人凝聚于这个梦想周围———正是领导力的精髓。

“野心”的必经之路:

伟大的“野心”都遵循一个可预知的路径,即上升阶段、找到平衡、传递火炬。

长期以来,“有野心”被看作是一个性格缺陷,其实,“野心”应当被予以更好的声誉。领导要想改变企业的面貌,市场与技术的进步要想更广泛地被应用,需要更多的“野心”。伟大领导人的“野心”具有更强的目标性和创造一些超越个人利益的事业驱动力。无论是在本行业中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服务,还是消除儿童疾病,他们的“野心”都绝不仅限于积累财富和权力。

今天,“野心”与成就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上升和坠落。但是回溯历史上的伟人,以及当今的商业和社会英雄(如:迈克尔·戴尔和萨姆·沃尔顿),我们就会发现伟大的“野心”都遵循一个可预知的路径。人们以不同的速度沿着这条路径向上爬,有些升得高些,有些落得快些,但不变的是:他们都经历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弧形路径:

上升阶段。这第一阶段极为个人化,往往开始于一个新鲜的洞见、发现或信念。“野心家”在追求自己的愿景时,都很坚定,有时甚至乐观得脱离了现实。他们时刻做好准备,去识别和捕捉机遇性的时刻。

找到平衡。为了成功,领导必须把个人愿景推广给企业或社会的其他人。在这个阶段,宏伟的目标常常被有限的执行所羁绊,很多因此失败。我们必须兑现自己的许愿,践行所提倡的价值观,否则就会失去对他人的信用和承诺。

传递火炬。让一个人放弃对自己终生事业的控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最好的控制其实就是分享控制权。当决策的权力和个人的酬劳被广泛分配时,对事业的热情与承诺将更加巩固。分散领导权(以及财富)还能帮助我们识别出什么时候应该改变自己的角色,什么时候应该重新构造自己的企业,什么时候应该给新人让路。

   “野心家”的共性:

坚定不移、准备充分、目标明确,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乐观向上。

“野心”如同领导力一样,是分布于人生的各个阶段,并在不同的时期和条件下实现的。对有些人来说,如迈克尔·戴尔,成功在20多岁时到来;对于其他人来说,如萨姆·沃尔顿,成功在40多岁甚至更晚时到来。但尽管他们的背景和成就各不相同,大多数成功者都拥有共同的优点。他们一般属于三种类型之一,而且,虽然所有的成功者都必须经过“野心”的上述三个阶段,但他们的优点会在不同阶段显现:

像泰德·特纳这样的人是创造者。他们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在创建CNN之前,以及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特纳都被别人预言为失败者。但他证明了自己是当今时代最会捕捉趋势的人之一。创造者在弧线的第一阶段——上升阶段领先。

随后出现的是投资者,如:雷·克罗克和萨姆·沃尔顿。他们仔细审视环境,抓住机会,然后产生创意。克罗克寻找的是面向普通人的理想餐厅(他并没有发明麦当劳,而是发现了它——因为他在寻找)。萨姆·沃尔顿希望为消费者带来非凡的价值,于是在一个现成的连锁店基础上创建了沃尔玛。投资者的执行力极强,他们在第二阶段——创造平衡阶段中脱颖而出。

最后阶段出现的是整顿者———往往是在企业遇到困难时力挽狂澜的职业经理人。像帮助IBM重振雄风的郭士纳,既可算作整顿者,也可算作投资者。

创造者、投资者和整顿者各有所长,但所有具有“野心”的人都有一些共同的性格特征,即:坚定不移、准备充分、目标明确,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乐观向上。有“野心”的领导也会遇到常人一样的起起落落,但他们与常人的区别在于对待逆境的态度。他们把每一次挫折看作只是暂时的,不会影响自身的努力。他们绝不会屈服于质疑并说:“这是个错误。我遇到麻烦了。”他们也不会自己吓唬自己说挑战是多么巨大,而是全心全力地专注于实现自己的目标。同时,他们也清楚存在的风险,因为他们了解市场,他们审视过面临的工作,也审视过自己。

企业也能够产生“野心”,但是,如果要让企业超越一些“野心家”的简单叠加,其领导必须宣扬一种共同的、有号召力的目标,而且吸引其他人也参与这种追求。通过分享自己的梦想,领导能够激励他人去梦想、去表现。沃尔玛的成功,就是因为在萨姆·沃尔顿去世多年以后,他对于价值和服务的热情仍然被一线员工所传承。

成就源自梦想:

不怕失败,学会通过自我反思来调整自己的“野心”。

当然,即使有了合适的个人和企业资源,“野心家”有时也会失败。市场是变化无常、不留情面的,而且不是每个目标都伟大到足以吸引他人加入。奋斗者在推销自己的目标时常常夸大自己的能力,但如果你太过夸大而实际做不到,你会跌得很惨。

成功者还要与一些和“野心”相伴的冲动——狂妄与贪婪——斗争。例如:很多有名望的百万富翁被互联网创业公司所吸引。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是真的想改变世界;但是也有一些人,完全以IPO所带来的金钱价值来衡量自己的目标。然而,没有一个卓越的企业是建立在自大与贪婪之上的。

伟大的成功者能够学会通过自我反思来调整自己的“野心”。他们保持对价值观的真诚,透彻地了解世界和自身,有效地管理束缚实现梦想的资源———时间、才华和动力。

每个人都想成就一些伟大的事情。遗憾的是,大多数人从童年起就被压制梦想,或至少被压制谈论自己的梦想。一个企业能做的一件大事就是让员工说出自己的梦想,为员工提供一种手段,让员工走到一起,创造出比他们个人能力所能达到的更为伟大的事来。释放出别人的热情,正是领导的才干所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