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二十二章爱国个体户

 

雷雨田打算靠个人能力攻打西表岛,在旁人看起来犹如痴人说梦。他还真忙着找偷渡船回国,只有尽快回到金三角召集手下,囤积弹药,筹备钱财才能实现自己的计划。

其他人一定当雷雨田是疯子,但他的助手曹秉并不这么认为。在曹秉看来,地面上停着的72架鬼怪式战斗机,不过是纸老虎。在历史上,八路军多次偷袭日军机场,非常成功。而后来越南游击队更是战果更大,多次潜入美军基地,一次战斗在地面上炸毁几十架战斗机,既然以前有人创造的奇迹,曹秉认为偷袭西表岛机场是有可能成功。曹秉通过看书发现,越南军队偷袭美军机场,最多也就派100多人,很少派200人以上,他们自己在金三角的部队就有200左右,再花钱招募一些人,凑足500人是没问题的。

 

阴暗潮湿的旅馆房间内,曹秉没事躺在沙发上喝酒解闷,攻打西表岛的计划他已经帮雷雨田想好,雷雨田不用浪费脑细胞,只管去找回国的船。

房间门被打开,雷雨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第一话就说:“找到一条回国的船,我们带东西准备走。”

曹秉马上站起来,东西都装到背包内,两人离开旅店,去上船的地点准备回国。

 

金三角北部的马道上,连续几天没有任何马帮经过,毒枭的运输队被扫毒队打的闻风丧胆,已经没人敢派人从这里运输毒品进入中国大陆。

扫毒队的营地内,有几座大帐篷,富安和江琦围坐在一个破木头桌子前,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

江琦刚喝完一瓶子轩尼诗,红着脸坐在那里发牢骚:“大哥他们去打鬼子,留我们在这里守大营,真是大材小用。最近我们偷袭制毒工厂,已经遏止了毒品贸易,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富安看看日历,说:“他们走了都几个月,该回来了。”

正当两位主将喝酒议事的时候,一个侦察兵跑进来报告:“报告主将,毒贩子的家属带赎金来,请主将大人放了他们的家人。”

富安问:“他家来多少人带多少钱?”

侦察兵回答:“根据钱袋大小判断,至少带美圆100万,有保镖50人,家属1人,是那毒枭的儿子。”

富安大喊一声:“传令兵。”

一个背着AKM自动步枪的传令兵进来,说:“到。”

富安从身上摸出一个黄金做的令牌,交给传令兵,命令道:“告诉1排的弟兄,要出其不意的杀死所有的人,别把钱袋子打破。”

传令兵说了一声:“得令。”然后离开大帐篷。

 

每过一会,营地外边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地上外横七竖八的躺着50多个尸体,1个排的士兵隐蔽在营地外的树林内,看没有人活着,就迅速离开隐蔽阵地,冲到尸体旁边,把几个大钱袋子全拿走。

隐蔽阵地内只留下一堆子弹壳。

营地外的尸体被其他士兵拖到树林内,这些尸体都是野狗的美味。

 

扫毒队营地内的木桩上捆着一个华人,这个人是前几天扫毒队发动偷袭时候抓住的一个大毒枭,他号称家产百万,金三角地区内很少有人敢得罪他,这个人被抓住之后,被富安的亲兵抽打了500鞭子,已经快死了。

此时这个人还不知道他的家人和保镖都惨死在扫毒队的枪口下。

 

传令兵回到大帐篷内,把金令牌交给富安。其他几个士兵把几个装满钱麻袋放到帐篷内。富安的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江琦离开帐篷,右手提着一把鬼头刀,走到木桩前,一刀将毒枭的脑袋砍下来。随后叫来自己的亲兵,让亲兵把毒枭的尸体丢进峡谷内。

 

江琦拿着带血的刀回到帐篷内,对富安说:“我没把他八十岁的老母杀了,没把他祖坟扒掉,就算够人道的。”

“大哥他们太仁慈,不把毒枭斩草除根,毒品就会源源不断的运进大陆,毒害别人,我们必须狠一点。”

两人办完一件事,继续坐在帐篷内喝酒。

他们不干活儿的时候,就像两个酒鬼,他们亲自带兵与毒枭的部队激战的时候,就是两只猛虎,不过这两人今年才不到19岁。

如此残忍性格是在无数次战斗中形成的,对毒枭的痛恨虽然不都是雷雨田给他们灌输的,但雷雨田以前告诉他们俩什么是爱国,爱国就是是把制造贩卖毒品的毒枭全杀光,让13亿同胞们活在一个没有毒品的世界内,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许睿单独骑着一匹快马飞奔在荒芜人烟的金三角的马道上,这次他来见扫毒队的首领想拉他们过来,以图大业。

他从泰国出发,已经在路上走了好几天,终于还见山谷内有一座大营,营地内高高的挂着一面黄色大旗,上边写着‘替天行道’四个大字,他终于找到目的地。

他正坐在马背上观望大营,一个哨兵忽然端着AKM步枪从树林里窜出来,大喊一声:“不许动”

这一声叫喊把许睿吓了一跳,他仔细一看,这是个身穿迷彩服和防弹背心的士兵,脑袋上还戴着凯夫拉头盔,身上的战术背心上装着不少弹药,这个兵手里拿着AKM是装了GP-25榴弹器的,枪上还增加了光学瞄准镜。而且这支AKM装的是金属折叠枪托,这可是一支好枪,有点像苏联伞兵用的枪。金三角这里常年打仗,政府军和其他派别的武装,那有这么好的枪?看来这扫毒队的确有战斗力,每次都打胜仗,原来是武器精良。不过如果没钱没路子,在黑市上也买不到这么好的枪。

许睿依然端坐马上,对这个兵说:“进去通报一声,我是特意拜访你们首领的。”

哨兵说:“稍等片刻。”

 

哨兵跑到营地内的大帐篷内,对两为主将说:“报告,营地外有一个人要见首领,听口音说的是国语,不清楚是从大陆来的还是台湾来的,但肯定不是本地人。”

江琦问:“他带多少队伍,有几支枪?”

“就一个人,骑一匹马,腰上有一支手枪。”哨兵回答完,等富安发话。

富安说:“单枪匹马进入险地,必定有事,请客人进来。”

 

许睿被请进帐篷,帐篷内坐着两个年轻人,他们俩都穿迷彩服。如果没错,这两位就是主将。

帐篷内很宽敞,放着一个破木桌,还有个凳子。帐篷内唯一的装饰就是两个挂像,挂像上画着的是孙中山和林森。

桌子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许睿仔细打量了一下坐在那里的两位年轻人,发现这两人年纪不大,估计不满20岁,这么年轻的人如何把这个扫毒队经营的这么好?士兵们制服整齐而且用的枪都是十分稀罕的型号。这就是打遍金三角无对手的指挥官?许睿怎么也不敢相信。

富安知道许睿看着他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他主动说:“这位先生看我们太年轻,不相信我们是扫毒队的首领吧?我们两位的确不是首领,我是中军主将,坐我旁边的是中军副将,我家主帅副帅都不在,他们出远门去。看你是从远道而来,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请坐下说话吧。”

许睿坐到凳子上,长出一口气,说:“我这次从台湾来,是特意有事求你家主帅的。”

江琦问:“先生似乎不是台湾人吧?”

“我的确不是台湾人,我是在大陆长大,目前在台湾做事。” 许睿说到这儿,没继续往下说。

“有什么事可以先和我们说,等我家主帅回来,我向他们转达,他们走的时候没说什么日子回来。”富安把实情向许睿说明。

许睿也不想隐瞒,就说道:“我以前也在金三角当过几天兵,后来我积攒点钱去了美国。但是被招募到CIA里边做事,后来因为我不想给美国人干,我和我的一些同事,杀了上司,抢了不少活动经费,还偷了CIA的一些东西,CIA正在全球缉拿我们这些人。目前我们隐蔽在台湾。”

“这么一说,你也是向往光明之人,做的是爱国之事。” 江琦问。

“什么爱国不爱国,给美国去偷解放军的情报,睡不塌实,总感觉对不起良心,后来就不干了。目前我们正在台湾策划一件事,实在因为人手不足,才特意来请你们帮忙。两位一定知道台湾的近况吧?” 许睿问道。

“怎么能不知道,台湾和日本美国经常搞计算机兵棋推演。前一次大型演习台湾请美国和日本的退役将领参加演习,最近实兵实弹演习请来的是外国的现役军人参加演习。他们在独立的路上越走越快,甚至有公开和日本结盟的趋势,台湾人全部是汉奸卖国贼,居然选举出国贼为领袖。” 江琦对卖国贼的痛恨比对毒品的痛恨都深。

“我们也是为此事担心,所以我们要在台湾做点事,要邀请天下的各路英雄好汉参加我们的行动。我们积蓄够了实力,就偷袭总统府、行政院以及立法院,重点攻击台联党的总部,将卖国的政客一网打尽,而且还要暗杀台军内有独立倾向的高级军官。” 许睿知道这些人都是民族主义分子,拉他们入伙应该没什么问题。

正当他们三人聊着,雷雨田和曹秉走进帐篷,雷雨田说:“好办法,你们有多少人马?”

富安和江琦见两位首领回来,迅速起立,让出座位请雷雨田和曹秉坐,他们自己站一边。

许睿站起来,说:“我这次来的真是时候,正好两位回来。”

雷雨田把自己的背包放在一边,说:“请坐下说话吧。”

许睿接着说:“只有把台湾的卖国贼都杀掉,把台军削弱,才能避免台海发生战争,只要不发生战争美国和日本就难以出兵台海。这样中国与美国日本也能避免一战,对民族对国家来说都是好事。”

雷雨田点点头,说:“日本出兵海外,无非是两个方向,一个就是趁台海战争之便把军队派到台海,另一个是占钓鱼岛争夺东海。现在最不能发生的就是台海之战,此战一开,中国国力必定受损。”

“台湾目前有日本撑腰,再加上美国在背后煽风点火,开空头支票,台湾那些混蛋政客要铤而走险,这样一来战争就在我们的领土上爆发,日本可以借中国收复台湾的机会控制东海,甚至直接出兵在台湾与解放军作战。我们要让战争不发生,可以在台湾暗杀政客和军官,尤其暗杀那些会打仗的军人和操作技术兵器的军人,台湾失去战争能力,也就没独立的胆量,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做吗?” 许睿问。

雷雨田沉默了一阵,说:“倘若我腾出手来我就去台湾帮助你们。现在我也有个计划,目前日本一半的舰队停泊在西表岛,那里还有72架战机,如果能把岛上的日军灭掉,日本就无力侵占钓鱼岛,也不敢妄想涉足台海,这一仗能把日本的胆打破。这个西表岛可是日本侵占钓鱼岛,干涉台海的最前沿的基地。”

“此计甚好,没想到您比我们胆子更大,和军队硬碰硬。” 许睿非常激动。

曹秉说:“从台湾到西表岛只有200公里的距离,一旦偷袭完西表岛,我们也回不到金三角,必定会在台湾落脚,到时候也能给你们帮忙。”

许睿担心的说:“攻打一个岛,不是简单的事。”

雷雨田说:“我们也只有个设想,我不是刚从日本回来么?正在筹划此事,现在着急是没用,招兵买武器,找船才是当紧的事。”

 

金三角内的丛林内,他们正策划着一场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这些人都是亡命徒。雷雨田和曹秉都是在战斗中出的名,在金三角已经打的找不到对手,想出去打。许睿他们则是一群叛逃出来的,受过良好训练的美国特工,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才是最危险事。

帐篷内桌子上,摆上10瓶洋酒,雷雨田和许睿边喝边聊。雷雨田说:“你们这些人比我胆子还大,台湾有30多万军警,你们居然想虎口拔牙,台湾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岛,你们完事后跑的掉?”

“西表岛上,陆上自卫队有2000人,海上自卫队的水兵也有5000人,航空自卫队的兵也有1500人,你们就算凑够5000人,偷袭也未必有生还希望,是必须报定一死才敢去。我很佩服你的胆量。我很想让你和我去一躺台湾,和我们首领谈合作的事。我们可囤积了不少军火,可以助你成事。” 许睿喝下一大杯XO,脸有些红,但还是没醉。

“有军火就好,现在正需要。现在不缺的是枪,你也看到了,我们的枪都是稀货,不是不好买的枪,就是改装枪,没有一条破枪,而且膛线都是新的,但我们缺少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如果你们有,低价给我一批。”

许睿把脸一拉,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太小看我们,你去打鬼子不是为自己,为的是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你还要花自己的钱买弹药,我们真收你的钱再给你军火,我们不就成奸商?我们不成了发国难财的混蛋?你们需要的重武器,包在我身上,你们能拿多少拿多少,而且我也和你们一起去打鬼子。以前我还以为国内的爱国青年死光了,没想到还能在这山沟里遇见你,我们要早点认识,大事早成。太可惜,现在才认识你们。你是胆子最大的爱国个体户。”

 

 

缅甸首都,仰光。

三军总司令丹瑞大将(兼任缅甸国家主席,缅甸国防部部长),正在办公室内听军事情报局局长吴安汇报情况。

吴安说完最近国内外的情况,丹瑞问:“那个绰号缅甸虎的家伙溜到那去了?”

“根据情报员发来的最新消息,曹秉去了一躺日本,最近刚回缅北,他的私人武装至今已经退到中缅边境地区,那里是荒山野岭,他的队伍还干老本行,经常和毒枭们打仗,还多次打败过佤军,当地掸邦游击队也不敢得罪他们,只要和扫毒队打仗都要吃亏。” 吴安说完,等领导问话。

“如果用他们打击掸邦和克伦邦的游击队,内患早除掉了,你说是不是?”

“那是当然,这家伙很会打仗,部下都是装备精良的老兵。”

丹瑞点点头,他看着地图。他很早就想收编曹秉的队伍,用他们结束内战,为缅甸和平做点贡献。那些神出鬼没的克伦族游击队就不再是他的心头大患。

(缅甸国内到现在为止,有数不清的贩毒武装,也有打不完的少数民族游击队,这是缅甸和平和发展的最大的阻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